>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496章:改朝换代

第496章:改朝换代

 热门推荐:
    谁还会去管这个阁楼,谁还会去理会,宋七月定定看着他,她的视线从他的脸庞上移开。那把钥匙。她更是不曾瞧过一眼。她径自起身,转身往楼上而去。

    却是立刻,莫征衍也是起身,他一手拿过了茶几上的钥匙,步伐随即迈开,一下追上了她。更是一手抓住了她的手臂。

    宋七月一惊,他已经拉着她往楼梯上走,步伐踉跄着,只得跟随着他迈上台阶。

    直到来到那一层楼,那是属于他的楼层,莫征衍拉着她往尽头的回廊走去。那里是通往那小楼梯的方向,等到了回廊底。迎面是那间阁楼,赫然映入眼帘,他这才终于停下步伐来。

    “你做什么”宋七月喝着,莫征衍道,“带你上去看看。”

    “我没兴趣”她挣脱他的手,他却是紧握

    “之前你不是还上来看过不过那一次,一定没有看清楚,现在再好好看一看。”他说着,已经将她拉上那小阁楼。

    宋七月的确早就看过一次,那时候是自己悄悄拿了钥匙,像是窥探一样。但是现在,她再也没有这样的念头,不想再看,这阁楼和她没有任何的关系,“我说了我没有兴趣”

    他却是完全自己行动着,将她硬生生拽在身边。更是拥到自己的胸膛前,他用他的手握住她的手,让她一并握住那钥匙。这一次,他就着她直接将那锁打开,是钥匙在手中,钥匙孔被转动着,门还是再一次被打开了

    阁楼的门就这样缓缓打开。他的手又是轻轻一推,将那扇门彻底开启

    漆黑的阁楼,呈现在他们面前,宋七月的身体被他轻轻带过,往里面带入,莫征衍伸手,将一旁的绳索拉下,咔擦声中,灯被开启,光芒顷刻间映入眼帘,更是瞧了个清楚,是阁楼里的一切,还在那里,不曾动过。

    是宋七月之前瞧过图书,凌乱的堆积在阁楼的地板上,那些画册和画集,那么多那么多,还有那墙上,也挂满了照片,映入眼帘的照片里,那些昆虫和动物,却是刻入眼中,变的这么触目惊心

    “骆筝说,你不喜欢这个阁楼,所以现在,就交给你处置了。”是他的声音,从耳畔传来。

    骆筝说。

    宋七月又是想起那日天桥,和骆筝来到了曾经与楚烟最爱逛的桥上,她向她说起了阁楼的事情,却是此刻才知道,自己究竟说了什么,他像是派了一个间谍,却是偷窃了她心里面所有的秘密。

    他让她变的这么**,在他面前像是一张白纸可他却肆意的,拿起黑色的笔,将她的世界涂抹的一片黑暗,完全看不到阳光

    “交给我处置”宋七月一下凝眸,她猛地站定问道。

    “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他说道。

    “真的你不后悔”宋七月转过身来,她面向了他。

    他站在那门口,倚着门背,颀长的身影占满了整个门框,他轻声说,“你高兴就好。”

    是他说着太过动听的话语,他以为她不敢吗她以为他不会吗

    不

    答案是不

    宋七月一双眼眸定睛以对,就在刹那间,她的手一下挥过,将那墙上的相框扯下,巨大的撕扯力道,将墙面的墙纸都划过一道,缺了一道口子她将相框狠狠往地板上砸

    哐啷

    破碎声一片,是玻璃碎了,那相框里的图画仿佛被玻璃片切割了一般

    宋七月有些发泄一般的痛快,但是一抬眸,却见他还是站在那里,放任的看着她

    他当真是舍得他当真是一点也不留恋

    这些属于他和程青宁的东西,这些所有的过去

    宋七月看不明他,她不懂他,她不知道他现在是为了什么,在砸过一个相框后,她又是拿过第二个,“莫征衍我要把这里都砸了你也任我处置吗”

    话音落下,那相框应声而碎,再一次分裂在地板上

    他却只是关怀的提醒着说,“地上碎片多,你小心脚。”

    宋七月当真是无法相信

    像是要让他的情绪破裂,像是要将他的从容沉静都一并摧毁殆尽,更像是要将他所设下的束缚都一一摧毁,她拿起那相框砸了数个,她推倒了堆积的书籍小山,本就杂乱的阁楼愈发显得凌乱不堪,她又是一路往里面走,走过转角,那铺天盖地而来的照片袭击着她的呼吸,是前方的玻璃柜,那相机隐隐可见还在那里。

    再过一个转角,那里应该还有着程青宁的真人照

    就将这一切全都毁了,全都砸了,既然他说了交给她处置,那么她就彻底的毁了这一切

    她开口道,“我要将这里的东西都砸了,再烧毁。”

    “可以。”他却是说。

    他的话语而来,心中又是一刺,宋七月来到这里,再次拿起那墙上的相框,那照片泛黄的边角触入眼底,像是掀起她内心深处的海浪,已经砸了这么多的相框,又继续砸又能怎么样毁了所有的相框,砸了照相机,将她的真人照撕毁,将这一切都烧毁,那又能怎么样

    宋七月握着相框,高举起的双手,突然停在半空中,好似就要碰到天花板的隔板,但是她却定住了

    多么可笑,宋七月,你是要继续自欺欺人,以为毁了这一切,就能算是解决了问题吗

    她的手一下颤抖,那相框被她紧紧握住,最后却是无力的垂下了手来,那相框边缘碰到地板,她的手指一松开,相框坠在地上,没有碎裂,只是倒了下去。

    她动了动唇道,“够了,我已经处置过了。”

    “这样就够了”他问道。

    “够了。”她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

    他却是走近她,从身后轻轻拥过她,“这间阁楼,以后你想用来做什么当储物室还是改造”

    他询问着,耳畔的男声朦朦的,宋七月听不清,“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用再问我。”

    “不,一定要你决定。”他的下颚靠着她的肩头,低声追问。

    “随便。”

    “你来说。”

    “那就储物室。”

    “老宅里储物室太多了,不如改造一个别的,你来定。”他步步紧逼似的,仿佛她不回答,就不会罢休

    宋七月混乱着,她看到了满地的书,脱口而出道,“那就书房”

    “书房”他呢喃着,“挺好,你一向喜欢看书,就改造成书房,以后你可以来这里看书。”

    “记得之前在海城,公馆里藏书的阁楼,你就很喜欢。”他提起海城莫公馆。

    那时候他们还没有结婚,那时候大哥宋连衡让她接近讨好他,那时候一切似乎还未曾这么复杂,她还不曾想要和他有那么多的牵扯不清,他们之间可以告别后不再有任何的关系,如果,如果

    “那一次,我不该去。”宋七月凝声道。

    如果当时不曾前去,那么就没有了后来的一切,没有了。

    “那你该说更早一些的时候,当时你就不该朝我笑,不该出现。”莫征衍低声道。

    是那一场宴会,那回廊里她举杯洗而笑,她婀娜的身姿靠着墙用一种调笑看好戏的眸光,却又是这样的无辜无奈。

    “是不该。”宋七月应道,“但是现在,还有可能改变。”

    莫征衍微笑,他禁锢住她,“不可能改变,这就是命你,又或者我,都不能改变这就是命运的安排”

    宋七月觉得这完全是无稽之谈,“明明掌握在自己自己的手里”

    她一下挥开他的手,挣脱他的拥抱,猛然回身双手握紧了拳,“你可以放手放了我放了我和孩子”

    “永远也不会有这一天。”莫征衍却是道,“你不要想着能带着孩子离开,今天我可以容忍你一次,但是再有下一次,我会让你再也见不到阳阳。”

    “宋七月,我说到做到,言出必行你不要试图去挑战我的底线”他看着她放了话。

    再也见不到阳阳,再也见不到。

    这是多么残忍的话语,他是个独裁者,剥夺着一个母亲的权利,她却无法抗衡。

    他又是伸出手来,轻轻抚向她的脸庞,“觉得我陌生,那就从现在开始重新认识,没关系,我们还有很多时间,一辈子的时间。”

    哪里来的一辈子,那太过漫长的时光,都是煎熬只剩下煎熬

    宋七月侧头一偏躲开了他的碰触,一言不发从他身边走过,离开那阁楼。

    莫征衍又下了楼,他只身来到偏厅,赵管家则是送了杯参茶而来,“少爷,您晚上还要忙吧,喝杯参茶吧。”

    莫征衍看着赵管家,他没有立刻出声,只是拿起茶杯喝了口茶,他缓缓说,“赵管家,您是莫家的老管家了,这座宅子都是你在打点的,这些日子辛苦您了。”

    今日下午送走了骆筝小姐的行李,又在晚餐后送走了许阿姨,此刻的这番话让赵管家心中警铃作响,他立刻急急呼喊,“对不起少爷”

    “你对不起我什么又为什么要道歉”莫征衍问道。

    赵管家被他这么一问,竟是说不出话来,“少爷我”他迟疑中道,“是我失职没有好好看过那些箱子,才让骆筝小姐将小少爷带了出去”

    “你又是哪里失职。”莫征衍轻握着茶杯,往一旁的桌案上一放,“你所做的一切,也都是听从了父亲的,不用道歉,你很尽职。”

    他的男声夹杂而来,那茶杯的轻放中,让赵管家更是心中大骇

    “赵管家,你这么聪明细心,如果不是你放了她们一马,小少爷是绝对不可能出去,她们也是绝对带不走人的。”莫征衍道。

    事情到了这里,赵管家也是无话可说,他恳切的看着莫征衍,连连请求道,“少爷,是我办事不周,请您处罚我,但是请不要请辞我”

    他不仅是莫家老宅的管家,而赵家更是世代都在莫家这里当管家,关系到世代的荣誉,赵管家眼下当真是慌了

    “这就要看赵管家你自己了。”莫征衍微笑,却是将问题推还给了他。

    “我自己”赵管家问道。

    “当然了,可不是你自己。”莫征衍道,“其实我也不想让赵管家离开,老宅和公馆没了赵管家恐怕都是不行,赵家对我们莫家有恩。”

    “少爷您这话我们担当不起。”

    “当得起。”莫征衍应道,“不过,莫家需要的是一个忠诚的管家,一个对雇主忠诚的管家。”

    赵管家心中一凛,莫征衍微笑道,“赵管家,你的雇主是谁,我想你需要好好考虑清楚。”

    这等同于在捍卫地位,彻底颠覆原先的主权

    “父亲年纪大了,有些事情赵管家就不要事无巨细告诉他了,去山庄是为了静修,这么多琐事每天告诉他,他还怎么能静修赵管家,你说是么”莫征衍问道。

    “是”

    “我是不会辞退赵管家的,这一点请放心。只是如果赵管家还是担心父亲,那么就一起去山庄陪伴父亲。不过父亲看见了赵管家,不知道这静修还会不会好。”莫征衍又是道。

    赵管家闷声,这是威胁警告估叼吐号。

    “少爷,您的意思是”赵管家还是问了一声。

    “现在有两条路给你选,一条是,继续留在老宅,当好总管家,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向我汇报。”莫征衍沉静的说,“另外一条,自己请辞吧,赵管家,我器重您也尊重您。”

    这两条路,任何一条路都不是在给他做选择,而只有一条路可以走赵管家也是识时务的人,就犹如一朝一代的更换替代,如同赵父在世当总管家时告诫他的话语,总有一天,这一天会来临,莫家上一代的掌控时代终究要过去。

    可是却是不料,这一天竟然来的这么快。

    “少爷,以后有什么事情请您尽管吩咐我,我会做您最好的管家。”赵管家鞠躬应声。

    对于赵管家的回应,莫征衍并不意外,他很是满意的颌首,开口吩咐道,“阁楼里的照片全都取下来收在盒子里,除去相框收好。”

    “是。”

    “明天起,将阁楼改造成书房,改造图纸交给少夫人看过,她同意后再开工。”

    “是。”

    “先就这样,下去吧。”

    “是。”

    自这个周末起,老宅里由兰姐照顾绍誉小少爷,莫家上下都是知晓。每周一,赵管家都会打电话致电莫盛权,向他汇报情况,“老爷,老宅一切都好,请您安心。”

    今日一早金融投资部接到了总经办的电话,莫总传唤了年总立刻前往。

    莫斯年接到消息,便到了总经办报道。一般说来,没有公事莫征衍是不会找上他的,但是这几天他手上的项目也不需要申报,所以没有往来。今日传唤,倒是让莫斯年凝眸以对,“莫总。”

    “你见过骆筝了。”谁知,莫征衍却是一下开口提及,那指尖的烟雾缭绕。

    莫斯年沉默,明白此番谈话不是为了公事,纯粹是为了私事,“是见过了。”

    “我原本以为我们兄弟几个里,你是最不喜欢管闲事的人,看来是我的认知错误。”他低声道。

    他是在指责自己告诉骆筝那些事情,莫斯年回道,“我虽然不喜欢管闲事,但是喜欢说真话。”

    “大哥,不用拐弯抹角了,是我告诉了骆筝。”莫斯年也是直截了当道。

    “你倒是认的爽快。”莫征衍一笑。

    “因为是事实,没什么好隐瞒的。”莫斯年迎上了他。

    莫征衍抽了口烟,“条件呢。”

    莫斯年并不说话,莫征衍又是缓缓问道,“告诉骆筝这些闲事的条件是什么”

    “没有条件。”

    “老四,你刚刚还说自己喜欢说真话,怎么就变的这么快。”莫征衍笑道,“没有条件,你会开口”

    “这样吧,就让我来猜一猜,你是提了什么条件,才告诉了骆筝。”他自顾自说着,忽而挑眉道,“是让她跟你结婚”

    莫斯年一脸漠然,莫征衍扬起唇角,“不,这不可能,骆筝怎么可能会答应嫁给你,她对你是心灰意冷,恨不得不往来。你要是提这个,她绝对不会答应。而且,你也不会想要娶她。我真是忘了这一点,这猜的不准。”

    “那么,又是什么呢。”修长的手指弹去一截烟灰,莫征衍微笑道,“要是我,不如就提点可以实现的。”

    “比如姗姗的探视权”他一双眼眸直视,正对上莫斯年。

    “多久呢一周一次太多了,你没有这么多时间。一个月两天不,骆筝还是不会答应。”他噙着笑,“那就是,一个月探望一天”

    莫斯年的眼眸骤然一紧,面部神经都紧绷了似的,莫征衍敏锐察觉,“看来就是这个了。”

    “不过可惜,你提出的这个条件不作数。”却是被否决。

    莫斯年冷声道,“我是姗姗的亲生父亲,我有这个权利”

    “姗姗的监护人是我,我不准,你的权利在我这里,就是空话。”莫征衍的声音幽幽一沉,那目光更是冷厉,“老四,今年内不准探视姗姗,明年看你表现了。”

    “你拿姗姗威胁我”莫斯年切齿道。

    “告我去,我等你。”他回了他六个字。

    莫斯年却是紧凝了双眼莫可奈何,莫征衍道,“经过这件事,你也该学会,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了。”

    莫斯年凝眸看着他,却是初次感受到他这位兄长大哥的阴冷狠戾,这样的彻骨。

    他是莫氏的大少,久远的太子爷,莫家的当权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