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497章:愿意放弃

第497章:愿意放弃

 热门推荐:
    阳光透亮,从落地窗户外照耀而入,外边那炎热的气息也仿佛能直接透进来。海外开发部里,莫柏尧回来后。莫斯年也是到来。“一大早的,大哥传唤你去他那里,和你聊了什么”

    莫柏尧这几日不在港城,一回来后找莫斯年,却是由秘书告知年总去了总经办,原因是莫总传唤。

    莫斯年却是沉默不语。他像是在思考什么,一直都不说话。估叼岛号。

    他向来少语,莫柏尧也是了解他的,只是今日他的神情有些不对,好似那份沉思中有一抹阴霾,眼神里很有几分仓惶,好似是在面对未知的恐慌时才会流露出这样的情绪来。

    这让莫柏尧一凝。他也是生疑,“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

    “大哥。”莫斯年终于开口,“他不一样了。”

    “怎么不一样。”莫柏尧问道。

    “冷血无情。”莫斯年念出这形容词来。

    莫柏尧也是一怔,却是笑了,“你以为他向外界传言的这样,与人交好与世无争斯年,你终究是太年轻了,所以才看不透他,他一直都是这样,从来没有改变过。只是上了一层色,所以就让别人以为他是无害的。”

    “倒是你,因为什么事情,有这样的感悟了”莫柏尧问道。

    “没什么。”莫斯年显然不愿回答。

    即便是他不说,莫柏尧也猜的到,“上个月你去英国,有见到姗姗”

    莫斯年皱眉。莫柏尧道,“有大哥在,你是不要想了。姗姗在他的保护下,他是姗姗的监护人。”

    “我知道。”莫斯年应声。

    “我听说骆筝前几天回来了,不过又走了,是大哥找她回来的为了什么事情”莫柏尧问道。

    “还能为了什么。”她来去匆匆,莫斯年也收到她离开的消息了。

    “看来是来探望大嫂的。不过走的还真是快,不然还可以请她吃顿饭。”莫柏尧应声,瞧着莫斯年一脸的凝重,低声宽慰道,“你还有机会,前面的绊脚石搬开了,姗姗自然能见到。”

    莫斯年眉宇深凝着,他幽幽道,“这层保护,不会持续太久。”

    “博纳最近是什么动向。”谈过私事,莫斯年正色追问。

    “照旧。”莫柏尧淡然道,“前些日子,博纳和龙源在美国会面过,最近负责人要回南城一趟。”

    莫斯年颌首,莫柏尧漫不经心道,“只是那位程经理回了南城,又是要住在哪里。”

    广泰大厦博纳办事处,程青宁走出办公间,吴助理看见了她,她立刻起身。

    “我要去李总办公室,你不用跟着了。”程青宁却是道。

    吴助理有些诧异,因为这段日子里,她都是跟随着程青宁,几乎是如影随形,特别是面对李总的时候,更是不会离开半步。但是今日,她却是提出了单独前往。

    程青宁往那总经理办公室而去,来到门口,没有了助理相伴,独自一人不免有些落单。那扇门在面前,她还是叩响而入。

    除了他,没有别人的办公室,太过安静,唯有她高跟鞋的声音,程青宁上前去,她立定道,“这是之前去龙源会面的记录,已经让秘书整理出来了请过目。还有,这几天我会回南城一趟。”

    李承逸站在书架前,原本是在翻阅文件,突然透过那橱窗,看见了玻璃倒影里的她,他的身后却只有一个人,只有她一个人,他一下凝眸,“你的私人助理吴小姐,她没有一起进来”

    “我只是来交记录,不需要两个人。”程青宁回道。

    李承逸回过头来,他望向了她,那目光远远注视着,“现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独处,你就不怕我对你怎么样”

    “李总,这里是办公室,只要我一喊,就会有人立刻进来。而且,我想李总不会想要在自己的公司里造成一些不必要的丑闻。”程青宁回敬他。

    李承逸看着她,这段日子的治疗,让她整个人好转的很快,不仅仅是气色,更是整个人,好似越来越快,恢复到以往的那个程青宁。他走向她,一步步往她走去,身体近距离的接触,她却也没有退却。

    “你说的也是。”李承逸的声音近在咫尺。

    程青宁的眼眸一凝,这一刻不像是在那幢公寓里,黑暗时候她能够面对,此刻又有什么不能。她一仰起头,一双眼睛直视着他,“这些是记录。”

    “我会看过。”李承逸伸手接过那文件,“对了,你说要回南城。程经理,需要我替你安排住所”

    “不用了。”程青宁回道。

    李承逸握紧那文件一角,“从港城的莫公馆住到南城的莫公馆去”

    “李总,我先出去了。”程青宁不再应声,她回了一句转身就走。

    这日下班后,程青宁回到莫公馆,她向何桑桑提起了要离开港城返回南城的事情,何桑桑道,“程小姐,我会转告莫总。”

    此时,准点时间,kent到来。

    房间的躺椅上,程青宁安静躺着,“kent医生,今天我去他办公室的时候,已经不用让吴助理陪同了。”

    “她已经告诉我了。”kent微笑,“程小姐,你很勇敢。”

    程青宁闭着眼睛道,“你说的没有错,kent医生,这一步我必须要自己踏出去。”

    “我为你感到自豪骄傲。”kent夸奖着,他更是道,“我想,现在你已经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再观察一些日子,我们的治疗就要结束了。”

    程青宁缓缓睁开了眼睛,“真的吗,kent医生。”

    kent点头,“程小姐,恭喜你。”

    “谢谢你,kent,真的谢谢你。”程青宁连连道谢。

    “之后,我不会再每天过来,我想可以把时间安排成三到四天一次,一个月之内,结束最后的观察期。”kent回道。

    程青宁更是欣喜,kent又道,“只是最近几天,我有点私事,要回美国去,不能在港城了。”

    “没关系,kent医生,谢谢你每天过来,去忙自己的事情吧,我最近都很好,不会有事。”程青宁忙道,“我也要出门一趟回南城,所以不用陪着我了。之前去美国,kent医生你就陪我过去,真的不好意思,这么麻烦你。”

    “也是我自己想要回美国,又能陪伴你,是一举两得。这一次,抱歉了。”kent歉然道,“不过,吴助理会在你身边,有什么情况或者不舒服的地方,都可以告诉她。”

    两人约定等各自回港城后再联系,于是这么商量好,程青宁送kent下楼。

    一到楼下,却是发现公馆的大厅里面,莫征衍已经到来。他出现的突然,来的也是一声不响,程青宁惊讶,“征衍,你什么时候来的”

    “没多久。”莫征衍应声,望着他们又道,“今天的治疗结束了”

    “结束了。”程青宁微笑道,kent道,“莫先生,你好。”

    “你好。”莫征衍回敬,“kent医生辛苦了,坐一会儿喝杯茶吧。”

    程青宁也是邀请他,kent却是婉言谢绝,“不用了,不打扰两位,我先走了。”

    “那就不留了,桑桑,送kent医生。”莫征衍吩咐,何桑桑立刻比了个请的手势,带着kent离去。

    程青宁在一旁的沙发里坐了下来,“kent医生说,我很快就可以结束治疗了。”

    “是么。”他问了一声,眸光一沉。

    “我想就在下个月吧,今天你怎么过来了”程青宁捧起花茶来,她点了个头,又是想着这段日子他非常忙碌,几乎不会出现,而今天又怎么会来。

    莫征衍道,“桑桑说,你要回南城去。”

    “恩,就这两天。”

    “桑桑会替你安排好住所,你放心的去吧。”

    “征衍,其实我可以自己住酒店。”

    “住哪里都是一样,你一个女孩子,也不大安全,还是住在公馆里,也方便照料。”

    他的关心体贴一如既往,程青宁没了声,莫征衍问道,“他会跟你一起去”

    “谁”程青宁一下子没明白过来。

    “kent医生。”

    “这次不了,kent医生说有事要回美国去。不过没事,我挺好的,kent医生也让吴助理陪着,不会有事的。”

    莫征衍沉眸,“这也可以,既然你都和他说好了,那就这样吧。”

    “倒是你,最近很忙吧”

    “有点。”

    “你太太,还有你们的孩子,都好吗”

    “都好。”莫征衍微笑应着。

    程青宁还想聊些什么,比如说是日常生活,但是却才发现,除了这几句外竟是没有了。他们之间,除了这些谈话内容,好似没有了其他。

    “嘟嘟”

    手机响起铃声,宋七月一瞧来电,她接起了,“kent医生。”

    “你好,宋小姐。”kent在那头呼喊。

    “你好,kent医生,打电话找我,有什么事吗”宋七月问道。

    “程小姐的恢复状况也很好,我想不久后就可以结束治疗了,治疗进度,向你汇报一声。”

    “辛苦你了,kent医生。”

    “除了汇报程小姐的进度之外,也是来请假。最近我有点私事,所以要回美国去,已经告诉了程小姐,等回来后再继续治疗。”

    “真是挺巧的,我最近也可能要去美国,kent医生,你是回纽约吗”

    “没错。”

    “我要是去美国,也会到纽约,到时候可以碰面的话,我请你吃饭吧。”宋七月开口邀请,早先在港城的时候,方扬就提起过让她做东,但是当时事情太多,后来又逢君姨去世,就这么耽搁了。只是这一顿,无论如何也是要请的。

    “宋小姐什么时候到纽约”

    “还没有确定。”宋七月回道,“如果确定了,到时候再联系吧。如果没有碰面,那以后再请。”

    “没问题。”

    近日和龙源方的接洽继续着,宋七月这方正在安排时间,的确是要前往美国一趟,此次是她代表莫氏,但是时间却一直敲定不下来。而总经办这边却是开始催促,一通电话将她传唤了去。

    “项目进展的太慢。”莫征衍冷声一句,“和美国那边的接洽,怎么还不去谈”

    在项目开始后,全权事宜都交给她负责,此刻他又是催促询问,宋七月却是感到莫名,她只是应道,“知道了,我会尽快。”

    “手上的事情可以随身处理,你要懂得抓紧时间。”他又是提出解决办法。

    宋七月明白了他的意思,“我会定明天的机票去美国。”

    “晚上我陪你吃饭。”在确定过后,他没了话语,就这么让她走了。

    立刻的,宋七月预定机票安排行程联系龙源公司,邵飞得知要前往美国后,倒是一点不诧异,“我就知道依照这进度,上边迟早会施压。”

    “不过这么多事情,已经这么忙了,他真当你是超人”邵飞还是嘀咕了一声。

    宋七月的确不是超人,所以才会分身乏术。

    事实上,最近发生的一切,还是影响到了她的工作效率,公事上进度加快不了,宋七月更是不想这么耗下去,这样无法解决问题,只能继续僵局。莫家老宅是一座囚牢,困住了她,困住了孩子,她不想继续。

    回到老宅里,莫征衍也从公司归来,一起用过晚餐后坐在偏厅里。

    赵管家送来了一系列的改造图纸,“少夫人,这是设计师为阁楼设计的新样板,请看看喜欢哪一个。”

    “都可以。”宋七月没有这个心情,更不想去理会。

    “少夫人,您选一个吧,少爷说了,您亲自选了同意了,才会开工。”赵管家将那些设计的图纸一一放在她的面前,让她选定。

    那些设计果然是多样化,但是却始终无法映入宋七月的眼中,她来不及也不想去定夺,“赵管家,你下去,我有话要对少爷说。”

    赵管家不动,抬眸望向了莫征衍,他轻轻颌首,他这才拿了设计图版退下。

    茶香散开着,偏厅的格调这样的沉重,莫征衍道,“要对我说什么是想带阳阳一起去我已经跟你说过了,孩子还小,外面不安全”

    却就是在他缓缓的男声里,宋七月的呼吸一止,那一颗心止住,她似在做决定,这一刻,她一下急躁开口,怕自己会后悔会不再有勇气

    “我愿意放弃抚养权”宋七月的声音很轻,却让他的声音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