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498章:自由能给么

第498章:自由能给么

 热门推荐:
    莫征衍看着她,他开了口,“你说什么。”

    是他沉静的男声响起,是他询问着她方才所说的话语。那决定一旦而出。那后路仿佛就没有了。虽然勇气不再,可是也不容自己会后悔,宋七月毅然的,她再次说道,“我愿意放弃抚养权。”

    “你再说一次。”他却仿佛是没有听清楚,于是又是继续询问。

    宋七月注视着他的眼睛道。“我说,我愿意放弃。”

    “放弃什么。”他紧接着问。

    “抚养权。”这句话来来回回的说了多次,“我愿意放弃。”

    莫征衍定睛,他一下沉默,只是这么紧紧注视着她,他忽而笑了,“呵。你说你愿意放弃抚养权”

    “恩。”艰涩的声音,从喉咙处发出,说的有多艰难,宋七月自己清楚。

    “是什么原因,能让你放弃抚养权了能让你到这一步了”莫征衍凝眸,他质问道。

    一路走来的每一步,都是十分清楚,却连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宋七月只能道,“我不想这样下去,也不想让孩子生活在大人的阴影里,他需要快乐的生活。”

    “你所谓的快乐,就是离开我,甚至是不惜放弃他的抚养权”莫征衍的声音一沉。

    “我也不想。”宋七月道,“如果可以,我不会放弃抚养权。可是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相敬如宾的生活,又或者是继续演戏一样扮演着先生太太的角色,我们之间不会有好结果。”

    “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在扮演各自需要的角色对着父母,就是子女对着孩子,又成了父母在合作公司看来就是盟友,同行之间就是敌人这些都是相对而言所有生物的生物链就是这样如果没有好结果。那么这一切为什么还会持续存在”他的反驳质疑如排山倒海般袭来。

    “人是有情感的生物,不是一个单独的个体”宋七月的声音一凝,“可以互相依存,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之间没有一点问题盟友或者敌人,只是就商场的关系,用在婚姻里并不现实”

    “那么你就来说说,怎么才是现实”莫征衍道,“我听着,你现在就说”

    “一个人,不可以选择自己的父母,因为不能决定自己的出生,但是可以选择自己的另一半,如果每天都不快乐,那么还在一起又是为了什么我不想继续,不想勉强去维持,营造出一个幸福的样子来”她将心里的话完全诉说,这一刻的心平气和,试图想要和他好好沟通。

    宋七月道,“现在儿子还小,他还不大懂得。等到他再大一些,他就会有感觉了。孩子都是聪明的,不要以为他们不明白,其实他们能感受到的,比谁都敏锐,也许还不能体会到底是为什么,可是一定能感受出那种不快乐。”

    “我不想让他在这种刻意营造幸福的氛围里长大,变的不快乐,如果是这样,那么我宁愿从现在开始就让他明白,其实现实里,有父母是一起在他身边陪伴照顾他的,但是也有父母虽然没有同时陪伴在他身边,但也是一样关心爱着他。”

    “我想他从小开始适应,他终究会接受,以后也会快乐的长大。”

    她静静说完,等待着他的回答。

    他凝眸瞧着她,冷不防一句,“这就是你所说的现实哪里来的根据”

    “根据调查,不和睦的家庭对孩子的影响很大,在一个压抑的环境里长大的孩子,身心都会遭受负面情绪。相比起来,父母双方如果因为自身原因分开的,但是友好相处下给予了孩子同样关爱的孩子,他们更健康向上,比起在不和睦的家庭里的孩子,他们更加的快乐。”近些日子,宋七月有看过许多此类方面的调查记录,讲述各种家庭的孩子是如何生活的,而所有的实例都证明如此。

    “你说的真是专业,看来最近做了很多的研究,怪不得项目的进度慢了下来,原来心思都用到这上面去了”他却是能够举一反三,话题扯到了工作上。

    宋七月凝眉道,“我有用心工作,但是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很难做到百分之百的公私分明。我想你也不能够,如果能,那么你现在怎么会谈到项目的进度”

    她的辩驳真是相当的机敏迅速,莫征衍眼眸更是紧凝,在默然的对视中,他忽然问道,“和我在一起,就让你这么难以忍受宁可放弃孩子的抚养权,都不愿意留在我身边有这么痛苦吗”

    “有吗”他喝问着。

    宋七月缄默不语,在屏息中道,“我不快乐,如果继续,就是痛苦。”

    “你现在就已经痛苦到不行了是吗”莫征衍的喝声再起,“我看你是过的太安逸住在这么大的宅子里,有这么多的佣人照顾你的衣食起居再也不用你去烦恼担心还不感到满足你这么不知足你太不知足”

    不知足

    你太不知足

    宋七月听着他的话语,那话语如鞭挞,一声声打进她的心里,是她太不知足吗,她竟分不清。

    “你还想要怎么样你不喜欢阁楼,我已经拆了找人设计了图纸给你,让你亲自去选你还有什么不满足”他厉声喝问着,仿佛给予了莫大的宽容。

    “这些只是你要给我的,不是我想要的”

    “那你倒是说啊你想要什么你究竟想要什么”

    是他的喝问在耳畔盘旋,她还想要什么,此刻看着他,那渴望的曾经,那一度想要握住也不愿意放手的东西,那是她多么留恋不舍的,那是她想要得到的爱,却永远再也得不到的,这一切到了今时今日,就让一切都停止幻想憧憬,让那份渴求全都破灭。

    宋七月心中一定,她幽幽道,“我要自由,你能给我么。”

    偏厅里一下静的不行,两人都是沉静下来,在这沉默不语里,莫征衍眸光一冷,“你要自由,那你就走但是孩子,不会让你带走有一点,我提醒你,只要你放弃抚养权,从那一刻起,你再也不会见到他”

    放弃就等同于再也不见这怎么能

    宋七月立刻道,“我会上诉,我会上法院,请求法院公开裁决”

    “我,莫征衍,最不怕上法院,你要去就去可是你不要忘记,你已经有了预谋私自拐走孩子的先例”

    “就算是这样,也是情有可原法理不外乎人情法治可以约束人,但是道德凌驾于法治之上这句话是你说的现在是母子之情陪审团一定会动容”

    “你的记性真是好,我说的话还记这么清楚”莫征衍道,“可惜你始终不明白,法官不会无时无刻在你身边,法治的约束只在它看得见的地方难道你能执法人员二十四小时陪着你抚养权你一定要不到探视权就算判给了你,你也一定探视不到只要你踏出莫家的门,我就不会让你看见孩子”

    “莫征衍你以为你能只手遮天无法无天吗”宋七月慌了,却是故作镇定着。

    “不能”他扬起唇角,“但是我能看管好我的儿子你劝你不要去尝试,你以前在五洲,前车之鉴早就见识过了”

    五洲,前车之鉴。

    这让宋七月想到了唐家二少唐仁修来,虽然不知其中真相,但是却也知道他曾经为了那个姓顾的女子,动用了无数的手段,几乎到了不敢置信的地步而她之所以会妥协,听闻是因为孩子甚至是在最后,他一手导演,将她亲手嫁给自己的兄弟可她为什么要如此妥协

    宋七月从前不曾体会,只觉得这样的妥协太过不甘太过不可思议,像是囚牢囚禁了自己囚禁了孩子,但是此刻切身体会,她竟是这样切身的痛,她如何能放如何能割舍

    “他也是我的儿子”宋七月喝道。

    他更是冷厉的男声盖过,“是你自己放弃了他”

    “那也是你逼的”

    “我从来没有逼你离开他,甚至是没有逼你离开莫家从来没有”

    再一次的无话可辩,因为他确实没有,她却无法再忍受,宋七月握紧了拳,“你是没有开口逼我但是你所做的一切,哪一桩不是在逼我你现在让我没有了退路孩子不给自由不给什么也不给”

    “你让我住在这里,留在莫家,留在这座宅子里,当这个有名无实的莫家少夫人,如果你只是需要一个女主人,那么你可以再找你为什么又要这样对我莫征衍你说啊你给我一个回答”

    “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为什么这么对我”

    她的冷静再度失控,再度没有了理智,她朝着他激烈的喝问

    “有名无实”他抓住了她话里的四个字,那眸光凝起,眸中却是一片的深邃,“那么我就让你坐实少夫人的位置让你明白自己的身份”

    宋七月愕然怔住,他却是一下起身,高大的身影朝她迎面而来,她来不及出声,整个人却是被他的长臂撩起,从沙发里腾空而起,他竟是豁然抱起她,就往楼上而去

    “放开我莫征衍你放开我”宋七月喝着,她蹬着双腿,她捶打他,她挣扎着要跳离。

    但是他纹丝不动,抱着她迅速的以沉着的步伐上楼

    那大厅里的佣人瞧着他们,低头不敢再去看,任他们而过。

    上楼推开了门,他用肩头一撞,门又被关上了

    “莫征衍”宋七月喝着,下一秒被他抛到了那张大床上

    她晕眩的瞬间不能回神,一扭头他已经压了下来,是沉重的身体,握住她的双手,他的眼睛一对上她,唇也随即凶猛的落了下来。

    呼吸被掠夺了,心跳被他压制,所有的挣扎和呼喊,所有的反抗和抗拒,被他完全的克制忽视,他亲吻她的一切,将她彻底的禁锢在这张床上

    是汗水滴落,混杂了一些不明的咸涩味道,他在她耳边魅然的说,“你有感觉,不是么。”

    “你湿了。”他说着让她难堪的话语,让她嘶哑的喝着,“你住口”

    伴随着她的声音,他却是挺身,让她的话语全都破碎,一颗心纷飞,整个人都仿佛被击垮估低估划。

    这是怎样的一种折磨,却是细数不清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里终于安静了下来,连心跳声都没有,唯有呼吸微弱的起伏着,她已经疲倦的睡了过去。身体的疲惫是无法斗争的,在不断的折磨后,宋七月沉沉的睡下。

    那房间里,他起身站到一旁,点了支烟抽起,那烟雾弥漫缭绕。或许是瞧见睡梦中簇起的眉,他将窗户开了一些,对着那空隙,让风将烟雾吹散。

    睡着了,就不会再有知觉,所以那些纷扰都可以暂时抛到脑后去,可是一旦清醒后,却又要面对。宋七月躺在床上,那气息还缠绕着她,是属于他的味道,全都充斥着。她的眼前,忽然闪现他的身影,是他穿着浴袍而出,头发还是湿漉漉的,滴落着水。微敞的胸口处,还有着红色的痕迹,是手指印,是昨夜她留下的痕迹,这样的触目

    “要不要洗澡我抱你去。”他开了口。

    压抑中,宋七月喝道,“你给我滚”

    “这么湿,你不难受”

    “我让你滚啊”

    “你的身体比你诚实多了。”

    “滚”她抓着被子遮掩自己,那枕头被她胡乱抓起,狠狠砸向了他。

    莫征衍偏头躲过,却是又将那枕头从地上拿起,放在了床上,“那你自己去洗澡,二十分钟后下来吃早餐,时间不早了,你还要赶飞机。”

    那一个枕头又回到手边,宋七月再次拿起,狠狠砸到地上去,可是那烦闷却无数发泄,她将自己蜷缩在一起,埋头于双膝间。

    二十分钟后,宋七月下了楼来,已经整装待发,她不再微笑的脸庞,有着冷艳的美丽。这样的美,让老宅上下瞧着都会惊觉和莫夫人如此的神似。

    餐厅里用早餐,昨夜的一切好似不曾发生,安静的各自用餐着。

    莫征衍这边早就吃过了,他坐在餐桌上陪同着她,不久后,宋七月放下了餐具。

    莫征衍道,“多吃一点,你吃太少了。”

    “吃不下了,我饱了。”

    “多吃一点,飞机上的东西味道不好。”他这么说着,她又是拿起餐具来,多吃了一口立刻放下。

    “可以了”她问道。

    莫征衍喊了一声,“赵管家。”

    赵管家早在旁边等候着,他立即上前,宋七月坐在那里,只见那本子又拿到了自己的面前,眼角的余光瞧过,是那些设计图纸

    “昨天晚上还没有选,选一个喜欢的,选好了,才能开工。”他温声说。

    赵管家微笑着,“少夫人,您选一个吧。”

    仿佛不做选择,就不会作罢,宋七月看也不看,她直接指着第一份图纸道,“就这个。”

    “好好挑一个,你连看都没看过。”他却并不肯收手。

    “看过了,就这个,没时间了,我要去机场。”她将餐巾从身上拿起。

    用过早餐,宋七月就要出发离开,这次是去美国,有几天不能见到儿子了,行李被拿下来后,宋七月道,“我要上楼去看看儿子。”

    “我已经让兰姐抱他下来了。”莫征衍却是道。

    楼梯上方,宋七月就看见兰姐抱着阳阳下楼来,分明每天都见到,每天回到这里她都陪伴着儿子,可是这一次出行,却是感到从未有过的难过。好似就怕再也见不到了,她从兰姐手里抱过了儿子,亲亲他的小脸庞,看着他朝着自己天真的笑脸。

    “妈妈要出去了,几天不回来,你在家里要好好的,要听话,知道吗。”宋七月叮咛询问着,她的声音很轻。

    孩子笑着,那小手一摆一动着,好似是在回答自己。

    “少爷,少夫人,时间差不多了,车已经备好了。”赵管家应声道。

    “兰姐。”莫征衍又是一声呼喊,兰姐上前,“少夫人,小少爷我来抱吧,您放心出门。”

    兰姐将孩子抱过了,她折返到莫征衍身旁去,那孩子一转手又到了他的手中。

    孩子不懂事,才这么大,他什么都不知道,在父亲的怀里,他亦是高兴的笑着。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宋七月看着这一幕,竟觉得很心酸。

    “不送你去机场了,我和儿子在家里等你回来。”莫征衍开口道。

    宋七月看着他,那视线最终看过儿子,在孩子的身上逗留,她收回了眸光,转身走出别墅离开。

    上了车,司机在前方开车,使出了老宅,宋七月注视着前方,那司机透过后视镜,却是看到她红了一双眼睛。

    “少夫人,您的眼睛不舒服吗。”司机问了声。

    宋七月朝他笑了笑,“没事,阳光太刺眼了。”

    “那您闭上眼睛休息一下吧,到了机场我喊您。”司机很是体贴。

    莫家老宅里,莫征衍也要前往公司,齐简上前,他低声道,“莫总,要不要派人”

    “不用了。”莫征衍回绝了,他抱着儿子,轻轻拍了拍他,这才交给了兰姐。

    那是港城的航班,九点三十六分,准时起飞,前往美国纽约。

    她飞往纽约,心却不知落在了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