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499章:终究是太迟

第499章:终究是太迟

 热门推荐:
    宋七月这次出行纽约,带了几个下属,更是带了邵飞前行。在纽约的机场,龙源公司派了秘书小姐柳絮前来接应。很快的。带领他们前往下榻的酒店休息。行程安排都是没有任何问题。会面史蒂文总裁,和龙源方直接接触。

    其实在先前,博纳的负责人程青宁已经到来过,她也实地考察过了,而此次宋七月代表莫氏,则是来进行最后的考察。这边的进度还是十分紧张的。手上的事情多,又要和龙源会面。

    依照邵飞的话来说,真是将他们当成了超人。

    酒店的房间里,堆积满了文件,每天和港城莫氏通讯,宋七月忙的忘记了时间,已经过了数天。

    偶尔。邵飞也是调侃她,“你家那位先生他不来查岗”

    “你家那位小姐她不来查岗”宋七月则是反问他。

    这心知肚明提的是谁,宋七月知道,邵飞却是立刻收了声,“不知道你是在说谁,我有什么岗好查的。”

    “你就装傻吧。”宋七月一笑。

    然而,有些人就是会出现,比方说这位查岗的小姐。

    当在酒店的大堂里看见乔晨曦的时候,宋七月倒是别来无恙,相反邵飞两道剑眉凝起来了。

    乔晨曦看见了他们,她朝宋七月打了声招呼,“巧了。”

    “我看不是巧,是命中注定。”宋七月微笑。

    乔晨曦不悦的瞪了宋七月一眼,她一张俏脸有些泛红,望向邵飞的时候,那眸光带着别样的娇嗔。却是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朝宋七月问道,“你住哪一间”

    宋七月报了个房间号,乔晨曦又是道,“我住十楼a11,空了可以来我房间找我。”

    “好。”宋七月应了。

    乔晨曦带着自己的下属而过。

    待他们离去,宋七月轻声念叨。“十楼a11,邵秘书,记住了没”

    “和我说做什么”邵飞更是不悦的反问。

    “没什么,就是让你帮我记一下,我记性不好,生了孩子后就容易健忘。”宋七月笑道,“这才过多久,我又给忘了,房间号是多少”

    “十楼a11”邵飞没好奇道。

    “恩,就是这个,你这记性就是好。”宋七月笑的更是带有深意。

    邵飞怒了,“你这是什么眼神,我告诉你,我是不会去她房间找她的”

    “一般说不会去的人,到最后都去了。”宋七月往前方走。

    宋七月已经前往纽约数日,每天晚上的时候,她都会打视频给兰姐,和孩子面对面通一会儿话,亲眼看一看。而至于他,却是一通电话也没有。

    坐在莫氏的办公室里,莫征衍沉眸静默。

    齐简入内,走到他身侧低声道,“莫总,何特助已经送程小姐回了南城,余管家那边已经联系好。”

    就今日程青宁也已经带队伍回了南城,更是回博纳总公司亲自选定部分技术骨干和宋氏汇誊接洽。午后她们一行就到了,直到傍晚的时候,该是离开公司,而后回到住所去。

    广泰大厦处,谢秘书进来提醒,“李总,该出发了。”

    近日李承逸在港城拓展事业板块,成效可观,连番的应酬更是不断,当晚又要赶赴一场酒宴。李承逸却是没有应声,他更是问道,“南城那边的消息还没有来”

    “是。”谢秘书应声,“李总,我现在再联系一下。”

    谢秘书说着,径自拿出手机来拨了号,但是随即听到的话语,让她声音一凝,挂了线后迟迟不敢说,“李总,程经理”

    “她住在哪里。”李承逸问道。

    “她”

    “莫公馆”李承逸眼眸一凝。

    谢秘书点了头,“是,离开公司后,那位何特助载着程经理往莫公馆去了。”

    谢秘书心中胆颤,只见李承逸的神色越来越沉,握在手中的杯子那么紧,下一秒仿佛就要砸碎在地,不禁让她退后一步,却是在这份沉凝里,谁知他什么也没有,只将那杯子放下。

    李承逸起身,“出发吧。”

    傍晚黄昏的晚霞很是绚烂,绿荫萌萌中南城的莫公馆很是宁静,车子驶入,余管家等候着,事先筹备好了来迎接。在何桑桑的带领下,程青宁来到了这座莫公馆。

    “程小姐,您好,我是这里的管家,我姓余,这段日子里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我。”余管家淡淡微笑着说。

    “好的,谢谢。”程青宁回了一声。

    打过照面之后,余管家带着程青宁上楼,“程小姐,这一层都是客房,您喜欢哪个房间都可以选。”

    “就这间吧。”程青宁随意选了一间。

    “您先休息一下,或者去院子里散散步,晚餐一会儿就准备好了,我会来喊您。”余管家说着,带上了门。

    程青宁放下了行李,将衣服整理而出,随身携带的一些其实并不多,很快就好了。待整理完,她在房间里游走着。公馆的整体相差不大,客房都是套房型的,很是宽敞。她走出卧室,来到一旁的小房间里,窗户是半敞的,薄纱的窗帘遮掩了。

    却有香气传来,朦朦的香气,独特的,熟悉的,是南城时常会闻到的。

    程青宁走近那窗户,她眼眸一凝,将那窗帘拉起,却见窗外,正对着后院的一棵参天大树。

    那是香樟树

    依稀之间,某些记忆开始鲜明,是那一年的植树节,她来问他索要礼物。后来,他执拗不过她,终于要来了香樟树的种子,他曾经答应过她,会在自家的院子里种下,待到以后长成大树开花,再和她一起来看花。

    这颗香樟树,在这座公馆里,不知不觉中已经长的这么挺拔茂盛。

    这么高大的树,已经快十年了,否则不会长的这么好,估摸推算,正是在那一年,他种下的那一棵不会有错

    此时正是六月里,香樟树的花期是在四五月,现在花期早已经过了,但许是因为南城的初夏来的比平时晚,又许是因为这棵树被精心栽培着所以那花朵还盛放着,可以瞧见那洁白带着些嫩绿的花朵,在这棵樟树上,零星散步着。

    仿佛是开到了最后一期的花期,最后的时刻。估低以巴。

    却是被她看见了,这花朵这样烂漫的盛开着,好似在等待着她来瞧。

    程青宁不禁拿出手机,她按下了他的号码拨给了他。那头等待的声音响着,过了一会儿才被接通,是他低沉好听的男声传来,“喂。”

    “征衍,我到南城了,已经到南城的莫公馆了我看见了,院子里的香樟树开花了”程青宁高兴的说着,她望着窗外的香樟树,鼻息之间都是那香气。

    那头沉默着,他的男声依旧,开口回道,“树总是会开花的。”

    “是啊,不过花期早就过了,没想到这里的香樟花还开着”她还沉浸在这份开心里,忘记了其他,只见花瓣随风飘落。

    她欢快的说着,他却是那样的淡然,很是平静的说,“恩,你到了就好,还有事吗。”

    若说前一秒还满怀着欣喜,那份曾经的等待好似终于有了归属,但是这一刻,却发现一切都是空,程青宁握着手机,那花瓣坠落的画面定格成一幕,她说不出话来了。

    她发懵中回道,“没有了,只是只是来告诉你一声”

    “你好好休息,那我挂了。”他叮咛着,她应了一声,那头断了线。

    程青宁握着手机,听到那端挂断的声音,耳边是风声而过,香樟树的树叶瑟瑟作响着,她却回不过神来,好似什么失去了,好似终是知道有一些什么,再也不会得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余管家敲门进来了,因为门没有关上,在轻轻敲响了门没有人应声后,她便自己入内。终于在小房间里看到了她的身影,她上前呼喊,“程小姐,晚餐已经准备好了。”

    程青宁没有应声,余管家又是走近一些,“程小姐”

    那呼喊近在耳边了,程青宁这才反应过来,她回头一看,“余管家。”

    “程小姐,晚餐准备好了。”

    “好,抱歉,刚刚我没有听见。”

    “程小姐一直看着这棵香樟树,是喜欢吗”余管家问道。

    “恩,我就是南城的,很喜欢香樟树。”程青宁回道。

    “这棵树是少爷种的。”

    “种了很久了吧。”

    “快有十年了。”余管家回道,“不过一直没有开过花。”

    程青宁愕然,“那现在”

    “说来也真是奇怪,以前一直没有开花过,今年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在最近才开了花。”余管家也是看着窗外道。

    “一直没有开花”

    “今年才开的,第一次。”余管家微笑着说,“前些日子瞧见开花了,就告诉了少爷,想着是少爷种的,他知道了应该会很高兴。”

    “那他怎么说”程青宁问道。

    余管家叹息道,“少爷知道了后,他就说了一句,花总是会谢的。”

    此时,程青宁听到这一句,不禁联想起方才那一句:树总是会开花的,花总是会谢的。这连在一起的话语,她在心里默默念了数遍。

    “不过明年还会再开的吧。”余管家又是道。

    近十年不曾开花的香樟,终于开了花,可是这花期却来的太迟,所以让等待的人早已不再期许。哪怕是明年还会再有,却早已经不是当年。

    太迟,终究是太迟。

    错过的花期,如同回不去的当年,纵然来年花香依旧,可时光早已经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