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500章:小七过来

第500章:小七过来

 热门推荐:
    下榻的酒店里,宋七月刚刚和邵飞讨论过工作事宜。

    话机响起了铃声,却是一通内线,来自于10a11。宋七月一瞧那显示的房间号。按下了免提,打了声招呼,“晨曦”

    “宋七月,你回酒店了”乔晨曦的声音传来了。

    “回来了。”

    “你在忙”

    “还好,和邵秘书一起刚办了点事情。”

    “那我现在过来,有点事情问你。”乔晨曦这么说道。

    她这边一挂断。宋七月一扭头,就瞧见邵飞不满的眼眸,正质问着她,“你这是什么眼神。”

    “我们在这里办公,你让她过来做什么”邵飞问道。

    “你没听见她有事情问我。”

    “那我先走了。”邵飞就要收拾东西离开。

    “走什么啊,这边还没完成呢,你先把手上的东西做个了结。我还赶着要。”宋七月笑了,并不让他离去。

    邵飞却还真是不走了,宋七月挑眉,“这么听话啊,真不走了”

    “我在这里看着,省的那位大小姐惹事。”邵飞一边说着,一边敲打着笔记本键盘。

    乔晨曦很快出现在宋七月的套房里,宋七月迎接了她,乔晨曦直直的往里面走,她仿佛是在找寻谁的身影,那走过玄关的回廊后,她一扭头就看见了厅里面坐着的邵飞,正对着笔记本埋头。

    “你怎么在这里”一对上他,乔晨曦立刻发问。

    “我怎么不能在这里。”邵飞回了句。

    “这里是宋七月的房间,你一个男人在这里做什么”乔晨曦继续发问。

    只是这语气怎么听都不寻常,听着就像是遭受背叛的小妻子抓到了切实的证据一样。这让宋七月感到玩味。她干脆不出声,只靠着柜子在后边瞧着他们。

    键盘声嗒嗒响起,邵飞头也没有抬起,“我从刚才起就一直在了,电话里她就说了,和邵秘书一起刚办了点事情。但是这不代表,事情已经办完了。乔小姐,你的理解不大行。”

    乔晨曦被他这么一激怒了,大小姐的面子过不去,朝他更是不悦喝道,“现在我来了,你就给我走宋七月你还不把他给请出去”

    宋七月被点了名,她朝邵飞喊道,“好了,邵秘书,我和乔小姐有事要说,请你安静的办公。”

    邵飞果然不出声了,乔晨曦见他这么听话,那怒火又是中烧。

    “坐吧,晨曦。”宋七月呼喊了她,又是问道,“你有事情要问我”

    乔晨曦也坐了下来,她望向了她,也不在乎邵飞是否在场,直接道,“你是怎么回事,又让一个女人住进了莫公馆去骆筝也就算了,现在又换了另外一个”

    “晨曦,你果然是关心我,对我时刻关注,而且还一直替我叫屈。”原来是为了这个,宋七月轻声笑道。

    “你还笑的出来”乔晨曦瞪着她,她当然是搞不懂了。

    “莫家的房子那么多,分一间给客人住,也没什么。”宋七月道。

    “你是不是被那个女人给打败了所以只能选择接受了”乔晨曦更是直接。

    宋七月笑着,但是却真是一下答不上来

    反而是邵飞看不下去了,他呛声道,“别人的家事,你一个外人,老是这么八卦关心,你是太闲了”

    “我在和宋七月说话,你又插什么嘴”这矛盾立刻被扭转了,乔晨曦又和他杠上了。

    邵飞也不甘示弱,只在顷刻之间两人就斗的你死我活。

    宋七月倒是逃过一劫,此时手机又是响了。

    “我现在下来。”宋七月回了声挂断,她握着手机起身,“晨曦,我约了人,就不和你多聊了,改天再继续。”

    “我还没说完呢”乔晨曦喊道。

    “邵秘书,陪乔小姐吃晚饭吧。”宋七月将这个问题转手。

    “凭什么让他陪我吃饭”

    “凭什么我要陪她吃饭”

    两人都是不同意,宋七月朝他们甩甩手,已经拿了挎包带上门而去。门一关上,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互相看着对方,却是都没有好脸色。在对视中,邵飞先收回了视线,他继续敲打键盘,“她走了,你也可以走了。”

    乔晨曦还坐着不动,“我走不走关你什么事情,你一个男人,办公回自己的房间里去,成天在一个已婚女人的房间里,真不知道礼仪检点”

    “那么你现在又留在这里做什么只有我一个男人,你一个未婚女人在这里,就是知道礼仪检点了”邵飞反问。

    乔晨曦快要憋坏了,她突然起身到了他的面前,一个眨眼间,直接搬起了邵飞还在敲打工作的笔记本,竟是狠狠的抬起,眼看着就要往地上猛砸

    “你敢”邵飞喝了一声。

    “你看我敢不敢”她几乎是负气的。

    “乔晨曦你试试看”邵飞声音一冷。

    一向随心所欲过惯了颐指气使旁人生活的乔晨曦,被他这么一喝,那委屈排山倒海,她一下红了眼睛,“你只会凶我你就只会听宋七月的话在你心里面,她就是比我重要”

    是她的指控那么的没有道理,可是她通红的眼睛却让邵飞感到愈发烦闷来,那原本冷峻的俊彦,却是突然没了脾气,他的声音忽而柔软,“好了,你不要闹了,我陪你去吃饭,想吃什么,都随你。”

    酒店大门口,宋七月轻快而出,她一过旋转门,就看见了停在门口的车辆。驾驶座上的男人正是方扬,他的身侧则是kent医生。宋七月踩着高跟鞋走过去,笑着上了后车座。

    也就是在今天,方扬突然联系她,这才知道他前来赶赴一场交流会,正巧kent也在。于是两人见面后,就想到了宋七月。当时宋七月还以为他是在港城,一问之后才知道他到了纽约,于是就约了出来碰面。

    “两位帅哥,今天是要去哪里吃饭随便挑随便选,错过了今天就没有了。”宋七月玩笑道。

    方扬也被她逗笑了,“你倒是像大甩卖。”

    “kent医生,真是不好意思,前几天就到了,但是手上事情多就给忙忘了,你可别生气,我来赔罪,今天一顿不够,明天后天都可以。”宋七月望向了kent又道。

    “宋小姐,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之后几天的晚餐,就多谢你的慷慨了。”kent接受了。

    气氛很是融洽,方扬扬眉笑道,“我说两位,你们能不能不要一个是kent医生,一个就是宋小姐,可以直接喊名字吗”

    宋七月和kent相视一笑,车子往前方开去。

    今晚的餐厅是纽约市里昂贵的餐厅,考究的餐具考究的餐点,一切都是十分精致,这家餐厅可以俯瞰纽约的美景,周遭轻声细语着,那安静的氛围很是怡人。

    方扬和宋七月是旧相识了,谈笑起来不会拘束,至于kent,宋七月其实私底下和他接触并不多,不过今日在餐桌上一交谈,才发现他也是很健谈的。

    “kent,我还以为你是冷面医生,没想到你私底下这么随和啊。”宋七月不禁道。

    kent问道,“难道我平时看起来很严肃”

    “方扬,你说呢”宋七月找救星,方扬很是不给面子的应道,“确实有点。”

    kent扬唇一笑,“这绝对是刻板的印象。”

    用餐期间,kent更是表演了魔术,一枚小硬币,在他的手中活灵活现,一下不见,一下又出现,让宋七月叹为观止,赞叹着道,“现在我真是要对医生改观了,原来还可以是魔术师”

    等到kent中场离席前往洗手间,宋七月低声道,“方扬,这次还真的是要多谢你。”估宏讽才。

    “不用客气,也全是你运气好,说实话,我没有想到他会同意。”事实上,在方扬的印象中,对于kent也不是太过熟悉,他们之间不过是很浅的交情,不过是学术探讨会的会友。

    “那看来是我人品好,不过kent还是很幽默风趣的,还会变魔术。”宋七月笑道。

    方扬也是觉得奇迹了,“今天我也是第一次见他变魔术。”

    “不是吧”

    “我和kent的熟悉程度,还比不上和你。”方扬一句话解释了,他更是道,“学术会的学员里,他是个人才,只不过他一般不和别人为伍,除了探讨会,他不会出席参加任何的课外活动。”

    “这么说,他还是个怪人了”宋七月如此想。

    “所以我说,他这次会答应,你真是运气好。”方扬道,“不过你这运气,一般人是不会有的,你都能嫁给莫氏的大少了。”

    运气好吗或许吧,或许旁人是这么觉得的,但是宋七月却是知道,“好运用完了,就只剩下坏运气了。”

    当天晚上的晚餐结束时,宋七月就要去买单,但是当她结账的时候被人告知,有位先生已经买过了。一瞧过去,正是kent抢先了一步。得知之后,宋七月前去询问,kent笑道,“这里是我的城市,今天就让我来吧。”

    “没关系,kent医生有钱。”方扬开玩笑道。

    宋七月只能道,“那今天我不和你抢了,明天我来。”

    kent点了头,方扬叹息道,“可惜,明天我就不在纽约了。”

    “这么快就要走”宋七月问道。

    “还要赶下一场研讨会。”方扬回道。

    如此一来,只有kent留下了,宋七月笑道,“那你没这个口服了。”

    回去的车上,宋七月和kent约好了明天再聚,方扬开车送宋七月回了酒店,下了车宋七月挥手,“方扬,回国后再联系。kent,明天见。”

    “明天见。”kent应声。

    转身,宋七月进了酒店,方扬亦是开车而去。

    纽约的城区很是热闹,车子穿梭在其中,两个男人谈着有关于医学方面的专业知识,忽而谈起了宋七月那位朋友的病情,方扬有些好奇,也是顺势道,“kent,你这次怎么会同意接下这个病人”

    “缺钱。”kent回了句。

    方扬错愕,而后一笑,他当然是不信的。

    隔天,宋七月有问起邵飞昨晚陪乔晨曦吃饭的事情,邵飞道,“你就是故意把她喊过来,让我陪她吃饭的吧”

    早就有约了,还让她过来,这分明是预谋,邵飞察觉到了,宋七月笑道,“工作重要,谈恋爱也重要啊,虽然说男人三十一枝花,可是女人的青春太短了,能陪她的时候,就多陪陪她吧。”

    “你这话说的这么有感触,就像个怨妇”

    “可不是,我就是那深宫里空虚寂寞冷的怨妇。”

    邵飞见她还能调侃自己,倒是不这么担心了,“你还能开玩笑,看来你这个怨妇当的还不是太凄惨”

    确实不够凄惨,比起那些苦苦求生存的人来说,她过的太过幸福满足。宋七月时常也在想,她是不是真的太过不够知足。

    乔晨曦虽然在昨天找过她,但是显然没有聊够,所以今天又来了。这一次,她是直接请了宋七月去她的房间,宋七月去了。乔晨曦的套房比起她的那间来更显豪华,宋七月往沙发软座上一倒。

    乔晨曦在她面前一坐,宋七月道,“晨曦,你要是找我过来想约我出去逛街吗”

    “谁要约你去逛街”

    “那你找我过来是为了什么”

    “我告诉你,你快去把那个女人从莫公馆给我赶走”

    她近乎孩子气的话语,宋七月不和她争了,“知道了,好。”

    “还有”乔晨曦沉了声,她一双眼眸凝着,突然开口道,“我要你现在就立刻把他辞退”

    “谁”这倒是让宋七月顿住了。

    “就是他”乔晨曦放出了名字来,“邵飞你的秘书邵飞”

    宋七月好奇了,“为什么我要把他辞退邵秘书又能干又聪明,少了他,我手上的事情要交给谁去”

    “你要是缺人手,我可以调给你,反正我公司有的是就算我不调,征衍也有的是”乔晨曦理直气壮道。

    “辞退一个职员,更何况是优秀职员,总需要一个理由,那么你的理由是什么”宋七月问道。

    乔晨曦抿着唇,她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也仿佛不能够说,只是硬声道,“反正他就是不能当秘书他不适合当秘书”

    “他不当秘书,那要当什么去”

    “当回以前的经理”

    宋七月听到这里,即使还不清楚所有,但也听明白了一点,这一次她直接道,“晨曦,你觉得他当秘书,配不上你是吗。”

    乔晨曦被她如此直接的话语惊的没了回声,宋七月看着她道,“一个人的真心,是可以用职业去衡量匹配的吗”

    “我没有这么衡量过”乔晨曦喝道。

    “我相信你没有。”宋七月应声,她又是缓缓道,“可如果你是真心的,那么就不要试图去改变他。如果他是真心的,那么他自己会为你改变。”

    “说这么些大道理你就是不肯把他辞退”乔晨曦心里不知为何沉重起来,更是烦闷起来,“你就是要把他留在身边用你都嫁人了,还不放了他”

    “他要是提出辞职,我不会留他,我会让他走。”宋七月道。

    “你说的好听你明知道他是过来帮你的,他不会走”

    “那就尊重他的选择。”

    这一场闲聊显然不在愉快中结束,宋七月也没有再久留,她离开了乔晨曦的房间。晚上她约了kent,kent开车前来接她,宋七月如昨日一般下去会合。他们一行就要离去,那旋转门里一行人而出,却正是乔晨曦一行。

    乔晨曦也是有应酬,助理为她带路,她的目光在那旋转门过的时候看见了前方徐徐开走的车子里,那女人的侧脸,正是宋七月。而那驾驶座上的人,却没有看清楚,只瞧见了男人的手,握着方向盘,而后就这么远去。

    这一日,kent却是带着她来到了纽约这里的小吃街,宋七月原本以为他还是会选择高级餐厅,kent道,“来到一个城市,就该来尝一尝当地的小吃,这才不算白来一趟。”

    “真是巧,我也是这么想的,其实比起坐在高级餐厅里吃正餐,我更喜欢来这里。”宋七月觉得真是找对了同伴。

    当晚他们从这一家吃到了那一家,坐在纽约街头的长椅上漫无目的的聊天。宋七月又是惊奇的发现,他们之间竟然有这么多的相似,很多的喜好,很多的习惯也都是一样,“kent,我对你真是相见恨晚”

    “我也是一样。”kent笑道。

    分别的时候,kent道,“明天空了的话,我还可以带你去别的地方。”

    “方便吗”和kent在一起聊天,让她感到很安宁,或许是因为他们的确是相见恨晚,也或许是因为kent是医生,所以让宋七月很放松。

    “我就住在这附近,最近手上也没有病人,很有空。”kent爽朗道。

    宋七月一听如此,她应了,“那我赚了,能让鼎鼎大名的kent医生为我当向导。”

    连着几天,宋七月都有外出。在忙完工作后,能够和kent畅谈一番,仿佛成为了愉快的事情。她给kent看儿子的照片,“怎么样,长得很好看吧。”

    “挺像你的。”

    “是吗,他们都说像爸爸比较多一点。”宋七月微笑说着,孩子的面容在指尖的触摸下,这么的清晰。

    kent默然了一会儿,他开口道,“你和莫先生,关系是不是不大好。”

    “怎么说呢。”宋七月试图去描述,却发现不能够,最后她道,“我们需要找到一个最舒服的生活方式。”

    归去酒店的上,沿路看到了壮观的雕塑像,宋七月想到了戚夫人来,她单手撑着车窗,“kent,你怎么会去学雕塑呢”

    “因为我觉得雕塑一件作品,能够磨砺了一个人的心。”kent如此说,让宋七月好奇,“磨砺人心”

    “需要耐心,毅力,信念,专注于一个目标,并且始终不放弃,最后才能成功。”kent握着方向盘,他的眸光注视着前方,很是深沉。

    宋七月看着窗外,虽然她不懂得雕塑的造诣,但是却也认同kent所说的话,“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件事情,最后能成功,都需要这样的过程。”

    这样的过程,这样的执着,可以成就一件事情,只是并不全然,宋七月笑道,“不过可惜,不是每一件事情,最后都会成功,尽管已经努力过了。”

    “是什么事情让你不高兴了吗”kent问道。

    “是有一些。”

    kent道,“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就好了。”

    “借你吉言。”

    宋七月不只一次想过,如果睡上一觉,一切都不曾发生,那该有多好。可是天总归会亮,人总归是要清醒,醒过来后一切都没有变。酒店里那么安静,宋七月打开手机,翻找到儿子的照片,她在黑暗里,静静的看着。

    又是一天傍晚,不过是六点左右,邵飞在自己的房间里,突然被一通内线打断,“你现在立刻到我这里来”

    “我在忙”

    “我让你过来,你就过来我要和你说宋七月你要是不过来,你走着瞧”那女声喝斥而起,就这么断了。

    邵飞皱眉,只得来到了乔晨曦的房间,“你又闹什么”

    “我问你,你到底辞不辞职”

    “乔晨曦,你够了没”

    “没够我真是搞不明白,你非要留在她身边到底是做什么”乔晨曦看着他喝问,“你们一起出差到纽约,她倒是好,出去和别的男人幽会”

    “请你注意你的用词”

    “难道不是吗她有带着你一起去吗”

    “那是她的朋友,为什么要带我”

    “是不该带你征衍要是知道了,我看她怎么办”

    邵飞听到此处,他眉宇一拧,“乔晨曦,我警告你,你最好不要去打小报告”

    “我有说我要去告诉他吗”难道他就是这么看她的吗乔晨曦气闷

    “你最好没有,你要是去了,也不用出现在我面前了我最讨厌背后嚼舌根捅人一刀的女人”他的话语说的锋利,让乔晨曦感到难过。

    “你”乔晨曦气的不行,“你还说,在你心里面,她不是比我重要邵飞我讨厌你我讨厌你我最讨厌你”

    邵飞定睛看了她一眼,他幽幽说,“既然讨厌那就别再找我。”

    乔晨曦一下愕然,邵飞已经转身而去,她气到无法宣泄,想要去追他,可是高跟鞋拐了脚,她更是气的拔了鞋子,狠狠往他砸去

    可是只砸在了门背上,啪一声落在了地板上

    夜里的纽约,那繁华的感觉很是明显,走在纽约街头,从这一条街到另一条街。累了就在路边的长椅坐下,渴了就在买上两罐啤酒,停下来歇息。宋七月喝过一口啤酒,她看着深沉的夜空,“差点还以为自己是在港城,纽约和港城好像。”

    “可惜不是。”kent在旁回道。

    宋七月抬头仰望夜空。

    “我知道,这里不是港城。”她喃喃说着,像是要认清楚现实来,“这里是美国人口最多的城市纽约。”

    “这里有着世界著名的金融区,这里的华尔街是世界金融中心的龙头,这里更有着曾经最大的证券交易所,还是密集的华人集中地,还有那百老汇剧院。”在她之后,kent细数着纽约的一切,“时报广场在百老汇剧院区的枢纽,还被称作世界的十字路口。”

    现实是这么的清楚,宋七月微笑间闭上了眼睛,“有时候我在想。”

    “想什么。”

    “我想,如果能丢下一切,什么也不管了,什么也不顾了,就这么一走了之,那该有多潇洒。”她肆意道。

    kent道,“你不用想,现在也可以。”

    “可以”

    “当然。”kent回道,“想什么就去做什么,不然活的这么累,过的不快乐,那么为什么还要继续你现在走,没有人会拦住你。我不会拦你,你放心。”

    “呵呵。”宋七月笑了,开心的笑了,“你说的对。”

    她站起身来,张开的双手感受这个城市陌生的空气,陌生的人,陌生的一切。

    此刻她站在这里,已经到了另一个国家,另一个城市,这么多的人,倘若就这么消失,一定没有人会发现。大可以就此一走了之,大可以从此之后再也不出现,多么的洒脱,多么的潇洒。可是这种想法太过自私,太多任意妄为。

    “你知道吗,从小的时候,家里人就说我太任性,不听话,念书也不好,做什么事情也不像我妹妹那么淑女文静。”宋七月说着,“我也想过,不如就像她一样,变成那样的话,家人一定会更加喜欢我的吧。”

    “这样的话,你就只是你妹妹的影子了,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你不用去模仿别人。”kent却是道,“其实,或许你所做的一切,只是想要让家人更多的注意到你。”

    宋七月一怔,她看着他,举起啤酒罐朝他敬去,“学心理的医生就是厉害,把人心里面想了什么都揣测到了。那么,你看看我,你还看出了什么”

    kent的目光一下焦距于她,那黑框眼镜挡住了眼睛,可是那眸光却是分明,车灯而过,他忽然说,“我看见,你过的很辛苦,很不快乐。”

    宋七月心中悄然无声,kent又是问道,“是为了那件已经努力过,最后没有成功的事情吗”

    他的目光太过钻心,让宋七月定在那里,“kent,我应该早点认识你的。”

    “现在认识也不迟。”kent微笑道。

    有些人虽然认识很久,但是永远也不能相谈甚欢,有些人虽然刚刚才认识,却像是多年的好友,一如此刻酒逢知己千杯少,宋七月再次敬向他,“你说的对”

    那酒喝完,两人又继续往前走,kent问道,“那件没有成功的事情,是什么”

    宋七月被他这么一问,却是茫然然的,她的步伐一缓,kent不禁回头去瞧她,却见她失神的眼眸,竟会让人瞧了后会心中不自觉的揪起,却在那光影里,她说道,“回家。”

    “我想回家。”一直在找一个地方,属于她的地方,属于她的家,此刻却没有了回去的地方,再也没有了。

    kent的眼中眸光一沉,他动了动唇,想要呼喊,她却是回过神来,朝他一笑,“现在就回去了,回酒店去。”

    又是继续往前行走,前方就快要到酒店,再过马路的时候,宋七月在路边停下来,“kent,就到这里吧,我自己走过去就行了。”

    kent停步,他“恩”了一声。

    宋七月就要过马路,她瞧向了他,定睛看着他的脸庞,突然问道,“kent,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不然,为什么我会觉得好像早就认识你”

    kent不言语,只是沉眸看着她,那眸光背后却是一抹愕然。

    “是我在说胡话,大概是喝醉了。”只是那一罐啤酒,其实根本不会醉,不知为何,宋七月会有点发懵,她又是道,“明天不能再出来了,这几天谢谢你,kent,拜拜。”

    随即,她甩了下手过马路。

    只见那身影越行越远,那么纤瘦,那么的小,从视线里越来越远,身后的男人突然动了动唇。

    绿灯斑马线,宋七月已经过了道,突然后方传来一声呼喊,“小七”

    小七

    小七小七

    那是

    那是儿时的呼喊

    这一声呼喊让宋七月彻底僵在那里,她好似想起什么,却又感到有些陌生。只在愕然中,她转过身来,错乱的视线交错着,在那斑马线的另一头,男人站在那里。他黑发飘动着,缓缓抬手,将那鼻梁上的黑框眼镜摘下。

    那车子又是开过,一道灯光打亮在眼前,照亮了面前男人的面容,飞扬的头发,将整张脸彻底的展现在她眼底。

    “小七,过来。”是男人在喊。

    宋七月整个人一颤,她好似认出了谁,那蓬勃的暖流在心中翻滚着,步伐也开始错乱开,她急乱的迈开腿朝他跑去,她穿越过马路,她朝他疯狂的奔跑。

    男人等待着女人而来,来往而过的路人,不知情的人瞧了,只会以为他们是一对久别重逢恋人,所以才会这样的迫切渴望。

    就在那道路一头,女人飞奔而来,风吹过头发,长发翩然而起,像是一幅画,就在快要接近的时候,男人张开了双手,她义无反顾的朝他而去,刹那间他将她拥入怀里。

    “聂勋”她轻声呼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