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501章:艰难的决定

第501章:艰难的决定

 热门推荐:
    那是一个晚上,因为下了雨,所以才这样的湿润,空气里都流淌着潮湿的苔藓味道。别墅的花园。已经有很久都没有修剪过了。一切都是混沌的。混乱不清里,视野是晃动着,一切也跟着她晃动。

    宋七月来到了那座别墅里,她又怎么会在这里

    就连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身在何处。

    那周遭的墙壁,那些家具灯具。全都十分的模糊。

    却是忽然,视线里出现了一个小女孩儿,她的头发扎起马尾,是那种高高的马尾,随着步伐会一摇一摆,十分的活泼可爱。她抱着一只小熊玩偶,那是毛茸茸的玩具。是深咖色的,小熊的脖子里还系着蝴蝶结,是粉蓝色的缎带。漂亮的段乱系在小熊的脖子上,小女孩儿在楼梯上慢慢走着,她哼唱着儿歌。

    这儿歌竟然是如此的熟悉,回旋在宋七月的耳边,她在哪里听过,她好似也会唱。

    她想要看清楚小女孩儿的脸庞,但是她背对着自己,无法让她看清。

    宋七月迈开了步伐,往那小女孩儿接近,女孩儿就往前方走,一直走一直走。

    就在女孩儿的带领下,宋七月跨过了回廊,更是跨过了黑沉沉的大厅,大厅的门慢慢开启。被女孩儿推开,宋七月看见了一个女人,她穿着白色的裙子,长裙落下来,裙摆像是涟漪会荡漾出波涛来。

    这个女人又是谁

    宋七月又是想要看清女人的样貌来,却发现自己仍然瞧不见,模糊的面容。却能感觉到,女人是美丽的,她微笑开来,望着那小女孩儿。

    小女孩儿喊:妈妈,妈妈我给你唱支吧。

    女人微笑着点头,小女儿的歌声便响彻在那大厅里。

    唱完了这一曲,小女孩儿坐在女人的身边,她的身体依偎靠着女人,这样的亲昵。

    女孩儿又说:妈妈,哥哥说下次过来的时候,给我带好吃的糖果。

    女人又是微笑点头,女孩儿又道:哥哥还说,他还要教我背诗歌,我已经学会好几首了。

    女人抚摸着女孩儿的头,好似是在询问,等待着她背诵。

    女孩儿献宝一般,立刻从沙发里跳下,在女人的面前朗诵起来,小小的人儿却是有板有眼,将小手背到身后去,像是个小大人一样。她开始朗诵诗歌,那童声柔软的很好听。

    她在念: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那是王之涣的登鹳雀楼,十分有名的诗词。

    女人笑的更是温柔,女孩儿的诗歌朗诵了一首又是一首,忽然,她又是念了一首。

    这让站在后方的宋七月僵住。

    那女孩儿在念:记得当时年纪小,你爱谈天我爱笑,并肩坐在桃树下,风在林梢鸟在叫,不知怎么睡着了,梦里花落知多少。

    这是

    这是三毛的诗歌,是三毛纪念荷西的诗歌

    宋七月忽然认清楚这里是哪里,这里不正是她的家,是她儿时的家

    而那女孩儿是谁

    不正是,正是她自己

    那么,那么面前的女人,没有错,是她的妈妈是她的妈妈

    宋七月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怎么就能见到了母亲,她朝她开口,“妈妈”

    她呼喊着她,却发现女人不能够听见,她却像是不相信一般,又是一次又一次的呼喊,不断的呼喊,“妈妈,妈妈,你看看我,我在这里,妈妈”

    她开始朝女人奔跑,却永远也无法到达她所在的位置。

    忽然她脚下踩空,地面都像是漩涡一样,要将她彻底的陷入沼泽里面

    宋七月晕眩里,跌入进去,“啊”

    整个世界随着那漩涡,好似到了另一个领域里,却是突然,宋七月发现自己在别墅的窗口,她看见女人正望着窗外,却是这样的惊慌

    砰砰

    伴随撞击声,还有着喧哗声,那扇门好像要被撞击开了

    宋七月看见小女孩儿抱紧了女人,她抱住了女人的身体,因为害怕因为恐惧所以抱的那么紧

    小女孩儿喊着:妈妈,他们是谁啊谁来了

    女人突然抱起了她,她抱着小女孩儿转身,往楼上奔跑而去。

    宋七月一瞧,她也跟了上去,上了楼梯,在错乱的回廊里,房间的门被推开了,女人又是抱着女孩儿奔向那房间里。而别墅的大门,也在此时被撞开了,那些杂乱的声音铺天盖地而来。

    搬走把这些全都搬走

    这幢别墅里的东西,全都清理掉

    男人的声音,沉声的,更是叫嚣着,女孩儿害怕的躲在女人的怀里,被女人放在了床上。

    宋七月看见女人慌乱的看着周遭,她好像是在找寻可以藏身的地方,却是忽然看到了那衣柜来,就在瞬间,女人转身将那衣柜的门给打开了,她回头朝小女孩儿呼喊,小女孩儿走近了她。

    女人一下抓住了女孩儿,她将小女孩儿塞进了那衣柜里,掩盖在层层的衣服里面

    小女孩儿在喊:妈妈,妈妈。

    女人急乱的声音说着话语,宋七月走近再走近,她发现自己走进了那衣柜里边,她听到了她的声音,是女人在说:七月,你在这里,你乖乖的在这里,不要出来,不管一会儿听到了什么,你都不要出来

    她已经分不清是自己的声音,还是女孩儿的声音:妈妈。

    你会听妈妈的话吗女人问着,她的手抚着女孩儿的脸庞,那手竟然好似穿透了女孩儿,抚向了宋七月的脸庞:告诉妈妈,你会听话吗。

    宋七月怔愣中,她像是被催眠了,瞧见了女人的眼睛,那叮嘱不安却又坚定认真的眸光,女孩儿回道:妈妈,我会听话,我一定在这里,我不出来

    女人朝她一笑,又是那么温柔的笑容,她栖近了她,在她的额头落下一吻。

    那扇衣柜的门就这么被关上了

    女孩儿被关在衣柜里,宋七月却也被关在那衣柜里

    漆黑的,只透过那柜子的门,那点零星的光芒里,女孩儿的眼睛,看着外边的一切。可是耳朵,却听见了很多的声音。

    女人质问着:你们是谁立刻离开不然我要报警

    随即响起的是男人的喝声,有关于这幢别墅的所有权,早已经被变卖,早已经不再归属于她,他们呵斥着女人立刻搬走,却又在纠缠中笑了起来,透过那柜门的缝隙,她看见那几个男人走近她,他们走近女人

    那高大的背影,像是一座一座大山,好似要将一切压倒,女孩儿紧紧抱着自己的小熊玩偶不肯松手,宋七月瞧见了那些男人调笑的轻薄,对着女人放肆的动作,越来越多,越来越过

    “妈妈住手别碰我的妈妈”

    宋七月呼喊着,她要去推开那扇柜门,却发现自己怎么也推不开她的手根本触不到,她只能在这一方衣柜狭窄的空间里,她不断的敲打着撞击着,却是无可奈何

    男人们的笑声在房间里响起,那些人推着动手中,女人在他们的逼迫下呵斥着退后着,她一步一步往后退,她呵斥着警告,她命令他们立刻就离开,可是那几人却是不依不饶

    男人的手突然抓住了女人

    “滚开你们给我滚开放开我妈妈不要”宋七月大喊起来

    女人一低头,在男人的胳膊上狠狠的咬下去,男人痛的收了手,更是一脸的戾气,而一旁的另外几人,却是轰然大笑起来,是在嘲笑男人的无用,更是继续朝女人逼近,跃跃欲试着要自己上前

    就在此时,女人往后不断的退,不断的退后

    “不不要妈妈妈妈不要”宋七月痛苦呼喊起来,她拼命的捶打,她的手不断的捶打那柜门,可这扇门纹丝不动

    就在此时,那缝隙里她看见女人惊恐的神情,却是那么的决然,她痛苦的跑向那窗边,她威胁着他们:你们再过来,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那几个男人开始起哄,那一张张笑脸是这样的狰狞而扭曲

    就在漫天的笑声里,宋七月看见女人的丽容是这样的绝望,她却是看了过来,看向了衣柜,更仿佛是看向了自己

    这深深的一眼,让女孩儿定在那里,也让宋七月声嘶力竭的呼喊,“不要妈妈”

    只在此时,女人一下扶住了窗沿,她直接翻身从这窗户里一跃而下

    那白色的裙子,就像是海浪拍打岸边泛起的浪花,可浪花是绚烂的,而白裙却是决然的,这一幕映入女孩儿的眼底,也映入了宋七月的眼底

    是女人坠落窗户,从四楼一跃而下,是这一幕定格在眼中,一辈子也忘记不了

    是震惊是诧异是无法动弹,是神经末梢都被封锁了一样,宋七月这样痛苦的呼喊

    “不要”

    忽然,一阵天旋地转,宋七月整个人再次被拽入到深渊里边,她一下翻身而起,猛地睁开眼睛来

    眼前一片的黑暗,安静的没有声音,宋七月浑身都湿透了,一身的冷汗,她像是蹒跚了无数的旅途,却不是因为没有找到终点,而是因为那终点太过可怕

    她回不了神,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反应过来,她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在哪里,也才认清方才只是一场梦

    她不断的喘息着,痛苦让她双眼通红,更是无法负荷

    她喘息着,拉起被子将自己裹住,在黑暗里她将自己蜷缩成一团。是呜咽的悲鸣声,无助的,这样的恐惧,让她不想去回忆,却又不能够

    宋七月已经很久不做这样的梦了,可是她知道,这不是梦,因为这就是现实

    小七,难道你都忘记了吗

    不,没有忘记,一直都没有,从来都没有

    小七,是他害了我们,是他们莫家害了我们

    是他们是莫家是他

    小七,想想爸爸,想想妈妈。

    “爸爸妈妈”宋七月哽咽的呼喊,痛苦的不能自己

    早上的莫氏集团,莫征衍缓缓到来,钱珏瞧见莫总到来,赶紧进了办公室,“莫总,早上好。”

    汇报每日行程,一日的安排,这是钱珏的工作所需,也是惯例,在一长串的安排报告后,钱珏道,“莫总,晚上没有的应酬都改期了,其余的就是这些了,您看哪些需要做调整吗。”

    “不用。”莫征衍应声。

    “是。”钱珏领命,她就要离开。

    莫征衍却是唤住了她,钱珏止步,他开口道,“宋经理去了美国,有回电过来”

    钱珏道,“邵秘书昨天联系过,他说这几天就能回国了。”

    “这几天是哪一天”莫征衍抓住了关键。

    钱珏却也是真的说不出个准确来,“这邵秘书没有说,他只是这么说是这几天。”

    “去问清楚。”莫征衍放了话。

    不过一会儿,钱珏的内线而入,“莫总,已经联系了邵秘书,邵秘书暂时还不能给出准确的时间,说要问过宋经理,等有定夺后再立刻汇报。”估亚女亡。

    话音落下,莫征衍亦是将免提挂断。

    他坐在办公室里,双手交握着抵着额头。

    “少爷,今天晚上少夫人没有打电话过来。”

    “少爷,少夫人今天又没有打电话过来。”

    “少爷,少夫人连着三天都没有打电话过来了。”

    如兰姐所说,已经三天了,她没有了音讯,忽然就断了消息。

    其实日子过起来很快,好似不过是片刻的光景,朝霞又被晚霞更替。

    下班后,莫征衍离开公司。

    钱珏也是要离去,便和他一起而下。电梯里,钱珏随意问道,“莫总,您是回家去吗。”

    “你不也是”莫征衍微笑。

    “莫总是回家陪孩子去吧。”钱珏笑问,这些日子以来,宋七月赶赴美国出差,莫征衍将晚上的应酬能推的都推了,实在是推不了的,这才会赶赴,尽管如此,最迟九点之前他就会到家。钱珏是公司里为数不多的知情人,如今宋七月不在,莫总回家不是陪太太,那么想必是为了陪孩子。

    谁料,莫征衍竟是应了,“可不是,回家陪孩子去。”

    这反倒是让钱珏微微一愕,随即又是微笑。

    莫家老宅里,莫征衍赶了回来,很是安静的宅子,一切无恙,赵管家迎接着,佣人们拿过他手里的外套。

    不用莫征衍再吩咐,赵管家立刻让兰姐带了小少爷下来。少爷早归的日子里,总是陪着小少爷一起在餐厅里用餐的。用过晚餐,莫征衍再陪着小少爷上楼去。其实以往的时候,这些事情都是少夫人来做的,现在少夫人不在,莫征衍就代替了她。

    晚上的时钟滴答的走着,那指针走向八点半的时候,兰姐道,“少夫人该打电话过来了。”

    港城晚上八点过半,距离美国纽约,时差为十二个小时,那里就是早上八点半。

    果然,此时宋七月的电话过来了,她很是准时的,会在这个时候联系兰姐,她要见到儿子。

    兰姐接起了视频通话,宋七月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兰姐,晚上好。”

    “少夫人,您早上好。”兰姐笑应,“好几天您都没有打来电话了呢。”

    “抱歉,兰姐,前几天有点忙。”宋七月回了句,随后就询问起孩子的生活起居来,“绍誉这些天都好吗有听话吗都做了些什么呢”

    兰姐便也一一告诉着,宋七月很是认真的听着,她这才放心了一般,而后喊道,“兰姐,绍誉呢,让我瞧瞧他。”

    “在这儿。”兰姐应声,瞧向了小少爷,也是瞧向了莫征衍,“少爷正陪着小少爷在玩呢。”

    莫征衍不作声,只是屏幕里晃动着,那手机的画面对准了自己,隔着兰姐的距离,她看见了他,而他也看见了她。这是自美国后,他们第一次视频,也是第一次通话。

    “少夫人,我把手机给少爷吧。”兰姐将手机递了过去,莫征衍接过了,而她也是退下。

    婴儿房里,唯有莫征衍和孩子,手机对准了他们父子。

    远在另一个国度另一个城市,酒店的房间里,宋七月看见了他们,是莫征衍轻轻拥着孩子,绍誉正坐在他的怀里。

    “最近手上工作很忙”莫征衍问道。

    宋七月回道,“恩,有一点。”

    “我想你一定是很忙,所以兰姐才说,你三天没有打电话过来了。”莫征衍又道。

    宋七月沉默中,她应道,“忙的晚,起的也晚,所以就过了时间点。”

    “原来是这样。”莫征衍应声,他问道,“一切都顺利”

    “顺利。”

    “我看好像不大顺利,你的眼圈有点重。”

    “来了这里不大习惯,睡的不是太好。”

    “我想也是,外边总是不比家里好,忙完了,还是回家来。”莫征衍微笑着说,“儿子想你,你晚一天回来,他就晚一天不能见到你。”

    宋七月握着手机,她的视线一紧,“知道了。”

    又是看过儿子,那张可爱小脸她仔细瞧着,手指触碰着孩子的脸庞,这才将通话结束。

    “叮咚”有人来按门铃,是邵飞到来。

    早上还约了龙源一行,这次的会面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邵飞问道,“今天钱秘书打电话过来了,问什么时候返程。”

    “快了。”宋七月回道。

    邵飞困惑问道,“其实这里的事情都差不多了,还有什么没完不能回去吗”

    宋七月却是一时间答不上来,她沉默着,一张脸那面部线条慢慢紧凝。

    邵飞瞧着有些不对劲,却又不知是哪里不对劲,他喊了一声,“七月姐”

    “再让我想想”宋七月突兀的回了句,邵飞莫名。

    宋七月又是忙道,“一些公事,还有些小问题,我需要好好再想一想。”

    邵飞也不多在意,他叮咛道,“我看你是工作的太累了,有点神经紧张,放轻松点吧。”

    宋七月朝他一笑,“好了,走吧,去龙源。”

    两人整装待发,一起离去,邵飞问道,“对了,你前几天一直出去,是约了朋友”

    “恩。”宋七月凝眸。

    “哪个朋友”

    “你不认识的。”

    “男的还是女的”邵飞追问。

    “你什么时候这么八卦了”宋七月回了他一句,邵飞则是道,“我是好心提醒你,你要是跟男人出去幽会,小心被你家那位知道。”

    “知道了又怎么样。”宋七月却是很是平静的道。

    邵飞有些诧异,若是以往,依照她的性格,她一定是会说一些玩笑话回敬他,可是今天却是没有。

    “反正,他也见过这个人。”宋七月幽幽说道。

    纽约的繁华,和港城相似,可是又有那么一些不尽然的相似,这里太过陌生,连空气都好似多了许多陌生感觉。夜里边,宋七月离开酒店而去。她独自一人而出,走出那酒店,沿着路边走着。

    当她走出酒店,对面的路边那一辆原本停靠的车,却是慢慢启动,沿路而行。

    她一路的走,那车子就一路的跟随。

    过转角,车子也过转角,又过一条马路,红灯处女人往前而行,那车子终于驶过马路来到了女人的身边来。

    车子里,男人的侧脸,很是英气非凡,只是在暗影里,模糊不清着。

    男人不出声,他也不停下,只是继续默默的前行着。

    女人的步伐依旧,她不知道要走到哪里去,不知道要走向何处去,好似哪里也不能去。突然她的步伐一停,竟是回头不行,她往前也不行,她被阻断在这中央,可分明没有一个人来阻拦她。

    那车窗徐徐降落而下,男人的声音悠远而且沉静,“小七。”

    “我不知道”她喝了一声,却是颤抖了声音。

    那喝声响起,在夜里散开,红绿灯交错,霓虹闪烁,车灯暗着光芒,男人坐在驾驶座里,他望着前方道,“这是事实,你逃避也没有用。”

    她站在原地,漫天的星光照不亮她的眼底,她的眼中一片漆黑。

    “想想我们的家,想想爸爸,想想你妈妈,还有你的君姨,他们都是”男人的声音又是响起,这样的低沉,却是鞭策着这一切,“小七,不单单是为了他们,也是为了你的孩子”

    “难道你不想要回他吗,难道你不想和他在一起吗。”他询问着,那一声又一声的话语,像是浪潮将她吞没在这片寂静的街头。

    宋七月闭上了眼睛,如此的艰难,却像是决心一定

    次日,港城莫氏收到了消息,钱珏敲门而入,“莫总,纽约那边,邵秘书来电,宋经理一行明天就回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