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502章:是她做不到

第502章:是她做不到

 热门推荐:
    七月的纽约,很是炎热。

    龙源公司的办公大楼会议室里,宋七月正和史蒂文先生进行最后的会面。一切事宜已经商谈妥当,这次的行程很是顺利。两方人都是十分愉快。史蒂文微笑说道,“宋经理,你这次过来太忙了,不然可以带你在附近好好游玩。”

    史蒂文先生倒是早有提议,但是因为赶着工作,所以宋七月只能婉言谢绝了。“下次还有机会的。”

    “是,以后还有机会。”史蒂文笑应,“宋经理定好了机票了没有”

    “已经定好了,明天启程回去。”宋七月回道。

    “那明天就让柳秘书送你们去机场。”史蒂文道,宋七月应声,“太客气了,史蒂文先生。其实不用麻烦,我们可以自己到机场。”

    史蒂文是位绅士,他微笑着说,“这怎么行,一定要送的,就让柳秘书送你们过去。”

    他说着,又是扭头吩咐秘书,柳絮应道,“是,总裁。”

    “宋经理,明天我会准时到酒店来接应你们。”柳絮回头,望着宋七月他们道。

    既然是如此,宋七月也不再拒绝了,出于礼节上也是应该。道别过后,他们便是离去返回酒店。抵达酒店后,两个各自都是要去收拾行李。邵飞道,“已经通知莫氏了,今天会回程。”

    宋七月颌首点头。

    邵飞见她最近一直都沉闷着,仿佛不是怎么爱说笑,他便是调节情绪道,“出来了一段时间,你是想家了还以为你会留几天在这里顺便放假。没想到这么归心似箭。”

    前一天还说要想想,后一天又说确定回去,而且是立刻订机票,这前后的反差着实有些大。

    宋七月道,“我是恨不得立刻回去。”

    邵飞侧目看向她,宋七月幽幽道,“还有很多事情要忙。”

    “你家那位来接你吗”邵飞靠着电梯问道。

    宋七月注视着电梯壁,那光面的折射光芒倒影出自己来,模糊的身影,她则是笑道,“你这么关心我做什么难道你还暗恋我啊”

    “我从来没有暗恋过你好吗”邵飞都无言了。

    宋七月应道,“那十楼a11的小姐退房了没有”

    这话题跳脱的有些快,邵飞回她,“我怎么知道”

    “你不是应该知道”

    “我应该吗”

    宋七月扬起唇一笑,电梯开门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头,“是男人就该告诉她一声,省的人家大小姐知道你不告而别,回头气的跳脚伤心难过。”

    邵飞不悦的瞪着她,一副她多管闲事的表情。

    “一会儿不用找我吃饭了。”回廊里,宋七月往前方走,朝他挥手。

    “天天去幽会”邵飞回了她一句。

    “你要是嫉妒,你也去幽会啊。”宋七月已经进了自己的房间去。

    入夜了,纽约的夜景这样的迷人,可惜的是,今夜却是下起了雨来。纽约的夏季多雨,这几日出差来这里,却是一直晴朗没有下雨。今天也不知怎的,大概是雨云来袭,所以才天公不作美。

    夜雨里的纽约,朦朦的细雨,霓虹也被晕染了水汽似的,像是泼墨画。

    邵飞坐在房间里,他刚刚收拾好行李。瞧了瞧时间,已经是八点了,这个时间点,她不知道回来了没有,他不清楚。却还是起身,出了房间进电梯按下了十层的按钮。

    回廊里有服务生而过,邵飞来到10a11门牌号的房间门口。

    他将门铃按响,叮咚

    没有人应门。

    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又是按了一下,叮咚

    心中默默倒数着,想着再没有人应门,就这样作罢,三,二,一

    数过了一,邵飞转身就要走,却在这个时候那扇门猛地开了

    门那一头是乔晨曦,她那样的不高兴着,朝着他的背影喊,“你这么不坚持不会再按一下门铃吗”

    听到她的声音,还是这样的骄纵,邵飞回过头来,“我已经按了两次,没人来开门,我为什么还要坚持”

    “才两次不是吗不是都说事不过三吗”乔晨曦喝道。

    “在我这里,就两次。”邵飞看着她道。

    乔晨曦这下是又被气到了,抿紧的唇,俏丽的脸庞因为愤怒而泛红着,却也是更加的娇艳,“那你还来这里敲门做什么你还来找我做什么”

    “我要回去了,明天的飞机,来告诉你一声。”邵飞道。

    “明天为什么要这么快就要回去”乔晨曦怒道。

    “你来这里是做什么的游山玩水吗是来出差的,事情办完了,当然要赶回去”邵飞亦是喝道。

    “我不准”霸道的大小姐出声喝止。

    “管你准不准”

    几次三番都被他这么气到,乔晨曦心中的委屈当真是无处诉说,她快要郁闷到窒息,一下眼睛通红起来,“你要回去,你就快走你走的越快越好也不用来告诉我我也没找你,惹你烦惹你讨厌你自己过来做什么”

    眼看着她就要哭泣的双眸,原本烦闷的心绪愈发烦乱,却又被她这么轻轻一撩拨,那钢铁一般的心被滴落了温热的水来,好似就要划开,是她倔强中看着他,邵飞不禁暗自叹息,他动了动身体,却是往前迈进,手扶住门框,走了进去,更是一下子轻轻扶住了她的手臂。

    乔晨曦被他突然扶住,整个人也被他带着往后退,“放开我你进来做什么我准了吗”

    却是在呵斥里,一下被他抱住,乔晨曦的怒斥还在继续着,邵飞任她怒喝宣泄,他只是抱住她。

    “你放开我我告诉你,我最讨厌你了邵飞你给我放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女声也渐渐平息了,终于安静了下来,邵飞这才抬起头来,他低头看向她,此刻的乔晨曦却也静的像个洋娃娃一样,漂亮的眼睛圆睁着,他低声道,“来跟你说一声,你生气,不来跟你说,你又生气,你到底要我把你怎么办才好”

    晨曦,你要我把你怎么办才好

    那窗外的雨,却是依旧濛濛下着,不知何时会停歇。

    酒店另一间套房里,漆黑的房间,没有开灯,那道身影站在窗口,也不知道究竟站了多久。看着这场雨,想要仔细去捕捉雨落下的痕迹,却发现无法细数。她看着这夜空,雨若是一直下,天色仿佛就不会亮起。

    终于,一通电话响起,她转身拿起按了接听,男人在呼喊,“小七。”

    男人又道,“一路平安。”

    那酒店的门口处,那辆车已经停了许久,不曾开走过。车里的人,好似一直在等待谁,可是却没有等到。最终只是亮起了车灯,从这里开走了。男人开车回去,回自己的公寓。

    漫长的车程过后,男人回到自己的公寓里,他用钥匙开门,却是发现公寓里亮着灯。他身上已经湿了,方才下车时被雨水打湿。走过玄关处,女人闪现而出,她的手里已经拿了一条干净的毛巾递给了他。

    “kent,你最近好像很忙。”女人开口道。

    kent将眼镜摘下,他轻轻擦拭了,又戴回到鼻梁上。

    “你去见她了”女人又是询问。

    kent沉默,女人紧接着问,“你究竟打算什么时候告诉她你该知道,我们需要她”

    “可以筹备了,按照原计划。”kent不疾不徐道。

    女人美眸里有着愕然,她一下无法反应,而后竟是诧异,幽幽说道,“她知道了”

    像是太过突然,女人又是问道,“你不是说现在还不是时候”

    客厅里的灯光照耀在他的脸上,是沉静的俊彦,他沉默不语,却是这样的深沉。

    淅沥淅沥,这一场的雨,下了一整夜。

    连夜的雨直到次日却也是没有放晴,宋七月的行程不变。

    隔天一早,龙源方便来接应他们,柳秘书送他们去机场登机。于纽约登机,宋七月赶回港城去。上了机舱里,宋七月坐了下来,她闭上了眼睛,冷气的温度有些低,邵飞递来了毯子给她。

    宋七月接过,为他的细心感到温暖,“飞儿,你要是说话不这么毒舌,喜欢的女孩子估计要排队了。”

    “我不喜欢花痴。”一开口又是毒舌。

    宋七月也是习惯了,也是感慨,“也就她受得了你。”

    邵飞安然的坐在一旁,眼看着飞机起飞了,宋七月问道,“对了,有告诉过她了”

    飞机升空高速中,气压让耳边是隆隆的声音,依稀之间,宋七月听到他回了句,“说了。”

    飞儿,是真的恋爱了。

    宋七月这一刻才彻底确定肯定。

    航班抵达港城的时候,正是晚上,又是夜色缭乱,下了机,看向那周遭,还真会以为这里还是纽约。只是周遭都是熟悉的东方面孔,让人更为清醒了许多。提取了行李,宋七月一行往外边走。

    而后就瞧见齐简前来接应了,他的到来,无疑是莫总派来的。

    一行人告别机场,各自回去,邵飞也是径自离去,不用多言。

    待人散了,齐简道,“少夫人,莫总让我来接您。”

    宋七月点了个头,和齐简一道而去。

    “少夫人,您刚下飞机一定累了,在车里休息一会儿。”齐简叮咛道。

    宋七月应了一声,靠着车窗不说话了。

    美国走了一遭,其实也没有多久,但是对于宋七月而言,却好似过了千年万年几个轮回一样,否则,怎么会觉得全都变了,全都不一样了,所以自己的认知里,那些一切全都被推翻。

    就在茫然空洞里,车子驶入了熟悉的街景,已然往莫家老宅开去。

    是这座巨大的宅子映入眼前,就在自己的面前,宋七月眼眸一凝。她早已经对这里熟悉,也是住了这么久,可是现在,却觉得这里的一切都是这么的讽刺陌生,却还差点以为,她是这里的女主人,以为她是这个家的一员,可事实上全都不是,从来都不是,也不会是

    小七,难道你都忘记了吗

    小七,是他害了我们,是他们莫家害了我们

    小七,想想你妈妈。

    男人的话语在耳边蹿了过去,宋七月的眼睛一动,她定睛看向宅子大门打开,她看向了那扇门开启迎接自己而入。

    喷水池前停下车来,在赵管家的迎接中,宋七月往别墅而入。她的步伐不曾急切,却是沉重的迈开,过长廊,她迎面而入。那辉煌的大厅里,那一切依旧,恢弘的大殿,绮丽炫目,那窗户的琉璃窗饰,在灯光中更是缤纷。

    赵管家迎着她入内,他上前来到侧边道,“少爷,少夫人回来了”

    “少夫人,欢迎您回家。”在赵管家的应声中,一旁的佣人们也都是齐声呼喊。

    宋七月站在别墅的入口,她放眼望去,只见佣人们站了两侧,赵管家为首,兰姐在另一侧,那中式的太师椅上,莫征衍端坐在那里,他的手边抱着的孩子正是她的孩子绍誉。绍誉很静,笑起来的时候甜甜一笑,很是灿烂。

    这样的画面,正如她离去时的一样,他们也是这样坐在这里,孩子也是在他的怀里。

    是他说:我和儿子在家里等你回来。

    是他禁锢了她的孩子,让她无论在哪里,都要回到这一个原点。

    宋七月回神,她迎上了他,却见他朝她露出一抹微笑。

    “回来了。”他开了口,扬唇朝她说道。

    从纽约回来后,宋七月没有在家休息,睡了一觉后就又回到了莫氏。这日一早,来到公司里,宋七月将邵飞唤到了跟前。邵飞将文件递交,就要开口谈工作,宋七月却是打断了他,“飞儿。”

    这一声呼喊,让邵飞凝眸,“怎么了”

    “你辞职吧。”宋七月却是突然道。

    邵飞不明所以,“为什么”

    “这个项目到了现在,已经差不多了,后期需要解决的问题,也不是太困难了。”

    “所以,你现在是事情办成了,就打算过河拆桥了”

    宋七月看着他道,“我知道,你这次会辞职离开鼎鑫,放弃了经理的位置,也是为了过来帮我。但是现在,我这里的难关已经过了。”

    “我是想来帮你,但是也是我愿意,我在鼎鑫做的不高兴”

    “依你的实力,你该和我平起平坐,而不是做我的秘书。留你在我身边,是耽误了你。”

    她的话语却是让邵飞阴霾,“为什么突然说这个”他转念一想,想到了一个人来,“是因为她是她找过你,对你说了什么是吗”

    “晨曦,她是有找我聊过几句。”宋七月也不隐瞒。

    “她是疯了吗”邵飞气急。估以序巴。

    “飞儿,你先不要生气,她是为你不值,也是为了你好。”

    “那只是她以为”邵飞怒道,“我不会辞职,你也不用顾忌她说的她的话,就当是耳旁风,听过就算”

    “那么,你喜欢她吗。”宋七月看着他问道。

    这一下当真是问住了邵飞,他竟是回答不上来,宋七月道,“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我都知道。可是飞儿,喜欢是一个人的事情,相爱却是两个人的事情。你不能只在乎自己的感受,却不为她想一想。如果,你还想和她在一起。”

    “邵飞,缘分这个东西很奇妙,谁也说不准猜不到。我从来也没有想过,你会和她有牵扯,可你们偏偏就是撞到一起了。”宋七月望着他,“但是缘分,也散的很快,一不小心就从手里边放走了。”

    “我不想以后听到你说缘分不够这四个字,如果你没有努力过。”宋七月轻声说道。

    邵飞陷入了沉思里,半晌都没有说话。

    “今天我和你说的话,你不要去找晨曦,你好好想一想,再来告诉我。”良久后,宋七月这才道。

    “你说的,我都明白了。”邵飞应声,却是做了决定,“可是我不会辞职,如果你一定要把我请辞,那我会去总经办申诉”

    这固执的性子,此刻如此刚毅,宋七月也是没辙,“飞儿”

    “你不用说了,我已经决定了”他毅然做了定夺,宋七月对上他的眼眸,那话语被阻断,她还想说些什么,邵飞却是幽幽开了口,“七月姐,你说的没错,缘分很奇妙,太不可思议。”

    宋七月静静看着他,却是他清幽的一句,让她无法反驳,“但是有些缘分,不是自己的,就不是自己的。”

    有些缘分,不是自己的,就不是自己的。

    这句话定格在宋七月的脑海里,她竟是觉得这样的荒唐,有些人,虽然是对的缘分可是不够,可有些缘分,那分明就是孽缘

    那原来竟是孽缘

    就在忙碌中,日子一天天度过,宋七月每天晚上都会做梦,每天每天都会,那梦境重复着,不断的不断的纠缠着她

    日历翻过一页又是一页,日子一天一天过去。

    嗡嗡嗡嗡

    手机响起铃声,在催促着提醒她快去接听,但是她却迟迟不去接应,迟迟都没有直到又一通电话响起,她终是无法不去接听,才是拿起

    “小七。”

    “我知道了,我会尽快,我知道要怎么做”像是被逼疯了一样,宋七月立刻回道,她紧蹙着眉头,却是这样痛苦的纠结。

    “小七,这句话你已经说了太多次。”

    “现在还不行真的不行”

    “不会伤害到他”

    “不行,现在真的不行”

    “小七到底是什么原因不行”

    宋七月握着手机,她整个人都颤抖,什么原因不行,是她,是她自己

    是她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