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503章:知道你爱她

第503章:知道你爱她

 热门推荐:
    夏日的风,格外的炎热,那阳光更是酷热逼人。

    近日天气预报,今年的夏天。将会是一个严苛的酷暑。新闻里每天都播报着要注意防暑。

    车子开在街头,热风袭面,她不断的开不断的开,开过城区,直奔那码头。

    码头上空无一人,夜里的海风还是如白昼是那么炎热。更是带着异样的潮湿。

    就在那码头上,男人只身而立,倚着车子站在这里。

    宋七月下了车来,她迎着他走去,来到了他的身边。两人一起看着码头的海岸线,那海水起起伏伏,这样翻滚着。海风更是潮热,不一会儿脸上都是湿漉的潮水气息。

    “对不起,是我做不到,我做不到我不能这么做我真的做不到”宋七月颤声说着道歉的话语,她的双手握紧了成拳。

    男人道,“你早就忘记了,忘记了爸爸,忘记了你的妈妈,忘记了你的君姨,他们对你而言,都不重要。”

    “不重要他们对我而言,很重要真的”宋七月一下转身,她对着他喊道,“真的你相信我”

    男人却是道,“算了。”估土豆扛。

    他道了一声后,看了她一眼转身。他就要上车。

    “你听我说你相信我”宋七月一下抓住了他的手臂,“他们是我的爸爸妈妈,是我的君姨怎么会不重要可是我做不到啊我真的就是做不到啊”

    “求你求求你了聂勋不要走”

    宋七月哀求着,男人停步,他回过头来,他反握住了她的手,“就算不为了他们。难道你也不想想你的孩子他还在莫家老宅里,你都不想再要回他了吗”

    “我想我要他”

    “那你为什么做不到你不是想要他吗”

    “不行”她不断的摇头,不断的呢喃,她濒临痛苦的边缘

    男人看着她在夜幕里纠结而痛苦的脸庞,这让他眼眸一凝,他眼中的深沉终是起伏起来,犹如这片海面,无法再得以平静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做不到”宋七月抓住他的手,她不住的请求,那双渴求的眼睛里满是血丝

    海风吹拂而过,将两人的头发全都吹乱,这码头一处,男人低声道,“这件事情,你做不到,我不勉强你。但是另外一件事情,你总能做得到了。”

    “什么”宋七月问道。

    “我要你去拿到他的”男人的声音飘散在海风里,震入她的耳中。

    那呼啸的风过耳,男人垂眸问道,“小七,这件事情,你一定要做到”

    浪潮将声音拍打而散,码头上两人伫立着。

    夏日虽然炎热,莫家老宅里却是依旧安静,只是庭院的树上,有蝉叫着,还有那虫吟声此起彼伏,证明着这是时夏季节。

    偏厅内打了冷气,不是太低,只是常温,又加上取了地窖里的冰块,放置在厅里面,降温祛暑是最好的。莫征衍坐在沙发里,兰姐在旁道,“少爷,少夫人这几天夜里总是做恶梦。”

    那午夜时候惊惧的喊声会让在隔壁婴儿房安睡的兰姐都有听见,所以她清楚。

    莫征衍道,“把床上的那些东西全都换一套,就换骆筝小姐先前定做的那一套,赵管家,你全都换上。”

    “是,少爷。”赵管家应道。

    “还有,准备牛奶,睡前要让她喝。”

    “是。”

    “冰窖取了冰,直接送到少夫人房间里,她怕热,但是不要太凉了,对她的身体不好。”

    “是。”

    “不许给她吃冰的。”

    “是。”

    “甜汤放在冰水里凉到差不多了,再送过去给她。”

    “是。”

    莫征衍一一吩咐完,赵管家立刻记下了。

    不出一天,莫宅里焕然一新。

    那是骆筝特意去选的,更是特意找了专人定制的,经过特殊工艺浸过的薰衣草香床上用具。更不只是房间,整个老宅,都换上了那特殊香气的布艺家纺,只为了空气里增添那淡淡的安神香气。

    不知是那香气起到了效果还是如何,还是冰窖的冰又或是每晚的牛奶有了用,午夜那惊梦时的惊扰不再有。

    只是宋七月虽然睡下去,却还是睡的不踏实。

    醒过来的时候,宋七月感到格外的疲惫,累的好像在攀爬一座高峰,可是无论她怎么爬也爬不完,就像是那火车铁道路,怎么也走不完。

    周末,宋七月乏力的不愿意动。

    赵管家送来甜汤,微笑道,“少夫人,少爷今天出去了。”

    宋七月点头,赵管家又是问道,“少夫人,您这几天睡的还好吗”

    “还可以。”至少比起之前来,是有所好转。

    “少爷说怕您睡不好,所以让我把老宅里的布艺全都换成了和公馆里一样的,那是骆筝小姐找人定制的,有宁神的效用。”赵管家笑着回道。

    宋七月握着汤匙,她微微一定,“他让你换的”

    “是。”赵管家又道,“不只这个,这房间里的冰块,睡前的牛奶,也是少爷吩咐的。还有,少爷还说了,不能让少夫人您吃冰的东西。所以连百合绿豆汤,也都是放在冰水里降的温,没有加过冰。”

    这些竟然都是他说的

    他又是为什么这么做

    回来纽约后,他们还像是从前一样,分房而睡互不打扰,依旧的相敬如宾,可他现在这样,又是为了什么

    宋七月凝眸,像是要屏去那不该有的疑虑。

    老宅里换了布置,却只是能够治标不治本,宋七月在勉强安睡了几晚后,又开始做那些杂乱的梦。梦里面的他们抓着她质问她纠缠她,那小女孩儿在朗诵诗歌,是她在唱着儿歌,是母亲从三楼一跃而下的情景,反复的呈现

    七月,你在这里,你乖乖的在这里,不要出来,不管一会儿听到了什么,你都不要出来

    宋家和莫家你选哪一个

    告诉妈妈,你会听话吗。

    从现在起七月她就不再是宋家的女儿了再也不是了

    那是母亲和君姨的声音,交错着而起,紧接着她好似看到了梦里面的男人,他抱起了她,那么温柔的笑着,那是她的父亲,却太模糊,看不清那面容。

    忽然一个镜头晃动,他们都指责向她他们都在怒目以对,他们在说什么,她听不见,却可以感受到

    耳畔是谁的声音,清楚的传来,由远及近。

    想想我们的家,想想爸爸,想想你妈妈,还有你的君姨,他们都是

    爸爸,妈妈,君姨,是我错了是我错了

    那哭泣声隐隐响起,在老宅里像是悲鸣一样

    这哭喊声惊动醒了睡着的人,兰姐下床出了房间,却是看见回廊里,莫征衍已经而出,“少爷”

    “兰姐,你去睡吧。”莫征衍回了句,兰姐点头。

    莫征衍推开了那扇门,他往卧室疾步而去。

    那张大床上,她整个人都沉入于床中,一动也不动,却是攥紧了那被子,好像在找寻那一束救命的稻草。她睡着了,却还在发出哭喊的声音来

    莫征衍眼眸骤然一紧,他立刻而去,他的手握住了她的手

    突然,在黑暗里,一个人的手伸了出来拉住了她,宋七月一下惊在那里,却是听见有人在呼喊,“七月七月”

    不停不停的呼喊,将她从黑暗里拉回,那悲鸣的呜咽声也停止了,宋七月发懵中醒了过来

    她却还回不过神,冰冷的身体在发颤着,只是刹那间,被拥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她感受到了那温暖,竟是不由自主的想要倚靠,想要靠的更近一些,更近更近

    “又做恶梦了”是他的声音,在耳边低沉响起,“又梦到君姨了”

    宋七月不禁点头,被他蛊惑了一般,却在刹那心中一定。

    “没事了,没事了”他轻抚着她的背,安抚着她的所有。

    有种神奇的安定感觉,宋七月渐渐静了下来,她整个人也放松了下来。

    他还在轻抚着她,“没事了,都过去了,全都过去了。”

    “你睡吧,我在这里陪你,我不会走。”他又是说着,轻轻拥抱着她。

    宋七月的手指微微动着,她想要去碰触他,抓住他,可是耳边一下又蹿过那男声来这是事实,你逃避也没有用。

    她的手无法再继续,无法去碰触,却是僵在那里

    “躺下来。”他哄劝着,扶着她躺下了。

    莫征衍也一并躺了下来,在她的身边,他的手轻轻环过她,他让她枕在自己的手臂上,这种睡姿,是全然的包围姿势,将她圈在自己的胸膛里,让她不被任何事物侵袭。

    “我在这里,你好好睡。”他低声说着,那声音竟像是有魔力。

    好似能够将人催眠,所以才会这样的安心。

    在他的轻抚中,宋七月闭上了眼睛,不知怎么回事,竟觉得这样安心,竟觉得这夏日里的冰冷也好似被驱除,在这一刻,忘记了这所有的纷乱,只是这么睡了过去。

    他的手,一直都轻拍着她,听着她的呼吸声,从一开始的急促,到后面慢慢变得的平稳平静。

    在这夜深人静里,她终于睡了过去。

    宋七月这一晚,睡的格外的沉,一觉睡下去,却是没有再做梦。

    没有爸爸,没有妈妈,没有君姨,没有宋家,没有当年的那个小女孩儿,更没有了那些在耳畔不断侵袭的声音,谁都没有,什么都没有了。

    这一晚上,竟然是宋七月这一段日子里睡的最好的一晚。

    那是一夜无梦。

    宋七月醒来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她睁开眼睛,听到了呼喊声,“少夫人,您醒了。”

    宋七月缓过神来,她瞧见了对方,是老宅里的佣人小婷。

    “少夫人,您还困吗,困的话先吃点东西再睡一会儿吧。”小婷微笑说道。

    宋七月惺忪的眼睛睁开了,又躺了一会儿才醒过神来,“小婷,现在几点了。”

    “少夫人,已经快十二点了。”小婷的话语让宋七月一惊

    怎么会十二点了她迟到了一个上午宋七月赶忙起身,“为什么不喊我起来”

    她开始匆忙的穿衣服,以飞快的速度,小婷道,“少爷说不要叫醒您,让您睡到自然醒,少爷还说,少夫人不用忙着去公司,已经请假了,什么时候醒了什么时候再去都可以”

    莫征衍是莫氏的总经理,他自然是能够主宰一个职员的请假问题,只是宋七月还是立刻就起来了,她洗漱好下楼来。

    “少夫人,中午好,午餐已经准备好了,您吃了再去公司吧。”赵管家很是称职,已经做好了准备。

    宋七月睡了这么久,也的确是饿了,都已经请假旷了一个上午的班,倒也不急着这一时间了,她来到餐厅里慢慢用餐。

    “少爷说您这几天睡的不大好,所以让我们准备了清淡可口的小菜,这几样都是少夫人您平时爱吃的。水晶蒸饺换了素馅的,是厨师新做的,您尝尝看吧。”赵管家殷勤的说着。

    宋七月动了筷子,尝了一个蒸饺,顿时觉得比起之前的还要爽口,吃着很是鲜脆,“这里放了什么”

    “鲜竹笋,云丝,百叶,还有素火腿。”赵管家回道,“里面还有一味,就是莲子仁,去了莲心的,不会苦。这还是少爷想的,少爷说了,夏天到了,天气热,所以才胃口差睡不好。”

    少爷说,少爷还说,都是少爷说

    他仿佛无处不在,在她的耳边不断的打转

    宋七月看着这盘子里的水晶蒸饺,晶莹剔透的,心中一下失神,竟是隐隐一动。忽然,又想到那莲子仁,莲子的心,莲子。

    “小少爷都好”宋七月问道。

    “都好,兰姐陪着,一会儿该午睡了。”赵管家回道。

    用过午餐,宋七月上楼看了眼孩子,她放心的前往公司。莫氏这里,正是午休时间,她没有立刻前往自己的部门,而是直上了顶层。

    “宋经理,莫总在里面。”钱珏一看见宋七月到来,她很是识趣的道。

    宋七月朝她点了个头,她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在那片透亮的阳光里面,莫征衍坐在沙发上,他正在看文件,办公室里的冷气微凉,宋七月进去的时候,感觉整个人一浸。

    原本是在专注于文案的他,抬起头来看向来人,一见是她,他放下了手里的文件,“我以为你会睡到下午,怎么就过来了。”

    宋七月在他面前入座,“醒了就过来了,你怎么不让人叫醒我。”

    “看你睡的这么沉,不舍得。”他忽然说。

    有一种人,就能够将看似平淡的话语说得带上了一层绮丽的色彩来,仿佛他是有多关心有多心疼,宋七月回道,“以后不用了,迟到请假不大好。”

    “最近你一直都做恶梦。”莫征衍又是道。

    宋七月应道,“太忙了,睡不好。”

    “在国外的时候,不习惯睡不好,怎么回来了还睡不好”他接着问,更是说道,“君姨的事情早就过了,宋家和你也没有关系了,他们没有放在心上,反倒是你放在心上。”

    “不要再去想了,忘了君姨,忘了宋家,忘了他们。”他温声说着。

    忘了如何能忘怎么能忘宋七月此时心中如石灰沸腾了翻滚着,她开了口,沉静说道,“忙完了这一阵就会好了。”

    莫征衍朝她颌首,宋七月道,“你不用吩咐赵管家他们这么做,我不需要这些”

    那些所有的事情,那些从别人口中听到的少爷说,那些是他嘱咐叮咛的一切,她不需要所有的都不需要

    “你是我的妻子。”他直接搬出这句话来,更是说道,“你不好,就是我不好。”

    本就烦闷的心突然崩塌了似的,宋七月凝眸道,“如果你想要我好,那就把孩子给我”

    “孩子一直都是你的。”他定睛看着她不疾不徐回着,“只要你还是莫家的少夫人。”

    是他设下的原点,一直兜转在这里,根本就没有给过她出路宋七月定定看了他一会儿,她开口道,“莫征衍,我不是好演员,配合不了你,你这么演戏,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又怎么了”他却是问道,那样的无辜口吻。

    近日里所有的一切都交织着,让她想要逃离,想要不顾一切的远走,宋七月在此时冷声道,“你的身边已经有了程青宁”

    “为什么还不肯放我的孩子放过我你明知道我要孩子,你却还不肯放手我愿意从你们的世界里永远消失,只要你把孩子给我你们还会有孩子有很多个把我的孩子给我我会走离开这里”

    “莫征衍,把阳阳给我,我们会离开这里”顾不上这里是哪里,是办公室又或者是其他,她早就忘记了身份,忘记了那些应该与否,宋七月朝他索要着,却更像是乞求。

    “把阳阳给我吧,把他给我”离开这里,宋七月只想离开这里

    可是她所有的呵斥叫嚣全都不管用,他不为所动,宋七月更是崩溃,她的声音更是冷凝,“我知道我都知道我退出我退出可以吗”

    就在她崩溃的情绪里,他却是一双眼眸专注的发紧,死死的盯着她,那男声悠远,“宋七月,你知道什么”

    “你爱她程青宁我知道你爱她我不想和她争什么难道我连退出都不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