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504章:握不住的沙

第504章:握不住的沙

 热门推荐:
    忽然就什么也顾不得了,那心里压抑克制的,不愿意去想不愿意再提起的情感,是他从一开始就说明的爱恋。是他从头彻尾始终如一的唯一。宋七月早就明白,那是他爱的人。

    那个叫程青宁的女子,是他当年所爱的人,却离他而去,是他在多年后仍旧不曾忘怀,始终记在内心最深处的女子

    她尝试过争取抢夺坚守这场婚姻。更甚至是变的不像自己,而原本以为是属于自己的情感,却是到头来,根本什么都不是

    是她太可笑,是她太自以为是,以为这就能够握住那幸福

    可是现在,一切都够了。这所有的一切,只希望有一个结束,不再纠缠不再争执不休

    宋七月凝眸,就在那眉宇紧蹙中,她又是喝道,“我愿意退出请你让我退出”

    就在宋七月的喝声过后,办公室里忽然静了下来,莫征衍那双眼眸愈发紧紧的看着她,那种专注,就像是平原里的苍鹰在巡视,正在找寻猎物,不肯轻易放开。一旦锁定了目标后,就不会放弃追逐不舍

    这种眸光带着无比的侵略性,更是直接的硬生生撞击而来,对峙的时候,是会让人窒息一般的压抑

    忽然。他笑了一声,“呵。”估吗投技。

    那笑声突兀的,却也是冰冷的,带了一丝嘲笑

    宋七月听见他的笑声在耳畔,他的笑容那样的嘲讽,带着一丝讽刺,是他在嘲笑自己他是这样的高高在上。在她的世界里任意妄我,却不顾她的感受

    “宋七月你又都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他又是切齿喝道,像是在质问她

    “呵,这真是可笑”他笑着说着,扬起一边的唇角,放肆的笑声回旋。

    仿佛又陷入了另一场漩涡里面,宋七月晕眩着,她亦是牙齿都在发紧作响

    “莫征衍,你觉得这很可笑吗难道别人在你眼中,都是一个玩笑吗莫征衍你又凭什么这样左右别人决定别人的自由你以为你是谁”宋七月的冷喝而起,她看着他,那一双漂亮的丹凤眼满是冷厉的冷焰。

    真是可笑,真是太可笑,在他心里面,她果真是一个玩笑不是她太高估自己,根本连玩笑都不如

    “凭什么”他的声音却是一下猛然响起,低沉的男声盖过了她,竟是这样的切齿,恨不得将她拧碎

    是他的眼眸,那眸光里带着无数的情绪,夹杂着愤怒冷凝沉闷焦灼,却在心被震撼的时候,宋七月恍惚里仿佛感受到了那一丝的无可奈何来

    无可奈何怎么会有这样的情绪

    “你说我凭什么”他一声冷喝中,一下扬手,将那文件全都丢掷到面前的茶几上

    啪

    因为动作太过用力,文件都洒开了,几份坠落而下

    宋七月听到了那声响,她回过神来,就在这里,她认清楚自己是在哪里。是一座老宅困住了她的孩子,是这座大厦将她也一并困住,是他将他们彻底的困住,她冷声道,“如果你不是莫家的大少,你以为你现在还能这样威胁我你以为你现在还能拿儿子来做威胁吗”

    此刻,他坐在面前的沙发里,宋七月认清,这里是莫氏

    他是莫氏的大少

    这权威的身份后面,是一座不可撼动的大山,她挪不开搬不动绕不过又走不出

    “如果不是莫家,你现在根本就不能没有了莫家,你又以为你是谁你什么都不是”那理智早就脱离了链条的枷锁,一片空白中她喝出了声来

    那最后一个字的尾音传了过来,这话语多么的熟悉,让莫征衍整个人都沉寂不言

    宋七月紧凝了眼眸看着他,不甘示弱的回敬,在这一场对峙中,她早已经疯狂。

    “你说的对。”就在又一阵的沉寂里,他幽幽开了口应声,竟是同意了她的话语,“如果不是莫家,我现在根本就不能,没有了莫家,我不是莫征衍,什么都不是”

    “没有这些,当年你大哥也不会让你来接近我,你们宋家也不会同意你嫁给我,而你更不会嫁给我你不要忘记,你嫁给我的目的不纯”

    “你又和我谈什么如果你说的如果,这种假设不会成立永远也不会事实就是你嫁给了我你既然选择了嫁,就要选择承受后果这就是你自己选的路”

    “你之前说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那么我现在明确的告诉你,阳阳我绝对不会给你而你现在也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放掉或者留下只有这两个”是他斩钉截铁的放话

    那话语说的绝烈更是冷厉,宋七月听的震心

    他说的没有错,一点也没有错

    放掉或者留下,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可是,可是他说的这么轻松简单明明,她没有办法

    “莫征衍你明明知道我舍不得儿子我舍不得他”宋七月近乎是无助的喊道。

    莫征衍沉眸开口,他将一切撇得一干二净,“这是你自己的问题,你的选择权在你自己手里有本事你就把我打垮从我身边把儿子抢回去没有本事,就不要在这里和我谈自由谈这些如果不可能存在的事情,更没有资格跟我谈什么你知道”

    把他打垮把儿子抢回去他以为她不想这么做吗

    他以为她真的不会吗

    “莫征衍”宋七月又是喝了一声,她握紧了拳,这样的困苦中,她无处可逃。

    “怎么是很生气”他却是问着,低声又道,“你要是不高兴,可以把这里再砸个遍。”

    将这里再砸一次

    宋七月看着他,看着这间办公室,先前已经有过一次,而现在却是不能够了因为,尽管可以毁了这里,却仍旧要不回她的孩子

    在切齿窒闷的僵持中,宋七月的手紧握住,像是在压抑自己,压抑着那翻滚的一切。

    “只要我还没有倒,你永远也休想从我身边要回儿子”是他再次让她清楚确认,将她唯一可能逃离的念头全都斩断干净

    永远有多远,这是任何一个人也无法回答的问题,宋七月一直都知道,永远两个字只是美好的许诺可是这些如果虽然不会成立,但是有些事却是真的,比如那些心动的瞬间,那些曾经有过的美好,还清楚的记忆着,所以想起的时候还能这样的心悸

    但是现在,一切都被粉碎了

    “说够了”就在她定睛中,莫征衍幽幽问道。

    宋七月怔怔坐着,他又是道,“说够了就出去,以后有事没事都不要再跟我谈孩子的抚养权我没有那么多时间”

    那目光幽幽,许是因为回忆所以才会变的有一刻的柔软,宋七月微笑着,她看着他道,“我知道了。”

    应了他一句,宋七月终于松开了手起身。

    那沙发里,莫征衍还坐在那里,看着她离去的身影。

    方才还争执不休的房间里,此刻空落落的,唯有那坠落的文件,证明了那不是凭空的一场空白。却是无法宣泄的窒闷,就好似这盛夏的烈日,笼罩在这办公室,这样炽热的照耀着。

    宋七月下楼去,电梯里边她的手还一直握着。

    回到自己的部门里,宋七月进了办公室,她坐在椅子里沉静的思考了许久,终于,她拿出手机来,拨下了那个号码,“聂勋,你之前让我做的事情,我会尽快搞定,我一定会拿到”

    “小七,你终于想通了”

    “恩,我想通了。聂勋,你说的对。”她握着手机,认真而肯定的说。

    那头应了声,亦是给了她答复,“我等你。”

    “小七,抓紧时间,越快越好。”他又是叮咛。

    挂了线后,宋七月的眼眸正色着,邵飞敲门提醒,“今天下午要去康氏。”

    “现在出发吧。”宋七月回了句。

    “上头说是你不舒服请假了,现在好了”那本是莫征衍放下来的消息,虽然看见她平安的在面前,邵飞还是问了声。

    “当然,不然你能看见我”宋七月微笑,她更是说道,“我很好,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时候”

    邵飞微微一愣,他发现她的神情,不再是沉默的凝然,而是许久不见的坚决。只是这份坚决里,却是多了一丝绝烈来,“什么灵丹妙药,药效那么快”

    宋七月笑笑,“这种药,世界上买不到。”

    “你就扯吧。”邵飞挑眉回了句。

    两人立刻出发前往康氏,走出莫氏大厦,迎面的阳光刺目,那热风吹过手指,是她已经松开的手指,这样的空落,却也仿佛是有了取舍。

    宋七月没有胡扯,那是一种药,这个世界上,哪怕是跑遍了所有的角落都不会买到。

    因为只有清楚才能明白。

    那是一种懂的。

    就像是流沙。

    曾经以为只要轻轻去握住,就不会让它流失,就以为能够拥有。可是她错了,她真的错了,彼时她还不知道,流沙终究是流沙,哪怕想尽了办法,努力的去呵护,轻轻的去捧起,可它终究是会散尽,终究会从直缝里流走干净。

    眼看着只剩下最后一捧,明知道已经留不住,那么为什么还要去握为什么还要去留恋

    既然是这样,既然这是握不住的沙

    那么她不如放手,干脆扬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