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505章:最后一步

第505章:最后一步

 热门推荐:
    这几天,莫家老宅上下都感受到了一些变化来,那是少爷和少夫人的变化。

    虽然没有人知道情况,但是先前一阵子。两人都处于紧张的相处情况。先有许阿姨被请辞,又有骆筝小姐突然被收拾行李离开,再加上早餐的时候少夫人曾经拿起餐刀捅破了少爷拿着的报纸。更由于少夫人午夜梦回时候梦魇不宁,这一切让整座老宅都好似变的不安宁了。

    那一个晚上,少夫人又是午夜惊梦,据悉少爷陪着少夫人安睡后,少夫人就没有失眠了。

    在那之后的夜里,少爷和少夫人不再分房而睡,每天夜里,少爷都会去陪伴少夫人。

    也是因此,少夫人不再惊梦。

    对于这一点,最直接感受到的非兰姐莫属。

    因为少夫人的卧室就在婴儿房的隔壁,那窗户也是连着窗户的,所以在午夜的时候,就时常会听到那突兀的惊惧声。但是在那天晚上过后,就没有过了。

    兰姐想。少爷和少夫人应该是和好了。

    傍晚等到少夫人归来。兰姐就陪着她。一起陪伴着小少爷。这边瞧着宋七月温柔的对着小少爷在笑,兰姐笑道,“少夫人,小少爷长得可快了。”

    宋七月抱着孩子,绍誉的个子又长高了不少,现在两条小腿已经很有力了,能够踮着地毯蹭着而站,对上儿子一双漆黑的眼睛,那瞳仁透亮,像是黑色宝石,他的眼睛圆润,而那眼角下方的痣,本是浅浅的一颗,此刻也好似随着他变的深了一些。

    绍誉,她的儿子,又长高了。

    宋七月微笑。“是啊,前阵子买的衣服,又不能穿了。”

    “那少夫人要是哪天空了,就再给小少爷买一些吧。回头找一天天气不那么热的时候,带着小少爷一起出去”兰姐本是兴高采烈的聊着,可是谈到这里,突然想起老宅的规矩,那是少爷定下的,没有他的准许,不准小少爷离开老宅半步

    兰姐顿时收了声,她的笑容有一丝迟缓,宋七月察觉到了。

    “让少爷一起,到时候一家三口一起出去,这几天天热,外边晒的很,小少爷金贵,怕晒伤了,这几天天气预报一直在报道,说是今年啊,没准是这些年以来最热的一年呢”兰姐又是笑着说,那话题就被她这样过了。

    宋七月只是微笑着,“十年。”

    眼中是儿子可爱的笑脸,毫不知情,这样天真的笑着,她轻声道,“听说今年夏天,是十年来最热的夏天了。”

    “是,就是这十年里最热的,以前都没有那么热过。”兰姐应声,“上一回那么热的时候,还是我小时候呢。对了,少夫人,您最近晚上睡的都还好吧”

    那一天在办公室里谈过之后,那一天晚上归来,等到午夜十二点,她就关了灯准时的睡觉,不久后他也进了卧室里,却是什么也不说,只是翻身上床,他的手环绕过她,放在了她的腰间,让她一下睁开了眼睛。

    黑暗中,宋七月对他说:如果你喜欢这间,那这里留给你。

    莫征衍却是道:你晚上睡不好,这段日子我都会陪你。

    不等宋七月再说话,莫征衍又道:你这样总是惊醒,会吓到孩子,也会吓到老宅里的人。

    先前已有一次,孩子也在午夜里被惊到哭醒,而老宅上下更是都知道最近她恶梦连连不能安睡,所以都是小心翼翼的照顾她。再不能好好安睡,更不能正常工作。宋七月沉默了一会儿,最终却也不说话了。

    他就在身旁,男声低沉:睡吧。

    一声话语,像是一声命令,让宋七月闭上了眼睛,沉沉睡了过去。

    这之后每天都是如此,而那梦魇就算到来,也会有他轻声安抚,在她还来不及惊梦的时候就平息而下。再后来,那噩梦也渐渐不再做了。所以,这几天她睡的很是安好。

    宋七月回道,“挺好的。”

    “有少爷陪着,少夫人您就安心睡吧,不管是做了什么噩梦,有什么妖魔鬼怪的,都不用怕,只管安心的睡。”兰姐又是笑道。

    宋七月笑了笑,眼中是儿子的脸庞,那一颗浅浅的痣,刻进了眼底。

    一如他眼角的泪痣。

    她始终不明白,为什么他在身边,她就能这样安好的安睡,就能不再被梦魇侵扰。或许,她真的是太孤单寂寞,所以害怕一个人的时候。那梦里太黑暗,那梦里太混沌,让她无法一个人面对。

    只是这样,就是这样了。

    宋七月终于找到一个解释,来解答心中的困惑。

    陪着儿子玩了一会儿,宋七月离开婴儿房,她走过卧室,视线却是望向了另一道门,那是书房的门。

    她走过去,握住门把手打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

    那书房的门被敲响,“少夫人”

    书房里,宋七月来开门,“赵管家”

    “少夫人,您怎么在这里”

    “来找本书。”宋七月道,“赵管家,怎么了”

    “杨梅汁凉好了,您可以喝了。”

    宋七月微笑,“我正好也渴了。”

    书房的门被她轻轻带上,没有开灯的房间里,那电脑上,黑暗里一点光亮,正在迅速的闪动着。

    “莫总,程小姐今天就会返回港城。”齐简汇报道,“何特助说,程小姐晚上想要见您,请您到公馆一趟。”

    莫征衍坐在车里,正赶往国贸大厦,他沉默颌首。车窗黑色的遮掩窗掩起,那黑色的网影遮盖了他的面容。车子飞快的掠过,在那夏日里一道黑影。

    港城炎热异常,南城这里也开始热了,莫公馆处程青宁正在收拾东西,这次回南城出差办事,待了也有一段日子,今天总算是结束,她也要返回港城去。

    行李已经都收拾好,程青宁将拉链拉上,终于停了下来。

    她走到桌子前,拿起水杯来喝。一边在房间里兜转,只怕会遗漏东西。几个房间都看过了,东西都没有差,经过那小房间的门口,她的步伐一过。却是突然,又是倒退定到那门口。

    是那房间里的窗户,那薄纱的窗帘被风轻轻吹动,是那一棵大树,婆娑里可以瞧见。

    程青宁放下了水杯,她转身往楼下而去。

    她来到了院子里,这棵香樟树近在咫尺就在面前。她走近一些,再走近一些,触摸到那树身,是那树的纹理清楚的可以触碰到。程青宁抬起头来,瞧向那香樟树,花期早已过,这一棵香樟的花朵也终于全都谢了。

    花谢了,正如他所说:树总是会开花的,花总是会谢的。

    谢了,谢了也好,反正明年还会再开的。

    “程小姐,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去机场了。”身后是步伐声,随即是何桑桑的呼喊。

    程青宁应道,“行李都已经整理好了,搬上车吧。”

    “是。”何桑桑应着,她立刻去吩咐人搬行李下来。

    一阵夏日的风吹过,吹过程青宁的头发,那发丝遮掩了视线,在这片蒙蒙绿意来,程青宁收回了视线,她转身离开后院。

    飞机的航班抵达港城的时候,不过是午后,程青宁从南城又回到了港城的莫公馆。

    “何特助,请问你有没有把我的话转告给莫总”程青宁问道。

    何桑桑道,“已经转告了,程小姐。”

    晚上的时候,莫征衍果然到来,已经是过晚餐的时间点,他赶了过来。程青宁没有回房间,她就在偏厅里边,一边处理一些文件,一边等待着他到来。听到曹管家的汇报,她抬起头来,放下了手里的工作。

    而一旁的何桑桑则是伫立着不动,就像是保镖一样。

    瞧见莫征衍到来,何桑桑呼喊,“莫总。”

    莫征衍朝她颌首,在沙发里坐下,望向了程青宁道,“还在忙”

    “也不忙,就是正好闲着,所以才拿着看看。”程青宁将文件收拾好。

    莫征衍道,“刚刚回了南城一趟,你也是累了,空了就多休息吧。最近,身体还好”

    “如果我不好,那我想何特助一定会在第一时间里告诉你。”程青宁笑道,更是夸赞,“何特助很称职尽责。”

    “这是我应该做的。”何桑桑应声。

    “何特助跟了我很多年,她办事我放心。”莫征衍淡淡一句,又是朝何桑桑道,“你先下去吧。”

    何桑桑退了去,曹管家上了茶水,莫征衍捧起茶杯喝了一口,放下杯子,他问道,“今天让我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事情,就不能让你过来坐一会儿闲聊一会儿了”程青宁反问。

    “当然能。”莫征衍低声说,“不过如果只是闲聊的话,哪一天都行,今天你才刚回来。”

    “你是担心我累到,还是急着赶回家去陪你的太太和孩子”程青宁笑着问道,莫征衍也是一笑,不应声了,这先后之间到底是因为什么,虽不曾直接回答,可仿佛总也有了答案。

    微笑之间,程青宁道,“其实我今天让你过来,是想告诉你,征衍,我要搬走了。”

    她的话语出了口,莫征衍没有愕然诧异,只是沉静坐着,“你要搬走”

    “是。”程青宁道,“我的身体好的差不多了,现在kent医生也不用每天来给我做治疗了。之前你也是不放心,所以让我再住段日子,现在我是真的已经都好了,只是还需要观察一阵子。征衍,我没事了,所以我想搬走。一直住在你这里,也是不行,我还是需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地方,这样才能够让我改造房间,你知道我没有暗房是不行的。”

    莫征衍一阵沉默,他好似在思量着什么,半晌后,他问道,“那么你又要搬到哪里去”

    “我已经找好了地方,一间公寓,挺好的。”

    “看来你已经都有了安排,只是来告诉我一声。”

    程青宁的确是之前就有定夺,早在南城的时候就定好,“总不能再让你帮我找地方搬,这样一来,又要麻烦你,我已经麻烦你很多了。”

    “只是你搬出去住,真的可以”莫征衍问道。

    他所指什么,程青宁当然是清楚,她知道他是在说李承逸,她应了声,“可以。”

    “这是我和他的事情,我想我会自己好好解决,你不要担心了,就交给我自己处理吧。”她凝眸说着,轻柔的女声里有着一抹坚决。

    听见如此,又在默然里,莫征衍缓缓道,“那就让何特助陪着你,在你身边也好有个照应。”

    “不,不用了,我的身边已经有了看护吴小姐。”程青宁拒绝了,“征衍,你就放心让我搬出去吧。”

    事情已经到了这里,话也说到了这个份上,莫征衍终于道,“那你就自己决定吧。”

    他终于应允她的搬离,程青宁定睛看着他,一瞬后道,“征衍,谢谢你。”

    “不用对我道谢。”莫征衍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搬走难道是现在”

    “今天晚上太晚了,也来不及了,等明天吧。明天早上我去公司上班,到时候会把东西也搬走。”程青宁微笑说道。

    “让何特助帮你吧。”

    “我会的。”

    “有什么需要,以后也可以告诉我。”

    “好。”

    微笑着聊了几句后,两人也是没了话,程青宁道,“时间也不早了,你也回去吧,我还要收一下东西。”

    “那就不打扰你忙了。”莫征衍应声。

    “你路上小心。”她叮咛了一声,瞧着他起身,她也是起身相送。

    等到了公馆门口,程青宁止步,庭院里边有庭灯,星光熠熠,莫征衍就要上车而去,他回头道,“不要送了。”

    “是不送了,就到这里。”程青宁笑应。

    “青宁。”他呼喊了一声。

    “什么”她问道。

    庭灯下,莫征衍道,“等这一阵子忙完,手上的项目告一段落,我有东西要给你。”

    那是什么东西程青宁凝眸看着他,她动了动唇,却是没有询问,只是应道,“好。”

    他微微一笑,上了车而去,那车子驶离了公馆。

    程青宁自从搬进莫公馆,带来的东西并没有很多,这个晚上她一个人一件一件收拾,半夜里边就收拾好了。而从南城归来的行李箱,她也没有打开过。

    第二天的时候,何桑桑也知道了她要搬走,所以等候着。

    她上楼来,“程小姐,还有什么东西需要收拾的吗。”

    程青宁环顾了下四周,“应该没有了。”

    “如果有忘记的东西,曹管家一定会发现的,到时候我再给程小姐送过去。”何桑桑回道。

    程青宁点头,“这样也行。”

    “程小姐,这些书是您的吗”何桑桑指着柜子上放着的一摞书。

    程青宁看向那里,这些书是先前在医院里的时候,莫征衍拿过来的,“不是,这是你们莫总的,就留在这里吧。”

    她说着,视线又是一转,却是看见了另一个架子上的花瓶,是那玉白的花瓶,洁白纯美的马蹄莲还静静开着,哪怕是到了这里,每天也都是一束。

    看着那素净美好的花朵,程青宁的指尖触向了那花瓣。

    却是身后,何桑桑突然道,“这个花瓶是属于少夫人的。”

    这是宋七月的花瓶,属于莫太太的花瓶。

    程青宁早就知道更是清楚,只是她的话语,更像是惊醒了她,哪怕是住在这里,哪怕对他还有不舍,可是她始终不是,她永远也不会是这里的女主人。那真正的女主人,就如同这位助理小姐所说,是属于另外一个女子的。

    程青宁的手指一顿,而后收回,“替我谢谢莫太太,她的花瓶很漂亮。”

    就在当天早上,程青宁带着自己的看护吴小姐搬离了莫公馆。

    何桑桑的任务也就此终止,她重新回到了莫氏,她来到总经办报道,“莫总,程小姐已经搬走了。”

    “桑桑,这段日子你辛苦了。”莫征衍应道。

    “莫总,不辛苦,这是我的工作。”何桑桑回道。

    于此,何桑桑又回到了莫氏总经办。台亩肝号。

    对于何桑桑的回归,邵飞注意到了,“那位何特助又出现了。”

    何桑桑宋七月记得她是被莫征衍派去莫公馆照顾程青宁,现在又回了莫氏,倒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只是也和她无关了。

    “你怎么又多了一台笔记本”邵飞问道。

    “一台工作,一台打游戏,不可以啊”

    宋七月的话语让邵飞无语,“败家”

    广泰博纳处,中午的时候,程青宁到来,“李总,抱歉,今天早上处理了一些私人事情,所以请假了。”

    “什么私人事情”

    “私事就是私事,难道还需要报告”

    “耽误了工作,只打了一通电话给谢秘书,我没有批准”

    面对李承逸的追问,程青宁道,“今天早上我在搬家,所以耽搁了。”

    “搬家”李承逸凝眸,他有些不敢置信,更是困惑狐疑。忽而又好似明白过来,他沉声道,“不住莫公馆,搬去了他的别墅”

    “李总,我没有必要再向你汇报。”程青宁收了声,不再回答他。

    李承逸紧凝看向她,他手里的笔握的这么紧,却是忽而松开,一并扬起了唇角,“你说的对,出去工作吧。”

    程青宁蹙眉,她亦没有再多说什么,起身而去。

    李承逸双手交握在眼睛前方,像是在等待一场倒数计时快些到来。

    不用太久,程青宁,我会让你看见

    莫氏的办公室里,宋七月正在使用电脑,对方发送而来一封邮件,内容是最后一步,需要确认账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