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506章:温柔的残忍

第506章:温柔的残忍

 热门推荐:
    “宋经理。”何桑桑敲门而入,宋七月抬眸瞧向她。

    “何特助,好久不见了。”她微笑道。

    何桑桑是来转交文件并且落实签名的,同在一家公司。宋七月总也会遇见何桑桑。更何况,她是总经办的人,日常是直接负责有关于莫征衍的办公事务。一旦总经办和部门有接触。她到来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以前的时候就是,现在何桑桑回归,这不又出现了。

    “好久不见。”何桑桑应声,还是一如从前的认真严肃。

    宋七月接应而过,她看过文件落下签字。

    何桑桑在办公桌前的椅子里静坐,又看着文件递回,宋七月道,“好了。”

    何桑桑接过,她却是没有立刻就走,而是停了下道,“可以聊几句吗。”

    “说吧。”

    何桑桑问了,“少夫人,绍誉小少爷都好吗。”

    她眼中的关心,宋七月瞧见了,这些日子何桑桑被派到了程青宁身边,所以都没有回去过老宅。当然也没有看见过绍誉,她应道,“都好,长高了,也长大了。你好久也没有瞧过他了。要是想见,空了去老宅,他现在都是兰姐带着。”

    “兰姐那许阿姨呢”何桑桑仿佛并不知情,所以困惑问道。

    宋七月道,“许阿姨回去了,现在由兰姐照顾。”

    何桑桑虽然不明情况,但是也没有再多问,“空了我就去看看小少爷。”

    宋七月点头,何桑桑又是道,“少夫人,您的花瓶还在公馆里放着,要帮您拿回来吗。”

    “花瓶”宋七月蹙眉。

    “就是那个白玉的花瓶,之前程小姐住院,一直放着插花的那个。”何桑桑解释着。

    宋七月想起来了,就是那一只花瓶。是她亲自去买的更是亲自去挑选的,后来被他拿走了,放在她的床边日日一束马蹄莲,她回道,“就放那里插花吧。”

    何桑桑像是要说明,她又是轻声道,“少夫人,程小姐已经不住在公馆了。”

    “是么。”她住在哪里,和她并没有关系。

    “恩,她已经不住了,治疗进行的差不多好了,所以她就搬走了。”何桑桑道,“我就回了公司。”

    怪不得何桑桑会回归,原来是这样。宋七月早先有些狐疑,只是没有询问问,现在倒是证实,“康复了就好。”

    “那花瓶要回来吗”何桑桑又问了一声。

    宋七月默然中应道,“不用了。”

    何桑桑有些愕然,宋七月微笑道,“就放公馆吧,放哪里都一样。”

    反正,不管是莫家公馆还是莫家老宅,对她而言都无所谓都是一样。

    她都这么说了,何桑桑也不再坚持,“是。”

    何桑桑再离开宋七月的办公室后,就拿着文件返回总经办,“莫总,文件已经签过字了。”

    若是以往,她放下文件就会安静退出,但是今天,何桑桑却是停了步。齐简本在一旁,瞧见她不动,他皱眉以对,更是朝她使眼色,示意她怎么还不退出。

    “还有事”莫征衍终是出声。

    “莫总,我刚刚去见过了宋经理,和她私底下聊了几句。”何桑桑道。

    “聊了什么。”

    “我问小少爷都好吗,少夫人说都好,让我空了可以去看小少爷。”何桑桑干脆直接道,“我还问少夫人,放在公馆的花瓶要拿回老宅吗,因为程小姐已经不住在公馆里了,少夫人说”

    莫征衍的目光一下停顿,“她说什么”

    “少夫人说不用了,花瓶就放公馆,放哪里都一样。”何桑桑将话语如实转述。

    莫征衍原本漠然的眼眸在听见这一句后,他骤然一凝,“她真这么说”

    “是。”何桑桑应声。

    莫征衍却是不说话了,长时间的沉默,何桑桑又是问了句,“莫总,那花瓶还要拿回老宅吗”

    “桑桑你太多话了”下一秒,莫征衍冷声喝道。

    何桑桑只能收了声,莫征衍又是喝道,“出去你们全都出去”

    何桑桑只得退了出去,齐简也是一起退出,一离开办公室,齐简将何桑桑一拽,拉到了一旁的休息室里,“你是怎么回事你越矩了”

    何桑桑哪里会不知道自己已经越了规矩,作为下属,尤其是亲信,绝对不会过问半句,但是今天何桑桑见到宋七月还是没有忍住,所以才问了,何桑桑道,“我知道但是我觉得我是该告诉少夫人一声她搬出去了,我不用再照顾那位程小姐了还有那个花瓶,本来就是属于少夫人的我不会让别人把花瓶拿走”

    其实不过是一只花瓶,拿走或者留下,没有多少关系,那不过是一件小东西,可是到了现在,却又突然变的这样的重要,这真是匪夷所思

    “桑桑”齐简喊了一声她的名字。

    “齐简,少夫人和程小姐,我只忠于少夫人”何桑桑道。

    齐简默认了,他又是道,“我们忠于少夫人,前提是她是少爷的妻子”

    他们是莫家养育的,而他们更是少爷一手挑选栽培的,何桑桑凝眸,这一点早就有共识,更是心里确定不可更改的事实,但是,但是如果一定要选,何桑桑也早就有了选择,“在我心里,少爷只有一个,少夫人也只有一个”

    齐简沉声幽幽道,“希望是这样。”

    而那办公室里,莫征衍起身抽了支烟,他独自站在落地窗前,面对盛夏酷暑的阳光,那刺目的光芒照入眼底,让他无法彻底睁开。

    花瓶就放公馆,放哪里都一样。

    哪里都一样,都一样。

    她这么说了。

    眼看着和美国龙源这边的接洽都已经顺理成章,一切事宜也已经敲定,只等最后的项目资金到账,这边由博纳负责输出,和龙源方进行全方面的交手。而也因为这次的项目是多方公司合作,所以在资金输出前夕,几家公司又进行了一次会面。

    这一次会面是在博纳办事处广泰大厦里,康子文一行,范海洋以及宋向晚一行,莫氏这里当然是宋七月,而程青宁自然是坐主位。只是李承逸并不在,程青宁微笑道,“今天本来李总也是要向诸位道谢,在本次的项目里这样负责,只是可惜,李总这几天有事要忙,所以不在公司,等下次设宴再聚再向各位道谢。”

    众人听闻,当然是没有异议,这不过都是些场面话,来来去去不过就是这些。

    程青宁又是道,“如果没有问题,资金就要开始筹备输出,各位还有疑问的话,请尽快提出。”

    作为汇誊的代表方,范海洋和宋向晚只负责技术支援,投入的资金相对而言并不大,他们自然是没有问题。

    康子文也是应声道,“我这边也没有。”

    “那么莫氏呢”程青宁望向了另一边的莫氏一行。

    邵飞随侧,宋七月放下了手里的文件,她回道,“资金会及时就位,只等程经理一句话。”

    话已经都摆明了,众人也是只等这一刻,程青宁笑道,“那好,我想没有任何问题了,接下来就资金方面,有什么的需求都会及时和诸位保持联系。今天辛苦大家了,会议就到这里。”

    会议足够简洁明了,众人散会,康氏和汇誊这边先行一步,而宋七月则是留下来,和程青宁再就资金问题进行深入的探讨。毕竟这次的合作,莫氏和博纳是主角,付出的资金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资金会分几期放出。”程青宁道。

    宋七月的手指轻触着页面,“第一期的项目资金最大,程经理,请提前通知。”

    “这个当然会。”程青宁应了,“请宋经理放心。”

    “这次的出账都是交给博纳,有程经理负责,我这边当然很放心。”宋七月回道,本次请博纳合作,在资金流转方面早有协议,由博纳作主规划。

    程青宁道,“到时候出账,宋经理还需要过目,我会再联系,辛苦了。”

    “等到资金到位,项目正式开始启动,也不枉费我们这一路辛苦付出。”宋七月微笑,女声很是恬淡。

    两人如此聊了几句,也就要结束,宋七月微笑道别,程青宁却是喊住了她,她突然的说,“宋经理,谢谢。”

    这声道谢实在是突兀,宋七月坐在椅子里不动了,转念之间在思量着,程青宁又是道,“我是该谢谢你的,kent医生是你请回国的。”

    “不用客气,治疗的费用也都是程经理自己负责,我只是举手之劳,正好朋友认识。”她说的清清楚楚,也是分的一清二白。

    “不管怎么样,也都是要感谢你。”她依旧道谢。

    “我只是在积德。”宋七月道,“佛家里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虽然没有救人,但也总是在积德。”

    可谓是点滴不漏,让程青宁的道谢也变的这么薄弱,她又是说,“程经理,恭喜你康复。”

    只见那阳光打在侧脸,程青宁道,“我已经搬出莫公馆了。”

    是解释还是怎样,都无关紧要,宋七月很是平静,“程经理是想和我说这个”

    “我是想告诉你,之前你请我搬走,我不愿意,今天我搬走,也是因为我愿意我这个人,不喜欢被人命令,更不喜欢听从谁。走或者不走,都应该由我自己做决定,而不是受人威胁逼迫”程青宁望着她肯定说道,这份傲气与生俱来,是一位家族千金骨子里透出来的血性。

    宋七月瞧见了她的傲气,倒是有一分欣赏,她缓缓一笑,“程小姐,我们之间有个共同点,我这个人,也最不喜欢被人命令,更不喜欢听从谁”

    “有共同点,没准我们还能成为朋友。”

    “没准,或许有可能。”

    两人说笑着,其实何尝不明白,她们这一生也无法和对方成为朋友,或许下辈子才会。

    程青宁道,“我要说的话都说完了,耽误了你的时间,不好意思。”

    “客气了。”宋七月微笑应声,她起身就要走。

    眼看着她走向会议室的大门,握住了那门把手的时候,程青宁又道,“还有,谢谢你的花瓶,很漂亮,马蹄莲花也很漂亮。”

    出了会议室,宋七月下楼而去,离开广泰大厦。眼前浮现起那只白玉花瓶来,还有那一束翠绿洁白的马蹄莲。光影模糊,一切都模糊,谁还会去再理会,她究竟住在哪里,谁还会再去在意,这一切的一切,全都和她无关。

    近日港城气温高达三十八度,庭院里的花草树木都好似要枯萎败坏,园人们正在为树植洒水浇灌。山庄别墅的上层,坐在那藤椅里边,白色的窗纱挂着,低头望去,就可以看见庭院里自动喷水器在喷水,还有些盆栽因为无法自动处理,园人们便在劳作着。

    那藤椅里,男人坐在其中,虽然是盛暑日,他的身上却还盖着一条薄毯子。

    后方有人进来,莫夫人带着姜姐进来了。

    莫夫人道,“外面天气热,怎么让老爷坐那里了。”

    “夫人,是老爷要坐这里的。”佣人急忙回道,只怕会挨训。

    莫盛权笑应,“是我要坐这里的。”

    莫夫人走近莫盛权,她将窗纱又放下一层,“阳光太刺眼了。”

    “药煎熬好了,凉的刚刚好,现在可以喝了。”她又是取过姜姐手里端着的药碗,递给了莫盛权。

    莫盛权喝过几口,却是有些喝不进去了,莫夫人喊道,“再喝一些吧。”

    “放着,一会儿再喝。”莫盛权已然摇手,莫夫人只得放下了药碗。

    “这几天都是高温。”莫盛权低声说,莫夫人应着,她点了头。

    “征衍,还是没有过来吗。”莫盛权问道。

    前些日子,莫盛权就要见莫征衍,可是莫征衍却是迟迟都没有出现,一直到今天。有些事情虽然没有明说,可是整个莫家究竟是怎样的处境,莫盛权又怎会不知,莫夫人虽然缄默不语,但也是心知肚明,她轻声道,“天气太热了,等天凉了一些,他就会过来了,最近他也在忙。”

    莫盛权瞧着庭院森森,他幽幽道,“现在这个家,也不是我做主了。”

    “老爷,你别多想。”莫夫人宽慰道。

    “其实你都知道,只是不说。”莫盛权回道,“本来那些个事情,都是该我来处理,现在都交给他了,也难为了他。”

    莫夫人只是轻声道,“老爷,你就好好养身体,公司的事情就交给征衍吧,他是长子,是该交给他的。”

    “公司交给他,我放心,只是他自己,就怕他不撞南墙不回头。”

    莫夫人本就忧心忡忡,此刻更是揪心,“老爷”

    莫盛权唤道,“你去让崇重走一趟吧。”

    “我知道了,老爷。”莫夫人应了。

    午后,莫氏大厦处来了一位拜访者,中年男人在抵达后,立刻由特助齐简接待,迎上了总经办。等到莫征衍归来,他推门而入,就看见了等候已久的长者,对方起身,“征衍少爷”

    “崇叔。”莫征衍瞧见了他,很是尊敬的呼喊,“您怎么来了,快坐。”

    崇叔和他双双坐下,他回道,“征衍少爷,我这次来,是受董事长的吩咐,请您去山庄一趟,董事长想见您。”

    “我已经告诉过母亲了,她也一定对父亲说过,最近公司事情多,所以去不了。”莫征衍回道。

    “征衍少爷,我来一趟,是一定要请您回去的,不然董事长那里也不好有交待。”崇叔道。

    崇叔早就退出商业圈,不再处理事务,也不再是莫父的亲信下属,今日能让他出山办事,绝非小觑。只是莫征衍这边,却也是稳如泰山不动,他微笑道,“崇叔,您今天就算是来了,事情也不一定能办成。”

    崇叔听闻,对上他的眼眸,心中一凛,“这就要看少爷您了。”

    良久,在沉默中莫征衍道,“记得小时候是您亲自教我练武射击,一直没有机会感谢您,今天您来一趟,我总不能让您白跑,好,我现在就去。不过,没有下次了。”

    “谢谢少爷,您请。”崇叔应道。

    立刻的,莫征衍和崇叔一道而下,离开莫氏往郊外山庄赶过去。

    这一天赶到山庄的时候,天色也黑了,瞧见莫征衍到来,莫夫人和姜姐都是很高兴却也担忧。莫征衍直接上楼去见莫父,崇叔则是留在大厅里陪同莫夫人。没有人知道,他们在楼上到底聊了什么,只是这一聊,却也聊了很久,可也并非真的很久,过了大概一会儿就下来了。

    莫征衍临走的时候,对着莫夫人道,“母亲,我先走了,父亲就由您照顾了。”

    “崇叔,劳烦你了。”他又是朝崇叔一笑,而后离去。

    “征衍,吃过饭再走吧”莫夫人喊道,莫征衍拒绝了,“不了,还要回去,天黑了。”

    他应了声带人离开山庄,莫夫人则是急忙往楼上的房间而去。只见那卧室里,莫盛权坐在椅子里,他神色沉沉,莫夫人上前询问,“老爷,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莫父的神色的确是不好,他叹息,眸光晃动着,喃喃说道,“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不撞不回头”

    车子开出山庄,往城区赶回去。台在系血。

    一路上寂静,高速路绵延,车内莫征衍安然坐着,耳畔却是响起那一声沉悠的话语:有些事情,你现在不做,是想着以后没有机会,但是有些话,你现在要是不说,以后也许会后悔。

    炎热的夜里,房间里打着冷气,倒是凉爽,电脑屏幕开启着,邮件发送而来:确认好了没有

    她回过去:已经确认了一个。

    那邮件又发送而来:还有一个什么时候能确认

    键盘敲打着:尽快。

    退出邮箱,她打开密令本,看着那账号,首行单独的一个,次行上一串账户,她的视线定格在其中。那鼠标滑动,在其中一个账户上,标注上红色的下划线。

    七月的中旬,大暑将至。这是七月的第三周,宋七月一整天都没有出过门,她在公司里忙碌着,像是平时的每一天一样。笔记本亮着屏幕,那邮件又是发送而来,一封接着一封。

    已经确认了没有

    时间不多了。

    小七,回信。

    对着那屏幕,宋七月发怔良久后,这才发送而去:晚上见。

    老地方等你。

    宋七月合上笔记本,她收拾东西,瞧着下班时间准点,她就要离去。邵飞敲门而入,“没什么事情了,我可以走了”

    “下班吧。”宋七月正在整理文件,她轻声回道。

    邵飞不经意间侧目,却见她神情凝重,他不禁开口笑道,“你这是什么表情,像是上战场一样。”

    宋七月一凝,望向了柜镜,果然是一张沉重的脸庞。

    邵飞却又是道,“不过你这战场上的好像不是很甘愿。”

    不甘愿吗宋七月连自己都没有发现,更是不清楚。

    “该不会是赶着回家和你家那位战斗”邵飞紧接着问。

    宋七月回眸笑道,“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开会的时候电话响了两通。”

    邵飞不应了。

    两人各自收起东西,就要离去。他们一起而出,走过回廊,却是这边,也有人到来,那人的出现,不需要一言一语,顷刻间惹人注目。

    “莫总”部门里的同事纷纷起身呼喊。

    “莫总。”邵飞也是呼喊。

    宋七月的步伐停住,那过道不太长,他在那一头,而她在这一头。

    周遭的职员们都在注目中,他一边微笑面对着众人,一边却是朝她走近。

    眼见如此,宋七月也朝他走了过去,过道两端,他们慢慢走近,他近在尺咫,她步伐一停,“莫总,突然过来了,是有什么事情吗办公室里坐吧。”

    他会到来除了公事不会有其他,宋七月当下侧过身来就要折返而回。

    可是他却道,“不是公事。”

    她着实未明,有些发怔,周遭的目光更是窃窃。

    他微笑开,朝着她道,“我来接你。”

    他来接她

    当着众人的面,他居然说来接她

    可是为什么要来宋七月更是莫名,甚至是被他搞的糊涂了。

    “大家都下班吧。”忽然,他又是对着众人微笑一句。

    宋七月刚刚回过神来,他的手轻轻扶过了她,却是顺势往下,在未曾反应的时候,直接握住她的手,带着她而出

    众人就看见,莫总牵着宋经理的手一起走了。

    身后,众人更是诧异无比,面面相觑间已经有了无数的好奇,终于有人喊道,“邵秘书,宋经理和莫总是什么关系啊”

    “他们该不会是在谈恋爱吧”又有人问道。

    邵飞也处于震惊中,还望着他们离去的方向,他回道,“你们想知道自己去问莫总”

    谁有这样的胆子,敢去问莫总

    宋七月就这么被他带着下楼,而后上了车去,他亲自开车,她坐在了副驾驶位,没有齐简,没有司机,他是要带她去哪里

    “你要带我去哪里”宋七月问道。

    莫征衍开车,他侧目瞧了她一眼道,“当然是来接你回家。”

    “我还有事。”

    “没有什么事比现在更重要,先跟我回家。”

    他执着的说着,宋七月蹙眉中,也是没了声。只坐在他的车里,往莫家老宅而去。

    傍晚的老宅却是这样的安静,这真是让人感到奇怪,除了园人在守门,宅子里瞧不见人影。但是那一路的树,却是葱绿着,在这盛夏里有着这样苍劲的颜色。

    车子在老宅前停了下来,莫征衍下了车来,他为她开车门。

    宋七月的眉头一直蹙着,她根本不知道他现在这么做的原因,到底是为了什么,他的手又是拉过她的手,“跟我来。”

    他已经将她带出了车,往老宅的别墅走入。

    宋七月一路进去,宅子里原本应该是立刻有人而出迎接,可是今天不见那些等候的佣人,就连赵管家也是不见。可是那大厅里,却瞧见了无数的鲜花,摆满了一整个大厅的鲜花,那样的姹紫嫣红,缤纷绚烂,那些花朵缭乱的映入眼中,宋七月一时间看不清到底是什么花朵。

    突然,大厅里的光一下都灭了,那窗帘也不知怎么回事,全都掩上了

    一片黑暗中,宋七月看不清前方,却是又在刹那间,咔擦一声中,亮起了一束火光来。

    那是他拿火柴盒点燃了一支蜡烛来。

    红色的蜡烛,在他的手中,他的面容在烛光里隐约着。他从那花朵堆积的花丛里,推出了一架象牙白的小车来,只瞧见蜡烛被一一点燃,是那大厅的中央,她终于看清楚了。

    那是,那是纯白的蛋糕,被点燃了蜡烛。

    没有几层的豪华,只是一只简单的蛋糕,那蜡烛上赫然是两个数字。

    那是“2”和“7”

    “明天就是你的生日了,但是明天我不在港城,不能陪着你过,所以就提前过了。”他将手里的蜡烛吹灭,站在那蛋糕的后方,对着她说。

    看着那烛光上的数字,宋七月不明所以,她甚至搞不清到底是怎样

    这是她二十七岁的生日

    没有错,的确是二十七岁了

    “我说过,今年要陪你过,你还记得吗。”他低声幽幽说着,将记忆硬生生掀开。

    不知怎的,宋七月突然觉得心中一刺,是他的记忆力太好,说着温柔的话语,却又这样残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