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结局篇第576章:他一直在等

结局篇第576章:他一直在等

 热门推荐:
    “不过港城这里还是变了些东西,比如说花园里的蔷薇,以前是没有的,现在先生每个星期空了就会过来。和小少爷一起亲自打点。”曹管家又是道,“您以前在的时候,不是说院子里太空了吗”

    曹管家这么说着,宋七月握着茶杯的手一定,她也曾经和曹管家抱怨过花园太单调的事情,然而此刻这所有的一切,突然变成沉重的枷锁来。

    “现在不空了吧。”曹管家微笑询问,宋七月缓缓扬起嘴角,也只是回了个笑容。

    “在聊什么。”后方处,莫征衍的声音响起,他已经接过电话折回。

    宋七月抬眸望去,见到他走近。

    曹管家侧过身来瞧向他。“先生,和小姐在聊这里的陈设都没有变。宋小姐说。东西旧了该换新的。”

    曹管家的话点到为止,也没有再说太多,他又是道,“我去准备晚餐。”说罢,他微笑着退走。

    莫征衍走到椅子里坐下,径自倒了杯茶,他忽然低声问,“他得罪了你”

    她不明的看向他,莫征衍道,“楚笑信。”

    “他去向你打小报告”宋七月笑问,“这还真不像是楚总的作风。”

    “纸张厚度你都能摸出来。他只是对这一点感到惊奇。”莫征衍道。

    “只能说我的手比较敏锐。”

    “是么。”他笑问,“你这么找茬,该不会是因为当年他暗恋我。”

    那还真是当年的戏言。谁会去当真宋七月道,“据我所知,楚总性取向正常。”

    “你又是从哪里知道的”莫征衍问道,“以前每次出去,他可都是光棍。”

    “有些事情瞒不住,楚总在圈内也是花花大少一名,不过是隐性的。”

    “你这么注意他的动向,该不会现在你是暗恋他。”他的逻辑思维简直跳跃的离谱。

    “圈内人都知道,我根本不需要注意。”

    “圈内人只说他花名在外,公众场合需要应酬,在所难免。但是私底下你又见过他和哪个女人走在一起了”他是在指当年外出聚会的时候,每一次楚笑信都是独自到来。

    “没见过不代表没有,有些事情,只有自己知道。”宋七月笑容悄然冷了,她更是拒绝再谈论,“不过这也是楚总的私事,我也不方便多谈,这样不大好。”

    莫征衍也不继续谈楚笑信,品了口香茶,他慵懒的声音再度响起,“你刚才说觉得这里的东西旧了,都该换”

    此时,两人坐在这房间里,曾经这里是两人的天地,偌大的房间,本是放松的自我空间,但是现在却也像是谈判场一样。

    “我是这么说了。”宋七月回道。

    “你以前可不是这样,东西旧了还不舍得扔。”莫征衍望着她道。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那些旧的东西,可以送给需要的人,反正这座公馆里的东西,对普通人来说,都很奢侈。”宋七月说的可是实话,即便是陈旧了,但是价格摆在那里,也还没有损坏。

    “你这么急着让我换新的做什么”莫征衍反问。

    “你要是不想换,也没有什么,我只是随口这么一说。”

    “你是怕吧。”他突然一句,像是投入湖心的石子。

    宋七月抬眸,“我有什么好怕的。”

    他幽幽说,“这张桌子,这把椅子,以前你坐在这里喝茶看书。那把躺椅,冬天的时候你最喜欢躺在那里,毛毯都要裹在身上,躺一天都不肯起来。还有那里的书橱,放满了你拿回来的工艺品”

    所有房间里的一切,他一一列举,像是一幅一幅画面翻篇到宋七月的面前,他还在说,“回廊里的画是你重新让人编排布置过的。”

    从房间说到了回廊,又从回廊说到了整个客厅。

    最后,他的视线一定,“还有那间卧室,那张床,以前我们可是天天睡在这里,做过许多事情。”

    他含沙射影,将话语染了绯色,宋七月凝了眼眸,她笑道,“就算是这样,那又怎么样,我又有什么好怕的。”

    “你当然怕。”莫征衍应声,“你怕看见了这些,就想到过去。想到过去每一天,你是怎么和我在一起。想到从前的自己,是多么的天真多么的傻,而你对我的恨,就会越来越多,你就记得越深刻。”

    “你恨我的同时,发现自己竟然还会有点留恋,其实你怀念,你还在想着我。”他像是步步紧逼的士兵,要将人逼入到那峡谷里不得进退,除非她缴械投降,否则不肯作罢,他直视着她的眼睛说,“你一直都想着我”

    “我可不知道,堂堂莫家的大少,原来有妄想症,难道说这两年来,你去进修了心理学,所以才会这么神经质,去妄想一些根本就没有的事情,却还要偏执的将这些定义都灌输在对方身上。”宋七月笑着回他。

    下一秒,她的反攻开始,“你可不是一次两次去提这些从前,非要我去承认我一直都想着你,我没有忘记过你,你的目的呢”

    “是想趁机顺便嘲讽奚落耻笑,还是在语言上赢得一些胜利,就高兴舒服了如果是这样,那么我想说,莫总,莫大少,你还真不是一般的幼稚。”宋七月冷傲的回敬于他,一番话同样犀利锋芒。

    却是突然静了下来,茶香四散着,袅袅飘起,宋七月凝重的目光突然一紧,只因为看见他的微笑,那笑容好似怅然好似空茫,竟读到了一丝悲伤的情绪来,可是这怎么可能

    他微微笑着,望着她说,“我没有这么想过,也没有想赢过你。只是想告诉你,这里都没变,还和以前一样。”

    在一瞬的凝视里,宋七月幡然一醒,她回道,“我有看见,这座莫公馆一点也没有变,还是莫家的产业。”

    没有改变的公馆,没有改变的一切,没有改变的他们,对立的身份,也没有改变。

    “妈妈可以帮我拿毛巾吗”孩子喊了起来,宋七月起身走向了浴室。

    绍誉洗过澡换上了干净的衣服,整个人也清爽了,宋七月也洗了把脸,整理了下自己。

    这边晚餐时间到了,曹管家准备了一桌子的菜,盛情难却再加上儿子的相邀,宋七月没有走,留在了公馆用餐。用餐的时候,曹管家一直在旁伺候着,他问道,“小姐,这些菜都是您爱吃的,您看看是不是还想吃什么,可以现做。”

    宋七月一瞧,果然是她往日爱吃的那几道,连曹管家都还记得。

    “管家伯伯,你怎么知道妈妈爱吃什么”绍誉好奇问道。

    曹管家道,“因为小姐以前住在这里。”

    “妈妈以前住在这里吗”孩子更是好奇了,宋七月点了头,绍誉又道,“什么时候呢”

    “你还是小婴儿的时候。”宋七月回了句,她笑道,“好了,我们吃饭吧。”

    绍誉还有满满的问题没有来得及问,他不再急着询问,赶忙先吃饭。在这餐桌上,三人一起就餐,曹管家在旁看着,一刹那只以为是回到了从前,那时候先生和少夫人还住在这里,小少爷还小,推着婴儿车坐在一旁。只是这么一下子,小少爷长大了而已。

    曹管家再看向先生,只见莫征衍默默用餐,但是一贯食量不大的他,今天却是吃的格外缓慢,胃口也不错。

    用过了晚餐,绍誉又是开始发问了,“妈妈,我还是小婴儿的时候,你就住在这里,那是住在哪个房间呢”

    “就是刚刚你洗澡的房间。”

    “这里喔,每次我和爸爸回来,有时候我们也会在这里住,爸爸都是睡那个房间的。”孩子道,“那妈妈你现在为什么不住这里呢”

    “因为妈妈工作好忙,住的酒店离公司比较近。”宋七月微笑回道。

    “那周末不上班的时候,为什么不住这里呢”孩子又是问,一个问题接着一个,让人措手不及。

    “因为”宋七月思量着,却是找不到适合的原因。

    反而是莫征衍开了口,“因为妈妈有时候还要加班,不加班的时候也太累了,就想睡觉,所以就不方便过来。”

    “喔。”孩子懂了,他说道,“那妈妈什么时候放假了,不上班了,来这里住好不好”

    宋七月只能不作声,轻轻点了个头。绍誉随即笑了,看着孩子的笑脸,她只觉得心有不安,像是欺骗了一样。她转移了话题,微笑问道,“绍誉,我们来看看送给老师的花都扎好了没有”

    将花园里都修剪好的花全都取出,陪着绍誉一起,将花朵一支一支叠加收好,用缎带扎好成一束。两位老师都是小小的一束,而另外一束却是有十朵那么多,捧了一大束的花。

    “这么一大束花都是送给茹老师吗”宋七月问道。

    “对啊”绍誉点头,“老师看见了会高兴吗”

    “会。”宋七月笑着道,莫征衍则是在旁道,“女人收了花都会高兴。”

    “为什么”绍誉问了,莫征衍道,“因为女人就是喜欢花。”

    “好吧。”孩子也不明白原因,总之是接受了。

    这边将花束都整理好,时间也有些晚了,宋七月也是要回去,“绍誉,妈妈该回去了,你也该回家睡觉了。”

    “顺路送你吧。”莫征衍如此道。

    今天是打车过来的,也没有开车,宋七月任凭他开车相送。等到了酒店的路边,宋七月就要下车,孩子却是追下车喊她,“妈妈”

    宋七月一转身,看见儿子双手背在身后走过来,她正是好奇,只见他将手拿出,是一朵蔷薇放在眼前,“送给你”

    那是一朵深红色蔷薇,绽放在眼前,宋七月接过,绍誉笑着说,“这朵最最好看的送给妈妈”

    宋七月亲了亲儿子的脸庞,“妈妈很喜欢。”

    回了酒店,宋七月找来一只玻璃杯,将花枝修短了一些,放在那杯子里。看着那深红色蔷薇,突然让宋七月想到从前瞧见的那朵蔷薇来,不是在玻璃杯里,而是在花瓶里。

    那一支蔷薇,让宋七月想到那人的话语来,是他的那一声誓言一般的告白。

    宋七月立刻起身,像是要躲过那回忆,她取了支烟,静静抽了起来。

    莫宅处,绍誉的归来,自然是让安静的宅子里热闹起来。众人都看见了小家伙捧回家的花朵,惹来众人诧异,莫夫人问道,“绍誉,怎么有这么多的花呢”

    “因为是教师节,我想送花给老师。”孩子回答。

    原来是这样,众人都明白过来,莫征衍道,“绍誉,不早了,玩一会儿就该睡觉了,九点钟爸爸会来检查。”

    “好。”孩子应声,还留在厅里边和莫夫人说话。

    “今天和妈妈出去都做了什么呢”莫夫人又是问道。

    “妈妈带我去练琴了,后来我就去了妈妈住的酒店,我们有一起吃饭哦,下午睡醒以后,妈妈就带我去了花店。”孩子记得特别清楚。

    “花店”

    “本来是要去花店买花的,可是我觉得没有公馆里的花那么好看。”

    “所以你就带妈妈去了公馆”莫夫人又是一惊。

    “对啊,妈妈说想去看,我就带妈妈去了。”绍誉笑着说,“奶奶,原来妈妈也喜欢蔷薇花,和我还有爸爸都一样喜欢”

    此刻蔷薇花映入莫夫人的眼中,骤然之间仿佛突然明白,为什么这几年莫征衍会突然执迷于种植蔷薇,为什么这几年来别处的公馆都翻了新,但是唯独港城的公馆,却还维持着同样的面貌,哪怕是陈旧了,却也不肯改变。

    一刹那,全部都好像理了清楚,莫夫人望着孩子的笑脸,她更是足以断定。

    “姜姐。”莫夫人喊了一声。

    “是。”姜姐在旁聆听,莫夫人道,“替我约她出来吧。”

    “嘟嘟”酒店话机响起了铃声,宋七月前去接听,那头是前台的小姐汇报,“您好,宋女士,这边有一通电话,来自一位姓莫的女士,请问您是否要接入。”

    莫女士

    宋七月一下就想到了莫夫人,她回道,“请帮我接进来吧。”

    立刻的,那通电话就接入了,那头却不是莫夫人,而是姜姐,姜姐道,“少夫人,我是姜姐。”

    “姜姐。”宋七月应了。

    “夫人想约您见一面,不知道您什么时候有空。”她一下道明来意,宋七月也没有回绝,“我今天就有空。”

    午后的御茶园茶楼,这一次却是宋七月早到了。相比起从前,第一次在这里和莫夫人见面,是莫夫人早到,而后下一次见面,同样也是莫夫人先到。今日,宋七月早早就来了。

    莫夫人抵达的时候,宋七月正在冥想静坐。

    那屏风后面,莫夫人带着姜姐的身影闪入,宋七月睁开了眼睛。随后,莫夫人坐下了,姜姐则是退到了屏风外去。这屋里的侍茶师又是沏上一壶茶,一整套的过程完整流畅,两人静静坐着,一句话也不说。

    宋七月看着莫夫人,这位高贵优雅的夫人还是如往昔,只是岁月让她的眼角平添了几道皱纹。

    莫夫人也看着宋七月,她静静在面前,比起从前来更是端庄稳重,只是这份沉稳里,却是好像少了一些什么。

    茶终于沏好,侍茶师鞠躬离席,包厢里两人面对面跪膝而坐。两人同时拿起茶杯来,一致的品尝动作,以示对茶道的尊崇,没有丝毫的差异点,如此的一致。待放下了茶杯,才四目相对开了口。

    “我来晚了。”莫夫人道。

    “没有,是我来早了。”宋七月回道,“周末没有什么事,所以就早到了。”

    莫夫人注视着她道,“两年多不见,你的样子一点也没有变。”

    “您才是,还和从前一样。”宋七月回道。

    这样的谈话生疏到了像是一问一答的沟通,气愤如此的凝重,他们两人的身份又何尝不尴尬,想起宋七月和莫家的关系来,莫夫人也是有些不知如何开口,可是宋七月却是又道,“这两年,我不在,多亏了您照顾绍誉,谢谢您。”

    她的突然道谢让莫夫人愕然,她当真是没有预备,以为会是怎样的剑拔弩张,但是谁料她一声谢谢,反倒是让莫夫人心中幽静一片。

    莫夫人道,“我也没有做什么。”

    “回港城的之前,心里就在想,绍誉会是怎么样了,是瘦是胖,又有多高。但是我一直相信,您会好好照顾他,从来没有担心过。回了港城后,看见了绍誉,我更加证实了我自己的想法。”宋七月轻声说着,提起了归来后所见所感受到的一切。

    “之前我去过绍誉的学校,看到您每天来接他放学,还带他去小公园里玩。我知道,您是真的疼他。谢谢您每天都陪伴着他,悉心的照顾,也谢谢您教他学习钢琴,亲自选了学校给绍誉。”

    “绍誉也有告诉我很多关于您的事情,谢谢您,如果不是您在他身边,他不会这么有礼貌这么懂事,也不会这么听话这么乖巧。”宋七月想起儿子提起莫夫人的时候,每一次口中的“奶奶说”,都让她记忆犹新。

    这一切的一切,宋七月无法用语言来诉说,所以她只能道,“谢谢您。”状女丽划。

    女人之间有一点是互通的,特别是已经生子的女人,那种母爱,是没有国界没有罪过可言,是全然的理解和明白,所以这一刻,宋七月和莫夫人之间虽然没有说明,却是心中明了。

    莫夫人听着她的道谢,看着她平静安然的脸庞,感到了欣慰,也有一些动容来,“绍誉是我的孙子,也是我的孩子,你不用跟我道谢。”

    “而且,有些事情,可能是你不知道的。”莫夫人又是说。

    宋七月眸光里有几分困惑,莫夫人接着道,“我是会去学校接绍誉放学,但是前提是征衍他没有空的时候。只要他有时间,他都会亲自去,甚至是带着孩子去公司。”

    “绍誉会弹钢琴,也是偶然的情况。那一天,他难得弹了钢琴,绍誉刚刚会走路,忽然就站起来走到了他的身边。从那时候起,他就带着绍誉一起学钢琴。直到绍誉大了些,又请了钢琴老师,每周带他去学琴。”

    “我问他,为什么不请私教来家里,毕竟莫家不是没有钱。可是他说,希望绍誉能够多接触外边的世界,所以就去了艺术学校。因为他的坚持,所以我就去选了学校。”

    莫夫人缓缓将那从前的往事道出,宋七月的秀眉微微一蹙,莫夫人又是道,“至于现在上的幼儿园,我一开始并不同意。”

    “我希望绍誉能上国际幼儿园,更加安全,也更加可靠,师资力量也会更加优越。但是他说,不需要那些名校,只想让绍誉在正常的氛围里成长。春田幼儿园,是他亲自选定的。”

    “不过现在看来,他的选择是对的。”莫夫人微笑着说,“这所幼儿园虽然不大,也不是什么名校,但是老师都很好,绍誉在学校一直都很开心。有时候我也会想,自己的观念是不是错了,或许简单一些对孩子而言才是更好。”

    宋七月聆听着,她沉默了。

    “其实你这次回来,我确实很意外,你当年走了,我以为你这辈子也不会再回来了。”莫夫人的声音又是轻轻响起,带入到那个黑暗的日子里边,“毕竟你当年,连孩子也不要了。”

    “可是我知道,我也明白,人到了那个时候,有太多的不得已和太多的不能自己,有时候不是自己怎么想就能决定,太多的选择都是各种因素而导致。不管一切究竟谁错谁对,我想你当时放弃绍誉,一定不是心里真的这么想。”莫夫人的声音,让时间都被凝固了。

    “这两年里,我也有想过,你会不会回来。第一年的时候,希望大一些,第二年的时候就没那么想了,第三年就好像不会再想了。”

    “我想你是不会再回来了,所有人都这么说,你不会再回来了。”

    分明都没有风,宋七月的眼眶却是感到到了那涩意,此刻她多么想要一个避风港,可以让回忆避避风。

    莫夫人却道,“但是,他一直在等。”

    宋七月望着莫夫人,她说,“他一直在等你,等你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