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结局篇第584章:真想见的人

结局篇第584章:真想见的人

 热门推荐:
    面对众人质疑的眸光,莫征衍只能选择沉默,这边一行人也是瞧清了状况,也是退回去客厅里边散了。楚笑信的步伐慢了一拍,他望着从回廊那头走来的莫征衍。脸上都是笑意,待他走近,更是叹息道,“来做客,这么着急是不大好。”

    莫征衍低声道,“我什么也没有做。”

    楚笑信瞧了他一眼,那眼神是“谁信你”,让莫征衍蹙眉。

    就这么含冤莫白中,一行人全都折回了客厅。

    客厅连着餐厅,那餐厅的餐桌上,已经摆满了菜肴,碗筷也已经摆好了。是姗姗和绍誉两姐弟一起合力劳作的成果。

    一桌子的丰盛菜肴上齐了,绍誉笑道,“好多菜喔”

    “那我们快点开吃吧。”姗姗笑道。骆筝也是呼喊,“大家都上桌吧。”

    众人依次坐下,这边苏楠和萧墨白坐在一起,莫柏尧和楚笑信两人随意坐了位置,绍誉则是坐在宋七月和莫征衍中间,另一边骆筝和姗姗一起,姗姗的旁边一个位置。只剩下一个人还没有入席。

    “斯年叔叔,你快来坐呀。”姗姗又是喊,莫斯年上前来了。

    骆筝见到莫斯年入座,她看向对面的绍誉一家三口,又是瞧向姗姗和莫斯年,登时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升起。

    苏楠却是十分高兴,这样坐在一张桌子上,已经那么长时间没有过。

    “这条鱼好好吃,绍誉。”

    “我觉得这个好吃。”

    孩子们评价起菜肴来,宋七月注意到平常的时候用餐,儿子可是没有那么多话的,总是安静的吃饭,规规矩矩不会吵闹。只是一遇上姗姗。绍誉更是活泼了很多。看来两姐弟的关系,真是比想象中更要好。

    立刻的,又上来了一道菜,是煮过的鲜虾,满满的一大锅。那盖子一打开,扑鼻而来的香气,散的到处都是。九月正是吃虾的季节,也是时令的吃食。自然是让人食指大动。

    一行人都开始开动,苏楠更是吃了一个又一个,萧墨白见她有些来不及,干脆来助她一臂之力。

    骆筝笑道,“萧墨白,你是苏楠的第三只手吗”

    “妈妈,是四只手啦。”姗姗补充。

    绍誉困惑了,“姑姑为什么有四只手”

    众人又是笑,萧墨白被调侃了,他倒是不急不忙的,反而是苏楠,蘸了醋的虾子一下咽了下去,顿时说不出话来。萧墨白去轻拍的背,苏楠这才开得了口,“绍誉,姑姑只有两只手。”

    “那另外两只呢姑父的手到姑姑身上去了吗”绍誉问道。

    “是楠姨的手不够,所以就让姨父帮忙。”姗姗回道。

    “可是自己的事情不是要自己做吗”绍誉自小的教导就是这样,吃饭之类的,早早都是独立完成。

    “因为姨父很疼楠姨。”姗姗毕竟是九岁了,所以还是已经懂得,“绍誉,你不觉得吗”

    “喔,我也觉得。”绍誉道,“姑父是很疼姑姑的,上次姑姑带我去玩,在房间里姑姑大喊起来,姑父压在姑姑身上,可是姑父说他在疼姑姑,姑姑也这么说。”

    “绍誉”苏楠都无颜以对了,孩子怎么什么话都往外边说,害她都不知道要怎么自处。

    桌上一行人,更时兴味盎然的看向了他们,宋七月更是意味深长的揶揄一句,“萧墨白,你还真是疼苏楠啊。”

    啊苏楠在心中呐喊,她怨念的看向萧墨白:都是你,让你别乱来

    萧墨白只能安抚,“楠儿,吃虾。”

    众人都是笑着,莫斯年只是在一旁默默的动着手剥虾。等到姗姗低头,只见面前的小碗里已经有了好几只完整的虾仁来,“谢谢斯年叔叔”

    “吃吧。”莫斯年轻声唤道。

    骆筝瞧了一眼,她心中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迟疑,却是来不及再理清思绪,扭头一瞧绍誉,她开了口,“绍誉,不吃虾吗”

    “恩。”孩子点头。

    “绍誉又嫌麻烦了,他不喜欢剥虾壳。”姗姗说明。

    在座的有几人都是知道的,绍誉不爱动手剥虾壳,虽然是孩子,但是也已经嫌弃吃虾太过麻烦。

    “妈妈来给你剥虾壳吧。”宋七月开口道。

    “七月,你这指甲那么长,小心折断了。”骆筝提醒,众人一瞧她的指甲,果然是白净又长。

    就在此刻,莫征衍已经卷起了袖子,“我来。”

    他慢条斯理的动作,将虾取过,又是剥下。莫征衍素来做什么事情都是缓慢有致,这一刻也是不例外。一只虾剥去,外边的壳还连着,里面的虾肉也是剔透。

    “爸爸剥起来好快。”绍誉称赞,莫征衍迅速的剥了一碗。

    那碗虾肉就放到了绍誉的面前,孩子握着筷子就开始吃,这是爸爸为他剥的虾肉。

    宋七月见莫征衍已经在剥,她也没有和他再争抢。

    “舅妈,你不吃虾吗”姗姗见宋七月不动鲜虾,她好奇问道,“是不喜欢吃虾吗”

    “不是。”宋七月回了一声,“只是”只是后面的话,她倒是不好意思说了。

    因为,其实她也

    “舅妈她也嫌剥虾麻烦。”骆筝接了话,回答了女儿。

    骆筝为何会知道,那也是偶然的时候。那一次莫征衍带着绍誉来英国游玩,当时姨婆还在,也是煮了鲜虾,但是绍誉不肯学习剥虾壳,小家伙当时就觉得麻烦了。私底下的时候,骆筝谈起绍誉这一点,还笑话过他不知道绍誉这是像谁。

    彼时,莫征衍忽然轻声说了句:她也不喜欢。

    那是在宋七月离开一年后,莫征衍第一次提起。只是这么一句,就悄然而过。

    骆筝诧异于当时他的提及,但是更是察觉到,有些事情,想要忘记太难,有些人,不谈起,但是并不代表放下。

    “那就让爸爸剥吧。”姗姗明白了,她笑着道,“反正爸爸剥起来好快。”

    姗姗正说着,宋七月的面前也放下了一碗虾肉,那是莫征衍递过来的,他刚刚剥好的一碗。

    姗姗喊道,“舅妈你快尝尝看,这个虾好好吃的,是吧,绍誉”

    “恩”绍誉已经专注的吃虾,好不容易应了一声。又是扭头去瞧母亲,见她还没有动,孩子直接夹起她面前的虾肉来,放到了她的嘴边,“妈妈,你吃。”

    儿子给她喂食,那虾肉都放到了嘴边,宋七月无法拒绝儿子的爱心之举,她张口咬下。果然是鲜虾的鲜嫩多汁,一下融化在口中。

    “舅妈,好吃吗”姗姗问道。

    宋七月点头,“恩,很好吃。”

    又是话音刚落,又是一碗虾肉放在了宋七月的面前,是莫征衍递来的。

    苏楠喊了起来,“大哥,你也剥太快了吧,留着点吧,我跟不上你的速度。”木刚池才。

    “姑姑,你不是有四只手吗,为什么跟不上。”绍誉发问,众人又是哄笑。

    午餐里边原本是好好的用餐,这突然之间就演变为剥虾大赛,几个男人在那里剥完一个又一个,一大锅的虾不消多久就见了底,这最后一个,却是莫斯年和莫征衍的筷子一起夹住了。

    “你的手好慢”苏楠抱怨了一句萧墨白,萧墨白回道,“离我的位置远了一点。”

    “就剩下一只了。”莫柏尧道,楚笑信则是在一旁看。

    只见那两双筷子夹着那只虾,莫征衍和莫斯年两人却是都不肯相让,莫斯年道,“大哥,孔融让梨这个故事,看来你忘记了。”

    “尊老这个词语,我看你也没有太懂。”

    尊老他才几岁亏他说的出来众人无言,宋七月也是愕然,竟然就能为了这一只虾,两兄弟在那里僵持不下。

    就在两人在筷子上斗个你死我活的时候,那只虾就从半空里掉进了锅里去。

    一刹那,一双筷子进了去,将那只虾迅速的占为己有。

    两人一瞧,竟然是绍誉

    孩子的动作也是快,立刻夹了虾,楚笑信笑了,“最后竟然输给了一个孩子。”

    “绍誉,趁人之危这可以吗”莫斯年问道。

    “斯年叔叔,趁人之危是什么意思”孩子可不懂,他只知道自己拿到了虾。

    “”莫斯年被将了一军,当下说不出话来。

    莫征衍则是道,“绍誉,这个虾是给爸爸的吗”

    “恩。”绍誉点头,他却是道,“是给妈妈的。”

    前一秒,莫征衍还在朝莫斯年摆了个笑脸,后一秒,莫斯年扬眉笑了。

    绍誉不爱剥虾,但是此刻他却是认真的剥虾壳,小手倒腾着,终于剥好一只,蘸了些酱油,送到宋七月口中。宋七月吃下了,绍誉满怀期待的注视着,宋七月道,“绍誉剥的虾真好吃,是妈妈吃过,最好吃的了”

    孩子立刻道,“妈妈,我以后要剥好多好多虾”

    莫征衍蹙眉了,这样一来,不是把他的活都抢走了

    “看来下次要买双份,一锅不够。”骆筝则是得出了结论来,谁让这里的男人都爱剥虾。

    美餐了一顿,众人都移步到客厅里休息,饭后有水果端上来,姗姗也开始拆众人送来的礼物了。一件一件拆开,姗姗收到了漂亮的书包,她很高兴,“这是我最喜欢的颜色”

    “姗姗姐姐,是我告诉妈妈的”绍誉立刻邀功。

    “谢谢绍誉,谢谢舅妈,谢谢爸爸。”姗姗立刻道谢。

    绍誉又道,“姗姗姐姐,今天妈妈也给我买了一个书包,等以后我那一个书包背坏了,我就背这个。”

    “你真开心,舅妈给我买礼物,你也要了一份。”姗姗笑道,她继续拆礼物,苏楠和萧墨白两人送了两套漂亮的裙子,莫柏尧则是选了一套书籍,楚笑信这边则是和莫柏尧撞了,也是一套书籍。不过幸好,是不同的书籍。

    这最后一份礼物,则是莫斯年送的,姗姗一拆开,她很是惊喜,“是一百六十八色的油画颜料”

    姗姗正是在学画画的时候,也十分有天赋,一直想要这样的颜料盒,这份礼物对她而言简直就是再好不过了,她捧着颜料盘,跑到莫斯年面前,一下抱住了他,“谢谢斯年叔叔”

    “你喜欢就好。”莫斯年轻轻拍了拍她的背。

    “绍誉你看,我有一百六十八色的油画颜料哎”纵然已经是九岁了,可是一碰上自己喜欢的东西,姗姗又成了小女孩儿。

    “好多喔。”绍誉也是笑着,“姗姗姐姐,我们画画吧。”

    “好啊”姗姗立刻应了,只是这颜料却是不能碰,因为是要用画笔的,她立刻拿出了油画棒来,“绍誉,我们用这个来画吧。”

    姐弟两个就在客厅的茶几上,一起盘腿坐着开始画画。孩子们一画画,苏楠也加入了,连带着几个男人也是不时去看。楚笑信就坐在姗姗身后,他笑道,“姗姗,你这画的是什么”

    “哪个”姗姗问道。

    两人就着那画册,更是探讨起来了,楚笑信来了兴趣,拿起颜料色来对比,“这个颜色应该是这一支。”

    “笑信叔叔,你分辨颜色的能力好强。”姗姗不禁赞道。

    宋七月则是在绍誉身边,当然也全都听到了楚笑信和姗姗的谈话,她抬头瞧去,不禁盯着看了一会儿,是楚笑信那张温和微笑的脸庞。

    又是那种冷厉的目光楚笑信再次感受到了,他寻找而去,却又是见到宋七月这么看着自己,顿时心里有些不悦来。

    过了一会儿,宋七月起身去倒果汁,楚笑信也是站起,走向了偏厅那里的桌子,上面摆满了各种饮品。

    “宋七月,我又哪里得罪了你”楚笑信开口问道。

    “没有啊。”宋七月回了。

    “你总是在一旁放冷箭做什么。”楚笑信当真是想不明白了,宋七月倒了果汁,她回头道,“什么时候放冷箭了,只是看到你这么疼爱孩子,还真是让我意料之外。”

    “我疼爱姗姗,又哪里让你看不顺眼了”姗姗是骆筝的女儿,骆筝和楚笑信也是打小的交情,况且他的疼爱和旁人都一样,也没有格外突出,楚笑信当真是想不明白。

    宋七月却是笑道,“我只是想,你要是有孩子,那一定是个好爸爸。不过,楚总总是独来独往的,大概也难。”

    她说的话平淡无奇,那感觉却是让楚笑信愈发不适起来,总感觉她话里有话,楚笑信道,“今天是聚会,你不用这么官方的称呼来喊我。”

    “习惯了,难改。”宋七月回了句,她拿起果汁就走。

    楚笑信皱了眉头,却是瞧见莫征衍来了,和宋七月擦肩而过,莫征衍一看见楚笑信的表情,他问道,“你们聊了什么。”

    “她就是看我不顺眼。”楚笑信道。

    “别多想。”

    “没有多想,是确定。”楚笑信更是肯定道,可是她那些话,又是什么意思

    两个孩子画着画,一行人当然是要欣赏,此刻不过是即兴画作,姗姗却是画的惟妙惟肖,将在座的所有人都画上去了。绍誉则是帮着姐姐一起上色,姐弟两人一起完成了。

    众人都探头在看茶几上铺平的画作,绍誉一一指过去,“这是柏尧叔叔,这是笑信叔叔,这是大姑姑,这是姗姗姐姐,这是爸爸,这是妈妈,这是斯年叔叔,这是小姑姑和姑父”

    “这个是我。”所有人都念了一圈,绍誉指向了画里最后的自己。

    “画的真好啊。”苏楠笑着夸奖,“不过下次记得把小姑姑画的再好看点,至于姑父,就随便啦。”

    小家伙点头,手指这么指着,却是忽然问道,“爸爸有妈妈,小姑姑有姑父,那笑信叔叔和柏尧叔叔还有斯年叔叔,为什么没有和阿姨在一起”

    孩子倒是关心起大人们的配对问题来,苏楠道,“那是因为他们都是单身啊。”

    “单身是什么”

    “单身就是没有结婚也没有生孩子的。”苏楠解释道。

    “那大姑姑呢”绍誉忽然又是问,“大姑姑,大姑父在哪里”

    如果说从前的时候,还对于那关系,孩子混淆不清,可是现在,绍誉已经看见了自己的妈妈,孩子突然困惑起姑姑的那一位。

    绍誉这么问着,就望向了骆筝来,众人一怔,也都是望向了她。

    突然之间,姗姗定住,莫斯年更是僵在那里。

    骆筝竟是不知道要如何回答,面对孩子这样的提问。

    宋七月却是在这一刻,看见了姗姗望向骆筝的脸庞,是诧异里带着一丝渴求的渴望,那种目光,和她曾经见到的绍誉一样,也是这样的询问眸光,其实孩子是想要知道的。

    “绍誉,你有小姑夫就好啦,小姑夫不疼绍誉吗”苏楠急忙打破了僵局,引导孩子往别的话题上扯,“刚刚姑姑跟你说的,下次把姑姑画的漂亮点,脸要画瘦一点小一点,你知道了吗”

    孩子没有执着探究,又是开始探讨那幅画,“可是小姑姑,你就是圆圆的脸啊。”

    “绍誉,你个笨笨,楠姨想漂亮,那下次我们就画瘦点。”姗姗回道。

    “可是老师说,看到是怎么样的,就要画成什么样的啊。”孩子莫名,苏楠哀怨了。

    这话题带过,骆筝明显是松了口气,气氛一下也松弛了下来。莫斯年坐在一旁,他却是若有所思。

    午后,几个男人下起了围棋,两个孩子则在一起玩耍。宋七月陪着孩子们,下午茶的时间后,骆筝去准备晚餐的食材了。

    绍誉一会儿起来,跑去看他们下棋,那靠着回廊的大厅里,外边阳光灿烂,姗姗坐在正对着花园的长廊上,自己画着画。

    宋七月刚拿了纸巾过来,就只看见了姗姗一个人。

    那个女孩儿,乖巧的坐在那里,一个人画着画,她的背影融合在那片阳光的阴影里,却是显得这么孤单寂寞。这让宋七月会想到绍誉来,不知道以往,也是不是这样一个人坐着。

    “姗姗。”宋七月走过去,在她身旁坐下,“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

    “绍誉去看爸爸他们下棋去了。”姗姗笑着回道,只是这么说完后,她顿了下,又是道,“舅妈,我知道,你是干妈妈。”

    宋七月忽然沉默,姗姗道,“干妈和妈妈给我看的照片里一模一样,刚刚看到你的时候,我就认出来了,是弟弟百日宴的照片。”

    宋七月微笑,“姗姗很聪明,记性也好。”

    “恩,不过我也知道,干妈你是舅妈,因为爸爸其实是妈妈的弟弟。”姗姗又是说,孩子坦诚的话语,会让人心变得平静而又柔软。

    可是,孩子又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宋七月不禁去想,或许是因为姗姗是个大孩子了,可是,她又是怎么接受这些真相。她所认为的“爸爸”,并非真的是她的父亲

    宋七月无法去得知,姗姗笑着说,“不过,弟弟真好,我不喊舅舅喊爸爸,绍誉也答应。舅妈,你回来了真好,这样绍誉也有妈妈了。”

    “以前我对绍誉说,让他喊我妈妈也叫妈妈吧,但是绍誉不肯。”姗姗回道,“他说姑姑就是姑姑,为什么是妈妈呢现在真是太好了。”

    姑姑就是姑姑,为什么是妈妈。

    宋七月心疼起儿子来,却是看着姗姗,也不免为她感到心酸,又有多少次,她也曾这样问过自己:舅舅就是舅舅,为什么是爸爸

    又想到在那段日子里,绍誉和姗姗两姐弟相互依存的日子,宋七月的手,轻轻抬起,她轻抚向姗姗,将她拥入,“姗姗也是个好孩子,和绍誉一样。”

    “很喜欢画画吗。”宋七月问道。

    “恩。”

    “听说你有得奖”

    “是啊,英国伦敦小学生的二等奖呢。”

    “真好啊,妈妈那天一定很高兴吧。”

    “妈妈好开心。”姗姗点头,也是自豪着,她说着,那声音一轻,“舅妈,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姐弟两还真是一样,宋七月道,“可以。”

    “舅妈,你有见过我爸爸吗”姗姗忽然问。

    孩子果然很敏感,更是想要知道父亲的存在,宋七月沉思间道,“姗姗也想见爸爸吗”

    姗姗却是摇头,“我想见长腿叔叔。”

    “长腿叔叔”宋七月困惑于这一人的存在,姗姗道,“长腿叔叔一直有和我写信,会寄好多东西给我,还有明信片,但是他从来没有给我打过电话,他说他住在国内,我好想回来,不想住在英国了。”

    “舅妈,恩”姗姗迟疑着,终究还是问道,“我想问你,长腿叔叔是不是就是斯年叔叔”

    “怎么会这么想”

    “因为上次我给长腿叔叔写信,告诉他我很想要那个颜料盘,今天斯年叔叔就送给我了。我只告诉了长腿叔叔一个,连妈妈都没有说。”姗姗道,“他们是不是就是同一个人”

    是孩子的眼眸,总是这样的清澄无垢,让人无法去说谎,宋七月整个人怔在那里。沉默的对视中,宋七月开口道,“姗姗,其实你是不是想问我,斯年叔叔是不是你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