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结局篇第587章:心这样雀跃

结局篇第587章:心这样雀跃

 热门推荐:
    在座众人听闻,骆筝愕然了,不是龙源,而是乔氏

    楚笑信也是微微困惑,似乎是没有料到。

    莫斯年是接着道。“乔氏一品和莫氏原本就有合作,而且乔董事长,也是莫氏的股东之一,我想这次举荐乔氏,是最佳的选择。”

    “莫总,你看呢”莫斯年望向了莫征衍。

    基于这样的情况下,莫征衍必然是询问在座众人,“现在各位的意见是什么有没有第二家公司举荐”

    此时,众人纷纷交头接耳的交谈,互相环望之间,有人带头出声回道,“莫总。我们觉得年总的举荐人选很合适。”

    “我倒是觉得另外一家也很合适。”楚笑信开了口,他提出了第二个选项,“北城的连城集团,和莫氏之前也有相关方面的合作,而且连城的实力不亚于乔氏。”

    一个是享誉北城富甲一方,一个是渝城占据半壁江山,这两者都是来头不小。

    立刻的,众人又陷入于抉择里,楚笑信道,“莫总,连城是个不错的选择。”

    莫征衍道,“年总,你这边怎么看。”

    一下症结丢回到莫斯年身上,莫斯年道。“正如楚总所说,连城的确是不错,但是连城方面,也有不利的地方。一个因素在于,连城没有这一板块的项目经验。但是乔氏,乔副总先前还是总监的时候就曾经着手拿下过医疗建设相关的项目,更和莫氏有过直接的接洽,我想她是最佳的人选。乔氏也是最佳的选择。”

    “另外一个因素,这次的项目,非同一般。我们还是要稳扎稳打,选放心得过的人。毕竟,乔氏和莫氏是世交,乔副总和莫总又有自小的交情在里面。可信度方面,就比连城翻了个倍。”

    “我实在是想不出原因,能不选乔氏。”

    莫斯年微笑说道,他此番话着实是有备而来,所以滴水不漏,让人竟然无法从中再挑剔。

    “连城作为北城数一数二的大型企业。它的实力毋庸置疑。每一家公司,都有擅长的领域,以及不擅长的,如果面对前者就要附和推崇,而面对后者不给机会,那么恐怕永远也没有开拓,在行业领域上将会呈现垄断状态。我们做要做的,是要开辟而不是龙源。”楚笑信的反击发起。

    他缓缓道,“当然,年总说的不无道理,只是不过虽然这样,商场上还是讲制度讲规矩的,诚信是最首要的。连城有意,我们也不如放手和他并肩携手一次。毕竟,眼光还是要放远一些的,这次的合作只是开了个头。”

    当下,两人在会议厅里僵持不下。

    骆筝秀眉一拧,这将会是一场拉锯战,结果究竟是如何

    莫征衍沉静自持,没有表态,只是询问,“两位都已经表态了,其他人呢”

    “那我也来表个态吧。”一直没有出声的莫柏尧终于有所动静,他扬唇道,“综合实力那些,也不需要做选择了,两家公司都有资本。至于哪一家更值得信赖,我倾向于乔氏。”

    “况且,乔氏的总经理也在之前联系过我。”莫柏尧掌管海外开发部,而此次的医药器械方面要和国外接洽,所以必然也是要和他有往来,“乔总很有兴趣。”

    现今乔氏一品的总经理乔燕京,是乔晨曦的堂兄,也是乔董事长之兄的独生爱子,乔燕京生父生母因为车祸而英年早逝,之后乔燕京就一直由乔董事长抚养,所以也是视如己出。

    而如今乔燕京主动和莫柏尧联系,那意思已经表明他更是希望能够达成这次的合作。

    莫柏尧问道,“楚总,不知道连城这边,是不是也和乔总一样有诚意”

    楚笑信当真是被拦截在这里,他回道,“进展虽然不比乔氏快,但是诚意是肯定的。”

    “那么看来,连城还没有和莫氏达成一致。”莫柏尧下了定论。

    楚笑信无法辩驳,因为事实就是如此。

    莫柏尧又道,“我已经表过态了,这边就看诸位了。”

    实则诸人都恨不得将此事抛给旁人,这样的问题项目,实在是不想接手,如果拒绝,那么就要落到他们哪一个人的头上去了,谁也不肯担当,于是中肯之下,自然是同意。

    “年总举荐的乔氏,我赞成。”一人表态。

    “我也赞成。”另一人也表态。

    听着一人过一人的赞成态度,到了骆筝这里,她却也是多余了,“我想我也不用表态了。”

    因为已经过半数,所以这次的决议也是要定下来,骆筝朝莫征衍望了过去。

    自然是要顺应民意,莫征衍沉声道,“过半数通过年总的举荐,那么就定位乔氏。既然乔总已经联系尧总,那就由尧总再和乔氏联系沟通。”

    “是。”莫柏尧应了。

    这一场会议争辩就此结束,莫征衍起身而去,众人也是退离。楚笑信则是瞧过莫柏尧和莫斯年,跟着莫征衍去了。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办公室,莫征衍没有回头,倒是笑道,“还有什么刚刚没说完”

    “他们刚才主动提议乔氏,你不觉得这里有蹊跷”楚笑信总是觉得没有那么简单。

    莫征衍道,“乔氏你是清楚的,负责人又是乔晨曦,还能有什么问题。”

    如果单独是乔氏是乔晨曦,楚笑信当然是信服,那心中的疑虑存在,却是不知哪里不对劲,楚笑信道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只得道,“希望如此。”

    “我也有好久没有见过晨曦了。”莫征衍像是在回忆。

    一提到乔晨曦,楚笑信也不禁去想,那位千金大小姐,已经有许久不曾见过,此刻他一细算,却是愕然,真的是太久。

    “两年了。”莫征衍低声说。

    下降的电梯,莫柏尧在内,还有另外两人莫斯年以及骆筝。

    莫柏尧抵达一层,他先行退出。

    电梯又往下层降下,到了莫斯年那一层,莫斯年踏了出去,骆筝却也追出去,喊住了他,“莫斯年”

    莫斯年停步,骆筝站在电梯外,两人对视着,骆筝道,“你为什么要举荐乔氏。”

    “还能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乔氏合适。”莫斯年回道。

    骆筝还真是找不出问题的端倪在何处,只是心里不大安宁,“你会这么好心”

    “你是没听见乔燕京亲自联系的。”莫斯年提醒她,骆筝抿着唇,片刻后莫斯年道,“你还是去忙你自己的吧,那位宋董事还在等着你。”

    “对了,”莫斯年的步伐又是一顿,“姗姗的意思是,希望我能和她住在一起。”

    “你什么意思”骆筝一下一颗心提起,“你别想把女儿从我身边带走”

    “我没想带走她,只是想和女儿好好的相处,弥补我从前没有给她的关心。”莫斯年认真道。

    “姗姗的监护人是我不是你我不会同意她跟你去住”一想到女儿即将离开自己,骆筝坚决不肯。

    莫斯年见她一脸的愤怒,那份怒意里还有悲伤来,让他沉眸,“我没有想要从你身边抢走她,既然你不同意,那就算了。”

    “不过也没事,希望我们以后能够和平相处。”就在骆筝的诧异里,莫斯年给了这么一句话。

    骆筝不甚了解,他到底在说什么

    莫斯年回了部门办公室,秘书来报,“年总,您交待的事情已经办好了,您的东西都已经搬过去了。”

    “那就好。”莫斯年微笑开来,很是高兴的样子。随即,他又是拿出手机来拨了个号码。

    “看来会议结束了。”那头是宋七月轻快的声音传来,莫斯年回道,“刚刚结束。”

    “那么请问年总,一切还顺利吗”宋七月又是笑问。

    莫斯年道,“如你所愿。”

    “是如我们所愿。”宋七月朝他致敬,“接下来联系乔氏,就有劳尧总了,那先这样吧。”

    “等等。”眼见她就要挂断,莫斯年喊住了她,“宋七月,你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宋七月道,“年总,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

    龙源办事处,宋七月笑着应声,结束了这通电话。

    她面前的电脑,网页的搜索页面,正定格在一页上,那是谁的个人资料。

    两岁拍第一支广告,十二岁从美国转渝城读高中,十七岁入乔氏工作,十八岁生日被委任乔氏董事。

    那惊人的履历,再次看见的时候,还是会让人不禁赞叹。

    宋七月继续往下看去,她的鼠标滚动着,终于看见了近两年的动向。

    乔晨曦任职乔氏一品副总经理,驻渝城乔氏总部。

    那档案里更是详细的记录着这两年来,乔晨曦亲自夺下的项目合作,出色的表现成为渝城颇具传奇性的女性代表人物之一。

    婚姻状况:未婚。

    但是,已传有未婚夫。

    宋七月看着照片里的乔晨曦,还是一如当年,一点也没有改变的美丽模样。

    当天晚上,骆筝下班回到公寓里去,她下意识的呼喊,“姗姗”

    可是没有姗姗,一点回声也没有。骆筝突然慌了,她更是连张姐也没有看见,不知道她在哪里。骆筝急忙拿出手机来,一阵狂拨张姐的号码,可是那手机的声音响起在公寓,张姐连手机都没有带。

    是去哪里了难道,难道是

    骆筝又是往楼下跑,她一边提起挎包,一边换号码拨打,急促中一接通,骆筝怒道,“莫斯年,是不是你带走了姗姗”

    “姗姗就在你隔壁。”莫斯年却是这么说。

    隔壁骆筝更是狐疑,她已经走到门口,探头一瞧,却见姗姗从隔壁一幢房子奔跑过来。姗姗一下跑到了跟前,她笑着说,“妈妈,爸爸说以后他住隔壁,搬过来和我们当邻居”

    骆筝更是不敢置信,莫斯年,他要住隔壁当邻居

    骆筝再是一瞧,隔壁的公寓门口,正是莫斯年的身影,他的白衬衣灼白的一片。

    骆筝不明所以中,被姗姗带着走了过去,姗姗刚才正在和张姐一起为父亲打扫卫生,她正是到一半,就被莫斯年给喊了出来,这下将母亲带了来,她又跑进了公寓里去。

    “莫斯年,你在搞什么。”骆筝发问。

    莫斯年道,“看不见我搬过住,以后我住在这里。”

    “我是问你,为什么要搬过来”他当是她是没有眼睛没看见

    “你不想和女儿分开,我又想经常和女儿在一起,所以只有这个办法了。离的近一点,方便一些。”莫斯年回道。

    骆筝当然是不愿意的,可奈何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去阻拦,房屋自由买卖,也有自由入住。

    更何况,姗姗在高兴的喊,“妈妈,那爸爸以后和我们一起吃饭吗我们住一起了耶”

    不知怎的,骆筝觉得她的世界好似要天翻地覆一般,被他侵入的四分五裂。

    夜里边炎热,没有开空调的房间里,静悄悄的。浴室里邵飞出了来,他浑身都滴着水,流淌而下。突然,有人敲门,“咚咚”

    邵飞被这突然的敲门声惊到了,前去开门,“谁啊。”

    “我啊。”宋七月在门外边,她笑着扬起手来,提了一打啤酒。

    “你怎么来了。”邵飞迎她进来,宋七月一瞧他的房子,还是这么乱,“知道你孤家寡人,所以特意来看看你。”

    “不陪你儿子了”

    “刚刚送他回去了。”宋七月说着,将啤酒放下,顺势瞧见他胡乱丢放的衬衣西服,她随手就拿起,收到袋子里边去,“这些明天拿去干洗,你也不收拾收拾,房间跟狗窝一样。”

    “你还说我自己还不是一样。”邵飞往沙发里一坐,也不管她。

    宋七月道,“你去看看,我住的房间特别干净。”

    “你住酒店能不干净吗每天有人打扫。”

    “谁让你不住酒店”

    “我能和你的身价比吗宋董事”

    “既然没身价,那就找个管家婆来管管自己,别成天在外面就装的像个人,回来了就乱的不能看。可惜了阿姨给你生的那么好看,都白瞎了。”

    “关我妈什么事啊。”

    两人唇枪舌战着,宋七月也收拾好了,开了一罐啤酒来喝,邵飞警醒,“你开车的喝什么酒”

    “特意打车过来的,把车都停回酒店了。”宋七月回着,开个电视来看。

    那是一出新上映的连续剧,偶像剧来来去去都是那些内容,邵飞一看前面,就已经快要翻白眼了,“能不能编的靠谱点,有那么坏的婆婆吗”

    “你就不能看看人家女主角男主角,非要盯着人家婆婆做什么”宋七月也是对他无语。

    “十分钟了都在说这婆婆,你让我怎么看别人”

    “这是你的问题,我怎么就看见女主在那里哭的闭月羞花的”

    “你眼睛是斜眼。”

    “我的眼睛会自动选择美的事物。”

    “你以为你是烟姐啊,还自动选择。”邵飞突然记起,那是楚烟的顺口语。谈起楚烟来,邵飞一阵沉寂,“要是烟姐也在就好了。”

    楚烟当年一走,再也没有音讯,邵飞不曾见过她,“烟姐也在,那我们又是三剑客了。”

    想起楚烟,宋七月忽觉窒闷,她拿了烟盒来取了支烟。

    “喂,你都当妈的人了。”邵飞念叨。

    宋七月却还是点上了,“你烟姐还在,她一定说,人生苦短,该干吗就干吗吧。”

    “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邵飞轻声说。

    宋七月一阵沉默中,她缓缓笑道,“有你这么惦记她,她”

    “躺棺材里也会笑起来”邵飞接了她的话,那也是楚烟的名言。

    “哎你说,这个婆婆是不是长得有点像楚烟”

    “哪里像”

    “撒泼的时候。”

    “”轮到邵飞无言以,“你真是闲了没事,就来讨论这些了是吧。”

    “也不是一点事也没有,就来告诉你一个消息。”宋七月应声,邵飞聚睛,她轻声道,“今天刚收到有关莫氏的消息。”

    “和我有什么关系”

    “和你是没什么关系,不过和你的前任有点关系。”宋七月道。

    前任两个字,还真是够直接的,邵飞定住了,宋七月弹去一截烟灰,缓缓道,“莫氏外放了项目合作,这次接手的企业是乔氏一品。”

    “内部拟定了负责人。”宋七月说着,那烟雾缭绕散开,她道出了那人来,“副总乔晨曦”

    那白烟环绕里,邵飞却是没有再发怔,相反的,他只是听了即过,还和往日一样的不上心,“是她就是她吧,和我也没什么关系。”

    “我还想要告诉你。”宋七月又是道,“这次乔氏竞标的项目,我也很有兴趣。”

    邵飞侧目凝眸,宋七月问道,“飞儿,我和乔氏竞争,要不要放手”

    “放什么手,你能拿下,就只管去竞标。”邵飞不假思索道。

    “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有信心了。”宋七月笑道,和他举杯敬酒。

    一打的啤酒喝的差不多了,邵飞送宋七月下楼,看着她上了车。他应该要折返而回,但是突然步伐定住,却是不想就这么回去。邵飞沿路漫步着,他一边走一边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只是竟也想要抽上一口烟。

    邵飞摸了摸口袋,没有带烟,他找上一家便利店,立刻买来。点了烟就坐在便利店外边的椅子里,当夜星空在头顶,一晃一晃的车灯从前面打过来,交错而过的,让邵飞想起那一切来。

    是谁爱笑的脸庞,带着那骄傲和倔强,总是颐指气使,却又是那样的理所当然。

    最后的最后,他对她说了什么木扑叨圾。

    邵飞在想。

    是她质问他:她自己在法庭上承认了,她承认自己有罪你没有听到吗为什么为什么你总是要这么相信她难道就因为她对你有恩吗那我呢我对你不好吗难道我对你不是真心的吗

    又是她说:到了现在,你还认为是我邵飞,我告诉你,不是宋七月错信你,是我,乔晨曦,是我错信你

    烟吸入身体里,好似能安定,邵飞沉闷着,却又感觉到自己的那一颗心蓬勃跳动着,不知为了什么而这样雀跃着。

    九月渝城,热的不可思议。渝城的天气,这几天简直和蒸桑拿一样。一场大雨欲下不下,让人更为烦闷。

    “乔副总,乔总找您。”秘书的电话进来,乔晨曦接应,“知道了。”

    乔晨曦起身,便往总经办上去。

    她的堂兄乔燕京,正在办公室里边,准备好的冰咖啡,显然是知道她会来,所以备着了。

    乔晨曦笑道,“你到底是请我来喝咖啡的,还是找我谈公事的。”

    “边喝边谈。”乔燕京道。

    那冰块的冰冷,能够降低体内的高温,乔晨曦用手捧着,乔燕京道,“你也知道,公司最近想和莫氏合作。”

    “为了那起医疗器械的项目。”乔晨曦接了话,这件事情不是不知情。

    乔燕京道,“那么我现在告诉你,这个项目差最后一步就定了。”

    “最后一步”乔晨曦挑眉。

    “莫氏指定了负责人。”乔燕京望着她,乔晨曦顿时明白,“该不会是指我。”

    “就是你,乔副总。”

    乔晨曦觉得棘手,更觉得麻烦,“你知道我手上还有项目没完。”

    “交给别人去。”

    “他们没我明白。”

    “那我直接接管。”

    “乔总”

    “我希望你明白,这是公司的下派的任务。”乔燕京漂亮的眼眸注视着她,更是紧迫盯人。

    乔晨曦一下无声,乔燕京又道,“晨曦,你该不会是怕了。”

    “我怕什么”

    “怕见一个人。”

    一个人,那一个人,让乔晨曦心里猛地一紧,她面上却是笑着道,“我会怕可笑了谁”

    乔燕京拿过一份文件来递给她,乔晨曦接过了,她打开来一瞧,却是震惊愕然。

    “龙源董事,宋七月,已经参与竞标这次的项目。”乔燕京说道。

    那一行字在乔晨曦的眼前聚焦,“怎么是她她怎么回来了”

    “这两年来,所有关于港城的消息,你都全封锁,不听不闻不问,你又怎么会知道”乔燕京反问,“你说,你是不是怕了她。”

    乔晨曦握住文件的手指微微一紧,她扣住那边缘,随后将文件轻轻落下,她抬眸道,“我已经在待命状态,随时都可以准备出发。”

    “宋董事,消息来报,乔氏副总乔晨曦明天就会赴港。”柳秘书道。

    宋七月微笑,“柳秘书,通知莫氏,明天我会到莫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