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74章:你不在我不去

第74章:你不在我不去

 热门推荐:
    苏赫的声音,浅浅的,比起大提琴声音来要柔和,却又没有小提琴那么悠扬。..

    听了那么多年,宋七月又怎么会分辨不清。

    哪怕,中间隔了三年之久。

    宋七月笑道,“呀,苏赫,你怎么会有我的号码呢是你问向晚要的,然后向晚给你的嘛”

    其实光是用脚趾去思考,都可以猜到,向晚是绝对不会把她的号码给他。

    苏赫的号码,她又怎么会舍得轻易交出。

    若是不然,当时向晚故意提起当面他的时候,就会告诉她了。

    除非,是苏赫问她要的。

    周苏赫并不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反问她,“晚上几点下班”

    “恩你这是在约我嘛”宋七月笑问。

    “就当是吧。”他倒也不否认,大方应了。

    宋七月握着手机叹息说道,“可是我不知道几点呢,最近公司好忙,事情都是扎堆的,忙都忙不完,大概又要加班啦。”

    “你忙你的。”周苏赫应着,更是许诺道,“我等你。”

    年少时期的周苏赫,外人面前懂事有礼貌,最是谦和的少年,但是这骨子里的霸道自我,却在私底下如此彰显,更是不等她应允,他已经径自匆匆挂了线。

    “嘟嘟”电话已经被挂断,盲音在那头响着。

    宋七月舒了口气,将手机扔回桌上。

    看来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宋七月瞥了眼电脑屏幕右下角的时间,她心中默数:三,二,一

    “咚咚”又有人敲门而入。

    正是邵飞,“时间到了,出发了”

    “喔,飞儿,你简直比英国伦敦的大本钟还要准时”宋七月拿过外套披上,拎起挎包就要走。

    她走过身边,邵飞顺势开门,“你见过”

    “当然,一本全国旅游杂志五十元还能找零,你想见什么就见什么。”宋七月微笑。

    邵飞无语,这也叫见过

    今天的行程,是前往港城国土资源局。

    因为手上第一期项目前期的预先计划都已经准备好,而资金也已经融资到位,现在只差后期的厂房用地这一块。厂房用地重新规划建设,则需要国土局这边审核批文,有了批文才能得到建设用地。

    手续比较繁杂,过程也不易,但是不管如何,这已经是项目建设的关键性一步。

    邵飞驾车,宋七月则在一边的副驾驶整理资料。

    “使用土地属于何种种类,审批程序文件,使用目的,拥有方式,年限规定,具体的位置和面积”宋七月借着这个空隙,将文件翻开来再次过目核对。

    “你之前没审核”

    “哎,我有这么爱偷懒”

    “那你还看了又看”

    宋七月举着那文件,晃了晃手上那白纸黑字,“这么多内容,我要记啊,你以为我是过目不忘吗。”

    “看来你小时候中文肯定不好。”

    “连这个你都知道飞儿,我早就说你暗恋我了,你还死不承认,嘴硬”

    “”

    邵飞决定专心开车,绝不自讨没趣。

    半晌的车程后,两人终于抵达了港城土地资源局。

    两边是幽静的大道,没有多少的车来车往,倒是很清宁。门口矗立了块石碑,醒目的一行石刻港城规划和土地资源管理综合局。

    车子再往里面去,门口领取了停车登记牌,而后才顺利而入。

    宋七月以前在五洲的时候,担任公关部副总经理,主要负责洽谈客户,完成项目前期的接洽工作,直至中期合作达成包括宣传处理危机等一系列事宜。这后边的项目负责,则不属于她了。

    五洲是大型企业,集团内部分工明确,一层一层都会有专人接手,绝对清楚明细。

    但是鼎鑫不同。

    来到了鼎鑫,宋七月则需要全程操控包办。

    解了安全带,宋七月不禁哀叹,“以前我一个人就是一个人,现在一个人是顶十个人用。”

    “那我呢”

    “以前你是一个人顶十个人,现在你还是一个人顶十个人。”

    “凭什么你翻倍了,我没有”

    “哎,你已经战斗值到达极点了,再高就要挂了,走吧,我的小秘。”

    前两日就致电过资源局,这里需要排队,当天去了,保管是拿不到号码牌,人都见不到,更是办不了事情。

    眼下,虽然预约了时间,提早到了,但还是没有轮到他们。

    大厅的休息区里,宋七月安静等待着。

    邵飞则是看着时间,这都过了快一个小时了

    “不要急,耐心点,这里很清静,闭上眼睛休息休息。”宋七月闭目养神中。

    邵飞可没她那么悠闲,只是拿出手机观看着新闻打发时间,“唐家举办婚礼的教堂竟然在城南的小教堂。”

    “地方选的不错,多小巧别致。”

    “来了好多人,那些名流富商都到了”

    宋七月点着头,这是必然的情况,唐氏大婚,这么大的阵仗,宾客自然也是显耀。

    “韩副总他们到了,看到他们了。”

    “秦氏的大少,蓝天现任总经理秦世锦也到了他带了一个女人一起来”

    “纪微冉小姐也到了等等,莫氏也到了”一提到莫氏,邵飞的音量少许挑高,“奇怪,不是莫大少他是谁”

    邵飞将手机拿到宋七月面前,她半眯开眼睛来瞧,只见屏幕里的画面,是记者现场拍摄的画面,那画面里是一个相貌英俊健朗的男人,他孤身前来,身边没有带任何女伴。

    他不是莫先生

    “是莫氏的高层负责人”邵飞问道。

    宋七月呢喃,“不大像。”

    脑海里将莫氏高层主要人员的名单过滤了一遍,却是没有这一号人物。

    只是男人身上高雅的气质,还有那英俊姣好的面容都神似莫先生。

    这位,大概是莫家的另一位少爷了。

    只见那辆插有莫氏集团logo图案的豪车过去,后边又来了人。

    “是齐亚集团的大少沈澈”邵飞眼目一明,也是惊叹,“唐家这次的婚礼,真是不得了。”

    宋七月又闭上了眼睛,不再去看那画面,“飞儿,你可以去当播报员了,实况转播的不错。”

    这一场婚礼,终是要开始,也终是要结束。

    快了。

    又过了片刻,忽然邵飞惊愕的呼喊声传来,他在喊她,“七月姐,你的老相好”

    “别胡说,苏赫不会来这里。”任是周苏赫会等她,等着见她,也至于跑来这里。

    “谁说是那个苏赫,我说的是莫大少”邵飞惊讶说着。

    宋七月也有些觉得不可能,今日是唐氏大婚,必然也有邀请他,怎么他就会来这里。

    宋七月复又睁开眼睛,大厅里的灯光都亮着,很是亮腾。眼睛适应了黑暗,一下子对上这通透阳光,倒是感到酸涩。她只得眯起眼眸来,却还是看见了他,那为首的男人。

    莫征衍并非只身一人,他随侧同行的是秘书钱珏。

    这个男人,颀长的身形一半沐浴在阳光里,一半淹没在大厅,俊容翩然不染尘埃,那气息总有种遗世独立的感觉,明明灭灭之间很是不真实。

    每一次的出现,都是这样突兀。

    莫征衍也瞧见了她,因为他们的位置就坐在大厅的中央,今日的访客不多,唯独他们两人。

    所以,也就格外显眼。

    他的目光对上了她,她亦是。

    邵飞侧目,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这算是眉目传情

    突然,邵飞低声道,“他过来了”

    宋七月也看见了,莫征衍的步伐正笔直的朝他们走来,一条直线而来,两点之间的距离真是很短。

    他来到她的面前站定,垂眸开口,“你怎么在这里”

    宋七月笑了,“在等你呀。”

    “”邵飞当场无言,这当众**

    莫征衍却仿佛习惯了她的调笑,温声笑问,“来办事”

    一看就明了,她的腿上放了一叠文件。

    “你呢”宋七月反问。

    “跟你一样。”他低声应道。

    “那还真是巧了,不过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莫总该不会是想插队吧。恩,我想肯定不会。”既然都是来办事,这也是难说。论起身家来,宋七月是铁定无法匹敌莫征衍,早就被他甩了十条街。

    莫征衍哪里会听不懂她话里的意思,这是在说他使用特权了。

    他笑了,“我要见的人,和你不是同一位。”

    “好吧,那是我多想了。”

    “况且,”他顿了顿,又是说,“我还需要插队”

    这莫大少好大的口气邵飞挑眉,可偏偏他就是有这样的能耐

    宋七月微笑,“也是。”

    正说着话,大厅一侧下来一位助理,他朝着他们走来,那一双眼睛是注视着莫征衍的,更是疾步走来。明显,他是来迎接他。

    “莫先生,您楼上请。”助理上前道。

    莫征衍一行上了楼后不久,也有人来请宋七月两人了,“鼎鑫的宋经理”

    “是,我是。”宋七月应声。

    “跟我来,这边请。”

    资源局大厦的三楼会客室里,相关审核的负责人员接待了宋七月两人。面对重重考核以及公司实力资金等相关举证,手续复杂,得到审批更是不易。先前他们已经提交了神情,而今天是初次的审核考核。

    俨然等于一个人去求职,这是面试的第一关,过不过却都是难说。

    审核小组的成员一一查看文件,安静的会客室里没有半点杂声,唯有文件被翻页的簌簌响。

    不知过了多久,为首的张组长抬眸道,“宋经理,依照鼎鑫公司的注册资金,和现有的储备资金,想要批下这块地皮,恐怕有些问题。”

    宋七月最近听多了诸如此类的话语,倒是一点也不奇怪,她微笑着说,“张组长,您看还欠缺什么”

    “宋经理,我已经跟你说了,你们公司储备资金不够,虽然项目的资金足够,符合审批的标准,但是没有抵押担保,还是批不下来。以鼎鑫现在的情况,几乎没有可能。”对方没有话说的绝对,但是已然听出没有可能。

    “我们公司取得了新业银行的借贷融资,银行肯定是做过考量,相信我们鼎鑫,这个项目不存在任何问题。”宋七月试图想要转圜,“张组长,至于担保金,可以给我们一点时间吗”

    她需要将这块地皮先暂且压下

    张组长道,“宋经理,你的眼光很好,你看中的这块地皮,多家公司都很想要,时间是不等人的。”

    点到这里,算是彻底断了那一丝可能。

    宋七月沉默了,而后微笑道,“张组长,谢谢你,也谢谢你们,辛苦了。”

    又是一次无功而返,宋七月很是平静,连带着邵飞也平和了许多。

    “这次怎么不生闷气了”

    “事实而已,有什么好生气的。”

    确实是生气,确实没什么好气的,宋七月笑道,“你总算是长大啦,好吧,你请我吃饭。”

    “你,坑人吧。”

    他们就要走过回廊,往楼梯而下。

    经过三楼玄关的时候,却是在一角看见了一个人。

    那是一方小厅,在三楼的玄关口,再过一个转角就是楼梯,通往底楼大厅。这小厅是个回转的四方设计,墙壁上悬挂着一些不知名的画作,全是泼墨国画,书法字体很是大气恢弘。

    一人独自站在一幅竖立悬挂在墙上的书法画作前方,正在静默欣赏。

    一看那背影,西服笔挺,衬领白洁,围绕着光环似的,不用再细看,也知道是谁。

    不正是刚刚还打过照面的莫先生。

    莫征衍欣赏过画作,他一个转身,缓缓对上了他们。

    宋七月瞧着他,她朝他走了过去。她并没有就这样经过,而是在他面前停了步。

    邵飞一看如此立刻道,“我去取车。”

    莫征衍笑着道,“你的秘书也很体贴,知道我们老朋友见面有话要说。”

    “要说什么呢”宋七月笑着,“你的事情办成了”

    莫征衍不应,只是反问,“你的呢”

    他自然是办成,哪里还用的着问,她直接跳过他的问题,盯着面前的画作,虽然书画她不大懂的,只觉得很是轩昂。

    宋七月不禁赞道,“这字真是太**了”

    **。

    莫征衍怔了下,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用这个字眼来形容书法。他很快回过神来,低声说道,“你今天倒是有空。”

    “你今天一般般吧,不过呢,莫总应该很忙才对。”宋七月的目光从书法上移开,她侧目瞥向了他,“今天是唐氏大婚,港城权贵都去出席婚宴了,莫氏也一定有收到请帖才对。”

    “有人已经去了。”莫征衍应道。

    “你怎么不去”方才手机里的实况转播,她当然有瞧见。

    “不想去。”他回的很坦然,也很是自然,却是近乎于高傲。

    宋七月挑眉,“这婚宴别人挤断了腿都想进去呢,果然是莫大少,一句不想去就推了。”

    “恩,”莫征衍应声,那眼神温漠。

    他瞧着她道,“你不在我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