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84章:还说不认识

第84章:还说不认识

 热门推荐:
    这突然的消息,着实信息量有些大。..

    宋七月坐在车里,忽而沉默了。

    而后,她应了一声,“哦,是这样,我想呢,苏赫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原来是大哥你告诉他的。”

    宋七月早已经肯定,依照宋向晚的个性,是绝对不会让她再跟苏赫有牵扯有联系。只是,她却是万万没想到,告诉周苏赫她下落的人,竟然是宋连衡,他又要做什么,她却是看不懂了。

    “苏赫早晚都要知道。”宋连衡的话语简洁,所说并不假。

    她又回到宋家,或早或晚,苏赫也会一并知道她的回归,只是时间问题。

    所以,早一步又或者晚一步,对于她而言,真的没有任何差别。

    不过,向晚也来了港城,她也该要尽地主之谊才对。

    “也是。”宋七月应了一声,又是笑着许诺,“放心吧,大哥,向晚过来了,我会招待好她的。”

    “你自己看着办吧。”宋连衡倒是很放心,让她自行安排,却也是叮咛了一句,“我相信你有分寸的。”

    宋七月听明白他的意思了,这是在给她戴高帽。

    这边通话就要结束,宋七月和他告别。

    末了,宋连衡又是道,“还有,君姨让我转告你一件事。”

    “什么”谈起君姨,宋七月凝眸。

    “君姨说,你年纪不小了,也该安定找个好人家嫁了。”宋连衡简直就是把君姨的话原搬给她。

    宋七月每隔半个月左右,空了就会给君姨打电话,君姨也不时会打来询问她近况。只是每次的谈话内容里,必定包括了婚姻这一纠结的问题,这让宋七月一听到就想要逃跑。

    宋七月微笑,“大哥,君姨让你来当说客”

    “说客不至于。”宋连衡否认了,温声说道,“只是给你提个醒。”

    话题到这里点到为止,宋连衡不再继续,“好了,就这样吧,晚安。”

    “晚安。”宋七月回了一声,通话终于结束。

    靠着车窗,的士往住所而去,港城的夜色在眼前一一掠过。想到苏赫,向晚,又想到君姨的叮咛,再想起方才京都发生的一切,莫先生的纠缠,这一切都让她烦恼。

    最让她烦恼的,莫过于今天的夜宴,目的没有达成。

    她又该如何接近那位蓝天副总萧墨白呢

    真是头疼。

    车子奔驰而过大道,夜空里一架飞机闪亮着尾灯,缓缓飞过高空。

    港城机场

    候机大厅里宾客如云,都在等待着各自的亲眷而出。

    贵宾甬道一头,一位长发飘飘的女人,一手提着挎包,一手拖着小型登机箱漫步而出。她脚下是一双五公分的细高跟,她穿着浅色连衣服,披了一件樱粉色的外套,脸上的妆容淡而精致,标准的鹅蛋脸,很是秀巧。

    她的步伐优雅从容,周身的气质一看就知道是大家闺秀。

    漂亮优雅的女子,从来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哪怕是在夜里的机场,那也是会惹人注目。

    女人从容走出甬道,对于周遭投注而来的目光,她全然不理会,仿佛早就习以为常。

    然而,她的眸光却是在人群里找寻着,找寻着她所期许的人。

    她终于快要走出甬道,立刻的,一个高大男人上前,迎着她走了上去。

    “向晚小姐。”江森恭敬呼喊。

    宋向晚朝他点头,却是没有瞧见另外一个人,“苏赫呢。”

    江森又是道,“苏赫少爷有事情要忙,所以派我来接您。”

    听到他这么说,宋向晚那张丽颜依旧微笑着,“辛苦你了。”

    “这是我应该的。”江森接过她手里的登机箱,领着她往边去,“向晚小姐,车子停在楼下。”

    宋向晚跟随着他而出,“苏赫最近很忙”

    “刚来到港城,项目还在洽谈,少爷是挺忙的。”江森如实以告。

    两人走了一路,终于赶到了停车场。江森为她开车门,宋向晚坐了进去。

    待车子发动,驶离机场。

    宋向晚在后车座,微笑着开口,她漫不经心问道,“阿森,你见过七月了吗。”

    江森正在开车,他回道,“七月小姐见过了。”

    “我有段日子没见到她了,她还好吧”

    “七月小姐一切都好。”

    宋向晚淡淡微笑,没有再继续。但是如此可以肯定,江森见过了宋七月,那么苏赫,他也是一定见过她了。

    周苏赫出差在港城,如今现居住四季酒店的套房里。

    四季酒店在港城也数五星级别,和京都不相上下,装潢富丽考究,是富商钟爱的酒店之一。

    江森带着宋向晚搭乘电梯而上,来到了周苏赫所在的套房。

    “苏赫少爷,向晚小姐已经接到了。”江森进去了里面,他低声回禀。

    周苏赫正坐在靠窗的沙发椅里,那茶几上摆满了文件,显然他是在办公中。听到步伐声,他将文件放下,抬起头来。周苏赫的目光瞧向了两人,自然是对上宋向晚,露出一抹笑容来。

    周苏赫起身,走向了她,他的手轻轻抚过她的肩头,“累么。”

    “还好。”宋向晚笑答,被他带着走向那沙发一并坐下。

    周苏赫在她身旁入座,温柔询问着,“怎么突然过来了,事先也不说一声。”

    宋向晚看着他,“恩,正好最近没什么事情可以忙,所以就想过来陪陪你,会打扰你吗”

    周苏赫正处於繁忙阶段,宋向晚还真不知道自己的到来会不会打扰他。

    “怎么会,傻瓜。”周苏赫微笑,“你来,我当然高兴。”

    “不过,我大概没有太多时间陪你。你要是想出去转转,就让阿森开车带你去。”周苏赫叮嘱着,宋向晚靠在他的肩头,一一点头应肯,“没关系,我自己到处走走就好,你忙你的。”

    “那就好。”周苏赫应了一声,他的大手温柔轻抚着她,“今天这么晚了,你坐飞机也累了,先去休息吧。”

    “你还要忙吗。”宋向晚问道。

    “手上的项目刚开始,事情有些多,你去睡吧。”周苏赫叮咛了一声。

    还在享受着这份温存的宋向晚又靠着他坐了一会儿,这才应声而起,“好,那我先去睡了,你也别太晚。”

    “知道了。”

    宋向晚起身之际,她扶住他的肩头,在他的脸颊落下一吻,“晚安。”

    “晚安。”周苏赫微笑,又是吩咐道,“阿森,送小姐去套房休息。”

    宋向晚就要离去,她顿了顿道,“七月在这里,空了我们约她出来,一起吃个饭吧。”

    这一刻,宋向晚注视着他,她有些紧张,凝眸看着他。

    “可以,你定了就好。”周苏赫却是微笑,那张俊容平静无波。

    在他的微笑里宋向晚转身,江森比了个手势,“向晚小姐,您的房间在隔壁。”

    这一层楼,总共也就两间套房,全都被包下了。

    周苏赫和宋向晚的套房只隔了一道墙,周苏赫是温柔的男人,但却也是工作狂人,一旦进入工作状态,就会需要完全的私密个人空间。所以只要在外边出差,他们总是单独一间分开而居。

    进了套房,江森汇报,“向晚小姐,有什么需要请告诉我。”

    “好。”宋向晚应了,江森带上门离去。

    豪华的套房,却是寂静空荡,窗外的夜空深邃,宋向晚走到窗前眺望这片陌生繁华的夜景。

    这里不是海城,这是里港城。

    这里,是宋七月所在的城市。

    她在这里,和苏赫在同一个城市。

    隔了一道墙的另一间套房里,江森折回,“苏赫少爷,已经安顿好向晚小姐了。”

    周苏赫已经来到书房里,电脑打开着,屏幕亮着,整个房间都通透着光芒,他的面前是繁杂的文件。

    “让你去查的事情,怎么样了。”周苏赫问道。

    江森的办事效率极快,不过是一个晚上,就已经有所消息了,“这边打听到了一些情况,七月小姐现在所在的鼎鑫公司,她手上负责了一起项目。这个项目,是她进入鼎鑫后负责的第一个项目。”

    “前期市场调查,投资商,以及银行借贷问题都已经稳妥,但是资源局那里的地皮审批不下,所以无法继续进行开发建设。”江森将打听来的情况,逐一告知。

    周苏赫听到他这么说,他脑海里已经有了某种可能,“地皮批不下来,阿森,你说能怎么办。”

    江森跟随周苏赫多年,商场的事情,他也是知晓,“资源局硬性条件不过关,审批不了,那么只能换地皮建设。”

    周苏赫沉默了一会儿,他低声道,“我看她今天大概就是去应酬交际新的地皮拥有者了,这几天派人跟着她,看看她去会了谁。”

    “是,苏赫少爷。”

    “昨天的晚宴怎么样,还一帆风顺吗”隔天一到公司,邵飞就来询问昨夜的情况。

    宋七月往大班椅里一坐,将挎包往旁边一扔,“你说呢”

    邵飞挑眉,见她这个样子,还真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我说,你大概是被虐了。”

    “哈”宋七月笑了,“还真是被虐了”

    “真的”邵飞凝眸,“不成功”

    宋七月眼中有着认真,“我和那位萧少刚刚打了照面,但是还没有混熟就结束了。”

    “为什么”邵飞好奇。

    “总是会有诸多意外情况的嘛,谁也预料不到。”那的确是意外,虽然是人为的意外,宋七月直接跳过那一段插曲,“不过,我这里要到了名片。”

    宋七月说着,从挎包里取出萧墨白的名片来,她嘴角一抹微笑。

    邵飞又是询问,“那接下来又要怎么做”

    “先去蓝天,拜访这位萧副总。”

    “这样一来,不就告诉别人,你是冲着那块地皮去的”邵飞迟疑。

    “我本来就是冲着那块地皮去的,难道还是冲这位萧副总”宋七月已经认识清楚,心里有了分辨能力。

    “我还以为你要把他拿下。”

    “我倒是想。”宋七月笑了,更是叹息,“可惜啊,人家虽然花名在外,但是却是个正人君子。”

    蓝天副总萧墨白,贵圈里的花花公子,女友犹如过江之鲫,也是换过一个又一个。

    只不过比起莫先生来,莫征衍神出鬼没,不喜欢公开,做他的女人都是地下情人。

    萧墨白不同,他倒是大方,公开与否都是随意。

    昨夜虽然只是和他私下跳了一支舞,但是一个男人是不是会垂涎美色,容易被勾引,她已经能够清楚分辨。这位萧副总,他不属于这一类人,风流却不下作的贵公子。

    “没想到还有人能逃得出你的五指山。”邵飞回她一句。

    “哎,怪只怪我的五指山还是小了一点。”宋七月将名片递给他,“尽快联系。”

    邵飞立刻就去办这件事情了,联系蓝天副总萧墨白。

    午后,回执的消息就过来了,邵飞接了蓝天的电话,又是敲门而入,“那位萧副总的秘书回电了。”

    “怎么说”

    “丁秘书说,下周二下午三点有空。”邵飞倒是预想到了,一点也不惊奇。

    “预约都排到下周去了。”宋七月笑着道,“果然是大忙人。”

    “那还要不要去赴约”

    “去,当然去了。”宋七月应声,“他肯回电同意见面,那么表示我不在他的黑名单里,是好事情。”

    邵飞一想,说的有理,只是时间似乎不等人,“那就这么等预约见面”

    “谁说的。”宋七月拨动着自己的长发,“让姐妹们去打探一下消息,这位萧副总平时会在哪里出没。”

    “明白。”

    “听说那位萧总平时会去一家固定的酒吧,每个星期都会去一趟,不过具体哪一天会去,并不知道。”

    “哪家酒吧”

    “那家酒吧叫第七十三号。”

    邵飞将公关圈姐妹那里得来的消息告诉了她,宋七月呢喃念着那酒吧名,“第七十三号”

    她笑了,“名字有点意思嘛,今天晚上,我也该去乐一乐了。”

    “我陪你去。”邵飞立刻道。

    “哟,我带几个姐妹去玩乐,你也不甘寂寞,怕我去招蜂引蝶呀。”宋七月逗弄他。

    邵飞瞥了她一眼,“我是怕你们出事”

    “还能出什么事不就是去酒吧喝杯酒,安了。”宋七月甩了甩手,指甲上的丹寇艳红。

    第七十三号酒吧,位于一处河畔附近,远处是广场,是一个闹中取静的好地方。

    酒吧里气氛不错,灯光微微带着一点昏黄,周遭却不算嘈杂,有乐队在台上演奏音乐,歌手哼唱着蓝调歌曲,十分的惬意小资。宋七月邀了小丽和小娟一起,选了个卡座,点上几瓶果酒,静静喝着。

    宋七月的视线在酒吧里游走,整个晚上她都在找寻萧墨白的身影。

    但是可惜,一直等到了近凌晨,萧墨白也没有出现。

    第一天晚上的守株待兔,无功而返。

    接连三天,宋七月每晚都来这家酒吧报道,身旁的小丽和小娟好奇了,“七月姐,你天天邀我们来这里,到底是为了等谁啊”

    宋七月拿起酒瓶,仰头喝了一口,“等一只兔子。”

    “兔子哪里来的兔子,男人啊,可都是狼。”小丽笑了,小娟也笑了起来。

    三个单身女人来酒吧卡座喝酒,各个都是漂亮美丽,自然会引起关注,而且她们已经连续三天来报道,就连这酒吧的酒保都记住了她们。因为她们三人,很是能喝,都不是普通女人。

    特别是那个指甲上擦着艳红丹寇的女人,她笑起来那样风情妩媚,格外惹眼。

    她们的卡座周遭迎来了几个年轻男人,他们是来搭讪玩乐的。

    宋七月三人也不拒绝。

    只是,宋七月一边喝着酒,她的目光却是望着前方入口处。

    忽然,她看见了那进来的身影。

    萧墨白是独自到来的,他径直往自己的圈子里走去。那几个贵公子,三三两两坐在一起。

    宋七月扬唇,第三天晚上,周四的晚上,她终于等到了他。

    过了一会儿,萧墨白和友人聊了一会儿后,他独自起身,走向了吧台。

    “我离开一下。”宋七月朝小丽小娟打了声招呼,她缓缓起身,慢慢走向了吧台。

    “一杯白酒。”她朝酒保微笑道。

    酒保着实愣了下,宋七月又是道,“给我一杯白酒,少许冰。”

    “啊,是。”酒保这才回过神来,立刻去为她调酒。

    然而,她点的酒却也引起了吧台里所坐男人的注意。萧墨白握着方口杯轻晃,他一扭头,就看见了她,当下就认出她来,“宋小姐。”

    宋七月侧头,也瞧见了他,“萧总。”

    “这么巧。”

    “是有点。”

    两人隔了几个座椅聊着天,倒也不算是突兀。

    此时,酒吧将酒杯送到她面前,“小姐,您点的白酒加冰。”

    宋七月晃了下酒杯,抿了一口。

    萧墨白看着她,“你的口味倒是不轻,普通女孩子可不会点这种酒。”

    “难道我应该点血腥玛丽或者玛格丽特”宋七月把玩着酒杯,她如此洒脱,“白酒起源于夏代,由夏代第五个君王少康发明,我现在喝着君王发明的酒,这么高级,甩了那些国外名酒好几条街。”

    “这解释还真是够新鲜。”萧墨白饶有兴趣,他将杯子举起朝她致敬,她也回敬他,轻轻碰杯。

    “萧总来酒吧竟然只点了柠檬水”宋七月注意到了。

    “还要开车。”萧墨白回了句,不经意间又想起那日夜宴,“那天晚宴,后来就没见到宋小姐了。”

    “哎,其实我本来就想走了,后来能邀到莫总跳了一支舞,也算是心满意足,所以就退席了。”宋七月回道。

    “我看,宋小姐和莫总是旧相识。”

    “我可没听说,蓝天的萧副总,这么爱八卦的。”

    她不拘小节,萧墨白笑了,倒是聊的轻松,“人都会有好奇心。”

    “萧总该不会以为,我是莫总的某个红颜知己,或者是哪一任情人吧”宋七月直接点破他的疑虑,萧墨白微笑,“宋小姐说话都是这么直接的”

    “拐弯抹角,太惹人烦了。”宋七月倒是不在意,“况且,我要是和莫总真是旧相识就好了。”

    “怎么说”

    “这样,我的麻烦不就可以解决了”

    萧墨白在商场亦是多年,有些巧遇是有,但是有些巧遇究竟是不是特意,他也分得清楚,他笑着道,“前几天听我的秘书说,鼎鑫的宋经理约我会面。我想这麻烦事,是不是就是这一件。”

    宋七月轻捏着酒杯,她坦白道,“我也不想瞒萧总,手上有个项目,需要一块地皮作建设开发。”

    萧墨白抿了口酒,他已经听懂了,“这块地皮,在蓝天名下。”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没错。”宋七月笑道,“只不过不知道,蓝天肯不肯将这块地皮转让。”

    萧墨白不是没听说过这位公关小姐在五洲的那些事迹,但是先前的晚宴那最后一舞太惊艳,那从容应对的本事让人过目难忘,又加上她本身就有一种能力,好似能让人探究那些好奇感。

    “能不能转让,可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这还要请示上级。”萧墨白笑了,“我想公事,不适合在酒吧里谈。”

    听到他这么说,宋七月心里稍稍一放松,虽然依旧悬心未曾踏实,但也已经是好情况,她再次举杯敬他,“下周二,我会准时到蓝天和萧总详谈。”

    这一晚,萧墨白并没有逗留太久,不过是九点刚过,他就离开了。

    宋七月倒是满意,目的达成

    萧墨白离开酒吧,就往一处高级餐厅而去。

    到了餐厅,在餐厅门口等了一会儿。随后只见两人从餐厅里慢慢悠悠出来了,大厅的灯光下很是惹眼。

    惹眼的倒不是苏楠,而是那个男人,莫征衍。

    萧墨白下了车来,走上前去。三人就在这门口闲聊了几句,苏楠问道,“你刚刚去酒吧喝酒了吗”

    “没有,喝了酒我怎么会开车。”萧墨白眼眸微眯,他笑着说,“不过刚才我去酒吧,你猜我遇见了谁”

    “谁啊”苏楠好奇问道。

    “那位宋七月小姐。”萧墨白说着,他却是抬眸望向了莫征衍。

    “啊怎么是她她也去了你常去的那家酒吧”

    “是啊,她也去了我常去的那家。”萧墨白笑道,他缓缓道,“我之前还以为她和莫总认识,没想到,原来不认识,是我想多了。”

    莫征衍站在那里,俊彦漠漠,没有表情。

    “她说的”苏楠追问。

    萧墨白点了个头,又是笑道,“不过,这位宋小姐还真是有个性,去吧台点酒,竟然直接点了白酒。”

    苏楠惊然,“她这么能喝哦”

    “做女公关的,最会应酬了,当然能喝,一杯白酒算什么。”萧墨白应道。

    他故意说了这么一句,瞧向莫征衍,却见他一贯温漠的俊彦,唯有那眉宇微微一皱。

    萧墨白当下感到趣味,这还能说他们不认识

    莫征衍没有多言,只是回了句,“不早了,回去吧。”

    苏楠和他道别,莫征衍径自上了车去。

    莫征衍坐在车里,他想起方才萧墨白的话来,白酒,她还真是能喝。

    齐简在前方开车,他抬眸看向前车镜,莫征衍的俊容淹没在黑影里,却透出一股慑人气息来。

    莫总,好像动了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