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90章:握住她的手

第90章:握住她的手

 热门推荐:
    宛如每一次出现一般,莫征衍的到来,必定伴随着这样的浩荡显赫。..

    高老板一路赔笑,恭敬相迎,护着他进了皇朝大厅。

    就连大厅经理,瞧见了他,也是立刻出来相迎。

    这样的排场,真是让人感叹不已。

    宋七月扬起一抹微笑,她不急不缓,亦是迎向了他,“莫总,您来啦。”

    莫征衍望着她,今日的她打扮一如从前艳丽,她总是喜欢在外面的时候穿惹眼的颜色,更甚至是将那明丽妆容,也只觉涂抹的厚重。

    “宋小姐。”莫征衍温声应道。

    “莫总,我们可是好久没见了。”

    宋七月是在套近乎,莫征衍却是道,“也没有太久,那天京都晚宴,我们才见过面,还和你跳了一支舞。”

    “哈,是啊。”宋七月还没料到他会直接谈及当天那么具体的描绘,她应着道,“莫总觉得没太久,但是我却觉得隔了好久好久。”

    “大概,是我太想莫总了吧。”宋七月走近到他身边,和他当众调笑,她无所顾忌。

    更是难得,他竟然当众反问了一句,“真的”

    “可不是真的嘛”宋七月伸手,直接勾住他的臂弯,带着他往里面去,一边喊道,“莫总,高老板,我们都进去吧,站在这里说话做什么呢。”

    高老板原本就是为了拉拢莫先生,瞧见此刻情形,哪里会说不好,赶忙点头跟随而入。

    宽敞的包间,皇朝的格外富丽却也带着复古,不似帝王那样的现代。

    先前陪着高老板来这里,进的包间却是没有今日这么豪华,那一整排的琉璃灯,在落地窗前打下一串光影来,映衬着高层外的港城夜景,霓虹闪烁,真是纸醉金迷。

    来到这种**,避免不了喝酒。

    论起喝酒来,宋七月是一把好手。

    雨花石台的茶几上,摆了几瓶名贵洋酒,宋七月瞧了一眼,她笑着拿过一杯,却是叹息道,“可惜啊。”

    “可惜什么”高老板立刻询问。

    莫征衍侧目,那目光幽幽扫了过来。

    宋七月轻晃着酒杯,她微笑说道,“其实喝什么酒,用什么杯,都是有讲究的,我可惜,这里没有可以好酒杯来配酒。”

    “我们现在喝的是香槟,宋经理觉得用什么酒杯好”高老板又是问道。

    男人莫过于两大嗜好,一是美女,二是美酒。

    自然是会好奇。

    宋七月闻着香槟的酒香,她缓缓道,“喝香槟嘛,首选当然是用长笛形或者是郁金香形的杯子最好,它们能把香气集中在一起,喝之前就更能感受到迎面而来的香气。也只有这两种酒杯里,我们才能看到香槟优雅的气泡,源源不断从杯底上升,就像是美丽的珍珠项链。”

    “真是了不得”高老板听的惊奇,他不禁赞叹。

    莫征衍一笑,“那要是葡萄酒呢”

    “喝葡萄酒,就要选高脚杯了。红葡萄酒的要大一些,白葡萄酒的小一些。”

    她说的仔细,让莫征衍也有一丝惊奇,“你还知道哪些,说出来听听。”

    宋七月在茶几上挑了一瓶酒,手指点向那瓶盖,“三角型的高脚杯是用来喝鸡尾酒的,矮脚的杯身很大,口小一点的叫白兰地杯是喝白兰地的。”

    “没有脚的,杯身很高,口身一样大的高身杯用来喝不含酒精和一些含低度酒精的饮料最合适。”

    “啤酒就要选有把手的大玻璃杯了。”

    “至于像是威士忌,金酒,伏特加,龙舌兰,那就要选上杯口打,杯底笑的古典杯。”

    她说着,手指在一众酒瓶里寻找,却没有找到,“如果是要喝白酒,那就一定用烈酒杯。”

    “哎这里没有白酒。”宋七月惋惜一句,她扭头望向了莫征衍,“好的酒杯,可以把酒漂亮的色彩透出来,看起来既赏心悦目,喝的时候又把酒的香气保存了,是不是一举两得”

    高老板已经在旁听得一愣一愣,根本回不了神。

    莫征衍只沉眸看着她,嘴角一抹笑。

    “高老板,我说的对吗”宋七月率先问道,高老板叫好鼓掌。

    “莫总,您说呢”宋七月注视着他。

    只见莫征衍更是将嘴角飞扬弧度,他唤了一声,“拿白酒来。”

    立刻的,面前放了一列的陈年白酒。

    宋七月很是豪放不拘,她倒了一小杯,敬向莫征衍,也敬向高老板,换来叫好声一片。

    敬酒的时候,高老板凑过来低声道,“今天晚上只要能让莫总高兴,明天一早那块地皮就是你的。”

    这话说的明确,也是够爽快,宋七月笑了,“一言为定。”

    耳畔传来绵绵柔柔的歌声,大抵是高老板带来的美女上去唱歌了。宋七月坐在莫征衍的身侧,她的手抬起,在他的肩头一搁,更是整个人靠了过去,下巴抵住手背,离的他很近。

    “要玩骰子吗。”她轻笑着说。

    莫征衍瞧了她一眼,沉默中拿过了骰钟。

    宋七月又是招呼了众人,一起来玩。

    轮了几局,一众美女各个都被输了骰子被罚酒。

    其中一位很是不凑巧,连输了三局。

    这边她一连喝了三杯后就有些受不了,“我不罚酒了,换别的罚吧。”

    众人起哄着,询问罚什么。

    “就罚我脱衣服吧,不罚酒,罚脱衣服也可以吧”那美女倒是大胆,她说着就脱去了小披肩,露出香肩。

    **,这种游戏不过是小意思。

    “莫总,高老板,可以嘛”美女又是询问另外两位。

    高老板哪里敢有意见,这边全是看莫先生是否应肯。

    莫征衍微笑着,他沉默了一下,忽而应声道,“随你们高兴就是了。”

    今夜还真是刺激,连脱衣服都赌上了。

    既然开玩,就要玩得起,宋七月自然奉陪到底。

    宋七月在玩骰子上,那也是行家,然而再是能手,没有战友也难免会战败,酒一杯又一杯往下喝,喝的她有些发晕。

    “宋经理,你又输了,该罚”

    宋七月拿过一杯酒,仰头就喝。白酒醇香够劲道,却也是太过刺激,辛辣的液体顺着喉咙一路流淌而下,让她终于忍受不了,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的难过。宋七月强忍住,她歉然道,“你们先玩着,我失陪一下。”

    宋七月起身,稳住步伐而去。

    真皮软椅的沙发里,莫征衍坐在原位,灯光十色旋转,他不动声色瞥了她一眼。

    包间里原本就有洗手间,但是宋七月还是去了外边的。

    门一关上,她跌撞间奔向洗浴台,哗啦全吐了出来,五脏六腑好像都要掏出来似的。

    缓了一阵,用冷水洗漱,吐过之后,人反倒是清醒了。

    宋七月吹了一会儿风,她缓过神来,手一推开那扇包间的门,笑容又是漾起。

    “宋经理,你这是忙什么了,可来了”高老板吆喝着。

    宋七月连连道歉,又重新入座,“莫总,让你等了吧,我们继续玩吧。”

    莫征衍看着她,那张艳丽脸庞上,她额头的发髻还沾了一丝水,好似是刚刚清洗过自己。那张俏脸虽然补了粉,却也掩盖不了她的苍白。

    又是新一轮,宋七月再次认栽,“输了。”

    “宋经理,我给你倒一杯。”高老板就要取酒。

    宋七月之前都是罚酒,这一次,她定定一笑道,“不啦,我也不是酒仙,喝不下了。”

    “脱脱脱”包间里其余人等叫喊起来,都在拍手鼓掌。

    宋七月今日穿的是一件连身裙,湖蓝绿的,她站起身来,笑着道,“好,我认罚”

    莫征衍抬眸,他的目光散漫,只是对上了她依旧没心没肺的笑容。

    他的眉头悄然一皱。

    齐简和何桑桑一直都站在包间的一侧里随行,他们不曾入局,只是两人都随时观察着情况。他们敏锐的发现,莫先生的神色已经显露出不悦来。

    包间里叫好声一片,气氛看似欢乐,却是扑朔迷离。

    宋七月的眼前,昏昏暗暗一片,缭乱的灯光,七彩的颜色闪过眼底。长裙的拉链在身后,她的手环绕过去,轻捏住链扣。

    他的眼眸骤然一凝,只见她身上的裙子,在拉链拉下的瞬间,就自然落了下来。

    湖蓝绿的裙子里,还有一件衬裙,却是白色的,隐约可见她内衣的轮廓。

    她身材不白皙,却是凹凸有致,胸前的若影若现,更是让人定睛逗留。

    高老板只顾着瞧她,都忘记了说话。

    她笑着,那笑容淹没在那五光十色里。

    将裙子从地上拿起,宋七月从容道,“可以了吧。”

    然而谁知道,还未等众人应声,那黑压压的人群里,却是有人猛然而起。

    微醺的眼眸里,宋七月定睛一瞧,只见是莫征衍,他一下走向了她,笔直不带迟疑。

    宋七月一怔,周遭的众人也是一愣。

    莫征衍没有只字片语,他只是脱下了自己的西服,手臂一横,绕过宋七月的肩头,披在了她的身上。

    他的衣服宽大,带着他的体温和气息,是一抹熟悉而又陌生的味道。

    宋七月还僵着无法动作,只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人一下握住

    那是一双大手,干燥而且有力,带着微凉。

    宋七月的发丝飘动起来,众人只见莫先生带着她往包间外而去,那镜头缓慢却也快速,一眨眼就消失不见。

    倒是齐简和何桑桑最先反应,何桑桑已经跟随而出。

    齐简在后方道,“高老板,莫总先走一步,感谢今天的招待。”

    离开包间,宋七月一路被他握着手走出去。

    皇朝的一路,从过道到进电梯,出了电梯又过大厅。

    这一路,他的手都一直紧紧握住她。

    那力道,竟让她有一丝发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