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108章:让他登门

第108章:让他登门

 热门推荐:
    君姨在医院里,一住就住了一个星期。

    值得高兴的是,君姨的恢复状况很好。

    自从那天醒过来后,她就能吃能喝,整个人的状态和平常没有变化。只是前两日因为失血还有些精神不济,等过了第三天就开始慢慢的缓过来了。一周后,君姨更是恢复了精神,就连脸色也有了血色来。

    宋七月这段日子里一直陪着她,不用去上班了,她每天除了睡觉,也就是来陪伴君姨。

    其实这日子很轻松快乐,宋七月一点也不感到无聊。

    宋向晚每天早晚都会来报道,不过会和她错开一些时间。

    宋连衡也是时常会抽空过来探望。

    医院里的护士看见了,都夸赞君姨福气好,小辈们疼爱她。

    君姨出车祸的事情,没有告诉远在国外的宋瑾之。

    只怕瑾之听到后会担心。

    君姨也不让众人提及,众人也都明白。

    宋七月懂的君姨的心,不过还好自己如今在,可以瞧个究竟,她更是放心。

    只是,君姨住了一周的医院后,就开始喊着要出院了。

    “住在哪里,都没有住自己的家好,更不要说这里是医院了,我可不爱住。”君姨这两天一直这么念着。

    宋七月道,“好啦,大哥不是说了吗,医生要你在这里观察一个星期,要等健康报告出来才能看能不能出院。我们要听医生的安排,这样才能完全康复。”

    “我现在好好的,哪里还有什么事情你去问问张医生,我的健康报告出来了没有”君姨催促。

    宋七月只得应声,“我这就去。”

    宋七月来到了张医生的办公室,她敲了敲门。

    “进来。”

    宋七月推门而入,“张医生,您好,打扰了。”

    “是宋小姐,请进。”

    宋七月入座,她问询道,“张医生,我大姨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星期了,今天健康报告会出来,不知道有结果了吗情况还好吗”

    张医生让护士翻找病人的档案。

    接过那档案后,张医生看着报告道,“宋小姐,宋玉君女士的健康报告显示,身体基能都很正常,她恢复的也不错。只不过”

    “不过什么”宋七月立刻追问。

    “只不过之前的车祸撞到了她的脑部,还是有些残留物,轻微的肿块和淤血,暂时还没有消除。”

    一听到这个,宋七月一颗心猛然提起,“那要怎么办”

    “我检查过了,这些残留物并没有对宋女士造成坏的影响,所以暂时是没有问题的。”

    “那以后呢要不要动手术”

    “手术恐怕不行,位置太接近脑细血管了,不能进行。”

    宋七月僵坐在椅子里,突然就没了声。

    张医生又是宽慰道,“不过,宋小姐,你也不要太担忧。很多个案的病例也有类似的状况,过了一段日子,那些残留物会自行消除。”

    “这是真的吗”宋七月仿佛看到了希望。

    “是有这样的个案存在,不过每个人也都是不同的。我相信好好休养,静心照顾,保持愉快的心情,这是最重要的,希望不久后,残留物会消除。”张医生微笑着说。

    “至于出院的事情,宋女士的身体其他状况都是良好,随时都可以出院了。”张医生如此说。

    “张医生,谢谢您。”

    离开办公室,宋七月来时的好心情,此刻却是消散了。

    走了几步,她默然停下。

    站在回廊里,偶尔有护士病人经过,窗外是蓝天白云。

    海城今日天气晴朗,拉开的过道窗户,阳光照耀下来是微热的。但是医院里总是很阴森,迎面而来的空气都是森凉的,带着消毒水刺鼻的味道,很是不舒服。

    眼前的视线又一丝涣散,宋七月突然想起那相似的病症来。

    这年的冷冬,有一个人找上了她。

    在寒冷的冬日里,他请她为他做一件事情。

    他说:宋经理,我需要你为我做这件事情,也只有你能做到。只要你帮我办到,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宋七月是好奇多过于他所夸下的许诺,她问他是什么事情。

    当他将事情告知后,宋七月还是震惊了。

    她问:为什么要我这么做

    他并不肯回答,宋七月在此时道:我可以为你做这件事情,但是你必须要告诉我原因。

    就在僵持之中,他终于幽幽开了口:我出了车祸,脑部有淤血,如果动手术,成功几率不到三成。

    不到三成的成功几率。

    最后的结果呢。

    那个人亲手将他心爱的女人嫁给他的弟弟,而后走的不知去向。

    是死是活,无人知晓,宋七月亦是没有再追问过。

    只是此刻,宋七月是真的害怕,有一种无法去捕捉的虚无感,她竟不敢去设想。

    回到病房,宋连衡来了,他正和君姨在聊天。

    她立刻的,收起了那一脸的迷茫。

    瞧见宋七月回来,君姨忙问道,“你这孩子,问个报告问了这么久,到底情况怎么样”

    宋连衡看着她。

    宋七月挑眉道,“哎,君姨,你一定要教教我,怎么样才能在短时间恢复的这么好,还这么容光焕发。医生说,你随时都可以出院。”

    君姨一听,她笑了,“那我今天就出院”

    宋连衡想了想笑道,“我看明天吧。”

    “就是,明天吧。”

    君姨应了,“那就明天吧。”

    宋连衡小坐了一会儿,这就要赶回公司去,今天中午过来,是来给君姨送梨,昨天君姨说要吃。

    宋七月看他要走,她只说要送送他,就和他一起走。

    送下楼,宋七月道,“大哥,张医生有没有跟你说过君姨的情况。”

    “我知道。”宋连衡道。

    “那大舅他们”

    “他们暂时还不完全知道。”

    话到如此,已经明了,唯有宋连衡和她清楚君姨后遗症的严重性。

    宋七月默了下道,“那就先不要告诉大舅他们了,省的他们担心。”

    “我也是这么想的。”

    “恩,那你先去忙吧。”

    宋七月折回医院大楼里去,而宋连衡则是往外边走。

    亲信王启走近身旁,他低声道,“宋总,刚刚接到秘书办的电话,金秘书说港城莫氏久远的莫总抵达海城,莫总方已经致电过来,莫总在海城的子公司,想要和宋总您见面。”

    这与其说是见面,更不如说是去登门。

    莫征衍不到宋氏,却在莫氏的子公司新通,等着他上门。

    宋连衡道,“去新通。”

    车子前往新通公司,宋连衡带着王启而入。

    王启报上名号,“我们是宋氏汇誊,这位是汇誊的宋总,约了莫总在这里会面。”

    那前台的接待小姐像是早就得到了指示,她立刻微笑相迎,“宋总,您好,您这边请。”

    新通是一家子公司,在海城算的上是中小型公司,但是后台很大,实力雄厚,有莫氏坐镇。

    莫征衍此番到来,让子公司上下的职员都进入一级警备状态。

    宋连衡一进入公司,就感受到了那严谨紧张的工作氛围。

    莫征衍的到来,并没有占据子公司吴经理的办公室,而是在会客室里。

    莫征衍正和吴经理在叙话。

    前台一带人入内,叙话终止了。

    莫征衍坐在一侧,吴经理也坐着。但是只需一眼看去,就看出吴经理的小心翼翼和忐忑不宁。

    久远集团总经理亲临,这能不让吴经理恭敬迎接。

    吴经理看见来人,他立刻招呼道,“宋总,您来了。”

    “吴经理。”宋连衡应了一声,他微笑着望向了莫征衍,又是说道,“莫总,突然来了,事先也不告诉我,我好亲自去接机。”

    “临时过来,办点小事,也不重要。”莫征衍缓缓应声,却很是轻描淡写。

    他又是道,“你坐吧。”

    “莫总,宋总,你们慢聊。”吴经理瞧见如此,他也是个识趣的人,赶紧撤离,将地方让出。

    这办公室里立时就只剩下他们,以及两个贴身的下属。

    莫征衍抽着烟,他不疾不徐道,“我这次过来,是为了什么事,我想你应该知道。”

    莫先生还算是以礼相待,没有苛责也没有给脸色,但是那气势却是逼人,沉静之中透了出来。

    宋连衡沉声道,“莫总是为了海遂项目的第二期工程尾款,以及第三期启动金。”

    他弹去一截烟灰,温声回道,“什么时候到账,你给个话。”

    简单一句话,公事公办的态度,那口吻里更是透出强势来。

    宋连衡道,“会尽快。”

    他抽了口烟,不温不火的,“尽快是多久”

    “莫总,请相信宋氏,一定会在最快的时间里将资金到账。”

    莫征衍徐徐道,“我要的是具体时间,几月几号几时。”

    无形之中,那压迫感愈发投射过来。

    “这个项目,你是打算要毁约,不继续合作了”莫征衍眼眸一抬,注视向他。

    宋连衡凝眸道,“汇誊信誉良好,从来不会毁约。”

    “第二期工程尾款,五月月末的时候,就要汇款到账,你拖到了六月,还没有结算。眼看着第三期也要开动,你连上一期都没有结款,还要怎么继续合作。”

    “宋伯伯注重信誉,在业界以守信闻名,你的父亲也是如此,这才创下汇誊百年的基业。”

    “现在,汇誊恐怕是要毁在你的手上。”

    他话语轻缓,却是言语犀利

    他指尖轻夹着烟,弹去一截烟灰,就像是落定事实一般。

    莫征衍道,“你如果不行,没有这个能力,那就坦白说,莫氏换合作方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