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117章:曾经是他的

第117章:曾经是他的

 热门推荐:
    但是这一出,却是让康家众人始料未及。..class41.htl

    同样,也让宋七月感到措手不及。

    然而宋七月够快,她最先回过神来,朝着众人问候,“康爷爷,康奶奶,康伯父,康伯母,还有各位叔叔阿姨,你们好。”

    她大方微笑,站在康子文的身边,不卑不亢,仪态万千。

    众人如此瞧去,倒也觉得他们是一对璧人。

    康老太爷虽然不知道这位宋小姐到底是哪位,但是康子文第一次带来女孩回家,倒也是让人欣喜。

    “宋小姐,来来来,快坐吧。”康老太爷笑着呼喊。

    “好。”宋七月应声,便随着康子文走向那沙发座椅。

    原本坐在上面的宾客,自动的让出位来,给了他们两人。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宋七月的身上,方才的愕然褪去,此刻宋七月倒是淡然沉静以对

    她更是对上了莫征衍。

    他微笑着望着他们。

    宋七月瞥了他一眼,心里边却是在叹息:亲爱的小叔,你用得着这么高兴的样子么。

    康氏的董事长,也就是康子文的父亲,此刻就坐在他们的对面。

    康父瞧着宋七月,他却是认出了她。

    前任五洲集团公关部总经理宋七月

    曾经,五洲和康氏有过一些生意往来,而宋七月当时是负责接手的经理,和康子文有过交道。

    只是她后来背信忘义,揭发了唐韩琛,被五洲踢出局

    康父当下心里边是考虑良多,既是不悦,又是诧异,但也不好多言。

    康父只是好奇,“宋小姐,原来和子文这么熟了”

    “康伯父,好些日子不见了。”宋七月应声,她很是坦率道,“我和子文这次也是凑巧。”

    “我和七月之前就认识,不过这次她是阿姨介绍的。”康子文在旁道。

    “你阿姨”康父瞧向了一旁坐着的女人。

    康阿姨道,“说来也真是巧,我有个好朋友玉君,她有个外甥女,年纪和子文也差不多,我看了照片,特别漂亮,就一直想要介绍给子文。只是我在海城,子文呢,之前不是在国外,就是在港城,也没有这个机会。”

    “这次我们一家人吃饭,子文就过来了。”

    “我就想着不能错过这个机会,就让玉君带了她的外甥女过来见面。”

    “谁想到啊,”康阿姨谈到这里,她笑的更是开心,“谁想到子文跟我说,其实他们早就认识”

    “哪个玉君”康母问道。

    康阿姨道,“就是宋家的二小姐,宋玉君的外甥女。”

    “宋氏汇誊”康父一下就知道了,他更是惊奇,“你是宋家的女儿”

    宋七月的老底都被掀了,只得微笑道,“是的,宋仲川是我大伯,宋玉君是我大姨,宋连衡是我的大哥。”

    “那你是宋董事长的女儿”康父又是询问。

    康阿姨道,“她是宋家老三玉宁的女儿。”

    宋玉宁,宋家上一辈的三小姐,她是宋仲川和宋玉君的妹妹,三年前因病过世。

    这个消息,在场众人,有些知道,有些不知道。

    康父得知了她这一背景后,对宋七月倒是持了待定的看法。

    他笑着说,“真是没有,原来你是宋家的千金。”

    “七月不喜欢张扬,所以就不爱说自己的身份。”康子文在旁维护。

    康阿姨取笑道,“你瞧瞧你,还没过门呢,就这么护着七月了,还怕人家跑了。”

    众人都哄笑起来,康子文也是不好意思的笑了。

    宋七月坐在其中,倒也没有不适,只是觉得自己不该在此。

    又是一扭头,再次对上了莫征衍。

    却是发现,他的目光里此刻是一抹他都已经明白的笑意。

    天,这让宋七月想要死。

    康父又是道,“莫总,您和宋家好像有些亲戚关系”

    康父是知道这一层的,港城莫家和海城宋家是远亲。

    在众人的笑声里,莫征衍不急不缓笑道,“七月,她是我的侄女。”

    这一层关系揭开,宋七月一下子身份更是了得。

    “我看康公子和七月很相配。”莫征衍又是道。

    他这是在火上浇油吗宋七月郁闷了。

    康子文扭头对上莫征衍,他有些腼腆道,“莫总,您过奖了。”

    宋七月扬眉,并不和他应声,只是微微一笑。

    之后,众人又夸赞了他们好一会儿,诸如“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天作之合”之类的夸词,听的宋七月有些飘飘然,她天生就是爱被夸。

    而康父也询问了一些她的近况,宋七月简单回答着,并不详说。

    康父还想要继续询问,康子文就挡住了他,并不让他再继续。

    附带着康阿姨也是维护康子文和宋七月,康父也不好多问了。

    康母倒是很温柔,她拉着宋七月的手,轻声和她聊了好一会儿。

    康老太爷更是因为康子文是长孙,所以对她更为厚待。

    只是这一大家子,七大姑八大姨的,围绕在宋七月周遭,时间一长,她再是爱听夸奖,也不免觉得疲乏。

    她有些撑不下去了。

    同一时刻,宋七月却也了解到,今天的晚餐,有着别样的意义。

    “七月,你怎么不早说,莫总是你的叔叔”应酬了好一阵,康子文才脱身来到宋七月身旁。

    “那之前的晚宴,其实依照你们的关系,你不用找我帮忙”

    他想起之前为了接近蓝天公司的副总萧墨白,她还来找他帮忙。

    可其实那日晚宴东道主正是莫征衍。

    “康子文,你也没有告诉我,今天是你们家的家族聚餐日。”得了空隙,终于是两个人,身旁不再有旁人,宋七月开口道。

    本来以为是平常的晚餐约会,可没想到在康家别墅。

    之所以在这里,是因为今天是康家的家族聚餐。

    而康子文又在家族聚餐日,将她带来,那意义更是非同一般。

    可是,宋七月却并不为此高兴。

    康子文扭头,望着她担心问道,“你生气了吗”

    “我没有生气,但是你不该这样。”宋七月道,“这是你的家族聚餐,而我不是你的家人。”

    康子文道,“但是不是也没有可能,如果我们真的牵手成功,你嫁给了我,你就是我的家人了。”

    “我现在只是提前让你感受一下。”康子文很是认真。

    宋七月却觉得他还是没有搞明白,“康子文,这是你自己的想法,不是我的,你事前没有跟我说一声,就把我带入到你的生活圈,我不认可。”

    “七月”康子文还想解释,可是一旁有人在呼喊他,“子文,你来一下。”

    康子文急于要向宋七月解释,被人打断了,他感到微恼,却也只能说道,“我一会儿就回来。”

    康子文说着,转身便迎向了呼喊他的亲人。

    宋七月却是觉得有些烦闷,她拿着一杯果汁,视线在人群里随意扫着。忽然,定格向莫征衍。

    她定睛看着他,直到他也回眸望向了她。

    隔了空气,隔了距离,两人在别墅大厅的两端,瞧着对方。

    宋七月朝他举杯致敬。

    莫征衍和周遭的人聊了几句,他端着酒杯漫步走了过来。

    宋七月一笑,她转身往大厅的回廊走。

    莫征衍见她转身,他不紧不慢跟随。

    两人一路走着,来到了大厅后方的安静回廊,远离了大厅的喧哗热闹,这里很安静。

    隐约,却还是听见了那传来的乐声。

    宋七月已经坐在栏杆上,悬空的两条细腿,高跟鞋轻轻晃着。

    她回头道,“我说小叔,要不要这么巧,我到哪里,你都在。”

    莫征衍走过去,倚靠着栏柱,他取了支烟来抽,“应该说,我们很有缘,七月侄女。”

    “不过,你和这位康公子,更有缘。”他意有所指。

    宋七月却是撇嘴,“好了,你要是想笑,你就笑吧,忍着做什么。”

    “呵。”他倒是真是很不给面子,果真笑出声来。

    宋七月横他一眼,“笑够了”

    “你大姨安排你相亲”他问道。

    事已至此,全都拆穿了,宋七月也没什么好隐瞒,“是呀。”

    “所以说之前你在大学里等那个男的,也是因为相亲”他倒是会举一反三,立刻就想到了那天。

    “是呀是呀。”宋七月没好气道,“这次回来,我就是一直在相亲,相了好几天了,每天早中晚的相。”

    “结果如何”他倒是对她的相亲经历感兴趣。

    宋七月道,“不就是两种,要么别人看不上我,要么我看不上别人。”

    成和不成,说穿了就这两种结果最直接。

    “那现在,你对康公子是哪一种”莫征衍问道。

    宋七月微笑,“你猜呢”

    “我看你今天这场戏演的辛苦。”

    “小叔,你的眼力真好,什么时候空了教教我。”

    “康公子也是青年才俊,家底不错,人品也不错。他又对你这么倾心一片,又有他的阿姨支持你,你不考虑一下”莫征衍为她分析了一下。

    宋七月笑了,“小叔,你好像很急着把我嫁出去,是担心我没人要吗”

    “你这个性子,还真是难说。”他对她持怀疑态度。

    宋七月却是任性道,“我要么不嫁,要嫁就嫁最好的”

    “那来说说你的标准。”莫征衍饶有兴趣。

    “要高,起码一米八,体型要好,身材要匀称,体格也要好,经得住打,至少得一挑二,不然以后怎么保护我。”

    “长得要好看,得有自己的风格,还得入我的眼。”

    “他得家财万惯,起码要是个富二代,还得要有自己的事业,还得有斗志有目标,不能啃老。”

    “我败家惯了,他要是没钱,养不起我,我会受不了。”

    “他还要对我大方,不能小气,我要买什么,他就要给我买。”

    “最重要的,他要疼我,宠我,爱护我,不能骗我,我想他了,他就要出现。我生气的时候,他要无条件哄我。我说一,他不能说二。”

    “为了我,可以倾尽所有”

    宋七月开始漫天胡说,将幻想中的一切可能的不可能的都搬出来说。

    一口气听她说了这些,莫征衍问道,“你说完了”

    “先这些吧,以后想到了别的再加上去。”宋七月暂时点头。

    莫征衍笑了,“七月,你这辈子还是不要嫁人了,省的你出去害人,别人又被你害。”

    宋七月笑了,“我要是不嫁人,君姨会急死的。”

    莫征衍微笑,“你刚刚说的那些条件,我看这个世界上,几乎不会有男人能够达到。”

    “那也不是没有,是吧。”宋七月倒是不在意,反正她也没想着真的要嫁。

    莫征衍笑了,“倒是有一个。”

    “谁呀”宋七月扭头,她好奇问道。

    莫征衍抽了口烟,吞吐出的烟雾,随风飘散。

    那雾气朦胧,他动了动唇说,“我。”

    宋七月一愣,“你”

    “哈,小叔,我刚刚说的这些,你能做到”她睨着他。

    他指尖的星火明灭,温声说道,“你要是乖一点,听话一点。”

    “这意思就是还是要我听你的”宋七月挑眉。

    “那你嫁不嫁”他反问一句,说着不知道是真是假的话语。

    宋七月更是不会当真,但是她断然道,“嫁给自己的叔叔,我怕被钉在十字架上。”

    “我怕死,我不嫁。”她摇了摇头。

    他望着她,笑着道,“小孩子就是小孩子。”

    “说的你好像是老头子,你也没比我大几岁呀”宋七月不服,她又是问道,“你要在这里留到什么时候。”

    “你想走了”莫征衍反问,他看出了她的去意。

    “恩。”她承认了,确实是无趣。

    “你这个女主角,可以走的掉”

    “要不要走”她忽然提议,一双眼睛明亮,“一起离开这里,跟我走怎么样”

    莫征衍抽去最后一口烟。

    一支烟抽罢,他的指尖一松开,那烟蒂落下脚底。

    这本是非常不礼节的举动,却因为他慢条斯理的举止,而显得斯文。

    他将烟蒂踩灭,“走吧。”

    “你先走,我随后就到。”宋七月笑了。

    莫征衍瞧她一眼,他微笑间沉默先行进大厅。

    瞧他走后,宋七月这才回了大厅。

    此时,莫征衍已经走了。

    宋七月瞧了众人一眼,他们并没有太在意她,正是聊的兴致高昂,这下真是好。

    宋七月拉住一位佣人道,“你替我告诉你们家子文少爷一声,我要先走了。”

    那佣人一下不知道要怎么办,“这”

    还不等对方答应,宋七月眨了下眼睛,“谢啦。”

    那佣人是个年轻女孩,不知道如何拒绝。

    宋七月就立刻悄悄离去。

    那佣人则是赶紧跑去找康子文,找到他后道,“康少爷,您的女朋友宋小姐,她说她先走了,让我来告诉您一声。”

    康子文一惊,“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刚刚,她刚刚才走。”

    康子文一听,他赶紧追了出去。

    康家别墅的前庭,宋七月轻快的步伐走向前方去。

    莫征衍的车已经取出,就停靠在外面,而他站在那车前,他正在等待她。

    宋七月笑了。

    她刚刚走近,却是听见身后有人呼喊,“七月”

    莫征衍瞧见了她后方追来的康公子,他朝她笑道,“看来没那么容易走了。”

    宋七月也听到了康子文的呼喊声,她朝莫征衍一笑,“等我一下。”

    莫征衍沉默颌首,宋七月转过身去。

    康子文急步奔跑而来,他终于追上了她而感到欣喜,却也因为她的离开而懊恼。

    又因为看见了宋七月和莫征衍在一起,他猜到他们是要一起走。

    “七月,为什么突然要走了”康子文询问,“莫总,您也要走了”

    宋七月望着他,她不顾这里还有莫征衍在场,朝他说道,“康子文,我和你真的没可能,从一开始我就说过。”

    许是因为莫征衍在场,康子文的脸一下子涨红了,“七月,你跟我来,我们再谈谈。”

    “不用了,这里就可以,反正征衍也不是外人。”宋七月说道。

    她直接喊了莫征衍的名字,康子文还没反应过来,宋七月又是道,“康子文,我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好。”

    “我想你知道,我之前是做公关的。”她搬出旧事来。

    “我一直都知道,可是我不在意我对你是真心的”康子文也顾不上了,他急于表达自己的情感。

    宋七月微笑,“那么你又知不知道,我曾经是他的地下情人”

    康子文一愣,根本听不明白,“谁”

    宋七月望着他,却是说道,“这里还有谁”

    此处除了他们两人之外,只有莫征衍一个人而已

    可是,康子文不敢置信

    “这怎么可能”康子文大惊,“你不会的七月,你故意骗我的他是你的叔叔不是吗你们”

    “**”这两个字说不出口,也不想去这样玷污他喜欢的女孩。

    康子文的神情是震惊的,却也是受挫的

    宋七月不疾不徐,她从包里取出了一包烟来,用打火机点燃。

    她抽着烟,极细的女士烟,她笑的风情,这才接了他的话,“是,不过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他只是我名义上的叔叔。”

    “我没必要说谎。”宋七月直言不讳。

    她更是盯着他的眼睛道,“我为了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做了他的情人。”

    这突然的事实,让康子文一时间僵住,任是任何人,恐怕都会无法接受。

    莫征衍站在她的后方,一言不发。

    却又仿佛全都默认。

    “康子文,我不单纯也不善良,更不是你能碰的女人,找别人去吧。”宋七月微笑轻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