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123章:不如嫁给我

第123章:不如嫁给我

 热门推荐:
    莫公馆处,是何桑桑来接应她的,“宋小姐,您请。.. <#>”

    宋七月往里面走去。

    这公馆,宋七月不是第一次来。

    经过泊车的车库,里面停了一辆车,那是莫先生的车。

    至于康公子的那辆,倒是没有看见。

    宋七月有些狐疑。

    走过前庭,走过那雨花石天井,一路再踏过了露天长廊,由何桑桑带领着就到了正厅。

    正厅里,却是没有人。

    宋七月扫了一眼,何桑桑继续带路,“莫总在侧厅。”

    公馆的侧厅,远离了露天长廊,却是正对着那池子。

    池水清水碧绿,清澈的很,有山石,却依旧是什么也没有种植。

    一眼瞧去,还是这么空荡荡的。

    侧厅里铺陈着和正厅里一致的牡丹花开富贵的地毯,厅里除了一些简单的家具外,很是简洁。

    唯有墙上挂着一些画,其余的摆设都没有。

    虽是墨色深浓,很是文艺清新。

    然而一踏入,倒也是显得空旷。

    何桑桑走在前方,为她将侧厅的门推开,请她入内。

    宋七月走入,她就看见一架实木的摇椅摆在前方。

    那摇椅里坐着的男人正是莫先生。

    他正躺在其中,背对着她,一动不动的摇椅,加上他的背影,像是静默的油画。

    他正面对着池子,而屋檐处是肆泄下的水帘,叮叮咚咚的,别有一番风致。

    莫先生懂的享受,而且是高品质的享受。

    和寻常人不同。

    聆听屋檐水珠滴答声,还真不是普通人的爱好。

    宋七月静静走过去,她走到他的身侧,往那墙上一靠。

    听了一阵屋檐流水叮咚,宋七月都没有出声。

    只见莫征衍一张侧脸俊美,那神情很是淡然。

    这一阵过了水珠停歇下来,周遭安静下来,他淡淡说,“来了。”

    宋七月应声,“是啊,不过小叔,你不是让桑桑告诉我,康公子来了这里”

    但是从进来后到现在,根本没有看见康子文的身影

    莫征衍低声道,“他走了,就在半个小时之前。”

    宋七月倒是相信,莫先生没有必要对她说谎,“半个小时之前那么桑桑在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其实他就已经走了”

    “我亲爱的小叔,你把我骗过来,又是要做什么呢”宋七月问道。

    “我哪里骗了你,从头到尾,我可没有说过,康公子还在我这里。”

    宋七月无言,还真是挑不出他的刺来,只能投降,“是,是我太心急了,所以就过来了。”

    “你这么担心康子文,怎么,是怕他对我动手”他微笑着说。

    “哈,他对你动手”宋七月也笑了,“这显然不大可能。”

    就算是康子文曾经动手揍过邵飞,那也是在意外的情况下,在邵飞没有防备的情况下。

    “怎么就不可能。”莫征衍道,“兔子急了还会咬人。”

    他竟然把康公子比喻成是兔子,还真是柔弱。

    宋七月道,“第一,康氏和莫氏有往来,康公子对莫总你一向都是恭敬有礼,他也不会做出出格的事情。”

    “再来,莫总,你也不像是这么简单就能被人给偷袭的人。”

    “而且,这里又是你的地盘。”

    “你要是真被人给揍了,那我要立刻去买彩票,明天一定中奖。”

    “这几率就跟火星撞地球一样,还要等上个几千几万亿年。”

    她打趣着,莫征衍徐徐睁开了眼睛。

    他半眯着眼睛,侧目来瞧她,这个角度望过去,莫先生还真是一个媚。

    “那么其实你是担心,我对他动手了”莫征衍问道。

    宋七月竖起手指晃了晃,“也基本没有可能。”

    “莫总,你没那么浮躁,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她笑着下定论。

    莫征衍微笑,“那你还过来。”

    “可是我刚刚说的这些就算是事实,但是也难免会有意外情况。”宋七月换了个姿势。

    她又是接着说,“之前就说过了,人在不冷静的时候,什么情况都会发生。”

    “你要是真的一个不高兴,把人家康公子给揍了一顿,我想康董事长也不能拿你怎么办。”她不禁叹息。

    莫征衍扬起嘴角,“说了这么多,还不是怕我对他动手。”

    “怎么,心疼”他问道。

    宋七月挑眉,“心疼算不上,只是会有点过意不去。”

    “我想康子文今天会过来拜访你,十有**和我有关。这件事情,说来说去,还是因我而起,我难辞其咎。”

    “放心吧,你不会成为众矢之的。”莫征衍如此说。

    “康子文毫发无伤。”他给了答案。

    宋七月安心,“小叔,您真是大人有大量。”

    “好啦,既然什么事情都没有,那我也不打扰小叔休息啦,我先走了。”宋七月就要告辞。

    莫征衍出声拦住了她,“你就一点也不好奇,他来了这里跟我说了什么”

    “我要是想知道,你会说嘛你要是说,那我就留一会儿。”宋七月回道。

    虽然,她其实也很想知道,康子文到底说了什么。

    此时,管家轻轻敲门而入,“先生,下午茶已经备好了,您要用吗。”

    这可不是到了午后,莫先生的午茶时间到来。

    莫征衍瞧向了宋七月,“坐下来聊吧。”

    宋七月明白了,她也不拒绝,“好,那就不客气了。”

    莫公馆的饮食那是考究的,宋七月早先来海城这里吃过饭,那味道还记忆犹新。

    此番下午茶,宋七月更是领略到了其精细度。

    直接让人搬了餐椅到偏厅里,将一系列的吃食也全都端了上来。

    宋七月就在一旁看着管家带着佣人忙碌了好一阵,等那一桌子上摆的像是五星级餐厅一样的布置时,她不禁感叹。

    “小叔,你家里的管家去做餐厅经理,一定是一级的。”宋七月坐下了来。

    莫征衍只是微笑,而管家为她倒茶。

    这茶是龙井,宋七月喝的出来,但是这茶香却是格外扑鼻,而且入口口感特别好。

    宋七月好奇了,“好好喝的茶,你该不会是放了罂粟吧”

    管家一听,倒是一愣,而后道,“小姐,是用泉水煮的茶,所以茶香比一般的茶水要好。”

    “原来是这样,刚才我乱说话。”宋七月不对叔叔伯伯们造次,她赶紧道歉。

    她视线一转,盯着那些点心,她早已经嘴馋,“那我就开动了。”

    莫征衍坐在另一侧,他没有出声,静静喝着茶。

    一旁的宋七月,却是吃的根本停不下来。

    一块绿豆糕,又是一块红豆卷,这嘴里的还没有吞下,手里又拿了一个。

    “管家伯伯,你这糕点真好吃。”宋七月边吃边赞美。

    管家微笑,很是自豪,他点头退下了,“先生,小姐,慢慢用。”

    莫征衍瞧她一眼,见她吃的这么欢喜,也有点被染了几分喜悦来,“你还真是不客气。”

    “这有什么好客气的,小叔请我吃东西,我当然要敞开了吃。”宋七月又是解决了一块。

    她喝了口茶道,“小叔,我看你没什么胃口,不如就来说说康公子到底来这里和你说了什么”

    “我看你该偷笑了。”莫征衍道。

    “我怎么就要偷笑了。”

    莫征衍一一道来,而宋七月默默聆听。

    “他一副护花使者的身份过来,告诉我,他不介意你的过去,因为他是真心喜欢你。”

    “他说,他现在没有我的身份地位,但是以后一定会有。”

    “让我不要再看管着你,像个犯人。”

    “大概,就这些了。”

    显然,他是将康公子到来后所说的话语给总结描述了,用短短几句话概括。

    宋七月从这几句话里就可以描绘出,当时康子文是如何的坚持坚决。

    这样一个文弱的康子文,又哪里来的胆量。

    为了她而如此

    真是造孽。

    “听完这些,被护花使者的行为感动了”莫征衍问道。

    宋七月吃着糕点,她顿了顿道,“说不感动还真是假的,我待他,没有他待我那么好,他还这么为我奋不顾身。”

    “是不是考虑要嫁给他了”他侧目,瞧着她那安静的侧脸。

    “可惜了。”宋七月的声音很轻。

    她微笑道,“我不想负别人,偏偏有人就是要来让我辜负,哈。”

    她笑了一声,分不清真假,但是却可以肯定是有几分真的。

    莫征衍放下了茶杯,就在她又要去拿糕点的时候,一下握住了她的手臂

    “痛”宋七月不禁轻呼

    她是真的痛,手上的淤青还没有好透,这下是旧疾加新上了。

    莫征衍眉宇一皱,他放开了手,“你过来。”

    “你干吗”

    “再不过来,就是要我动手请你过来了”

    宋七月无可奈何,她起身走到他面前。

    “临走的时候,他还警告我,不许再对你动手。”莫征衍缓缓说道,他突然抓起她的手腕,更是将的衣袖拉下。

    只见她的手臂上,还可以看见那淤青的痕迹。

    她肌肤不算一等的白皙,但是这片淤青还是刺目。

    莫征衍立刻唤来管家,拿了清凉祛瘀的药膏来,他让管家拧开了药膏,眼看着就要自己动手。

    宋七月瞧见了,她急忙道,“我自己来吧。”

    他却是不让她挣脱,将那药膏涂抹在她的肌肤上,是一阵凉凉的,而后是温热的交叠着。

    “我什么时候对你动过手”他一边为她涂抹一边问道。

    宋七月叹息,“就那天晚上送我回来,在车上的时候,你想要霸王硬上弓,但是没有成呀。”

    她可不敢反抗,因为当时他是真的弄痛了她。

    “你不会喊痛”

    “当时我要是喊了,你会听得进去”

    莫征衍沉默,似乎是默认了。

    此刻,他的举动温柔,宋七月也不动了,就站着任他为她上药。

    为她细细擦着药膏,莫征衍温声说,“你就这么急着要嫁人”

    “不是我急,是他们着急。”

    “非嫁不可了”

    “谁知道呢。”宋七月回答的模棱两可。

    突然,他开了口,说了一句话。

    他的手还轻握着她的,一刹那,四目相对。

    那声音很近,却又很远似的。

    他说,“如果你一定要嫁人,不如嫁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