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126章:是逼婚吗

第126章:是逼婚吗

 热门推荐:
    这晚,周苏赫并没有离去,留在宋家晚餐。.. 更新快,,就来

    自从和宋向晚在一起后,只要在海城,只要有空,那么每个周末,周苏赫都必定会来宋家报道。

    陪伴宋向晚的同时,也是和宋家人相聚。

    只因为,周苏赫也算是半个宋家人。

    晚餐过后,一家人在一起聊天,这也是必经的娱乐之一。

    大舅问起了周苏赫最近工作是否忙碌,“苏赫,今天周二,是工作日,你怎么有空来了。”

    周苏赫繁忙于公事,这一点众人都知道。

    “前阵子太忙了,今天手上才空下来,所以就想过来拜访宋叔叔您,也来看看宋阿姨,君姨,还有向晚。”

    周苏赫微笑着说,宋向晚坐在他旁边,自然是小鸟依人。

    众人都很高兴,宋七月静静坐在一旁。

    她没有出声。

    这种近似于客套的叙旧,她从来都不爱。

    这不,宋七月就打算偷偷溜走了。

    她宁可去散步,又或者去睡觉,都比坐在这里好的多。

    只是可惜,宋七月还没有来得及起身,就被拦住了。

    大舅道,“七月,今天康子文来家里找你”

    宋七月只得继续坐,“是哎。”

    “看来他是真的很喜欢你。”大舅点头道。

    一谈到康子文,大舅母和君姨也都是纷纷称赞。

    其实论人品,康子文当真是不错。

    宋向晚在旁笑着道,“爸爸,你都快把人家康子文当成是你的外甥女婿了。”

    大舅笑道,“这他们两个要是真走在一起,我当然是一百个同意。”

    “七月,你不要再犹豫了,挑来挑去,一会儿好的都被人家挑走了。差不多,就赶紧定下来。”大舅又是催促。

    大舅母也是这个意思。

    君姨则是道,“还是让七月再想想,毕竟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情。”

    周苏赫并不说话,只是沉默聆听。

    他默然看着宋七月。

    “是,我知道了。”宋七月只得应着声。

    而后她说道,“哎已经八点啦我得去给我的秘书回个电话,他要报告我工作进度。”

    有关工作,大舅也不拦她了,只是还是叮咛,“你不要再有太多想法了,该定就定。”

    “是是是。”

    找了个借口,宋七月就赶紧离去。

    这边众人又坐了一会儿,周苏赫的电话响起,他起身道,“我去接个电话。”

    宋向晚和父母聊着话,她松开了周苏赫的手,瞧着他拿着手机离开。

    周苏赫出了偏厅,在回廊里接听。

    下属将事情汇报完毕,周苏赫应道,“就这样吧。”

    他挂了线,却是没有立刻回去。

    周苏赫侧目,他却是往回廊尽头走。

    夜里的后花园,更是静怡。

    宋七月实在是闷坏了,出了别墅主厅,来到了后花园处。

    呼吸着新鲜空气,这才觉得舒服了许多。

    她往秋千架上一坐,无聊的荡着。

    过了一会儿,却又有人走来。

    前方是后花园的庭灯,沿路照耀着,宋七月看清了来人。

    踏过一片黑暗,那张俊容曝露在月光下。

    正是周苏赫

    宋七月瞧着他,“你怎么出来了”

    “接个电话。”周苏赫反问,“你不是秘书要向你汇报工作进度这么快就好了”

    宋七月脚下一点,荡着秋千,“好吧,我就是不想待在里面。”

    “刚刚你真不够意思,把所有的人都说了一遍,怎么就把我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宋七月随意扯着话。

    “你都没有给我打招呼的机会,就急着去见那位康先生了。”周苏赫看向她,他淡淡说道。

    只是月光下,他的眼睛锐利而锋芒。

    宋七月想起午后,她确实没有和他说过话,“哎,那你也不用这么记仇吧”

    “宋叔叔,宋阿姨,君姨,宋家上下都对这位康先生这么满意,你的意思呢”周苏赫问道。

    宋七月瞧着他,“看来你也很关心我,也怕我眼光太高,嫁不出去吗”

    “其实,我觉得康子文挺不错的。”她笑道。

    “康子文,他不适合你。”周苏赫却说。

    “哪里不适合”

    “你古怪叛逆,他刻板中庸。”

    “这叫互补,才能平衡呀。”

    “你不喜欢他。”

    “我对他还是很有好感的。”

    “不,你不喜欢他。”他近乎是夺定的说。

    仿佛,他早已经将她看透。

    更像是认定。

    宋七月笑着,轻声说道,“现在虽然还不算太喜欢,不过感情是可以培养的。”

    “如果可以培养,你不会到现在还是单身。”周苏赫又是道。

    “那是因为我之前不想恋爱,没这个心思。”

    “七月,”他却呼喊她,“你心里还有我。”

    他这样肯定的目光,说着突兀而不该的话语,让时间定格住。

    宅子的偏厅里,大舅母聊起了歌剧。

    她喊道,“向晚,之前不是说新灌了一张唱片拿下来放给妈妈和你姑姑听听。”

    “好,我去拿。”宋向晚笑着应声。

    宋向晚出了偏厅,直接上了楼去,来到阁楼取了那张灌制的蝴蝶夫人唱片。

    下楼的时候,特意去书房看了看,却没有瞧见周苏赫。

    又是下楼,有佣人经过,宋向晚喊住了他询问,“苏赫少爷去哪个书房了”

    佣人却是回道,“向晚小姐,苏赫少爷往后花园去了。”

    后花园

    苏赫为什么去后花园

    宋向晚秀眉一蹙,她定了定,那步伐却也是无法克制,亦是往后花园而去。

    在别墅的后方,花园的秋千架那里,宋向晚刚刚走近,就听见了那声音。

    是宋七月的声音,她笑着,“哈,苏赫,你得妄想症了”

    宋向晚定在转角后方,她瞧不见他们,但是却听得清楚他们的声音。

    如果说上一次在餐厅是偶然,那么这一次,她却是刻意。

    宋向晚明知道这么做不对,却是忍不住。

    她想要知道,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为什么要让他碰你”周苏赫的声音又是传了来。

    他面对着宋七月,几乎是质问的语气。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宋七月本就为了康子文的事情而烦恼,当下更是烦闷

    “今天下午,他抱了你,还亲了你”周苏赫的声音阴霾,那目光更是冰冷

    “你偷窥我”宋七月愕然。

    “你难道忘记了,阁楼的窗户,正好能看见整个后花园。”

    “看来你是故意来偷窥我了”宋七月也有些不悦了

    周苏赫阴沉着说,“你要是没做过,就不会被人看见。”

    他那语气活脱脱好似她背叛了他一样

    宋七月起身道,“就算康子文抱了我亲了我,那又怎么样我和他是光明正大”

    周苏赫却是说,“你心里有我,绝对不会和他走到一起。”

    “七月,不要再让我看见今天这样的情形。”他又是阴沉着放话,如同警告命令

    宋七月却是直视他。

    “周苏赫,就算我曾经喜欢过你,那也只是过去”

    “我要和康子文走到一起,和你无关,你也管不着”

    “以后没准,你还要管他叫姐夫”

    宋七月说完,她朝他笑笑,“困了,我要去睡觉,你喜欢这里,那就让你吧。”

    她走过他的身边,周苏赫却是一把抓住了她

    他不说话,只是眸光愈发阴沉

    宋七月轻声说,“放手,这里是宋家,你也不想我一喊,把所有人都喊来吧。”

    “毕竟,这样不好。”

    周苏赫的手猛的一握她的肩头,最终松开了。

    他看着她,却是用一种很温静却又沉重的眸光。

    他低声说,“七月,你不会。”

    宋七月不去看他,只是大步离去。

    瞧着她离开,周苏赫也随后慢慢迈开步伐。

    这后花园里立刻就没了人。

    唯有那转角处,宋向晚还站在那里。

    她的手里捧着那张唱片,静静的捧在胸口。

    蝴蝶夫人,这是苏赫每次带她去看歌剧后,都会让歌剧院的工作人员为她灌制的唱片。

    阁楼,阁楼的窗户。

    原来,他今天突然要看旧的那架留声机,只是为了看清这个后花园。

    宋向晚想到此处,心底一涩。

    五味奇杂,说不出话来。

    这一天对于宋七月而言,可以说是忙碌不堪。

    先是莫先生的突然求婚,又是康公子的真情告白,现在又加上一个周苏赫,搅的宋七月晕头转向。

    这比去公司谈业务天南地北的跑,还让她感到疲惫。

    宋七月却没有早早睡觉,不是她不困。

    而是她在等一个人。

    她在宋家别墅顶层的书房里,这里是宋连衡的私人领域。

    宋连衡归来的很晚,大概近午夜了。

    宋连衡一上楼,就看见书房的门敞开着,而且里面亮着灯。

    他就知道有人在了。

    宋连衡走进去,他就看见了宋七月。

    宋七月裹了个毯子,倒在那沙发椅里打着瞌睡。

    宋连衡走近,瞧见她睡眼惺忪,他说道,“要睡回房间去。”

    宋七月揉着眼睛,她说道,“我是困,不过有话要跟你说,听说你明天出国去办事。”

    这是听大舅和周苏赫聊天的时候谈起的。

    宋连衡算是默认了,他温声道,“你来了也正好,今天康子文找过我了。”

    “啊”宋七月惊讶,康子文现在简直就像是战斗机。

    “他说他是真心娶你,来跟我表明态度。”

    宋连衡缓缓说着,下一秒却又爆出另一则新闻,“还有,莫叔叔请我去莫公馆坐了一会儿。”

    “他请你”宋七月再次惊讶。

    宋连衡脱下了外套挂起,转身说道,“我可不知道,我的妹妹什么时候这么惹人爱。”

    “他说,只要你点头。”

    “那么汇誊所承担的海遂项目工程所有资金,他就当是见面礼了。”

    宋七月有些晕了。

    好大的口气,一整个海遂项目的工程资金,竟然是见面礼

    可是,莫先生,你现在是在逼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