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140章:当年的挽回

第140章:当年的挽回

 热门推荐:
    周靖存竟然要迎娶宋七月

    陈伯宣布来意后,这不单单是让宋仲川惊讶,整个宋家都惊讶了。.

    宋仲川毕竟也是久经商场,什么惊涛骇浪没见过,他很快反应过来,恢复了沉定。

    “没想到,靖存原来心仪七月。”宋仲川道。

    陈伯笑着道,“大少爷和七月小姐从小就认识,本来也就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周家和宋家也是世交,宋董事长,这门亲事,大少爷可是很认真的。”

    “您也知道,这么多年了,那些名媛千金心仪我们家大少爷的不少。可偏偏啊,他就是喜欢七月小姐。”

    “这不是,听说七月回来了,这几天又凑巧碰了面,他就不想错过了。”

    “本来我也觉得太仓促了,怎么就突然要来提亲,是不是应该两家人再吃个饭,再聊一聊见个面,总不能这么急忙忙的。但是大少爷心意已决,我也拗不过他。”

    “他千叮咛万嘱咐的拜托我,让我来宋家提亲,我也是被他的诚意给打动了。”

    “宋董事长,您也是从小看着大少爷长大的,他的性子,您也清楚,喜欢了就会说,而且一定会争取到底。大少爷,他是真的喜欢七月小姐,想要娶她回周家当少奶奶。”

    “再来,我也是看着七月小姐长大的,七月小姐长得漂亮,性子也直爽,我也很喜欢她。一听到大少爷是要娶七月小姐,我可不是高兴坏了,心里想着如果这门婚事真的能成,那真是再好不过。”

    “这样一来,等三少爷娶了向晚小姐,这边大少爷又和七月小姐是一对,实在是锦上添花。”

    “周家和宋家本来就是世交交好,喜上添喜后,两家人也能更好。”

    陈伯一番话说的热络,是事实,却也是在理。

    宋仲川心里边也是有定夺的,只是事出突然,他依旧给了回旋的余地。

    宋仲川笑着道,“陈管家,靖存的意思,我这边明白了。只是这婚事,总也要问问七月那孩子的意思。虽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也要孩子自己同意才好。”

    宋仲川当下既不拒绝,也不同意,给了一个中肯的回答。

    陈伯也当然是明白,此番前来会有这样的答复。

    陈伯微笑着,他又是道,“是,您说的是。”

    “我今天过来,也不急着宋董事长您和七月小姐立刻答应,女孩子家的,也总要考虑清楚。”

    “只是我替大少爷来提亲,也要表示心意,这边大少爷让我送上提亲的信物一件,请宋董事长转送给七月小姐,希望她会喜欢。”陈伯说着,他的手挥了下。

    跟随陈伯而来的下属,立刻上前。

    那下属的手里,本来就捧着一只丝绒盒。

    立刻的,丝绒盒被拿到陈伯的身边,陈伯当着宋仲川的面,将盒子打开了

    刹那之间,那盒子里钻石的璀璨,真是亮的让人眼睛都睁不开

    竟是一条镶嵌满了钻石的项链

    光是一瞧,估价约值千万

    陈伯送上了提亲的信物后这才离去,宋仲川只得暂时收下了这条项链。

    等陈伯一走,宋仲川立刻让管家去喊宋七月下楼来。

    实则,陈伯一行人到来的时候,就惊动了宋家上下,宋七月在楼上的房间里,当时没有下来。

    作为被求亲的小姐,这种场合,她是不适宜下楼来的。

    等求亲的人一走,宋七月作为女主角才出现。

    同一时刻,大舅母,君姨,以及也在家中的宋向晚也都知道了这件事情。

    大厅里面聚了宋家一行人,而那茶几上还拜访着陈伯临走前留下的求亲信物那条价值千万的钻石项链

    宋向晚看了一眼,她的眼神很平淡,却也是说道,“周大哥好阔绰,一来提亲就送了这么贵的项链。看来,他是真的有心要娶七月。”

    “而且还是让陈伯来的,陈伯可是周家的老管家了,就连周老爷都要给他几分面子,靖存他是真的有心了。”大舅母也是在旁道。

    君姨却是来不及去想周靖存是否有心,她扭头望向宋七月。

    君姨喊道,“七月,你怎么想的”

    宋七月在知道陈伯的来意后,不是没有震惊愕然,只是现在,倒也冷静下来了。

    她看着那条项链,脸上一抹笑容。

    她开口笑道,“周大哥就是豪气,一出手就是千万。”

    “现在可不是想这条项链的时候,我问问你,你对靖存是怎么想的”君姨又是问道。

    宋七月的视线,从那钻石项链上移开,“我从小就把他当成是大哥,没什么想法。”

    她的意思明确,周靖存不过是兄长一样的存在,要她嫁给他,那恐怕是不行。

    君姨也是听懂了,只是她也是烦恼蹙眉,“那大哥,你怎么看”

    宋仲川道,“靖存这个孩子,年轻有为,又是周家的长子,你嫁过去,就是周家大少奶奶,吃不了亏。他又这么用心来提亲,不是假的。你要是真嫁了过去,以后和向晚在一起,我也更放心。”

    大舅的意思,宋七月也听懂了,他是同意她嫁给周家的。

    宋七月则是想起之前的康家来,她轻声问道,“大舅,你之前不是说嫁给康家很好吗现在怎么又觉得周家好了”

    “这康家,康子文,虽然好,但是哪能和周家相提并论最重要的是,周家在海城,你嫁过去,就不用在外面漂了。离家近,和向晚也有个照应。”大舅如此道。

    他又是问道,“之前你说你和康子文还不熟,现在你和靖存,总是熟了吧”

    “这周家和康家真要选择一个,那肯定是周家比康家好”大舅心里边已经快速的有了定夺。

    出于种种家族利弊考虑,舍取之间,周家已然胜出而且不带一丝迟疑

    宋七月哪里会不清楚大舅心里所想,她笑着回道,“大舅,这件事情我要考虑。”

    宋仲川本要教育她,被君姨劝阻了,“大哥,你就让七月想一想吧,总也要她乐意。”

    “好,这两天你就好好给我考虑清楚。”大舅松了口。

    大舅母道,“七月,我看这项链,就先放在家里的保险柜里,我替你先保管,要是弄丢了不好。”

    宋七月也懒得去保管,她自然是应允。

    一场突然而然的家庭会议结束,众人都散去。

    宋七月赶紧走人,她可不愿意再逗留下去,赶紧回了房间。

    前一天才刚刚平息了警局的事情,这后一天又闹出了周家提亲,这一场场的风波,一波接着一波,真是让宋七月感到应接不暇。

    只是周靖存既然已经先发制人,那么宋七月也不会就这样坐以待毙。

    最快速解决的办法,那就是找周靖存出来见一面。

    然而让人郁闷的是,宋七月并没有周靖存的联系方式。三年后重遇,她可没有想过要和他有过多牵扯,自然也没有索要号码,而周靖存亦是。

    这下没办法了,宋七月只能打给周家。

    正午,还是护城寺的饭馆,还是楼上的雅间,却不是昨日周靖存私人包下的那一间。宋七月坐在别间的包厢里,捧着一杯茶静静等候周靖存的到来。

    周靖存翩然而至。

    服务生推开了门,周靖存的身影踱步而入。

    周靖存五官高挺醒目,也是英俊的男人,摆在哪里都是显眼。

    宋七月瞧见他进来,她笑着开口,“周大哥,你来啦。”

    周靖存入了座,服务生倒了香茶,放在周靖存面前,而后退出了包厢。

    他则是道,“听陈伯说,你邀我来这里,我就通知了这边的经理,去我定的那间包厢就好,你又何必这么麻烦,自己又开一间。”

    宋七月闻着茶香道,“周大哥是好意,我当然知道。经理也跟我说了,但是我想着,昨天是周大哥做东,就该听你的。但今天是我做东,我还是想自己重开一间。”

    “七月,你我之间不必那么见外。”周靖存却是如此道。

    宋七月道,“虽然周大哥从小就爱护照顾我,但是有些事情还是要分清楚,这一顿饭,我是该请的。”

    周靖存听见如此,他也不再和她多争辩,应声道,“那也行,你的脾气总是这么犟,我要是不顺你,只怕你要不高兴了。”

    他说的很是宠溺,仿佛他真的是在疼宠她。

    但是事实上,从小到大,他们之间是疏远的。

    “周大哥要是真的要顺我,那不如再去拜托陈伯伯,让他去宋家,再把那条钻石项链给取回来”宋七月顺势开了口,很是自然,却也是直率的切入正题,今天虽说是为了道谢,但却也是为了周靖存的提亲。

    周靖存一笑,“送出去的东西,哪有拿回来的道理。更何况,我是去求亲。”

    “七月,你要是不喜欢那条钻石项链,那我再陪你去重新选一条,喜欢哪一条,你自己定。”周靖存大方道。

    宋七月抬眸,她眼眸一定道,“无论是哪一条,我都不喜欢。”

    周靖存也是沉眸,宋七月又是缓缓说,“周大哥,我很感谢你的抬爱,但是我和你,做兄妹可以,做夫妻,就不能了。”

    “兄妹”周靖存微笑,“七月,你和我什么时候是兄妹了我们没有血缘关系,而且,你也没有把我当成是大哥。虽然是喊我一声周大哥,但是你的大哥只有宋连衡一个。”

    他说的隐晦,她却听的明白。

    因为周苏赫的原因,宋七月对周靖存自小就没有好感,她从小就立志要保护周苏赫,所以对周靖存虽然表面上喊着大哥看似交好,实际上比陌生人还不如,她是防备他,更甚至是带着敌意的。

    “我和周大哥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我心里边还是把你当哥哥一样对待的,你比我年长,比我见识多,我对你很钦佩。”宋七月笑着道。

    纵然是带着敌意,但是有些事实不可磨灭。

    周靖存身为周家长子,手段一流,他为人阴沉狡猾,外人面前看似爱护家人,但却是个标准的双面派。只是在商场上,他也是为人所津津乐道的,他有这个实力也有这个能力。

    “我这个人没什么优点,不过就是专一。”宋七月提起了过去,“不知道周大哥还记得吗,以前去周家玩,周爷爷就夸过我,说我专一。”

    那是幼年去周家串门,当时周老太爷还未过世,宋七月每次去周家就爱吃同一款的点心。哪怕是后来,又有了新品种,宋七月还是钟爱旧式的,这件事情被周老太爷赞了一句。那不过是老太爷无心随口的话,此刻被提起,倒是恰如其分。

    宋七月微笑说,“周大哥,既然已经把你当成是哥哥,那这一辈子你都是大哥。”

    “爷爷是这么夸过你,说你专一。这倒是让我想起小时候,每次要出去玩,只要苏赫不去,你就不会去。七月,你真是专一。”周靖存笑了,他不急不慢道,“你今天来拒绝我的求亲,不单单是因为你把我当成是哥哥吧。”

    “你的心里,还有我那个狠心抛弃了你的弟弟苏赫,是么”周靖存瞧着她,他直接问道。

    “我心里当然有苏赫,我们从小就玩的好,走的近,现在长大了,也是好朋友。”宋七月并不避讳道。

    “恐怕不只是这样,你还爱着苏赫”周靖存突然说道

    “爱不爱的,根本谈不上,以前最多也就是喜欢。现在,周大哥,你也知道,苏赫现在是我的妹夫。”

    “还没成,他们还没有真的订婚。”

    “但是大家都认同了,订婚不过是个仪式。”

    “你们当年,大家也可都是认可了,最后不是也没成。”周靖存道,眼眸一眯,“大学四年,你帮他走马平川出谋划策,跟军师一样,他倒是好,一上任就甩了你,这么忘恩负义的人。”

    记起那些年,仿佛很近,仿佛又很远,宋七月微笑着,“要不是周大哥你今天说起,我都想不起来了。其实,我还要感谢苏赫,如果不是当时他请我帮忙,那么我也不会在后来去了港城后,在五洲升的这么快,现在离开了五洲,还当了经理。”

    “你倒是会感恩。”周靖存笑了,他突然一定,那眸光尖锐。

    像是一根刺,刺了过来。

    “但是,七月,其实你心里边一直很介意吧。”周靖存幽幽说。

    “我介意什么”

    “三年前苏赫甩了你,决定和向晚在一起,你如果不介意,你就不会想要去挽回。所以你来到周家,你去了他的别馆,你去做什么了”周靖存低声说着,更是提起了三年前的夜晚。

    宋七月坐在椅子里,一言不发。

    一切都是凌乱的,此刻的白昼像是那晚的黑夜,有一瞬间她的眼前是一片空白的。

    周靖存一下撕开那过往来,“你衣服不整的跑出苏赫的别馆,那个晚上,你是想去献身给他。”

    “但是,我那个抛弃了你的弟弟,他没有要你”

    他的话音很轻,却是落进宋七月的心底最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