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180章:天价都不卖

第180章:天价都不卖

 热门推荐:
    三天时间,周苏赫的行动很快,他将名下的资产一一变卖。只是这次的变卖,却不甚成功。依照周苏赫的投资眼光,他所买下的产业,那都是只赚不赔的,可是此次,却好似被人暗中抓了尾巴,都在静观其变动摇。而又为了尽快能筹到资金,周苏赫只能在权衡之间,该放的放,该赔的就赔。

    三天后,也就是周五,周苏赫来到了宋氏。

    宋氏总经理的办公室里,周苏赫和宋连衡面对面了。

    周苏赫将一张支票奉上,他递给了宋连衡,“宋氏最近资金短缺,我知道这些还不够,但是可以解一时的燃眉之急。”

    宋连衡接过支票,看了一眼,金额不小,但是比起宋氏现在的困境,却还是无法比拟。然而,宋连衡没有立刻接下,他望着周苏赫道,“你今天这张支票,用意是投资宋氏,还是其他”

    “可以当作是投资,也可以看作是我给向晚的订婚聘金。”周苏赫如此说,他将难题抛给了宋连衡,“该怎么定,宋大哥,你定吧。”

    宋连衡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落在那支票上,他抬眸道,“之前七月去了周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当时没在海城,所以也不知道详情。后来宋氏就出事了,我也一直没空和你好好聊聊。”

    “我听父亲说,他之前在书房和你也聊过几句,他希望你好好想清楚,不要是年少轻狂,就做了糊涂的决定,分不清楚自己心中所想,蒙蔽了心智是会迷失方向。他还让你回去好好想一想,想好了再来告诉他,只是可惜,后来这么多事情,他现在身体也欠安。”宋连衡低声说着,他又是道,“苏赫,现在他不在,你从小也叫我一声大哥,当着我的面,你回答我,你对向晚是不是真心”

    宋连衡和周靖存一般年纪,自然是比周苏赫要比也是年长,儿时起,周苏赫就一直喊他为宋大哥。现在说了这么一番话,让周苏赫凝眸,两个男人互相瞧着对方,一瞬后,周苏赫道,“如果不是,那么我今天就不会坐在这里。”

    “那么你这份真心里,又有几分是因为喜欢,又有几分是因为男人的责任”宋连衡继续追问,他的问题如此尖锐而且敏感。

    周苏赫道,“都有,如果没有喜欢,又谈什么责任,我会对向晚负责。”

    他的回答坦然而且沉定,宋连衡默然片刻后道,“好,我希望你记住自己今天所说的,这张支票,我收下了,就当是向晚的订婚聘金。”

    “宋大哥,请让向晚遵从自己的心,做她想做的事情,不要让她两难。后续,我会尽我所有的可能,来帮助宋氏。”周苏赫又是道。

    宋连衡点头应允了,周苏赫这才道,“那我先走了,宋大哥。”

    秘书迎着他而出,宋连衡看着那张支票,他却是若有所思。这一刻,他委实分不清了。

    又是一通电话响起,宋连衡听见那头说,“宋总,汇誊的股票正在被打量收购。”

    汇誊的股票前阵子开始一路下跌,股民抛售了不少,现在又怎么会反弹了

    这里面,像是一潭深不可测的水。

    宋七月想起莫征衍前几天,这个星期要回宋家,所以在周五的时候,她就记起来了,“征衍,我们是明天回去吗机票定好了”

    莫征衍正在看书,手上一本厚重的书籍,听到她的询问,他抬起头来,对上了她,“我正好也想跟你说这件事情,本来是打算这个星期,但是临时有点事,再等一个星期,你看行么”

    宋七月倒是不急于这一时间匆忙,她走到他身边,往椅臂上一坐,手也搂住他的脖子,他可不是会轻易食言而肥的人,她不禁询问,“什么事情呀,这么忙”

    “一笔单子。”

    “是一笔大单子吧”宋七月笑了,趁机赚外快,“要是成了,我是不是该有点小费莫总放了我鸽子,那好歹也要给点分红吧。”

    “好。”莫征衍扭头,亲了亲她。

    周末股市没有开盘,而在周一重新开盘后,宋氏的股票却被人一下狂抛,这么一下的冲击,更是让人心动荡,股价持续往下跌。宋氏这边,虽然得到了周苏赫的支持,但是这根本就是杯水车薪,困境竟然非但没有缓解,反而越来越低迷。

    “怎么回事”周苏赫喝问。

    江森道,“苏赫少爷,宋氏股票暴跌,让本来在观望的散股股民也在这个时候抛股,从而导致股价一路往下降,快要跌停板了。”

    如果股票跌停板,那么就会停止交易,这意味着危机将进一步扩大这样的时刻,是绝不容许出现的,周苏赫静静坐在大班椅上,他一言不发,深沉的眸底,却是什么颜色也没有。

    “谁在暗中动手脚,你查出来了吗。”周苏赫问道。

    “大少肯定是参与了。”江森回道。

    周靖存他的大哥周苏赫眼中曝出冷光来,竟是一抹森然

    “其他,不清楚,还有不明底细的势力。”江森也不再说话了,只静静等待周苏赫的下文。

    在很长一段时间的寂静后,周苏赫取了烟抽了一支,他点燃,让尼古丁充斥了周身。烟雾缭绕中,周苏赫好似做了一个决定,“阿森,买进。”

    江森很是诧异,“可是,苏赫少爷,这样就中计了”

    “我让你买进现在就去”周苏赫却是下了定夺

    “是”

    而在接下去的数日里,就关于宋氏的股价,那真是让人匪夷所思,完全摸不着头绪了。上午可以跳红,下午就可以转绿,一天之间反差之大,让人应接不暇,而有人炒股发了财,却也有人倾家荡产,汇誊一股成为股市里差异值最大也是最为不可控的股票,搞的人心惶惶。

    同时,周苏赫不惜倾尽所有的行为,也让他的个人项目投资产生了空洞。

    “苏赫少爷,真的不能再继续下去”

    “我让你去收”

    “苏赫少爷,再继续下去,您这三年来的部署和一切都会功亏一篑的”江森不忍看到那样的下场,他试图阻拦,但是没有用

    周苏赫眼中满满都是冷光,“收”

    江森只得听命行事,但是随即而来的问题也开始出现了,“苏赫少爷,这边能变卖的不动产都卖了,可以回拢的资金都回了,手上已经不能动了。”

    “谁说不能动把在其他公司控股的股份卖了。”周苏赫很是轻慢的说,不带一丝留恋。

    江森更是大惊,“这是您这几年的心血啊”

    “卖”周苏赫只有一个字

    一场巨大的持久战仍旧继续,孰赢孰败都一时间不能分晓,江森这边负责变卖周苏赫手里的资产,今日有投资商来买卖,江森前来汇报,“苏赫少爷,有一块地皮有人要买。”

    “我不是跟你说了,能卖的都卖”

    “但是这块地皮,买方是港城莫氏集团莫征衍先生”江森报出了莫先生的名衔来。

    这让周苏赫终于抬起头来,不再审阅文件了,“哪一块”

    他仿佛心中早有结论,但还是问了一句,江森道,“就是之前,您派我去港城蓝天买下的那块地皮。”

    这块地皮,早先没有过户,一直都压在蓝天,但是如今时效已过,也终于过到名下了。而这一刻,莫先生却有意要收购,莫先生派了齐简,找上了周苏赫挂名的那位下属,只要买下这块地皮。

    真是什么肥羊有利可循那倒是未必,只因为这块地皮,之前让周苏赫和莫征衍有一场没有见过面的战争,让他曾快他一步抢走了。周苏赫不认为莫征衍会不知道,这背后的买家是谁,那么现在,他又派人过来,那不是向他致敬,给了他一记最好的回击,让他败退

    周苏赫冷声道,“不卖”

    “那位齐特助说,翻十倍的价格也可以,或者开个价。”江森道。

    周苏赫笑了,他幽幽说,“多少的天价,我都不卖”

    “莫总,那边的投资商说港城那一块地皮多少价格都不卖。”电话那头,齐简将情况转告。

    莫征衍握着手机,他淡淡应道,“恩,不卖就不卖吧。”

    挂了线,莫征衍按了话机,“钱秘书,机票都订好了吗”

    “莫总,已经好了。”钱珏应道。

    待到傍晚,莫征衍的车便到了鼎鑫公司,宋七月一早就和莫征衍联系过了,知道今天晚上的飞机,他们就要回海城去。下班时间一到,她就赶紧收拾东西,顺便吩咐了一声,“飞儿,周末我回海城,有事没事都别找我哈。”

    “回娘家拜见,祝你好运。”邵飞则是回了一句,宋七月丢给他一个飞吻。

    上了莫征衍的车,便不急不缓赶到机场,坐上了飞机,都安定下来了,宋七月问道,“我们是今天晚上就回宋家可是我都还没有跟大哥说,我要回去。”

    “不急,今天晚上先住酒店,明天周六,我们再回去也不迟。”莫征衍说道。

    宋七月不禁有些担忧,这半个多月的危机未曾解除,宋家真不知道变成什么样了。莫征衍瞥见了她那一抹忧愁,他将手一伸,揽过了她,温声说道,“你在担心,带我回去,会挨批么”

    “我才不担心,大不了就是你挨打。”宋七月笑了。

    只是,瑾之的话还是让她存有疑虑,难道向晚,真的要去嫁给周靖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