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223章:夺回一切

第223章:夺回一切

 热门推荐:
    莫征衍的萨克斯风演奏动听悠扬,一曲完毕众人鼓掌,宋七月也是惊叹赞美,这边四叔母问道,“七月,你会什么乐器吗不如和征衍合奏一曲吧。”

    众人又瞧向了宋七月,宋七月笑着回道,“以前学过几首钢琴曲,不过怕也是要忘了,记不得曲谱了。”

    “今天的合奏不如就让给我和母亲吧。”莫征衍微笑说道,“母亲,您好久没有和我一起弹奏过了。”

    莫夫人便也起身,走向了莫征衍。管家立刻将钢琴上的绸布取下,莫夫人坐在了琴椅上,又是掀起琴盖。莫征衍等候在旁,只等莫夫人开场。只见莫夫人的手指轻轻落下,钢琴声伴随着萨克斯风响起,又是一曲悠扬。

    这之后莫夫人又独奏了一曲,莫征衍坐回到宋七月身边,在曲毕鼓掌声中,宋七月轻声道,“你解围的真是时候。”

    这夜各位叔伯和夫人们闲聊到晚上九点左右,便纷纷驾车而去。

    入夜了,莫家老宅终于清静了下来。

    侧厅里莫征衍道,“父亲,母亲,我想挑选一个日子,婚宴宴客。”

    “婚宴的事情,还需要再商量。”莫夫人道,显然在这件事情上,家务事都由莫夫人说了算,更显然莫盛权不好直接出面。

    “那我就自己定个日子了,到时候再通知你们。”莫征衍又是说。

    “征衍”莫夫人已然不悦

    “我,莫征衍,只有一个妻子,必须要给她名分。”莫征衍却是道。

    “婚宴可以暂时延后。”宋七月却是突然说。

    莫夫人愕然,莫盛权也是凝眸。

    莫征衍侧目看向了宋七月,宋七月道,“我知道现在情况还不是最佳的时机,婚宴可以暂时延后,我不急着现在。”

    “征衍,以后我们再摆婚宴,你看好吗”宋七月的手,轻轻握住他的问道。

    “我看你们还需要再商量。”莫盛权道了一句,莫夫人的声音也缓了,立刻结束话题,“这样也好,今天不早了,休息吧。”

    “是,父亲,母亲,晚安。”宋七月应道,她回头笑道,“征衍,我也有些累了。”

    莫征衍看了她一瞬,他向两人道了晚安,这才带着宋七月回房间里。

    宋七月对于莫征衍的房间倒是很好奇,她在房间里兜转了一圈欣赏着,却也是感到无趣,“你的房间怎么都是一个样子的”

    “什么样”莫征衍在沙发里坐下来,他笑着问道。

    “恩,整齐,整洁,枯燥,乏味,单板,没有趣味。”

    “你以为我是你”莫征衍朝她伸出手。

    “什么呀”宋七月问道。

    “喜欢和妹妹抢一个玩具。”他取笑道,宋七月低头咬他,“你才抢”

    “为什么要这么说”莫征衍却又是问道。

    “什么”

    “刚才。”

    “什么呀婚宴的事情”宋七月问道,莫征衍追问,“说。”

    “我觉得现在不是时机呀,你这么忙,我也这么忙,我们可以等空了的时候再好好商量,到时候大家都高兴了都同意了,这日子还要他们来定才好。”宋七月圈住他,她笑着说道。

    “蔷薇花,房车,马车,凤冠霞帔,那些都不要了”莫征衍却是听明白了,在他的父母面前,她退让了。

    “暂时不要了,等以后你再给我”

    “真的”

    “真的”她张嘴去咬,他任她发作,只在忽然之间,反吻住她,两人吻的如胶似漆的时候,衣服也是半褪,莫征衍却是停下来了,“我还要去书房一趟。”

    “这么晚了,还要和你爸爸聊天谈心”宋七月的手指划过他的脸颊,莫征衍一把握住,“等我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莫征衍掐了她的翘臀一把,宋七月蹙眉,他便抱着她起身,转手将她放在了沙发上。

    “那你快点回来收拾我,过期不候。”宋七月甩了甩手。

    莫征衍走出卧室,他便往书房而去。

    莫征衍敲门而入,莫盛权叼着烟斗静坐,也不睁开眼睛,直到他喊了一声,“爸爸。”

    有别于外人面前的尊称,私下里,莫征衍终于不再是喊他父亲了。

    “你这次把我,把你的叔伯们全都招回来,就是想让我们都看看你这位娶到的新娘。你的决定都已经做了,还要等我们同意”莫盛权幽幽问道。

    “您和叔伯们都认可,那对我而言,是再好不过的事情。”莫征衍如此回道,却也是在说明另一则意思,即便他们是不同意,那么也无关紧要,反正他已经娶了。

    “既然是这样,你又是何必这么大费周折了。”莫盛权又是问道。

    “七月需要。”他简单明说。

    莫盛权这才睁开了眼睛,他的儿子,为了一个女人,就要做到这个地步了他看着他,此刻已然成熟的莫征衍,已经不再是年轻时候的少年了,他的眼中镇定,是一份不可撼动的沉稳,没有了渴求,不再放肆叛逆。

    “征衍,你这次是在拿婚姻当赌局了。”莫盛权道。

    “爸爸,我从来都清楚,婚姻不是儿戏。”

    “那么你是真的想和她结婚了”

    “当然。”

    “你该知道可能会带来的问题,比如说乔世伯那里。”

    “我知道,晨曦已经接受,并且尊重我的决定。”

    莫盛权料不到他的动作会这么快,只是这似乎也是他一贯的作风,他低声道,“就算是晨曦接受了,乔家未必能接受。我们家和乔家一直交好,你这么一来,可以说是让你乔世伯面上无光了。”

    “我会好好再和乔世伯沟通。”

    “宋家这里呢”

    “我已经陪七月回过宋家。”

    “你倒是都搞定了,才来告诉我们。”莫盛权应道,宋家当然是不会反对了,这一门婚事对于宋家,无论如何都是有利。

    “我心意已定。”莫征衍道。

    两父子沉默对视,一如之前在诸位叔伯到场之时,这相视之间,莫盛权最终道,“今天下午的棋没和你下过,我们父子两个下一盘吧。”

    “好。”

    两人起身换了张桌子,一人一坐下棋。

    “只是七月那个女孩子,倒真像你大伯说的,你是到哪里寻到了这么个活宝来。”莫盛权微笑问道,也有一丝好奇。

    “偶然遇到的。”莫征衍回道。

    宋七月一个人洗过了澡,在房间里等着莫征衍回来。只是等了半天也等不到他的人,她只好无聊的看了一会儿书。可是他这里的书架上,没有了那些稀奇古怪的书籍,不是财经学就是金融学,看的让人头疼。

    宋七月本来是躺在躺椅上,想要看些书打发时间,谁知道现在反倒是困了。她的眼睛渐渐闭上了,竟是这样睡了过去。

    莫征衍回来的时候,已经过十点了。他一进来,就看见宋七月躺在躺椅上面,什么也没有盖,一身睡衣单薄的蜷缩着身体,他走近她,不禁蹙眉。

    她不知道这样会着凉

    莫征衍将她抱起,宋七月却也没有醒来,只是因为被人动了下,所以大概是有些不适,却是轻轻找了个舒适的位置,又睡了过去,这下真是让莫征衍哭笑不得了。

    “七月。”他呼喊。

    “恩。”她闷哼了一声,睡的极沉。

    这种时候,她竟然还能睡的着莫征衍无奈的笑了,只是侧躺在她的身边,看着她安然的睡颜,因为熟睡而变得红润的脸庞,他的手指,不经意间触碰向她,指尖轻轻刮着她的脸颊。

    只是七月那个女孩子,倒真像你大伯说的,你是到哪里寻到了这么个活宝来。

    偶然遇到的。

    确实是偶然,甚至都忘记具体是哪一天那一日,那不过是一次宴会,不过是因为宴会外无人的回廊里,她凑巧撞见了他和另外一个女人的谈话。那是他的第几任情人记不清楚了,只记得当时他的前任和他在纠缠不清。她不知何时已经在了,却是举杯而出,撞破了他们,她靠着墙笑笑,用一种很轻快的声音说:恩,打扰了,你们继续。

    次日周日,用过早餐,再用过午餐,午后他们就要离去,依照莫征衍跟她说的,他们不在莫家用晚餐。上午过的倒是顺利安然,中午的时候,莫征衍大抵是公司有事要忙,他进了书房。

    宋七月又落单了,她不禁走出房间,探头瞧了瞧回廊,一个人也没有,静悄悄的。她好奇的走出去,便到处看看。莫征衍方才说过,这一层是他的地方。宋七月也不乱走,只在这一层上兜转着,却是忽然,瞧见了尽头有一个小楼梯,仿佛是通往哪里的。她不禁好奇,还是走上那小楼梯去。轻轻推了下,发现这阁楼的的门锁上了。即便是知道不应该乱闯,可是也不勉好奇,越是锁上,就越是有探究心理。

    这里面是什么呢宋七月狐疑。

    “七月小姐。”忽然身后一道女声猛然响起,宋七月真是被惊到了

    宋七月慌忙转身,扭头一瞧,楼梯下方的人是姜姐她松了口气,也是有些尴尬,“姜姐。”

    “七月小姐,您在做什么。”姜姐又是问道。

    “我随便看看,这里是藏书的阁楼吗”宋七月问道,她下了楼梯来。

    “这间阁楼是少爷的,平时都是锁起来的。”姜姐回答了一句,她继而又道,“七月小姐,夫人找您。”

    宋七月应了一声,便跟随着姜姐前去。

    等到了莫夫人所在的房间,却是发现那是一间练舞房,音乐开启着,莫夫人一袭优雅飘逸的长裙,午后她正欲练舞,舞蹈老师还在侧。只是此刻却是将宋七月唤了来,她走到她面前,“母亲,您找我。”

    “听征衍说,你的华尔兹跳得很好。”莫夫人道。

    “以前学过一些。”宋七月回道。

    “老师在这里,你陪老师跳一曲吧。”

    “好。”

    “七月小姐,您请。”舞蹈老师笑着上前,宋七月朝她一笑,两人便将手一牵,在音乐声里起舞。舞蹈老师跳的是男士舞步,宋七月自然跳的是女士舞步,左脚横跨,移转着重心至左脚,重新下降,收缩补发,右尖拖地,继续拉展,右脚横跨,这一整串的舞步都是这样的连贯。

    莫夫人静静坐在椅子里,她看着宋七月和老师在起舞,一曲过后,双双停下舞步来,微笑以对结束这一曲。

    宋七月望向了莫夫人,等待她的评定,莫夫人却是道,“老师,辛苦你了。”

    那位舞蹈老师笑着应声,而后轻轻退了出去。

    莫夫人的目光再次停留在宋七月身上,她开口道,“你很聪明。”

    “谢谢母亲夸奖。”

    “或者,也是你很懂得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莫夫人道,“昨天你的表现,和之前截然相反,为了嫁进莫家,看来你是真的用心了。”

    “我用心,并不是要为了嫁进莫家。”此刻,宋七月站在她面前,她开口说,“是因为征衍,也是为了自己。”

    “哦”

    “我知道您和父亲此刻都没有完全认可我,还有担忧和顾虑,但是我相信,我可以等到你们都认可我的那一天,所以婚宴可以延迟到以后,我不担心。”

    “你对自己还真是有信心,如果这一天,永远也不会到来呢”

    “永远有多远,我不知道,但是,我有很长的时间,我有一辈子的时间”宋七月轻而有力的女声,此刻她说着那日在宋家家宴时候一样的话语,如果说当时还有一丝意气用事,但是现在,她是这样的认真。

    “你有一辈子,征衍未必会有。”莫夫人道。

    “是,我知道,人是会变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甚至都没有办法把握。”宋七月沉默中,她又是缓缓开口说道,“但是,只要我还是他的妻子,那么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在他的身边,不离不弃”

    那一间书房里,莫征衍坐在书房里,一份国外的合同签署需要他批准。合同一落实,电脑屏幕那头的视频关了。

    “他也是该回来了,是么”莫征衍忽而缓缓问道。

    “是,莫总,根据消息,二少爷今天的航班会抵达港城,下午一点四十分。”

    港城机场,下午近两点,甬道尽头出现一道身影,男人带着下属出现,而在前方有人迎接着。

    “二哥。”

    “斯年,三年不见了。”莫柏尧微笑。

    时隔三年,莫柏尧重新踏上港城这片土地。

    莫征衍,我会夺回属于我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