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314章:花期已过

第314章:花期已过

 热门推荐:
    征衍,这里真的很冷,我穿了两件棉袄,幸好房间里有暖气。

    征衍,外边的大雪很漂亮,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雪。

    征衍,这两天就要出发进矿区了,大概会没有信号,不能发消息了。

    十二月,自从她去了冰城后,起先还是短信照旧。可自从八号一过,信息就渐渐少了。直至她信息过来声称自己出发前往了矿区后,就时而有时而无,看来是断了信号。

    又是一日傍晚,钱珏刚刚报告完工作离去,莫征衍拿起手机来瞧。

    屏幕里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

    他微微蹙眉而起,手里握着手机不动。

    清早在会议室里和骆筝碰面,解决了公事后,她说道,“我请了假回去,你这边怎么样”

    “恩”莫征衍抬眸。

    “过节啊。”骆筝笑了,提醒了他。

    莫征衍这才想起来,的确是要过节了。

    “圣诞节的话,要不要来英国”骆筝笑着问道。

    莫家当然也是有过节的习惯,比如说除夕之夜,元宵端午。然而那些西方的节日,却是不在意的,所以圣诞节那一天,莫家并不庆祝。只是往年,但凡是有空的,莫征衍是必定会去英国过圣诞的。在国外,圣诞节平安夜等同于国内的除夕一样隆重。

    只是这一次,莫征衍道,“到时候再看吧。”

    “也行,你决定了再告诉我。”骆筝也不执意,她笑着点头。

    莫征衍又道,“来不及送你去机场了。”

    “征衍,路上车很多,一招手就有了。”骆筝可不在乎这点。

    圣诞节的前一周,公司里也洋溢着同样的气氛,更是装饰一新,那一棵圣诞树拜访在大厦底楼的大厅里,圣诞老人伫立在那里,一进门就感受到了浓烈的圣诞气氛。

    莫征衍难得的碰上了楚烟。

    楚烟离开,而莫征衍归来,照旧打了个招呼,莫征衍却是瞧见了楚烟手上捧了的花束。

    他随意夸了一句,“楚特助,这花不错。”

    “是还不错,香水百合,项目开动准备的花,这么丢了可惜,我就捧了一束拿回去。”楚烟笑了,“只是,哪里比得上蔷薇呢。前阵子,我一个朋友收到了别人送的蔷薇花,她是天天捧着,睡觉都恨不得要抱着,弄的床上都是花瓣,还买了一个花瓶,像是供香火一样供起来。后来啊,花就开始谢了,她又查了花的保质期,还在水里放了阿司匹林。”

    “不过,保存的再好的花,都是会谢的,也就是瞧个漂亮了。”楚烟笑着说话,更是问道,“莫总,您说是么”

    这番话旁人听不懂,但是莫征衍却好似是听懂了,“花当然是会谢的。”

    “所以我呢,还是趁着花开的好欣赏欣赏就行了。”楚烟应声,最后才问了一声,“莫总,她最近都好吧”

    莫征衍回道,“好。”

    事实上,好或者不好,他又如何能知道,消息就这样断了。

    以往一天还有两个信息一早一晚的报道,但是后来一天才一个,再到后面,等了一天才一个,再是后面,一天也等不到一个。更甚至是等了几天,才看见她发来的一则信息。

    已经三天了,什么信息都没有,没有任何的动静。

    十二月二十一日,冬至。

    今年的冬天,正式迎来了。

    当天下班之后,骆筝就离开了莫氏,请假而去,回英国过圣诞。

    冬至的傍晚离开了公司,莫征衍出发前往酒店,他今夜还有应酬。只是他今日兴致却是不高,从酒店一出,就散了局,推掉了之后的娱乐活动,对方自然是顺从,只说下次再继续。

    莫征衍回了公馆,曹管家瞧见他归来,恭敬迎接,“先生,您回来了。”

    莫征衍已经有许久不曾归来过了,曹管家道,“骆筝小姐今天刚刚离开。”

    “我已经知道了。”莫征衍回了一声,他径自上了楼去。

    楼上的房间里,还是和从前一般的书柜衣橱布置,丝毫不差,可是却莫名的空,说不出是哪里空荡,反正就是少了一些什么。而厅里面,那架沙发还摆放在那里,独独的一架,颜色和周遭的家具不搭配,显得很突兀,却是安然的放着。

    莫征衍走过去,站在那沙发前驻足,看了很久。

    这沙发之前是放在莫氏办公室里的,后来被搬了回来,真的一点也不契合。

    可是竟然连她的气息,都快要找寻不到。

    当真是连那唯一的一丝都快没了。

    他才突然发现这一份空荡究竟是为何,是因为遍寻不着她的气息。

    此时此刻,哪里还有她

    哪里还有

    莫征衍突然坐不下去了,他猛然起身又下了楼去,外套都没有穿,他直接驾了车。

    “先生,您的外套”曹管家追了出来,但是来不及了。

    冬至的夜里,那辆车开的迅速,犹如飙车一般直接往那座公寓而去。那是金海岸公寓,他曾在这里住过一阵。自从离开后,他也来过无数次,却不曾再重新踏进去过。今天也许是因为冬至是节日,又也许是因为回了公馆后,想起了太多的记忆,总之,他就是想要过来。

    用钥匙开了门,没有换锁,还是从前的那一把。

    进了去,却是生涩的空气,不似公馆里打扫的干净异常,却分明嗅到了她曾经留下的痕迹。

    他开了灯,一眼就看见了那藤椅和茶几,眼前突然又浮现起她懒洋洋赖在椅子里贪吃的样子。什么水果蜜饯点心,都是她的最爱,回来后用了晚餐,她还能再要上一盘,也不怕胖,更不怕吃撑。

    他又往书房里去。岛向叉技。

    那书房不过是个小房间,后来被他打造过了。桌子上还放着一本书,是他之前未曾看完的。

    耳畔,却是响起了那声音来:征衍,书有什么好看的不要看了。

    不看书,你让我看什么他自然是问她。

    她却是直接来一句:我们一起看电视吧,你不是很喜欢看那个电视剧吗

    他哪里爱看电视剧

    更多的时候,都是她吵着要看,而他则是陪同。更有时候他在看书,她也拉着他一起来。他也总是都会应的,将她往怀里一抱,便是一个晚上安然度过。

    是她,都是因为她

    莫征衍复又退出了书房,在客厅里站了一会儿,只觉得太沉闷,他取了一支烟点燃,走向了阳台。

    一推开移门,抽了一口烟,那星火一下亮起了光芒,也点亮了一方黑暗。

    却是突然,他的视线定格了

    只因为他看见了那阳台上的花瓶。

    旁人说过的话语,又是幽幽响起:只是,哪里比得上蔷薇呢。前阵子,我一个朋友收到了别人送的蔷薇花

    那白色的花瓶,里面什么也没有,在烟火的照影下,却是独独一枝花枝立在那瓶子里。

    他又是定睛一看,却是看见那花瓣落在了窗台上,也掉落在瓷砖地上。

    枯萎的花瓣,那是,那是蔷薇花的花瓣。

    花期已过,他却还是看见了,看的这样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