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322章:并排的名字

第322章:并排的名字

 热门推荐:
    冬日里的雪景,那是白茫茫的一片,宋七月此刻心头却是一暖,她搂着他而睡,听见他这么说,只是应了一声,“喔。”

    而他也不再提了,不戳穿她就是他口中的楚烟那位朋友,承认与否又有什么关系。

    其实,都不再重要了。

    “征衍,你看,又下雪了。”忽而,宋七月惊喜喊道,她的眼睛里也闪烁起光芒来。

    莫征衍侧头一瞧,果然也看见了那窗外,一大片一大片雪花纷纷落下。

    本就积雪未化,此时又是一场大雪而下,像是这平安夜里的一份突然而来的礼物。

    宋七月很是高兴,她不禁笑道,“你一来,又下雪了,看来是上天送的礼物啊。”

    “你还真是会哄人高兴。”上天的礼物亏她说的出口。

    “你要是当我是哄你的,那就是吧。”宋七月笑了,她窝在他的胸膛里,裹着被子却是抬起头来道,“征衍,还是要跟你说一声,圣诞快乐。”

    他瞧见她一双眼睛微笑着,不禁再次啄吻她,“圣诞快乐。”

    “明天我们也堆个雪人吧”

    “好。”

    窗外那雪,下的愈发猛烈了,落下了鹅毛大雪。

    大楼的另一间房间里,开了一盏昏黄的灯,却是有人独自伫立在窗前,雪光照着她,而她静静看着这一场雪,裹紧了身上的毯子。她好似是在等待,房间里空无一人,唯有她一个人。

    时间缓缓流逝,这一场雪大的有些没完没了,竟是停不下来了。

    一旁的闹钟,映衬着灯光,显示着时间已经过了凌晨。

    终于,外边的回廊里传来了脚步声。

    而后是敲门的声音,宋向晚回头去开门,却见外边站着江森和周苏赫,江森扶着周苏赫到来,宋向晚一怔,赶紧让他们进来。

    江森搀扶着周苏赫往床上一放,宋向晚也去帮了一把手,她又是问道,“苏赫,他怎么了”

    就在之前,在宋七月和莫征衍归来定好了房间后,周苏赫却也是起身而出。宋向晚问他做什么去,周苏赫只道有些公事要和江森他们去商量。宋向晚挽留了他,今天已经晚了,明天再去也来不及。周苏赫却是执意如此,只说事情要紧拖延不了,便就去了。实际上今天,他们原先也是定了要谈矿区的事情,只是后来赵工头来找他们去吃饭,所以才耽搁了。

    他这一去,这才回了来,却是被江森扶着送回来的。

    此刻,周苏赫倒在床上,他满身的酒气。

    “刚才苏赫少爷和大家一起讨论完工作,又喝了几杯,几个工友热情,送了好几瓶白酒过来,大家都高兴,所以就接着喝了。”江森如实说道。

    宋向晚问道,“他喝了多少醉成这样。”

    “具体喝了多少不知道,反正那几个酒瓶子都空了。”江森说着,给周苏赫脱去了鞋子。

    宋向晚则是为他脱了衣服外套,她说道,“阿森,你先回去睡吧,不早了,这里让我来。”

    “那向晚小姐,苏赫少爷就交给您照顾了,我先回去了。”江森也不再留下去,他道了一声而去。

    锁了门,宋向晚看向周苏赫,喝了酒的他,脸上泛着酒晕,只是此刻醉酒的他,却是记忆里少见的。周苏赫年少就已经进了商场,大大小小的饭局经历了不少,从来也没有醉过。起先的时候,每天都自己练酒量,后来也就百毒不侵了。

    今日他却是醉了,而且醉的这样厉害。

    宋向晚又是走过去,她喊道,“苏赫,我帮你把衣服脱了。”

    周苏赫迷糊着,他浑浑噩噩的好似睡着了,只是任宋向晚动作了。毛衣脱去了,宋向晚费了些力气,他虽然消瘦,但毕竟是男人,身体还是沉的。将他的衣服脱去了,她又是倒了水挤了把热毛巾来给他擦脸。简单的洗漱了下,也只好这么就过了,先让他睡下就是。

    周苏赫一直都没有动过,也没有再说过话,他就这么沉沉的睡了过去。

    宋向晚看了他一会儿,她关了灯,也睡睡下了。

    还是分床而睡,各自一张,和从前没有异样。

    只是儿时,他们年少男女有别,后来在一起,未曾结婚礼数不合,现在寒冬雪夜,他们还在一起,他已经睡着,而她却还醒着。

    慢慢的,宋向晚也闭上了眼睛睡了过去。

    窗外的雪,还在漫天下着。

    这一晚的雪,果真是下了一夜不曾停歇。直到次日天明,这才终了。本就积雪的天地,又是厚厚的一层,那树上都是挂着冻枝条,放眼望去一片火树银花。

    清早醒来起了床,宋七月就已经迫不及待了,她拉着莫征衍飞奔出去。

    两人的兴致大好,一大早的就大楼前方堆雪人,莫征衍铲了雪过来,宋七月就直接拿了铁勺来堆雪。两个人合作着,不过多久就已经积攒了好多的雪。

    “宋七月,你和你先生做什么呢”杜宇也起来了,他还在楼上的房间里,透过窗户看见了楼下的他们,他好奇的开了窗探头来喊。

    宋七月听到呼喊回头,她笑道,“堆雪人啊”

    “你们还真是好兴致”杜宇笑着回道。

    众人也都起来了,没有再继续赖床下去,他们此趟是过来办事的。

    江森则是打了早点送了上来,“向晚小姐,这是您和苏赫少爷的早餐,怕凉了,先给你们端上来了。”

    “谢了,阿森。”宋向晚笑着接过,她关了门回头,看见周苏赫也幽幽醒了过来,许是因为方才江森到来的敲门声吵醒了他,“吵到你了吗”

    “几点了”周苏赫问道。

    “八点还不到,还早,你再睡半个小时吧。”宋向晚轻声说道。

    周苏赫已然半躺起身,却是没有贪睡,“一会儿还要开会。”

    “那你起来吧,阿森也送了早点过来,刷牙洗脸就能吃了。”宋向晚回道,她放下了保温壶,找了碗筷,将粥倒了出来。

    周苏赫起了床,他挤了牙膏刷牙,站在那窗前,视线不经意间一望,却是看见了楼下边,那两人的身影。

    是宋七月和莫征衍,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起来了,正欢快的在雪地里堆雪人,那雪人已经成了形。

    “苏赫,你快点,粥小心凉。”宋向晚喊了一声,周苏赫漠漠收回视线。

    早餐都吃过了,众人看着天气大好,也都出了大楼。周苏赫和宋向晚也下来了,只见大楼外边,大伙儿都被带起了兴致,都在堆雪人玩。眼看着如此,也不好立刻就开会了,自然是顺从民意。

    宋向晚道,“苏赫,我们也堆一个吧。”

    “好。”周苏赫应了,也加入了这堆雪人的游戏里。

    三三两两的人一队,雪人堆的很快,周苏赫做事仔细认真,宋向晚又是井井有条十分注重细节的,所以他们堆的雪人,外形最为好看,圆鼓鼓的身子,宋向晚更是摘了自己的围巾往那雪人上一套,堆的最为漂亮,博得众人叫好。

    不是比赛的比赛,他们得了第一名。

    “宋七月,你们的雪人堆的还真是抽象。”杜宇笑道。

    众人回头去瞧,只见莫征衍和宋七月两人堆的雪人,不过是两个大团并肩挨在一起。没有装饰的鼻子眼睛,只用树枝画出的。但是可以看的出,雪人是紧紧依偎着的。

    宋七月丝毫不介意,她回道,“我们贵在量多”

    “多而不精”杜宇回了句。

    “我让你说不精”宋七月捧起一团雪,揉了雪球就往杜宇身上砸,还要招呼同伙,“征衍,他说我们堆的雪人不好,快砸他”

    莫征衍那是一呼百应,立刻的也是捧了雪揉成了团来砸他。

    本是三人在打雪仗的,这边杜宇又喊了同伴,立刻的,这一群人全都加入了。一个不小心,那雪球就砸到了宋向晚和周苏赫做的雪人上,宋向晚立刻也做了雪球却砸那个罪魁祸首,“苏赫他把我们的雪人砸坏了”

    这下倒是好,一场集团的混战就这么来了,大楼前方一片欢声笑语,你追我赶的,热闹非凡

    众人都吵闹着,宋七月本是在追着杜宇跑的,可是莫征衍的一个雪球砸了过来,让她冷不防回头,“好啊,你竟然偷袭我你这个叛徒”

    莫征衍笑,“有本事来追我。”

    “追到你我砸死你”宋七月拔腿就往他那里跑,一边跑一边砸雪球。

    众人也都闹开了,一场雪仗,不过是孩子才会爱的游戏,却是斗的不可开交,忘却了一切,仿佛回到了小时候。宋向晚揉了一团雪球,找到了周苏赫,就往他身上砸,“接招”岛台何号。

    周苏赫跑的累了,迎面被砸了一个雪球,他作势倒地,做出牺牲的样子,“阿森,替我报仇。”

    “是,苏赫少爷”江森追着宋向晚而去,宋向晚尖叫一声,笑着满场逃跑。

    周苏赫也是在笑,他喘着气。再也瞧不见其他,也看不见他和她追逐嬉戏的身影。他不经意间侧头,却是侧目瞧见了一些什么。

    却见那两个并肩堆积的雪人,那雪人的背上,却原来用树枝刻了两人的名字。

    一个是宋七月,一个是莫征衍。

    雪中,栩栩如生。

    周苏赫闭上眼睛,依稀之间记得当年他们还很年幼,海城那年的高中,枫叶煞红,学校里的篱笆墙,她一边写自己的名字,一边写他的名字。

    他见她写完,牵过她的手,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