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327章:一路往前

第327章:一路往前

 热门推荐:
    “齐简桑桑備车”立刻,莫征衍朝着他们命令。

    “是莫总”齐简和何桑桑赶忙就听从指示去行动了。

    莫征衍神色凝着,却不曾慌乱。他依旧保持着冷静,扭头找寻到站长,对着站长道,“站长,你對方关这一片最熟悉,请你为我们指路”

    “这里的雪山地形复杂,我给你们带路没问题还要帶上雪橇,一起装进货车。到时候会需要”人命关天。站长也是急忙应了。

    莫征衍凝眸。他又是道,“这里有多少人能出动,就一起出动。只怕到时候人手不够,找不到”

    “是是是”站长應了,召集了这驿站里的人。

    众人也是立刻行动起来,整个方关驿站都处于一級警备状态,不过片刻,队伍整装待发就要出发。

    外边的车子准备好了,莫征衍带着下属。和站长一起上了车去。

    杜宇喊道,“莫总我和你一起去我好指路我知道他们在哪里”

    “上车”莫征衍二话不说,带上他也是一起。

    于经理在后邊喊,“莫总莫总,太危险了,您不要去啊”

    于经理是北城连城的负责人,这次他负责和莫氏接洽,如果莫总遇上了危险,那恐怕他是逃脱不了干系,实在是担负不起这个责任

    “于经理你在这里等着吧”莫征衍头也没有回。只是回了一句就上了车去。

    于经理也是没办法了,他心里胆颤着,却也是莫可奈何,硬着头皮也是上了后边的车随行。

    车队隆隆出发,在傍晚十分,一行人迎着风雪而上。

    前方的车子是当地驿站的工友开路,后边的那辆车子里则是坐着莫征衍一行。

    这才停歇下来,于是又谈起了宋七月和宋向晚被困的情况。

    莫征衍问道,“杜组长,到底是什么情况”

    杜宇一路赶路,已经缓过神来了。

    他回想之前的一切,如实说道,“两天前,我们的队伍到了中间那一座矿井,开会的时候周副总做出了指示,接下来还有三座矿井要去观察,所以只好分开了队伍,组成了三组小分队分开行动”

    “左边的矿井是最大的,所以周副总亲自带了一个队伍,和赵工头一起负责勘察那里。剩下的,右边还有两座矿井,我带队负责了其中一座”

    杜宇说到这里,莫征衍望着前方,眸光一定,“七月也带了一队”

    “是宋七月也亲自带了一队”杜宇应声道。

    “竟然让一个女孩子带队不知道危险吗”莫征衍一想到遇险被困,此刻心里就如一团火灼烧着,有些难以平息。

    杜宇皱眉道,“也实在是没有办法我们这趟出来也是人手不够,江特助当时还没有赶上我们,还在前一个矿井那里,周副总打算派他带队,但是时间不等人,也是想要避开大风雪”

    “天灾是人能避开的早就预知到会发生,那事先就不应该继续行动”莫征衍的声音愈发冷了,“她那一个队伍,有几个人”

    杜宇叹息,眉宇更是皱紧了,“当时分开行动的队伍都定好了,宋七月那一队,一共有六个人,除了她自己之外,还有宋向晚,以及两个随行的当地工人大龙二龙兄弟,还有我们自己队里的两个男职员。”

    “本来一切都是算好了的,不会出事,而且又有人两个工友带路,可是真是没想到会这样”杜宇径自诉说着,却也是懊恼万分。

    “我这边带了队完成了对那一个矿井的勘察后,就往方关赶。中途到了三角指示牌那里,我知道周副总和宋特助的队伍最终都会到这里,所以我就打算在那里等着。当我到了会合的地方,发现周副总已经先带队到了。”

    “然后我就和周副总一起在那里等。”杜宇的记忆飞逝到方才不久,他坐在车里,看着前方车的玻璃面,那飞雪而来,越来越模糊,“我们等了又等,却一直都没有等到,眼看着天就要黑了,周副总察觉到事情不妙,就打算要往那一座矿井赶过去看看情况。”

    “就在这个时候,雪橇车到了是工友大龙带着我们队里的两个男职员赶了过来可是他们都湿透了”杜宇说到这里,惹的莫征衍心中一惊。

    莫征衍也是回忆起方才,杜宇带来的人里有三个人冰冷冷的,被送进去治疗了。然而之前他们忙着出发,谁也没有来得及去问询到底怎么回事,此刻他追问,“又是怎么回事”

    “因为宋七月带的那个队伍,去的那个矿井,途中的小桥断了如果绕远路,天黑了也过不来,所以他们就决定趟冰河过那条小河不宽,河面都结了冰,冰的很结实。两个工友就提议说,直接可以从这冰河上面走”杜宇道。

    “这是要人去送死吗这提的什么建议”莫征衍听到这里,简直就听不下去了

    杜宇道,“后来过河的时候,冰河突然碎了,破了个洞”

    “承受力根本就没有估计过能不能受这么多重力,这简直就是去送死”莫征衍已经听的心浮气躁,他极力克制着。

    杜宇又是道,“这真是没有估算到也不是所有人都掉下了河,宋七月和宋向晚他们走在前面,所以没有掉下去可后边的人遭了秧,连雪橇犬也落了水为了让落水的人先走,大龙就先带着那两个人先往方关赶过去,他们就被困在那里了”

    “还有三个人困在那里了”莫征衍定睛问道。

    “是,工友二龙,宋七月,还有宋向晚,他们三个”杜宇回道,他远远一瞧,却是看见了方才他们会合的地方,那指示牌还在那里,一块巨大的石头,他喊道,“就在这里,我和周副总会合后来看见了大龙他们,周副总就立刻让我带人往方关回去求救”

    “周副总自己,他就带着江特助,还有赵工头他们,往雪山里边去找他们了”

    车子一刹那开过那块指示的大石,莫征衍的眼前,一片昏茫的雪地,依稀之间可以瞧见在前不久他们赶回的车轮印记。

    此刻,莫征衍哪里还顾得上周苏赫,哪里还能惦记到其他。

    迎着那风雪,他脑子里却可以清楚描绘出那一幕,她正在等在那一片白雪茫茫里,等着他来。

    没有了交通工具,没有了通讯设施,如此孤助无缘。

    七月,我在过来,我马上就会找到你。

    我一定找到你。

    岛吗台亡。

    雪下的愈发紧了,车子在进去了一段路之后就无法在入内,面前是雪山,山路难上,江森喊道,“苏赫少爷,车子进不去了”

    “放雪橇下来”周苏赫立刻下了车来,他的声音在风中飘散。

    一行人赶紧下了车,从货车后边将雪橇和犬都放下来。

    立刻的,一行人又是往矿井而去的那条河狂奔而去。雪橇犬跑的飞快,满面的飞雪扑在鼻息之间,周苏赫一颗心凝着,仿佛也要结成了冰。他不知道就这样跑了多久,感觉四肢都麻木了,就快要动不了了,而那雪下的越来越大。

    就在一片鹅毛大雪里边,天色愈黑,却是雪光衬的夜空发白,终于赶到了那河边。

    果然是有一个大窟窿在,河水的冰面都裂开了口子,错综复杂的纹路,显然预示着方才在这里,有一场危险刚刚熬过。可是,应该等在河岸这里的人却没了踪影

    赵工头急道,“他们这是到哪里去了”

    周遭一望无际的白雪,哪里还有人的踪影周苏赫心里乱着,他定了心神道,“应该在附近,不会远大概是冷的受不了,找地方避寒去了”

    记得大龙说过,他弟弟二龙也在救人的时候落了水,但是因为其余两个男职员直接掉进了水里,为了确保他们的安全,所以雪橇车就先带着他们赶回来。而大龙自己,也是裹着车上的备用衣服勉强撑过来的。

    “我们要去哪里找周副总”赵工头又是急忙问道。

    周苏赫凝眸,却是在附近找寻着东西,“阿森看看这里有没有什么标记”

    江森立刻翻找起来,却是终于看到了一块石头,那石头上刻了标记,“苏赫少爷这里有”

    周苏赫立刻奔上去,他低头一瞧,只见那石头挑选了一块有尖角的,而后上面刻了一个箭头,他一下认出,这是宋七月刻下的,是她的笔法总喜欢在箭头的后方,那一笔上带上一个小小的左弯钩

    “这是什么”一行人也凑上去瞧,赵工头好奇问道。

    “是七月是她留下来的”周苏赫心里一喜,那是生的希望,是重生的希望

    周苏赫朝着这箭头所指的方向喝道,“往这边找”

    雪橇队继续出发,一行三组雪橇奔跑而行。只是这沿路,宋七月留下的标记,却是难以分辨,而他们也无法用这么多时间来寻找。大雪积了雪地,那标记早就不知去向,不知道被雪掩埋在何处了。

    在雪中树林里没了方向,到底是左边还是右边还是直走

    周苏赫当机立断,让人分开前去寻找。

    赵工头瞧了时间,他喊道,“周副总这里太危险了大风雪要来了,我们会被困在这里的”

    “一个小时”

    “不这太久了最多半个小时”

    周苏赫如此担忧,可此刻也不得为旁人的安危着想,“好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后,不管有没有找到人,都在这里碰头”

    一声令下,众人纷纷遣散,周苏赫望向了前方,他喊道,“阿森往前”

    他一路往前,不曾停过。

    在那风雪弥漫里,犹记得儿时,玩起一个测试,她说:我选往前走

    他提示她:只有往左,或者往右。

    她却是笑着倔强的说:为什么要是我,我就一路往前,不是有个词叫勇往直前

    我也是,我也这么选,一路往前找到你们。

    找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