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332章:第六道刻痕

第332章:第六道刻痕

 热门推荐:
    就在众人都怔愣之际,却是有人上前,江森探向了他们两人,急忙喊道,“还有心跳他们还活着”

    一下子,将众人的思绪全都拉回来。

    莫征衍立刻上前,他走向了宋七月,将她整个人抱进自己身体,从周苏赫的怀里抱离。她浑身冰冷,早就没有了知觉,一碰触到,就能感觉到那寒冷,让他手中的温度也仿佛被她的寒冷所褪去。

    “少夫人”齐简和何桑桑呼喊。

    莫征衍一言不发,抱着她就是转身。

    “苏赫少爷”江森也是呼喊着,和工友合力扶起了周苏赫。

    “苏赫”宋向晚喊着他的名字,她低头看他,周苏赫也是昏迷不醒,一动不动。

    站长大喊起来,“快雪橇车呢回方关”

    一行人出了山洞,立刻坐上了雪橇车,纷纷赶回方关去。

    雪橇飞速往山下赶去,莫征衍一直都抱着宋七月,此刻拥抱着她,那才是真实的感受。

    他只将她抱的愈发紧了,碰触着她的手,想要去为她温暖那冰冷的温度。

    只是手一碰到她,却发现她的手弯曲着一个姿势。

    宋七月被他温暖过的手,已经不再僵硬,他的指尖狐疑的碰触到她的掌心,却才发现,原来她手里还握着什么东西。他轻轻取出,拿到面前一瞧。在雪橇车的奔驰里,她还在他的怀抱里,他却是看见了那一枚硬币。

    那一枚五角的硬币。

    顺利成功解救了两人,从雪山往方关匆匆赶回去。这一路上,众人心中安然了许多,可是却还未曾真正踏实。用被子和热水袋为他们临时取暖,可两人依旧冰冷的身体,呼吸微弱。

    到了方关以后,急忙送他们去急诊室,又是立刻的,驿站里所有的医护人员都出动了,进行急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一前一后被推了出来,依旧还是紧闭着眼睛。

    而结果则是如医生所说,“他们在雪山里被困了太久,身体都被冻僵了,经过抢救,命是保下来了。不过还要进一步的全面检查,才能确保到底有没有其他的损伤。不过,宋小姐的情况要比周先生好很多。”

    周苏赫将自己身上的衣服都给了宋七月,更是用自己的身体来给她取暖,自然的,他受到寒冷侵袭,被冻僵的程度也比宋七月更加严重。

    从急救室而出,两人被送回到各自的房间里休息。

    周苏赫这边,宋向晚和江森陪伴着。

    江森道,“向晚小姐,您也累了,这里让我来陪着吧。”

    “阿森,让我来陪着他,让我陪着。”宋向晚坐在床畔,她握住周苏赫的手。

    “向晚小姐,您的身体也是还没有痊愈,如果您再病倒了,那苏赫少爷醒过来也一定不会高兴,请您还是回去休息吧”江森劝说了好一阵。

    宋向晚紧握住周苏赫,不肯放开他的手,但是今日的奔波让她也是无法再支撑,她的脸色泛白。最终在护士的叮咛下,她不得不松开了他,却是那样的不甘愿,还是只得道,“阿森,这里交给你,如果他醒了,你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

    “是,向晚小姐。”江森应了。

    护士则是陪着宋向晚回房间去,让她去休息。

    宋向晚躺在了床上,身体是疲惫的,但是心里边还在焦灼着。只是唯一可以放心的是,他们度过了危险期,没有生命危险。然而她一闭上眼睛,眼前却浮现起之前在山洞里瞧见的那一幕。

    另一间房间里,宋七月戴着氧气罩挂着点滴,她在安睡着。

    莫征衍陪伴在她的床畔,他就这样静静坐在椅子里。

    “莫总,您累了,我来陪着少夫人吧,您去休息。”何桑桑轻声开口。

    何桑桑是担忧的,这两天在外连番搜索,已经奔波疲惫不堪,这下找到了他们,赶回来后又是折腾了半天才确诊得了安宁,任是他铁打的人,也会经受不住的。

    莫征衍却是不说话。

    何桑桑见他一动不动,她又要呼喊,“莫总”

    却是下一秒,被齐简打断了,他用手示意她不要再继续往下说,朝何桑桑使了个眼色,两人就默然退了出去。

    房门带上了,房间里安静下来。

    莫征衍还是坐在那椅子里,只是看着宋七月昏睡的侧脸。

    一侧的床头柜上,除了台灯水杯之外,柜面上还放着一枚硬币。

    正是那一枚五角的硬币。

    莫征衍这一坐,就在病房里又是坐了两天。两天里边,他按时吃饭,困了就趴在床沿睡下去。只是不曾离开过这里,更是不曾离开过宋七月的床畔。

    宋七月是在两天后的午后醒过来的,她的睫毛轻轻颤抖着,像是努力着要睁开眼睛来。

    “少夫人”何桑桑眼尖发现了,她立刻呼喊起来。

    这一呼喊,让莫征衍一下抬眸,他也看见她颤抖着眼睫,是她苏醒的迹象。他当下起身,弯腰看向她,“七月你醒了”

    宋七月缓缓睁开眼睛,还有些吃力的,视线混沌着,却是看清了他,她的呼吸都在氧气罩里,喷洒出白雾来。她看见了他,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好似根本就瞧不清谁是谁。

    莫征轻轻拥住她,他低下头去,在她耳畔说,“七月,我来了,我找到你了。”

    听见他的声音,那熟悉的男声,她茫然困顿的脸庞,在定睛之中,露出了一抹微笑来,是她眼眶一红,有慢慢氤氲的雾气遮迷了眼睛。

    她的唇微微动着,仿佛在呼喊他的名字,却是无声。

    征衍。

    只有大团的白气在氧气罩里散开。

    宋七月终于醒来后,赶紧的喊来了医生来做检查,这边检查过了,一切都是无恙,这是好的现象。氧气罩也拆去了,不需要再供氧了。缓和之中,宋七月的神智也清醒过来,何桑桑赶忙去准备吃的了。

    “你好久没吃过东西了,医生过了要多喝水,来,再喝点水。”莫征衍在她身边说着话,为她拿来水杯给她。

    宋七月的喉咙处都是干涩的,发不出声音来,温热的水再次流入身体里。

    “你知不知道,你在雪山里被困了两天,医生说,再迟一天,找不到你,那就会出事。”莫征衍低声说着,却是想起医生当时救治完他们之后庆幸的话语,此刻想来,也是觉得幸运无比。

    却是忽然,宋七月的手一下抓住了莫征衍,她像是想到了什么,那力气只是一瞬间的爆发,而后又松开了力道,“苏赫呢”

    他以为她是要说什么,却是一开口就是这一句,莫征衍一怔,他说道,“周苏赫他没事,找到你的时候,也找到了他。”

    “他在哪里”她又是询问,沙哑不堪的声音,听着有些硬生生的疼痛感。

    莫征衍道,“他在房间里躺着。”

    “我要去看他”宋七月立刻说,“我要去”

    “他还没有醒,现在还在睡,你等休息一下再去看他。”莫征衍劝说着,然而她却是执着,“征衍,我先去看看他”

    她作势就要下床,他没了办法,只得拿了外套套在她身上,一把将她抱起,直接抱着她往周苏赫的房间里去。

    那房间里,宋向晚和江森都在,周苏赫果然还没有醒来。他苍白的脸上,还戴着氧气罩,平静的躺在床上,浅浅的呼吸着。

    莫征衍在房门口,将她放下了,扶着她进去。

    宋七月来到周苏赫床前,她看见他平安在此,虽然还昏睡着,却是还有着呼吸。

    这一刻,她的眼眶红了,因为突然的欣喜太过巨大,因为这一份难能可贵的劫后重生,她近乎不能自己,哽咽着声音道,“他还活着,太好了,还活着”

    莫征衍低头,他看见她的眼泪,就快要溢出眼角,他不愿见那泪水落下,于是抬手为她擦拭而去。

    宋七月醒来片刻后,又睡了过去。只是这一次,却是让人安心了许多。

    房间里边,莫征衍依旧坐在那椅子里。

    他看着她的手,那弯曲的姿势,让他回想起先前。

    他并不想去多想,此刻还有什么比她平安无事更让人欣喜。可是那记忆却是开始不由自主的翻篇,翻篇到那一晚去赵工头家中做客。赵嫂特意包了六个放有喜钱的饺子,她是唯一一个没有吃到硬币的人。

    犹记得赵嫂说:我在这硬币上,都做了记号的,不会弄错。你们看看那上面,我用刀刻了印的。

    后来,众人陆续都吃到了硬币,赵嫂瞧见后道:宋家小妹这是第三个硬币,上面我刻了三道印。莫老弟这个是第五个硬币,所以有五道印子。

    那幸运硬币上,赵工头得了两个,分别是一道印和四道印的,其中一枚转增给了赵嫂。

    而周苏赫吃到的那一枚,则是两道印的硬币。

    还有一枚,最后的一枚硬币,最终却是也没有人吃到,也许是在还没有吃完的饺子里,也许是下锅的时候遗漏了,根本就没有在这其中。

    更也许是,其实早有人吃到了,却是没有说出。

    此刻,这柜子上的那一枚硬币,在昏黄的灯光下散发着古铜色的光芒,忽然刺目无比。

    他已然看过无数次,更是已经默默数过无数次。

    这刻痕,不是五道。

    不是那一枚他给她的硬币。

    却是那先前没有人得到的最后一枚硬币,有六道的刻痕。

    有着第六道刻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