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339章:算不清过往

第339章:算不清过往

 热门推荐:
    莫征衍眉宇一扬,却是笑了,“周副總。这话说的还真是玄妙,人的心又不是杯子,哪里谈的上有没有底了。”

    “不。”周苏赫却是断然否定,他沉静的眼眸此刻突然一定,那眸光折射出一瞬的精光来,竟是锋利无比,他手中的酒杯也不再晃动,那液体也随之慢慢的静止不动,“莫总。你很清楚,这没底就是没底。”

    “如果有,今天莫总怎麽会在冰城,怎么会在这万豪酒店,又怎么会坐在这里和我面對面吃这顿饭,我哪里又有这个荣幸,能让莫总赏脸”他注视着面對而坐的他,声音缓缓散开,却是沉定。

    莫征衍不疾不徐举杯,朝他敬酒。“冰城可是个好地方,遍地都是黄金,只要能有这个本事去捡,谁会不喜欢来我是个商人,而且是个喜欢黄金的商人。今天我坐在这里,来赴这场约,请记住,是周副總来邀我的,不是我來邀你。”

    “有些主次,周副总看来还不够明白,不过现在,应该是懂了。”他径自轻举酒杯示意,而后自己抿了一口。

    他这话说的十分明了,看起来是在说周苏赫为东道主。可实际上,却是在告示,他才是那个屈居于次位的人,是他来求他办事。

    周苏赫听的清楚,他直接握杯回敬他,那酒入喉,却是爽快,他笑道,“哪里有什么主次,不过是朋友一场,正好遇见,又是有空。那就出来碰个面。莫总难不成以为,我今天是想来拜托你什么事情”

    “哦”莫征衍作势狐疑一声。他反问了一句,“难道不是”

    周苏赫笑了,“我有什么好拜托你的,我只是要感谢你才对”

    莫征衍凝眸,在包厢的灯光光影里盯着他。

    周苏赫的笑容如此飒爽,那样的痛快,“多亏了莫总这次出手,我还要请莫总千万不要放手一定坚持到最后,把那些落在地上的黄金都捡了回去至于我,就不劳烦莫总费心了,这杯羹分不分到手,对我而言,根本就不重要”

    “周副总好雅量,好气度,不过这只是你一个人的想法,别人就未必了。好好一个项目,到了最后关头,就这么舍了,实在是太可惜了。你手里边的人,一定会想方设法来完事。”莫征衍的声音幽幽,他那样的从容,丝毫也不迟疑。

    周苏赫却是笑的更为轻快,竟是有一丝得意来,“莫总,你说的是谁我手里边的人,现在还在冰城的,就那么几个,何必还要这么藏着掖着,你今天在这里,原本要来赴约的人不是我,而是宋七月”

    “你在等她过来,等她为了这次的项目向你开口,答应你的要求,跟你一起离开回去”周苏赫一直握着的酒杯,朝他致敬。

    他不慌不忙品着酒,这才往下面说,“可是你为什么这么做”

    莫征衍的视线依旧定在那里,他不偏不倚,只任他继续。

    “你看不得她这样,你来方县看她,你不确准她心里还有没有我,所以你莫总就大驾光临了。后来我和她被困在雪山里,难道你不好奇,那一个晚上,我们都做了什么”他一边说着,那手中的酒就慢慢喝着。

    “那个晚上,我和她一起赏雪看星,那个晚上,我和她睡在一起,我握着她的手,告诉她,这一刻哪怕是死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人一辈子最多不过是活一百岁,现在活了这么多年,临死之前我们还能在一起,真是值了”

    “不过我们两个的命,还真是大,偏偏没有死成”

    “脱险之后,莫总,你的心里边那就像是有一根刺,刺在心头你怎么也不舒服因为你知道,她的心里边从来都还有我”他的声音锐利无比,那灯光中眸光更是锋芒。

    莫征衍的眼前,仿佛回放起一幕又一幕的画面,伴随着他的话语,真切无比。

    “因为她不愿意跟你走,也没有跟你走不管是在方关,还是在方县,又或者是在海城,还是在港城,她都来到我身边不管我在哪里,她都会过来,留在我身边因为这样,你这心里就是没底”

    忽然刹那,周苏赫彻底挑开这一次的局,从开始到现在的过往种种,在他低沉却又越来越冷厉的男声里,又是瞬间静止,让一切都变的沉闷,就连空气都显得窒闷。

    最终,他忽然轻笑了一声,“呵,莫总,你当然有本事,也有手段,权势财富你更是有,如果现在,你不是莫氏的大少,莫家的太子爷,你没有了这些背景身份,你以为你是谁你还能这样来逼她就范,让她一定来听从你”

    “如果不是因为这些,你以为当时她就会嫁给你了”

    “她一定不会”

    就在他低沉冷凝的声音里,那杯子被落下,放在了面前,那酒杯里的液体终于也不再有一丝的晃动,像是一切尘埃落定,一切都化为既定的结果一般,再也不会有任何波涛。

    周苏赫看着他,对面而坐的男人,只一张深刻的脸庞在灯光里鲜明着,却是漠然的没有情绪。他扬起的嘴角愈发飞扬,好似一切他都已经明了透彻,再也没有任何能阻隔阻扰。

    那飞扬的唇角,是一抹胜利的弧度

    可是忽然,对面的男人却是再次举杯,将自己的酒杯对准了他。

    这一举动,让周苏赫一定

    “周副总,我一定要敬你这杯。”莫征衍说着,他那优雅的举止,不曾变幻的步调,依旧是那翩然的模样,轻抿了一口。

    “你说的不错,权势财富,身份背景,这些我都有。这是我一生下来,就与生俱来的,我根本就不需要费力气,就唾手可得。但是这些对我而言,就像是周副总看不上的那一杯羹,同样根本就不重要”他用很淡漠的口吻,却是说着这样狂妄的话语。

    周苏赫眯起眼眸来,“莫总,你现在说这些不过是炫耀,都已经到手了的,还要谈什么。”

    “我可不是要炫耀”莫征衍一笑,很是随意,“我当然是要炫耀,因为这是你周苏赫,这辈子也不可能有的”

    若说方才的话语对于莫征衍而言是心尖上的刺,那此刻对于周苏赫,也是猛然一下的钻了进去。

    “你以为我会在乎”周苏赫脸上的笑容散去。

    “当然在乎,怎么能不在乎”莫征衍眸光深沉却是静默,“如果你周苏赫现在不是周氏的副总,而是总经理,那么此刻,你还会坐在这里和我邀我这一局和我闲聊如果你是周家的长子,是周家名正言顺的继承人,那么你又何必在三年前移情别恋”

    “呵,错了,不是三年,已经是四年前了。”莫征衍笑着提醒,周苏赫的心中更为一紧。

    那些过去都翩然间清楚的再也不过,莫征衍一字一句,慢慢说道,“作为周家不是纯正血统的你,为了要出人头地,为了要扳倒你的大哥周靖存,为了要坐上周氏总经理的位置,你不惜牺牲了她,选择了宋向晚。原因是什么,你心里边可是比任何人都清楚。”

    “还不是因为当年,如果你的大哥和宋向晚订婚,那么他就一并拥有了宋氏百分之十的股份,他的地位会更加稳固,你为了打消这个可能,让这件事情永远也不会成真,所以你就毅然的做了决定,抛弃宋七月,把宋向晚招揽到手。这样一来,周靖存就不能增大势力,而你也因此获得了宋氏的支持。”

    “周副总,你的如意算盘打的太好,我该为你鼓掌”

    莫征衍说到此处,周苏赫赫然一笑,“这些都不过是你的妄自揣测,莫总,这酒还没喝多少,你就醉了。”

    “可惜,这真的是可惜。”莫征衍的声音幽幽,“你千算万算,却是算不到,就当你做了这个决定后,宋七月跑了,在那一年一走了之”

    那话语入耳,让周苏赫陷入于一场涡旋里,他几乎无法自拔。

    “在这之前,你甚至还打算着,等到你根基稳固事成之后,再让一切回到原来,但是可惜,她就这么跑了,一走就走的无影无踪,天翻地覆你也没有想到,当你和她再相见的时候,一切都来不及了。”莫征衍温漠的声音,却比冷厉更为冷酷。

    他眸光一定,“事情是可以计算准确的,但是人,永远也无法计算准确。”

    周苏赫的眼前,一切都模糊开来,这样的涣散开,听见莫征衍又是道,“到了今天这一步,难道你以为,你和她还会有结果从你在当年放手开始,你就再也没有了可能”

    没结果,没有了可能呆叨刚划。

    这怎么能这怎么能够

    “哈”周苏赫笑出声来,他如此的轻狂,“这个世界,什么可能都会有”

    “从你选择宋向晚那一天开始,就不会再有你知道宋向晚是谁吗”莫征衍喝了一声,那话语比刺还要尖锐,让周苏赫的笑容都僵住。

    宋向晚是谁。

    周苏赫的心里边,若这是一道题目,那么答案早就清楚,不就是宋向晚,不就是她。

    可是,她不单单只是这样,她还是

    此刻杯中的酒,已然去了一半,却是无人再去问津。

    酒香尚在,他不愿去承认,不愿去证实,她是她的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