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351章:只怪太天真

第351章:只怪太天真

 热门推荐:
    此刻她用着公式化的模式,来告訴她要做的决定,此刻周苏赫还能说什么。什么也不能够了。仿佛是再也没有了任何的理由和可能,再让她留下来一般,到了此刻,一切都不再能够。

    周苏赫接过这辞职信,放到自己的面前,像是接过了她的这个决定。

    他说道,“批准。”

    刹那,是她的笑容散开了。

    宋七月道,“那我先出去了。”

    周苏赫朝她点頭。他目送她离开。

    在她走后,他抽了支烟,那辞职信,他握在指尖,半晌,都没有放下。

    宋七月递了辞职信即将离开的消息,自然是很快的讓一众旧友知道了。

    范海洋得知了这消息后,来到了她的助理间,“宋七月,你这是怎么当朋友的,自己把人召集起来,挖到这里,现在到一半,就要走了”

    “怎么到一半了”宋七月笑道。“我手上的项目順利到手。可是完美收官。”

    “我们这里还都半吊着。”范海洋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

    宋七月單手支头,“那是你们的问题啊,谁让你们那么慢,还搞不定呢”

    “现在倒是好了,自己拍拍手要走人,反而还赖在我们这里了。”范海洋也是笑,責怪倒是没有,只是有一丝惋惜。

    宋七月微笑着,她回道,“我手上的事情完了。接下来就交给你们了。海洋。这次谢了。”

    “我是拿了钱来办事的,你可别来这一套,什么谢不谢的。”范海洋也是洒脱。

    宋七月比了个“ok”的手势,他们握了手。

    辞职一旦批准,周苏赫的步伐更是快了,直接调到财务人事那里,结算了工资。宋七月前往财务科领工资,流程走的飞快。果然朝中有人就是好办事,她这才真切了解到。

    这边刚刚领了工资,宋七月就要回部门,却是撞见了一个人。

    那是周靖存的秘书,总经办的上级。

    “宋特助,周总请您上去。”林秘书道。

    宋七月应了,“好。”

    立刻的,宋七月来到了总经办。在周氏的顶层,那偌大的办公室里和周靖存面对面。依稀还记得,之前一次被他邀到这里来坐坐,他所说的话语。现在周靖存依旧在她面前,他微笑着,她亦是朝着他微笑。

    “七月,我刚刚得到了消息,听说你辞职了,要走了。”周靖存道。

    宋七月回道,“周总的消息就是灵通,这才没多久呢。”

    “我是周氏的总经理,对于公司里的职员,不管是临时还是在职的,我都很关心。”周靖存笑道,“当然了,我们关系不一样,我对你是会特别关心。七月,真就这么走了”

    宋七月笑的飞扬,“不然呢,难道是要留下来,然后再好好考虑,是要撂倒周苏赫,还是接纳周大哥的好心建议”

    “你都已经做了决定,我再好心的建议,你也不会接受。”周靖存眼眸微眯笑着,“既然如此,我只能祝福你。”

    “谢谢周大哥的谅解,能得到你的祝福,我很高兴。”宋七月应道。

    “不过,七月,你会后悔的。”却是突然,周靖存注视着她,幽幽说了这么一句。

    宋七月扬眉,那笑容愈发飞扬,近乎是张扬的,这样的放肆,“周大哥,在我的世界里,绝不会后悔”

    周靖存看着她的笑容,比阳光还要灼热的刺目,是她笑着起身告别而去。

    从总经办下来,宋七月回办公间整理东西,一些书籍和小物品,拿了个纸箱子,就全都收好了。江森却是来喊她,让她前往会议室。宋七月一进去后,才发现众人都在,那是一群旧友。

    周苏赫也在,他站在那落地窗前,却是瞧着她微笑。

    “你们做什么”宋七月好奇问道。

    谁料,那一行人却是一脸的不悦,以杜宇为首道,“宋七月,基于你太不够意思,所以今天晚上,你要请客”

    宋七月笑了,“好啊,那就老地方见。”

    众人都是恶狠狠瞪着她,范海洋来了一句,“宋七月,你这个精打细算的,还老地方呢。”

    “爱来就来,过期不候。”宋七月笑道。

    在众人的欢笑里,周苏赫沐浴在阳光下,朦胧的光影,他的眼底有一抹淡淡的哀伤颜色。

    和旧友约定了时间,宋七月便提前离开了公司。回到宋家后,她就将自己辞职离开的消息告知了家人。最为高兴的是君姨,心疼她的身体,这下总算是可以好好休息了。

    宋仲川则是问道,“你机票定好了没有”

    “还没有。”宋七月这才刚辞职。

    谁知道,宋仲川却是直接喊了管家,“给她订机票,明天就回去。”

    “是,老爷。”管家应声,君姨则是道,“大哥,不用这么急。”

    宋仲川不悦道,“她出来这么久了,还要留多久”

    “君姨,大舅说的对,我是该快点回去。”宋七月回道,君姨也是作罢。

    这天夜里,宋七月当然没有留在宋家用餐。约好的时间,她提前到了。那个老地方,还是海大附近的夜市。像是来时的一样,他们一行人都到了。今日这一局,她是最早到的,招待着众人。

    其余几人也陆续到了,杜宇到了,范海洋也到了,算了算人数,却还是少了两人。

    “周苏赫和江森怎么还没来”杜宇问道。

    正是念叨着,江森先到了,“苏赫少爷有个重要的客户,他迟一些来。”

    得知如此,众人也不再等候了,宋七月一声话后,终于开了席。众人嬉笑闹着,谈起了往事,一茬接着一茬。兴致更是高了,这酒也下去了不少。许是此次首战告捷,所以众人都是高兴的忘乎所以,所以不喝醉就不肯尽兴而归。

    宋七月也由他们了,只是一会儿怎么送他们回去,这倒是一个问题。

    却是在这微醺谈笑中,时间流逝而去。酒席将散,一直迟迟未来的周苏赫,仍旧是不曾出现。

    “他那里还在应酬吗”宋七月扭头朝着江森轻声问道。

    江森道,“没过来,那就是还没有。”

    又过了半晌,眼看着众人都醉的差不多了,江森赶紧喊了人过来送他们回去,还有几个不曾醉倒,就搀扶着一起走了。等将这一行人全都送走了,宋七月又坐回到原来的那一桌,她继续等候。

    江森已然送了旧友而去,他也是折返而回,“七月小姐,也许苏赫少爷今天实在是抽不出身,不如先回去吧。”

    宋七月却是道,“你告诉他,我在这里等他,多晚都行,等到他过来。”

    江森一听此话,他应声,“是,我这就去告诉苏赫少爷。”

    江森起身,到一旁的去打电话。

    那铃声响起,不远处的校园外,那一辆私驾一直停在那里,已经停了一整晚。

    车子里,手机亮起了屏幕。

    夜色愈发深了,一旁的另一桌来来去去,已经走了三拨客人。唯独宋七月这里,还是不动。不知道过了多久,那远处的路灯处,终于有人而来,他一身黑色大衣,白色的衬衣领子泛着银白的月光,翩然的漫步而至。

    他来到她面前,终于坐下了。

    “来了。”宋七月笑道。

    周苏赫点了个头,“耽搁了,来晚了。”

    “没事,只不过他们都走了,可惜了,没一起喝一杯。只有我们两个了,来喝一杯吧。”宋七月说着,她拿了两个杯子,两杯酒倒满,各自一杯,送到他的面前一杯。

    “来,苏赫,我敬你。”她坐在他对面,将酒杯举起。

    周苏赫默然,终于将那酒杯拿起。

    “第一杯,庆祝这次的项目拿下,来,干杯。”她举杯,他亦是,两人敬了第一杯。

    一杯过后,她又是倒上第二杯。

    宋七月放下了酒瓶,她握着酒杯微笑着,“第二杯,苏赫,我要走了,算是我跟你告别。”

    周苏赫不应声,她的酒杯已经碰了过来,见她喝下,他也是沉默仰头将酒喝下。呆估夹才。

    很快,她又是倒了第三杯酒。

    她再一次的拿起酒杯,对上了他,周苏赫看着她,是她的面容在月光下微微笑着。

    “苏赫,你还记得吗,我从前对你说过的话。”她轻声说。

    他动了动唇,不问哪一句,只是道,“记得。”

    “我对你说,我永远都是站在你这边的。”宋七月缓缓开了口,那声音随着风声飘散,散开到远处,于周苏赫的眼中,仿佛是那少年时的少女,她一脸的认真,这样的虔诚诚挚。

    如今,她定睛注视着他,微笑着说,“从前,我一直是这样以为的,也认定自己可以。可是,苏赫,我恐怕要失信于你了。”

    “我这次来帮你,是最后一次了。”她的声音微沙中落下。

    周苏赫握着酒杯不动,他突然想起,他曾问过她:你真的这么在意他那你为什么还要回来我身边

    如今,多么像是尘埃落定,原来她早就有此所想,原来她的回来只是暂时。

    那就像是迁徙的鸟儿,那不过是短暂的停留。自此以后,不会再来。

    她的酒杯举在空中,周苏赫眼眸一定,他笑着,那心思一定,举杯,初次迎上了她。

    轻轻的一碰杯,他说道,“宋七月,从今天开始,我们连朋友也不再是了,不要再联系了。”

    “苏赫少爷,不早了,该回去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江森在旁喊道。

    周苏赫这才回神,面前早已没了谁的踪影。

    他这才起身,离开这一片,穿越过校园,就要往那停车的地方而去。江森提前迈开了步伐,先去取车了。

    他的步伐却是缓慢的,那校园的橱窗栏,不经意间停步,还可以看见那些宣传栏贴出的告示。玻璃橱窗倒映出身后的树影,已然记得当年,少年在这棵树下亲吻着少女。

    他的视线缓缓聚拢,那橱窗里其中有一贴,是校园诗歌大赛。

    获奖的诗词,此刻念来,不过是青春爱赋新词强说愁。

    却是有一句,终究还是刻进了眼底。

    你别问我永远有多远,只怪年少太天真。

    只怪,年少太天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