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359章:风水轮流

第359章:风水轮流

 热门推荐:
    宋七月朝他微笑,邵飞却是心里一憷,恐怕也只有她才会这么大的胆子。

    唐家三少。唐允笙。

    三少是出了名的美男子,他的美比女人还要甚几分,一瞧就知道,这张漂亮脸庞是遗传了母亲的优良基因。

    只是当年,他们还在五洲就职的时候,宋七月也会偶尔冷不防的开这样的玩笑话语。然而整个公司上下,也只有她一个人会如此。就连楚烟,也是不敢这样的。

    唐允笙坐在后方,他朝他们笑笑。

    “我先走了。”邵飞朝唐允笙点了个头。唐允笙亦是回了个笑,而后邵飞起身而去。

    “飞儿,你买了单再走啊。”宋七月喊了一句,邵飞却是扬长离开。头也没回,她只得叹息,“真是没良心啊。”

    唐允笙却是开了口,朝一旁的服务生道,“那一桌,算我的帐上。”

    有人买单付钱,那当然是好事,基于礼貌。宋七月起身前去道谢,顺便又是道,“那就再来一杯咖啡吧。”

    香气四散,在鼻息之间蔓延,宋七月笑道,“笙总,哦,不对,应该是唐副总了。唐副总,今天这么空,一个人来这里喝咖啡”

    港城有谁不知道。自从去年唐家二少下台,唐洛焕继任总经理位置后,唐家三少也坐上了副总的位置。眼下五洲。他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平日里也是该日理万机的,哪有这样的好心情来这里。呆围广血。

    “五洲可不时兴喊副总,你还是照旧喊我。”唐允笙开了口,淡淡说道。

    宋七月挑眉,“笙总在等客户”

    “你说呢。”他反问了一句。

    “该不会是出来借咖啡消愁吧。”宋七月一笑,“总是要来做点什么。”

    “我就不能一个人出来坐坐”唐允笙一笑。

    “如果你不是笙总,那倒是有可能。”宋七月搅拌着咖啡。

    他愉快的笑了,却像是老朋友相逢一般的微笑,“宋七月,这么久没见,你还是这么伶牙俐齿。”

    “三少,谢谢你一成不变的称赞。”她笑着回敬于他。

    两人品着咖啡,闲聊起来。

    “最近到哪里去了,港城都没你的动静。”

    “三少你消息这么灵通,会不知道我出去办了点事情,一个外接的项目。”

    “前阵子你辞职离开了鼎鑫,我还以为你是远走高飞了。”

    “远走高飞,这得身边有人吧,一个人,还飞什么呢。”

    “你不是结婚了,哪里是一个人。”

    他一下点破,宋七月叹息,“这消息果然是灵通。”

    “看来你还没有找到新去处,最近有什么打算。”唐允笙问道。

    “能有什么打算,混日子呗,你也知道我是最胸无大志了。”她轻快说道,唐允笙放下了手中的杯子,低声说道,“我手上缺人手,你要是有兴趣,可以过来跟我。”

    “拜托,三少,我好歹也是前任唐总请辞离开送走的人,你现在又把我请回去,这要是让二少知道了,那可就惨了。”她说的更是直接,更何况当年唐允笙和唐韩琛是一派的,而众人又只当是她出卖了唐韩琛,更是尴尬局面。

    唐允笙微微笑道,“他不会知道了。”

    宋七月一凝,唐允笙道,“永远不会。”

    这气氛忽然有些凝固,甚至是窒闷,宋七月还不曾明了其中的深意,唐允笙却是慢慢侧目望向了咖啡馆的另一个方向。

    那眸光太过专注,所以才让宋七月也吸引过去了。

    只看见那咖啡馆另外一角,一个披肩长发的女人,她穿戴着服务生的衣服,正在忙碌着。她好似是在烤蛋糕,大概是蛋糕师。

    是谁

    三少的新宠

    唐允笙的目光,可不单单只是朋友那么简单。

    宋七月更是狐疑着,想要去看清楚对方是谁。那女人终于慢慢的转过身来了,她定睛一瞧,一下惊住。

    “她。”宋七月动了动唇,发出了一个音来。

    唐允笙不说话,只是看着女人将蛋糕点缀在盘子里,宋七月则是轻声问道,“她在这里工作”

    “成天在家里,她会闷坏的。”唐允笙微笑说道,“这两天说,想学做蛋糕。”

    想学做蛋糕,就来咖啡馆学习这真是宠溺。

    可如果是她,那也不奇怪了,只是过往种种,宋七月也是听闻了,他们竟然还能在一起,这真是奇迹。

    还在出神的时候,意外却是发生了,女人正端起蛋糕盘子,扭头却是看见了另外一个女客人抱着一个孩子。她痴痴的走过去,将那蛋糕放下,也逗着孩子在玩。

    过了不知道多久,女客人要走了,然而女人却是夺过了孩子抱住。

    唐允笙已经立刻起身,又是下一秒,惊叫声传来,“你做什么这是我的孩子”

    “我的孩子”女人喃喃念着,抱着那孩子不肯松手。

    混乱不堪里边,只见服务生上前,经理也是相劝,唐允笙来到了女人身边,宋七月也是起身走去。

    “对不起,这位太太,我妻子她太喜欢孩子了,给您造成了困扰”唐允笙开始道歉,只是对方被吓坏了,哪里肯作罢。

    而女人也在他的臂膀维护下,她却还在念着,“孩子,我的孩子,是我的”

    “七月,你替我看好她。”唐允笙叮咛了一声,将女人放到她的手里。

    宋七月急忙扶住了她,唐允笙已经去和那女客人商谈了。她低头望向身旁的人,微笑开口,“陶小姐,还记得我吗”

    女人懵懂的看着她,仿佛是不记得。

    “我们去那里喝咖啡好吗你做了蛋糕吗,我好想尝尝看。”

    “蛋糕,蛋糕”女人慢慢回神,便被宋七月带着走向了一旁。

    又过了片刻,待唐允笙归来,就看见那桌椅上,宋七月和她正在聊天。他的步伐不禁慢了些,只因为他看见她少有的笑容在脸上,这样的开心。他走近过去坐了下来,只听见宋七月在说,“那雪山可大了,一望过去,根本就看不到头,我就被困在山里了”

    原来是在聊宋七月最近的近况,陶思甜听的入迷很是认真。

    这边聊了一茬过了,唐允笙看了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他说道,“不早了,该回去了,明天再来好吗。”

    女人却是不动。

    任是唐允笙如此,她都是不肯动了,这样的不甘愿。

    素来心性冷漠的唐三少,竟是莫可奈何。

    “陶小姐,今天好晚了,明天我再来吃你的蛋糕,再给你讲故事好吗”无奈之中,宋七月开了口。

    女人这才算是同意走了。

    立刻的,让两个看护陪同着护送着,唐允笙亲自送她上了车。宋七月在咖啡馆里看着车子而去,又看着他折返而回。

    “陶小姐,还是老样子”就在当年,宋七月也是知道,她是得了一种病。

    抑郁症

    唐允笙不应声,只是说道,“我跟你说的事情,你要是有意,再联系我。”

    “好。”宋七月微笑应允。

    唐允笙随即起身离开,宋七月还坐在那里,只是想起当年,见到那个女人的时候,还是十分爱笑的活泼样子。

    隔天,宋七月在家里窝着看书,一通陌生电话却是进来了。

    竟然是唐允笙,他在那头道,“七月,你现在空吗,可以来一趟昨天的咖啡馆吗。”

    又是昨日那家咖啡馆,宋七月立刻到了。却是看见女人坐在那里,她的面前摆放着蛋糕,而唐允笙则是在她的身边。女人看见了她,一下很高兴,就朝她笑着。

    唐允笙道,“你昨天答应了她,她记得。”

    宋七月明白了,她笑着朝女人道歉,“路上堵车,我来晚啦,陶小姐,你等我很久了吗”

    女人将蛋糕推向了她。

    又是一场茶会,宋七月倒也是乐得轻松,反正有人请客。

    又到昨天分别的时间点,女人却道,“明天。”

    “明天”宋七月困惑。

    唐允笙补充解释,“她问你,明天还能来吗。”

    “哦,可以啊,好。”宋七月爽朗答应。

    女人笑了,很是高兴的离开。

    唐允笙道,“麻烦你了,明天也要过来。”

    “没关系,反正我这几天也是有空,就当是接了项目,笙总,会发我红包福利吧”宋七月也是乐意的,唐允笙点了头。

    宋七月却也是有一丝关切,“她没有好转吗”

    “好不了,也不要紧。”唐允笙却是如此说道。

    “你这几天都去做什么了曹管家说你下午都不在。”夜里边,莫征衍抱着她询问。

    宋七月笑道,“我陪人聊天呢。”

    “朋友女的,男的”

    “当然是女孩子了,你想见见吗”

    “等空了的时候吧。”莫征衍揉着她的头发,低声说道。

    宋七月就这样成了这家咖啡馆的常客,每天下午陪着这位陶小姐聊天。唐允笙有时候会在,有时候不在,但是每到离开的时候,他总是会过来,仿佛是要亲自确认。

    “三少,陶小姐的手艺很好哦。”宋七月不禁夸赞。

    唐允笙笑道,“你的陪聊也很不错。”

    “这是要给我发福利的意思了”她笑问。

    “我这边听到了一个消息,我想你会更感兴趣,就当是福利了。”唐允笙如此道。

    宋七月更为好奇,“什么消息”

    “风水轮流转,去年五洲政变,这次要轮到久远了。”唐允笙望着她,他的声音清幽的,却听的她心中一骇,“总有人下马,你说会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