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363章:生下来吧

第363章:生下来吧

 热门推荐:
    女人呼喊的声音惊心,更是触目,仿佛是满目的疮痍。竟然是无从收拾而起。骆筝站在门口,赵管家在呼喊她,“骆筝小姐,请您离开,您再不走,那我就只能请人来了”

    孩子。

    怀了孩子。

    时隔多年了,可是这样的情景,多么的相似,当年的她,也是这样。

    那久远的记忆又回拢而来。偏厅里传来了宋七月痛呼声,此刻没有人,再也没有人仿佛能够帮到她,帮到当年的自己,骆筝的呼吸完全僵住,她的心口都有了刺痛的感觉。

    “不要这样求你了放过我的孩子”那是多么撕心裂肺的呼喊。

    又是听见莫夫人一句,“姜姐。家法伺候”

    家法伺候

    一如当时,藤条被换下,棍棒被拿上,自从之后。一直到如今,她的腿时常都会疼痛。这样的绝望,几乎是深刻领会。

    “骆筝小姐”赵管家还在呼喊,骆筝却是不管不顾了

    立刻的,骆筝推开了门,她硬生生闯了进去

    “住手”骆筝大声喝道,她推门而入

    原本混乱的偏厅里,众人因为她突然的闯入而被打断了,一切都在刹那静止。众人都望向了来人。姜姐是,莫夫人更是。她冷漠的丽容,微微眯起了眼眸。

    骆筝却是看见被强行压制跪倒在地上的宋七月,她一脸的仓惶,头发散乱着。

    骆筝心中大惊,她急忙奔过去,她推开了那些压制她的人,“你们放开她”

    她扶住了宋七月。呼喊她,“宋七月七月”

    宋七月恍惚中,她看见了来人,认出了她,“骆筝”

    “骆筝小姐”姜姐却是在同时开了口。

    骆筝一手护住宋七月,一下扭头面向姜姐,更是面向了莫夫人,“傅姨对不起,我没有经过您的允许就进来了”

    “骆筝。”莫夫人开口,“我已经告诉了赵管家,今天我没有时间见你。”

    “很抱歉,是我失职,夫人。”赵管家在后方道。

    “不关赵管家的事情,是我自己。”骆筝立刻解释,她迟疑着,却是大了胆子道,“傅姨,您不能这样对七月”

    宋七月已经疼痛到额头都是汗水,她说不出话来。

    “你现在是在指责我做事不对”莫夫人问道。

    骆筝从小就是莫夫人一方家族的人,更是被莫夫人器重,年少就一直带在身边。莫夫人对她的关爱和栽培,那是绝对不逊色于父母。骆筝对她是敬重爱戴的,却也是惧怕退缩的。

    莫夫人一双眼眸冷冷看着她,骆筝一颗心都在颤抖。

    骆筝再次咬牙道,“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不能就因为这样,就这样惩罚不该问问征衍吗这个孩子,征衍有权利,七月更有权利生或者不生,她都有这个权利”

    她一口气说道,却仿佛是将当年不敢说的话,全都说了出来

    “骆筝,你现在又是以什么身份在这里跟我说话更是以什么身份替她说话”莫夫人问道。

    骆筝心里一拧,权利,她又哪里来的权利,却是不想如此低头,“我只是这么觉得。”

    莫夫人微笑,“你用自己的主观认知,就要妄下定论骆筝,我这么做,可都是为了你好。”

    为了她骆筝凝眸,“傅姨”

    “我今天本来找你过来,是想和你谈谈姗姗的事情。姗姗大了,不能一直在外面养着,你从小都是我看着长大的,比起她,我是更喜欢你的。”莫夫人道,“她要是生下了这个孩子,真是征衍的,你这辈子也没有可能再住进莫家,你该知道。”

    莫夫人垂眸,雍容的脸庞,如月光一样的凉薄,她又是道,“她到底怀了没有,我不想去确认,也没有兴趣知道。我不会让她有那万分之一不是的可能,同样也想给你一个机会。”

    “姗姗是征衍的孩子,骆筝,你已经有了先机,难道你要放过这次的机会”莫夫人问询着,“现在,你只要离开,这个机会就是你的。”

    “骆筝,傅姨是心疼你的,也是心疼姗姗的,任何一个女人,我都不会让她怀上征衍的孩子,除非你住进了莫家。”莫夫人几乎是在蛊惑着,这是多么厉害的一幕。

    此刻,骆筝只要放手,只要当作不曾来过离开,反正这一切都是莫夫人主导。

    可是骆筝又如何能放手

    “不行,傅姨”骆筝道,“傅姨,我知道,您疼我,您从小就疼我,可是不行”

    “怎么不行姗姗是征衍的孩子,难道你想她一辈子也见不得光”莫夫人的声音平缓的,却是越来越冷厉,“难道你不想她正大光明开口喊他一声爸爸”

    “骆筝这次机会,你可要想好了”莫夫人又是叮咛。

    骆筝摇头,她紧紧扶住了宋七月,“傅姨,不行,傅姨,对不起”

    “为什么道歉,又为什么拒绝,骆筝,告诉我,你这是为什么”莫夫人静静盯着她,好似要将她看穿,更是让骆筝无法面对,“骆筝,你就是这样辜负我对你的栽培和希望,这样让我失望的吗”

    “告诉我原因”莫夫人喝问。

    “不,对不起,傅姨”骆筝有些崩溃,面对着逼问,一如当年她也是如此的情景,可是她说不出来,她怎么去说。

    半晌,莫夫人道,“算了,你不回答也算了,就让我替你做主吧。”

    “姜姐”莫夫人一声呼喊,姜姐立刻就要出动。

    那些人聚拢过来,眼看着又要对宋七月动手,骆筝抱住了她,“傅姨,您饶了七月吧,傅姨,我不求住进莫家,这辈子都不求”

    莫夫人眼睛一闭,像是狠了心一般,却是那棍棒打了下来。

    骆筝抱住宋七月,替她挡去了,她在哭喊,“傅姨,是我错了,傅姨,您放过七月吧”

    宋七月被骆筝护着,她的唇色苍白的,那藤条打过的疼痛在此刻忽然薄弱,可奈何,胃又开始翻滚,让她更加的不适。

    “你说不说实话”姜姐喝道,这话语却是不知道对着谁。

    仿佛是宋七月,又像是骆筝,交织着,再也分不清楚。

    骆筝眼见宋七月苍白到不行,她好似快要坚持不下去,她立刻道,“我说”

    “我说”骆筝喊道。

    立刻的,那几人停了手,骆筝扶着宋七月,她也是跪倒在地。呆在叨弟。

    “骆筝,你要说什么。”莫夫人问道。

    骆筝咬着牙,她感觉整个人都拧紧了。她从地上起身,迈开步伐,走向前几步,迎着莫夫人,她动了动唇,“我,姗姗,姗姗其实,她不是”

    周遭安静到不行,莫夫人紧盯着骆筝,那缓慢的声音里,却是在千钧一发之际,又一声呼喊声夹杂而来,盖过了骆筝微弱的女声,“少爷,您不能进去”

    哐一下,那偏厅的门被狠狠推开了

    赵管家根本就拦不住,进来的一行人。

    一道身影硬生生闯了进来,那落地窗的阳光照射在他的身上,那侧影是肃穆的。忽而一个侧目正对,莫征衍望向了众人,他的眸光,清清冷冷的,扫过在场的所有人,那视线落在宋七月的身上。

    宋七月蜷缩跪坐在地上,此刻看上去格外的瘦弱渺小,小到好像一掐就会没有。她看见了他,用一种悲鸣的目光望向他。

    这让他骤然一凛。

    忽而又是抬眸,莫征衍望向了前方的莫夫人。

    后方,齐简和何桑桑也进来了。他们两人一瞧见这场景,登时都不敢开口说话,只是站在后方。

    莫征衍的俊彦是肃寥的,有一种很是淡漠的感觉,他不怒也不恼,只是很是沉静的面对。

    可偏偏就是这样的平静以对,让周遭众人都莫名心里一憷,是他的眸光,寒冷到了极致,就像是冰山底下最为严峻的那一块千年寒冰。

    莫征衍终于开口呼喊,“母亲。”

    莫夫人望着他。

    “听说母亲请了七月回来小聚,我正好有空,又在附近就回来了。”莫征衍看着她道,“只是七月最近身体不大好,没什么胃口,所以就不能留下来吃晚饭了,改天吧。”

    “至于骆筝,我还有事要跟她聊,所以也不能留下来吃饭了。”莫征衍说着,吩咐道,“桑桑,扶骆筝小姐上车。”

    “是。”

    “少爷”眼看着何桑桑而来,姜姐上前阻拦。

    然而,莫征衍垂眸侧目,一个眼神过去,任是姜姐,看着他从小长大的,也是不由得停止了步伐,不敢上去了。

    何桑桑则是立刻上前,扶过了骆筝。

    “征衍”莫夫人又喊了一声,她秀长的眉毛拧着,已然是不悦

    莫征衍却是无视于莫夫人的呼喊,他径自走过去,走向那大厅的中央,是她还蜷缩跪坐在地上的身影,那么纤细的一团,他弯腰而下,一下触碰到了她。

    莫征衍一言不发,一下将她打横抱起,对着莫夫人道,“母亲,我们走了。”

    “莫征衍”莫夫人又是喝道。

    然而,他不再应声。

    那是莫征衍从来不曾有过的,竟是如此漠视,他只是转身,抱着她而去。

    离开的车里,宋七月的声音轻微,她浑身痉挛似的,痛的萎靡,“征衍我没有孩子是你的你的你相信我”

    却就在一切混乱中,尚且还理不清的思绪,有关于孩子,有关于这所有。

    可却也仿佛不用再去清楚,他开口,只是一句,“生下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