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382章:因为他知道

第382章:因为他知道

 热门推荐:
    当天晚上,莫征衍带着齐简从工地上回来,果不其然。就看见宋七月和何桑桑两个人已经将行李搬进了同一间房间里边。晚饭是在住宿的大楼里解决的,几人也都是不挑剔的,炒了几盘菜,热乎的吃了就好。

    只是晚上睡觉,却是成了一个问题。

    齐简是单独一间的。

    莫征衍更是不用提了,当然是自己一间。

    而依照大楼管事大妈李阿姨的话来说,两姑娘手脚勤快,把碗筷都一起给洗了。

    宋七月洗过了碗筷,就回房间去打算睡觉。

    何桑桑也是一起。

    两人一走到那房间门口,就看见莫征衍坐在里边的椅子里,那姿势一副就是等人的样子。

    宋七月走进去。她说道,“莫总,时间不早了。我们要睡觉了,这一路赶路,我和何特助都累了。”

    何桑桑哪里敢继续趟这趟浑水,找了个理由道,“我去打水。”

    她赶紧拿了热水瓶就走了。

    莫征衍看着她道,“你睡在这里合适吗。”

    “怎么不合适”宋七月反问。

    “你什么身份”他还光明正大问起来了。

    宋七月笑道。“我是助理啊,总部派过来的。”

    “那是公事上,私底下呢”莫征衍问道。

    “私底下”宋七月一笑,望着他道,“也没什么别的关系啊。”

    “你的配偶栏里可不是丧偶。”他直接蹦出这么一句来。

    宋七月挑眉,“的确不是丧偶,只不过我还以为是分居了。”

    分居莫征衍也是眉宇一凛,这两个词着实陌生,“谁要和你分居”

    宋七月瞧着他道,“难道不是”

    “你一声不吭,前一天晚上还和我一起吃饭,我还在提议是不是要去哪里旅行,也不知道是谁,还对我说好,让我想想。谁知道隔了一天晚上。竟然就不见了,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就算我离家出走。还要留书一封,可倒是好,连封信也没有”她细数他离开前后的一切,却还是有一丝咬牙切齿。

    莫征衍默了下,想到当时也仿佛是感到不是,他低声道,“我有让桑桑留话给你。”

    “有,当然有,第二天早上醒过来,就看见了桑桑,留了两句话给我。一句是让我务必一定遵守诺言,另外一句是让我留在港城。”宋七月越想就越气闷了,“我想你前些日子为什么一天到晚让我不要乱跑,原来就是在下套让我往里边跳。”

    什么不要乱跑,都是他早就定夺好了的

    莫征衍看着她道,“你也不是没有听话守信。”

    “你怎么就记得那一句话了我还说过,你走我也走,你怎么就不记得了”宋七月追问。

    一时间,竟是无言以对,一阵沉默后,莫征衍沉眸道,“那现在算是扯平了。”

    扯平宋七月定睛看着他,“你知道那几天我是怎么过来的我有多担心你吗你一个人走了,我能放心吗”

    “我带了齐简一起,不会出事。”他又如何能不知,就因为知道她的担忧,知道她会跟他走,所以才不愿告诉她。

    “你宁愿带齐简走,也不愿带我,莫征衍,我在你心里,连齐简都不如是吗”她立刻又是道。

    这下子,莫征衍一怔,真是有口难辩了。

    末了,宋七月道,“你现在好好回去反省,出去”

    莫征衍僵坐了一会儿,只得起身,顺从的走出了房间。

    这边他走过回廊,何桑桑在转角处看见了,她还提着热水瓶不敢回房间,齐简则是方才看见何桑桑站着不动,正是上前询问她,也是陪她罚站了。此刻瞧见莫总而来,她喊了一声,“莫总”

    “早点睡。”莫征衍回了句,就回自己房间去了。

    何桑桑都诧异了,齐简应声,“是。”

    何桑桑这才又端着水瓶回去,只见宋七月在整理衣服,她倒是笑着的,一脸高兴的样子。何桑桑好奇,她问了句,“少夫人,您是怎么请走莫总的”

    “你想知道啊”

    “恩。”

    “知道了以后好去把齐简拿下吗”

    “少夫人,我还是不要知道了。”何桑桑不自讨没趣了,她只是又看见,“这年糕”

    宋七月将压制真空的年糕小心翼翼的放好,“现在还不给他吃。”

    次日周一,一行人大早起来,宋七月也都准备好了,正要出发。

    桌子上的日历又翻过一页。

    三月二十八日,周一。

    周一的早晨,按照惯例是周会。只是今日,周氏即将召开年后的第一场董事会。

    准时十点,江森敲门而入,“苏赫少爷,时间差不多了。”

    周苏赫站在那落地窗前,他瞧向那一片金光灿烂初升的阳光,那眸光里是如此的安然,仿佛一切都在他的眼中,又仿佛一切都已经随之远去,再也不曾有了。只在瞬间,他转身迎向了江森,而后迈开步伐而去。

    从部门直上,来到了顶层。贞系欢弟。

    今日的董事会,就将会在顶层的会议室里召开。

    周苏赫进去的时候,其余几位公司高层都到了,而元老们还未到来。他入了座,之后一一等待众人到来。董事会元老都到齐了,紧接着周靖存也缓缓而至。周靖存踏入会议室,他看见周苏赫在和元老们闲聊,一派的清闲自在。

    “抱歉,各位,我来晚了。”周靖存亦是入了座,他随即开了口,将此次的会议拉开序幕,“今天是年后的第一次董事会,几位董事都来了,公司的骨干也都在,都到齐了。今年是新的开端,董事们也会看到公司新的面貌。”

    “在今天开会之前,有一件事情要先解决一下。”周靖存说着,望向了一旁的周苏赫,“周副总,就请你来说明吧。”

    周苏赫站起身来道,“各位董事,还有在座的同事,大家好。今天就年前对于我向各位保证许诺,年后会给予大家一个答复,我想现在各位也已经看到我的答复了。”

    公司上下都是知晓,年前周苏赫因为个人原因导致失利,而后一直挽救应对,终于力挽狂澜,不仅是拿下了矿区项目,更是拿下了国外的项目,双项盈利,让公司平息了风波,也安抚了董事会元老。

    众人自然是没了话语,一位董事代表道,“你的这个答复,我们几个都看到了,也很满意。苏赫,今后还要继续努力,稳扎稳打。”

    周苏赫微笑点头,而后坐下了。

    对于此种结果,周靖存自然也是没有任何话语了,会议继续展开,各部门高层阐述今年新的计划,辞旧迎新这也是惯例。这边慷慨激昂着,一众董事也是沉默聆听,周靖存则是执掌大局。

    周苏赫坐在一侧,他却是一直微笑着,一直都没有太过说话。

    这边高管都发表了一圈的计划后,周靖存道,“周副总,轮到你了,今年有什么计划”

    眼下,轮到了周苏赫。

    他不紧不慢的,这样的默默的,看着众人,那目光对着所有人,他开了口,“今年,我没有任何计划。”

    此话一出,惹来所有人愕然。

    周靖存也是眼中有困惑。

    周苏赫朝着众人微笑,他这样的坦然,再次开口道,“还没有来得及请示周总,不过在这里也是一样,因为个人原因,所以我请辞离开信宜退出公司。原先有我管理的部门,我已经找到接替的高管人选,我会提交周总,由周总审查筛选。”

    如果说方才是愕然,那么此刻却是不敢置信了

    周苏赫,他竟然要退出周氏

    这之后,诸位董事都询问其原因,周苏赫也没有再多说原因,只是那句话,依旧是个人原因。他的坚决,不容动摇,众人也没了法子。今日的董事会,到了他这里便是截止。周靖存又是总结了几句,这会议也散了席。

    董事们离开前还在游说周苏赫,让他再考虑考虑,也让周靖存劝说。

    周靖存点了头。

    此刻,会议室里人都散了,只剩下他们两兄弟。

    周靖存道,“好好的,怎么就要辞职离开了,你看几位董事,都是舍不得你走,你不再考虑一下留下来”

    “周总希望我留下来”周苏赫问道。

    “自己人在公司,总是好办事。”周靖存笑道,“你总是我的弟弟,我们都姓周。”

    周苏赫道,“我是要感谢大哥,这次手下留情。”

    事实上,周靖存这一次真是棋差一招,原本认定莫征衍不会放手,谁知道他放了手。而国外那里,他后期追上,却是来不及。只是对于周靖存而言,这些都不要紧,他笑道,“客气什么,你这副总的位置,也是保住了。这么就不要了,不可惜”

    他是要他永远都留在公司,永远和他斗,永远都屈居他之下

    周苏赫一笑,“不要,就是不要了,谈不上可不可惜。”

    周靖存眉宇紧凝,只是他也没有想到的,比如说他在刚才请辞

    “苏赫,你这一走,下次再想要回来,可就难了。”周靖存道。

    周苏赫道,“周氏少我一个,也不会少,大哥你可以照顾的很好。”

    “你这是要自立门户了”周靖存凝眸问道,隐隐之中有种威胁的味道来。

    周苏赫缓缓笑道,“大哥,你也会手下留情的吧,毕竟,要是我手上的周氏股份,落到别人手里,那可就不好了。”

    周靖存一下抿唇不语,周苏赫又是道,“周总看来是同意我的辞呈了,我今天就会离开。”

    他说完起身而去,周靖存坐在那位置上,偌大的会议室,偌大的公司,突然肚子一人,竟有一种孤独感漫天袭来。

    整理好东西,周苏赫带着江森而去,挥别了部门的职员,多的是旁人探究狐疑的眼眸,他也不理会了,只微笑离开。

    下了楼来,江森去取车了。

    周苏赫踏出周氏,这一步却发现原来是这样的轻松。

    他不曾回头,对身后的那座高楼大厦没有眷恋没有不舍。

    只因为他知道,有些事情,不回头,是因为已经无法再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