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412章:宣告认输

第412章:宣告认输

 热门推荐:
    宋七月没有打电话给莫征衍询问过,即便是联系的时候,她也没有谈起。她只是询问他,何时归来。莫征衍告诉她,这边的会议开完了就会回来。宋七月想想也是,莫征衍却在那头笑道,“才走了几天,想我了”

    宋七月握着手机,她轻轻“恩”了一声。

    的确是想他了。

    那种虚无的感觉,真让她感到空洞。

    宋七月独自留在南城,还在继续等待博纳这里的回执。

    博纳公司处,程青宁驻守在部门里,团队分析着送来的计划书建设书,以及今后的方案。

    “程经理。莫氏的计划书十分完整详细,没有什么问题。”主管说道。

    组长也是同一个意思,“就算是有问题,那也只是很细微的地方,不影响大局发展,我们一旦提出,对方就会修改。”

    程青宁坐在大班椅里,她望着他们道,“就算是我们要求尽善尽美的修改,他们也会耐心的认同改进,所以继续下去,也不会有结果。”

    “是这样的。”主管和组长应道。

    程青宁沉眸不语。只让主管和组长都先退下了,她则是按下了内线电话,“夏助理,李总在不在办公室。”

    “李总在。”

    “我现在上去。”

    程青宁立刻而上,来到了李承逸的办公室里。

    李承逸手边是一摞的文件。他正在办公,瞧见她进来,他没有停下。程青宁来到他面前入座,她开口道,“莫氏的计划书看了好几天。”

    “看来是有结果了。”李承逸道。

    程青宁道,“计划书找不出任何可以驳回的实质问题。”

    “所以,你的目标算是失败了”李承逸翻阅着文件,那声音幽幽传来。

    程青宁轻声道,“还不算失败。”

    “怎么说”李承逸抬眸望向了她。

    程青宁亦是看着他道,“之前莫氏提出过三方合作。”

    “宋经理既然代表了莫氏,提出三家公司一起进行这次的项目开发,莫氏愿意配合,博纳又有什么理由不给这次机会否则,就显得博纳太不大度了。”她微笑反问。

    李承逸看着她飞扬的唇角,他不禁应道,“的确是该给这次机会。”

    “就让莫氏去找吧。适合的公司。”程青宁的嘴角愈发上扬,“不过,我们也可以证明,这家公司并不适合。过了时效期,那么也只是因为莫氏不果断,配合不够。”

    她的笑容,有一抹独特的自信在其中,是那样的光彩夺目,这会让李承逸失神。

    李承逸紧锁她的容颜,动了动唇应道,“可行,就这么做吧。”

    午后两点过,博纳处终于回执了来电,而得到通知的宋七月,立刻赶了过去。今天的结果就已经要出来了,她于会议室里会面程青宁。

    招呼着双方入席,两方人员都在场,这之后程青宁吩咐了博纳主管组长指出计划书的不足之处,而宋七月则是让自己这一方的组长立刻一一记录而下。只是于此听闻,宋七月却是有了七八分把握,对方不可能再有机会回绝他们。

    不过,也不可能这么善罢甘休。

    果然在指出弊端后,程青宁道,“宋经理,博纳对这次和莫氏的合作还是很看中的,但是因为有了前车之鉴,所以难免会有担忧。先前宋经理曾经提议过,莫氏愿意配合,找寻第三方公司一起合作,我觉得这个提议很好,可以促进共同进展,而且也能避免重蹈覆辙。”

    “关于这一提议,我已经请示过李总,李总的意思是,同意批准。”

    程青宁一番话早就是有所准备的,她缓缓道出,“所以,宋经理,请回复莫总,如果莫氏愿意按这项提议的做法进行,那么这次的项目在拟定第三方合作公司后,再确定落实。”

    “宋经理,你看这样行吗。”程青宁问道。

    宋七月起先会有此提议,事实上,她是在赌的,一来是如果博纳不采纳他们,那么她确实可以使出这一招,但是这却并非上策,太过被动了。二来,她认定博纳不会同意,谁愿意分一杯羹给旁人。可是显然,她赌错了。

    犹记得在先前一次她和博纳会面过后,宋七月进办公室告诉他初次结果,也将情况转述后,莫征衍道:放手去做吧。

    既然如此,宋七月也是不退缩,她微笑回道,“当然没有问题,我当时之所以会这么提议,也是请示过莫总的,我想现在就可以立刻答复,愿意配合博纳拟定第三方合作公司,再确定落实项目。”

    “那就好,希望一切顺利。”程青宁笑着应道。

    “不过,我想是否应该在落实之前,先签署一个意向确认的合同呢这样也有个衡量的标准。”宋七月道。

    “这是当然,合同早就准备好了,只不过没想到,宋经理先提出来了。”程青宁说着,已经让助理取出了合同。

    宋七月一一看过,一切无恙,双方签字,“程经理,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程青宁微笑,“今天总算是得到一个让双方都满意的结果,本来李总是要做东的,不过听说莫总这几天不在南城。”

    宋七月道,“来日方长,以后有机会,等莫总回来,该是莫总做东才对。”

    两人握手言和,会议室里告别,程青宁目送她离开,宋七月则是带着自己的一行人而去。

    离开了博纳,上车后何桑桑道,“少夫人,你不打个电话告诉莫总”

    宋七月笑着揶揄一句,“你是想问齐简什么时候回来吧”

    “那还是别打了。”何桑桑立刻道。

    “这怎么行也算是个好消息,我这就打”宋七月一边笑着,一边拿起手机来,她拨给远在另一个城市的莫征衍。

    他那头接起,宋七月笑着道,“莫总,向你报告,刚从博纳出来,项目合作暂时谈妥。”

    既然用了暂时这两个字,也不需要再说太多,他已然明白博纳那里提出的新条件,却是柔和的男声回道,“那就好。”

    “莫总,齐特助在旁边吗何特助让我转告,问他一句,这次出差多久回来”宋七月直接这么问道,何桑桑眼睛都要瞪出来,无奈到无法形容。

    “这个周末。”他在那头笑道。

    “何特助,这个周末。”宋七月转达。

    何桑桑一时间控制不住,“莫总我没问”

    可惜了,已经迟了。

    周末的前一天,莫征衍和齐简就归来了,不过是在半夜里边。宋七月当时睡着了,何桑桑自然也睡下了。睡梦里边,宋七月幽幽醒过来一下,仿佛是被吵醒了,却是立刻的,他的声音传来,“是我,你接着睡。”

    她又睡了下去,实在是太困了。

    第二天醒过来,公馆里很是热闹,宋七月美其名曰犒劳他们,便拉着齐简和何桑桑一起吃早餐,莫征衍再一放话,两人也就坐下了,没了规矩拘束。高兴的用过早餐,周末的时光大好,看着天气不错,宋七月又瞧着今日没有应酬也没有公事牵绊,所以就决定一起出门走走。

    “征衍,带我游南城吧”宋七月道。

    这一趟来南城,就是为了完成市场调查工作,眼看着任务也解决了,宋七月也是想出去玩玩走走,这才不算是白来一趟。

    莫征衍应允了,宋七月笑道,“那今天你当向导,带着我,还有齐简和桑桑一起去。”

    她也没有忘记那两个人,拉了遍是一起走。

    四人行的队伍,就这么浩荡的出发了,齐简开车,何桑桑坐副驾驶,他们两人坐后座。

    南城之旅就这么开始了,他们先是前往南城门,瞧了那城门留下的历史遗址,富有岁月的光辉。又在东方广场上散步,广场边上的长椅,有白鸽在飞翔,沿路走过,一群白鸽飞翔而起。

    宋七月笑着跑了起来,那白色的鸽子振翅而飞。

    何桑桑也被她带动了,也是欢脱的跑着。

    莫征衍看着她们,她那欢乐的身影,是一抹微笑。

    齐简却是皱眉,古板的男人,似有一丝不满,被莫征衍瞧见了,他侧目道,“齐简,怎么了。”

    “莫总,何特助不该这样。”齐简道。

    “不该怎么样”

    “不该陪着您和少夫人出来的时候,玩的这么开心。”刻板的男人,脑子里的概念还维持着一贯的思绪,他们是来保护他们的。纵在庄圾。

    莫征衍叹息,倒是有些语重心长,“齐简,你这样下去,桑桑一辈子也嫁不出了。”

    这是什么意思齐简未明。

    游玩过广场,宋七月计划着要去哪里解决午餐,她立刻道,“我们出发去御清园吧,到园子里边去吃”

    早前莫征衍先她一步到南城的时候,就由程青宁作为向导游玩过御清园。当时,宋七月还特意查了,所以知道御清园的园林在南城最有名。如此时机,又怎么能错过。

    车子又是发动,往御清园而去。

    待到了御清园里,在亭台里的一间雅座坐下,点了几道菜肴,这里的菜肴味道很是清爽可口,不会感到腻味。一边欣赏周遭树林苍翠气节,一片悠然绿意,心中心旷神怡。却是可惜不是夏日,夏日里到来这里,应该是很凉爽的,现在不过是四月,还有一丝微冷。

    虽然不是最好的时机,却是不影响兴致,美餐一顿后,继续出发游园。

    这园林比起南城门和广场,可是更有兴趣了,一边走走停停看看,午后的时间变得很慵懒也很迅速。

    在路边指示牌前停下来,何桑桑问道,“少夫人,要走哪一边”

    宋七月一看,左边是往下一处楼宇而去,而右边却是标志着锁桥

    “走这边”宋七月立刻一指,就是指向了那锁桥。

    御清园的锁桥,宋七月也是早有听闻,他们四人往前而去,过了不久后,便是看到了那一架桥梁。宋七月一看,果真是和法国巴黎的锁桥神似,虽然少了河畔,但还是充满了情趣。

    那一对对情侣,正买了锁,刻上自己的名字,挂在那桥上。

    负重满满的锁桥,恐怕是有些不堪负荷了,所以又加建造了好远的一段。

    宋七月一看,她高兴喊道,“我们也买吧”

    “桑桑,齐简,你们买一把,我和征衍买一把”宋七月喊道,何桑桑可不同意,“为什么我要买”

    “来了就买一把玩玩啊,一个人怎么完成这个锁,你看那里都要两个人一起挂的。”宋七月将他们拉到一起,说了一通,何桑桑明显是不愿听从,她又是对齐简喝道,“齐简,何桑桑这是命令”

    “是,少夫人。”齐简应声,何桑桑虽然没有回应,可也是跟着齐简去了。

    对付这两个看来只能用强的宋七月叹息,回头朝莫征衍笑道,“征衍,我们也去买一把吧”

    莫征衍站在后方处,他并不说话。

    宋七月拉过他,就往那买锁的店家寻找而去,她细心的挑了一把锁,还问询着,“你看哪把好看”

    “选爱心的吧,这种锁最好了,挂上去,你们会一辈子相爱的”那店家是个小姑娘,很是热心的介绍。

    宋七月也是觉得不错,她就要去买下那把锁来,可是莫征衍却是突然说,“不买。”

    说话之间,宋七月一怔,他已经拉过她往桥的另外一头疾步而走。

    他的步伐迅速着,带着她离开,宋七月在身后喊,“征衍为什么不买买一个挂上去不是挺好的吗”

    询问无果,没有回声,她忽然受不了了,一下停住步伐,也将他拉住

    宋七月看着他,她不知道自己此刻还在忍耐着什么,她想,她只想买一把锁,挂在那桥上,所以她央求着,“征衍,买吧,买一把。”

    “这种东西,没有意义,太幼稚了。”他却是说。

    “管什么意义,幼稚也无所谓,反正来了,就买一把吧。”她还在继续诉说着,“你不是之前电话里跟我说好的吗,要是来了,一起买一把锁吗我们不是说定了,你答应了的”

    她望着他,他站在她面前,却是不说话,只是一双眼睛看着她。

    “你要是对这个感兴趣,下次我带你去巴黎。”

    “我就要在这里。”

    “七月”他又一丝不悦来。

    无论是她质问央求渴望,终究是没有结果后,心里忽然空洞的可怕,她一下凝眸注视着他,突然的,没有丝毫的预兆,她开了口。

    “莫征衍,其实你和她,你们早就认识,是么。”

    她终究抵不住,她的等待,已经告终,宣告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