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幻小说 > 悬案组 > 第203章 蹊跷 【为钻石满3300加更】

第203章 蹊跷 【为钻石满3300加更】

 热门推荐:
    面对这么一把大砍刀,我突然想起了包青天里面的狗头铡,那一刀下去,脑袋就飞出了好远。

    想到这里,我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关掉了手机的手电筒。

    在关掉手电筒的那一刻,我已经看准了客厅大门右侧的一个杂货间。我关掉手电前就想好了,她要想杀我,也得看得见路才行吧

    一楼与二楼的楼梯间虽然有那么一点微弱的灯光,不过只能照亮那一点点角落。这个客厅那么大,其他地方还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我相信只要自己躲起来,她也没那么快找到我。

    因此,我一关掉手电,就朝那个杂货间摸过去了。

    杂货间很黑,摸进去之后,我轻轻关上门,赶紧给门打上反锁。

    然而,就在我刚打上反锁。从我身后突然伸出一双瘦骨嶙峋的手一把掐住了我脖子。

    “喔”我一声闷哼,用手肘狠狠一下朝身后击打过去。这一下,直接打得身后那人传出一声惨叫:“喔,草泥马”

    那人骂了一句就把我松开了。

    一听见这声音,我却一下愣住了。

    我赶紧打开手机朝那人一照,一股狂喜瞬间涌上心头。

    我一脸激动地叫道:“阿瞒,你怎么在这里”

    阿瞒捂着肚子一脸的痛苦,摇了摇头一句话都没说。

    就在这时,我身后的木门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嘭”

    扭头一看。一把大砍刀已经劈穿了木门。

    “嘭”又是狠狠一下。

    紧接着,就是“嘭嘭嘭”的一阵连绵不绝的劈砍声。

    我急得在杂货间团团转,到处找称手的家伙。

    可这杂货间虽然有二三十平米大,却只有几堆堆成山的乱七八糟的旧报纸,书刊之类的,其他什么都没有。最要命的是,这杂货间还是一个完全封闭的,连个小窗户都没有,根本就无路可退。

    虽然现在我和阿瞒是两个人,但那个女人力大无穷,而且还拿着那么一把大砍刀,估计就是我和阿瞒联手也肯定不是她的对手。

    就在我急得好像热锅上的蚂蚁的时候,阿瞒终于开口说话了:“组长,你不是已经回去了吗,怎么又来了”

    “别扯淡了,赶紧想办法怎么出去吧”我没好气地道。

    “喔”阿瞒喔了一声。便开始趴在地上到处乱看。就好像是在地上找什么很细小的东西似的。

    “你特么趴在地上找啥呢,赶紧找点称手的家伙啊”我没好气地骂道。

    “别急啊,我先找到我的东西再说”阿瞒继续趴在地上一阵乱摸。

    “砰”十秒钟后,杂货间的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了。

    那个女人拎着一把一米多长的砍刀披头散发地站在杂货间门口。和她此时的打扮有些不怎么相符的是,她的左手握着一把强光手电。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把强光手电应该是我的。

    女人一手拎着砍刀,一手把强光手电照在我和阿瞒的脸上来回扫动,那样子就好像是在犹豫到底先砍谁的头似的。

    就在这时,阿瞒说了一句令我做梦都没想到的话:“哈喽,把你的手电借我用一下,我找一下我东西”

    “啊”阿瞒话音刚落。那个女人举起大砍刀朝阿瞒一刀就砍了上去。就在这时,我看见阿瞒突然从身后摸出一把手枪,就在那个女人的砍刀就快砍到他脖子上时,“嘭”地一声,那个女人被他开枪爆头了。

    枪声响起的同时,那个女人额头中弹朝后面翻了下去。

    “嗵”地一声,女人倒在地上,我终于看清了她的样子。

    这人的确就是之前我看到的那个女人。此时她那死不瞑目的样子比之前还要吓人。这回不用装鬼了,成真鬼了。

    “呼”就在这时,我看见阿瞒握着一把六四手枪对着枪口吹了吹气,然后说了一句极其嚣张的话:“你要是把手电借给我,我会杀你吗最讨厌不给我面子的人了”

    阿瞒说完,很拉风的把六四手枪在手上“呼啦啦”地转了几圈,悲哀的是,没转几圈手枪突然脱手而出一下掉地上

    就在手枪落地的瞬间。我赶紧朝旁边那堆报纸上扑了过去。

    “嘭”地一声,手枪落地走火。

    抬头一看,子弹正好打在我之前所站那个位置后面的墙上。如果不是我那一下反应比较快,我估计自己就死在这一枪上面了。

    我被吓傻了,阿瞒自己也吓傻了。

    要说我今晚被吓了一个半死,也没阿瞒这一手吓得严重。之前我还没冒冷汗,这一枪,吓得我冷汗都冒出来了。他吐叉圾。

    “草泥马的,你特么不会装逼你别装逼行吗,会死人的”我没好气地骂道。

    “嘿嘿,组长,失误,失误”阿瞒捡起手枪讪笑着对我赔礼道歉。

    “快点把枪给我”我朝他伸出手。这牲口我现在真不敢再让他拿枪了,这枪在他手上,简直比在恐怖分子手上还吓人。

    “”阿瞒看了看,犹豫了一下终于把枪乖乖放在我手上。

    我把弹夹卸下来,拉动枪机,推出上膛的那颗子弹,然后把子弹装进弹夹,关上保险,将枪别在自己的裤腰上。

    我做这些的时候,阿瞒捡起那个女人手中的强光手电继续蹲在杂货间里找东西。

    我问他找什么东西,他也不说,只说很重要,非常重要,特别重要

    只见他蹲在地上找了好半天,突然传来一声惊呼:“妈的,终于找到了。”

    我定神一看,是个一块的硬币。

    “你特么找这半天就为了这么个钢镚”我没好气地骂道。

    “组长,你是不知道啊,这可是仅有的家产了,明天早上的早餐就全指望这个钢镚买个包子了”阿瞒说完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手帕,小心翼翼地用手帕把那钢镚包好,然后放进胸口贴身的袋子里。

    望着如此一幕,我突然想起很多农村老太太用一层又一层的塑料袋装钱的情景。

    紧接着,我就和阿瞒开始搜索这栋别墅。

    一番搜索过后,没有再发现别的人。

    我特意带着阿瞒在二楼房间里把席梦思床都反过来了,本来我是想看看这床上会不会有什么机关的,可却什么收获都没有。

    翻箱倒柜地找了很久,也没在别墅发现什么暗道。

    我终于放弃了。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给赵晓天他们打电话,可打了好半天,还是一直没人接。打到最后三个电话都关机了。

    我知道他们一定是出什么事了。于是我叫阿瞒一个人在别墅看着现场,我赶紧沿着别墅后山我们前几天走的路去找了一遍。

    然而,我一直找到我们停放在后山的汽车旁边,还是没看见一个人影。

    本来我还想着他们会不会是找到伏击了,可路上也没看见有什么打斗的痕迹。

    我没想到的是,当我再次回到别墅的时候,却看见赵晓天和周融,张怡寒三人浑身是伤的正蹲在别墅里面的草地上。

    “赵哥,你们都没事吧,出什么事了,怎么打你们电话一个都不接电话”我一脸担忧地道。

    “我们听到电话能不接吗,傻逼”赵晓天一脸鄙夷。

    赵晓天话音刚落,张怡寒就开口了:“我们遇到了埋伏,三个全被绑架了。被人带出好几里地,差点被活埋,幸好他们两个能打,找机会出手翻盘了,不然我们三个都回不来了。手机被他们全搜走了。”

    听见张怡寒那么一说,我心里一阵怦怦直跳。

    这还只是前奏,就在这时,赵晓天又说了一句:“别墅出什么事了,怎么那么多血,一个人又没看见”

    “什么阿瞒呢”我惊呼道。

    “那傻逼也在这里”赵晓天一脸狐疑地望着我。

    紧接着,我当我把之前的情况全都和他们几人说了一遍之后,他们三人全都露出了一副看傻逼的一样的表情。

    “你们那么看着我干嘛”我茫然道。

    “你不觉得阿瞒很奇怪吗”赵晓天鄙夷道:“你有没有想过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在你开始快被人掐死的时候,他没出现,然后你钻进杂货间了,他又出现了。最主要的是,他玩枪走火你不觉得他是故意的吗”

    听见赵晓天那么一说,我后背直冒凉气。

    因为我一下又想到了第一次来这栋别墅的时候,阿瞒一直都没和我说这别墅闹鬼的事情,直到我进去的时候他才说。

    这难道只是巧合吗

    想到这里,我又突然想起了我前段时间住院做的那个奇怪的梦,这个梦也很蹊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