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幻小说 > 悬案组 > 第242章 分筋错骨手

第242章 分筋错骨手

 热门推荐:
    “竹哥,大过年的就别打了呗”

    “狗日滴,你叫什么”

    “兄弟们,撤”赵晓天叫了一声之后,我听见了一阵脚步声后。他才又想起和我说话::“兄弟,你现在在哪儿呢我们马上到,你别挂电话,随时保持联系。”

    “喔,好的,我已经上二环路了,你们快点过来吧。”我听见楼梯间一阵稀里哗啦的脚步声,我知道那几个变态已经全都一起出动了。

    我朝后视镜看了看,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弧度:“你们继续跟着吧,希望你们一会儿别哭”

    然而,我怎么都没想到的是,就在我这想法刚落,后面的悍马车突然加速朝我撞了上来。

    尼玛,怎么这么快就动手了

    这下可把我吓坏了,我赶紧一脚地板油,才险险躲过悍马的撞击。

    我开的是朱明智买的一辆很便宜的比亚迪s6。别人那可是悍马h3,算算价钱,那车比我这破s6至少贵十几倍。

    这要被它撞上,我估计直接就散架了。

    我赶紧给赵晓天说道:“赵哥,不行了,别人现在就想下手啊,他们想撞死我”

    “你特么是傻逼吗,别人想撞死你,你不会和他对撞吗”赵晓天没好气地叫道。

    “对,对,对撞”我弱弱地说了一句:“大哥,别人是悍马,我是比亚迪”

    “你特么撞不过,你不知道跑吗,你不会和别人飙车吗”

    “飚。飙,飚车”我楞了一会儿才忍不住大声吼道:“我特么撞不赢就能飚得赢了吗”

    “那你就别指望和我们哥几个一起过年了,去和阎王爷过吧”赵晓天没好气地骂道:“我们特么就算是飞机现在也没那么快赶过来啊”

    我知道自己目前的确指望不上赵晓天他们了,只能靠自己。

    于是我赶紧对赵晓天说了一句,

    想到这里,我赶紧换了一个档,然后一脚地板油朝前冲了出去。

    我也是拼了,才拿到驾照几个月我居然也成了飙车党。

    不过我这是合法的飙车党。我知道这里离赵晓天家已经不远了,估计赵晓天他们最迟十多分钟就能赶到,我只要挨过这十多分钟就行了。

    于是我双手紧握着方向盘,把车开到一百四。这是我开过最快的速度了,不能再快了。再快我怕别人没撞上我,我自己就直接把车开翻了。

    不过那悍马明显没打算就那么轻易放过我,他们不停地朝我冲过来,我也总是能及时躲开。

    毕竟这种真正的汽车追逐战,在车速太快的情况下,他们也很害怕。虽然他的车要比我的好很多,可在一百多码的情况下,他撞翻了我,他自己估计也不好过。

    眼看着马上就要和赵晓天他们碰头了。我却一下就傻眼了。因为我看见对面居然开来了三辆泥头车,他们一看见我的时候,就突然从对面的车道上一下朝我拐上来了。

    本来这二环路的双向道中间还有一块花坛,可那泥头车就和推土机一样,直接就冲过花坛朝我撞上来了。

    并且还是三辆泥头车一起并排过来的。这下可把我吓坏了。

    我赶紧踩刹车,可由于车速太快,已经有些来不及了,眼看着就要撞其中一辆泥头车的时候,我赶紧狠狠地打了一下方向盘,最终在原地来了一个一百三十度的原地甩尾,“嘭”地一声撞在旁边的花坛边上,车总算是停下来了。

    虽然我知道自己暂时是捡回来的一命,可我知道这仅仅只是暂时的,因为很快别人就会把我弄死在这里。

    秦政明显是对我起杀心了,加上过年,我们的枪械全都按照规定上交了。我现在身上一点武器都没有,根本就没机会活命。

    然而,就在这时,我却听见了一声做梦都没想到的声音:“卧槽,小子,你不错啊,这原地三百六十度飘移都快赶上我的水平了”

    一听见这声音,我赶紧抬头一看,只见离我最近的一辆泥头车上正伸着一个三七开发型的脑袋。

    再朝另外两辆车上看了一下,其中一个是阿瞒,一个是周融。

    尼玛

    我一看见是这三个牲口,我真的被气坏了。我刚刚要不是打方向打的及时,估计就钻进他们泥头车“裤裆”里了。

    不过此时并不是和他们理论这些的时候,我赶紧跳下车朝身后看了一下,发现那辆悍马车正在调头,不过它身后已经跟上来了很多车,把它的退路已经完全堵死了。

    他们似乎也急了,只见司机开着悍马居然也朝花坛上冲了过去,可一冲过去,前保险杠就直接撞在了花坛的水泥墩子上。

    那悍马车虽然是越野车,可那花坛不矮,泥头车能冲过来,它可冲不过去。

    看见如此一幕,我终于笑了。

    就在这时,阿瞒开着车一脚油门直接朝悍马撞了上去。

    就在将要撞上悍马的时候,我听见了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声:“阿达”

    “嘭”地一声,悍马直接就被阿瞒一下撞得在地上翻滚了好几个圈才停下。

    不过阿瞒似乎并没打算放过他们,他把悍马撞翻之后,又退了几米,然后又朝上面狠狠撞了一下。

    又是“嘭”地一声巨响,悍马被撞得滑出去十多米远撞在后面停着的一辆大巴车前面才停下来。

    也是此时赵晓天和周融、阿瞒三人才下车朝那辆悍马车冲上去。

    从车里揪出三个浑身是血的男子时,他们已经只剩下半口气了。估计这几个逗比做梦都没想到会在半路上碰到那么几个疯子。

    本来我是打算把这几人送去公安厅先关着的,赵晓天却阴笑一声:“兄弟,对付这种要钱不要命的人,还得用我们私人珍藏的拿手好戏。”

    “对对对,天哥说得对极了,我们一会儿去玩玩满清十大酷刑,什么滴蜡之类的,都试试不怕他们不招老板是谁嘿嘿”

    “去你大爷的,满清十大酷刑有滴蜡吗”赵晓天踢了阿瞒一脚。

    “卧槽,天哥果然不同凡响,不仅人长得帅,你这出脚的速度也帅呆了,又快又狠,而且力道十足,估计中国腿功你认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了。”

    “我最喜欢说实话的人,走,我们带他们回去试试满清十大酷刑的滴蜡”

    尼玛

    我和周融全都摇了摇头。

    就在这时,我才想起李大逵怎么没看见。于是我赶紧问了他们一句,可赵晓天却说,他可能还在半路上。

    果然,当我们开着泥头车走到半路上的时候,我惊呆了。

    只见李大逵开着一辆大型推土机正缓缓地行驶在对面车道的路中央,他这一辆大推土机直接占了那边的所有车道,后面则是跟着一大串不停按着喇叭的汽车。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都是赵晓天这牲口叫李大逵干的。

    他们从家里出来之后,由于赵铭竹和赵晓天都没车,于是他们一出小区就跑到不远处的一个工地上征用了三辆泥头车和一辆推土机。

    赵晓天后来说了一句话差点被把我们笑死,他说他也不知道那家伙跑的那么慢。

    我们把那三名男子弄到宝山殡仪馆下面的树林里,赵晓天和阿瞒将他们吊起来一顿暴打,结果只问出了一件事。

    他们说自己是一个人花钱请来的,说是想制造车祸撞死我。扔肝亚划。

    本来我还以为已经问不出什么了,可就在我们打算收手准备把人送去公安厅的时候,周融出手了。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动手的,反正只看见他在那几人手上,脚上一阵咔嚓咔嚓乱扭,那几人瞬间就痛的在地上打起滚来。

    估计他们足足打滚了一两分钟,然后周融过去又是一阵咔嚓咔嚓的乱扭,那几人又马上不痛了。

    周融只说了一句话,他们就马上开口了。

    “说出和你们老板的联系方式,不然我马上再让你们试一次”

    “我说我说”三名男子全都连连点头。

    紧接着,周融便叫赵晓天和阿瞒一人带一个人去问老板的联系方式,并且他还说,如果三人有任何一人说的和另外两人对不上,他就马上再让他们尝尝之前那种痛不欲生的滋味。

    周融这种手段可真的有些毒,不仅是逼供的方式有些毒,说话的方式也很“毒”。毫无疑问,他那么一说,那三个人绝对没有一个人敢说谎话。

    果然,之后那三人说的答案全都一模一样。

    请他们来杀我的那个老板说了,事成之后,就叫他们去一个叫莲花村的山脚下找一个叫王强的人拿另外一半钱。

    我们几人赶紧把那三名男子送到公安厅,然后立刻朝白曲县的莲花村赶去。谁都没想到哪里居然还隐藏着一个秦政的人。

    去莲花村的路上,阿瞒和赵晓天一直都在不停地猜测周融之前用的是什么功夫,最终这两个逗比得出的结论是少林分筋错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