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幻小说 > 悬案组 > 第448章 人怪大混战(上)

第448章 人怪大混战(上)

 热门推荐:
    “没事吧?”我扶着赵晓天关心道。

    “……”赵晓天摇了摇头,一双含着浓浓杀气的眼神死死地盯着刑仇地背影。我能看出来他现在很生气,估计他以前还没受过这种窝囊气,被人一脚踢吐血了,连话都不敢说一句。这种憋气谁都受不了。

    “狗日滴,等出去了有你好看。”赵晓天低声骂了一句。

    他这句骂得很小声,本来我还以为只有我和张怡寒能听见,却没想到已经走出一二十米的刑仇也听见了。

    只见他头也不会地冷声说了一句:“想报仇随时可以对我动手,只要你能杀得了我……”

    “妈的,耳朵还挺灵!”赵晓天不怕死地骂了一句。

    这牲口也是真的皮厚,打不怕骂不怕。

    我们几人没再说话,便开始跟着刑仇往里面深处走去。

    走了没多久,我们周围又出现了很多错综复杂的地洞,洞里还充斥着一种很难闻的腥臭味。

    有些奇怪的是,刑仇并没有按照赵晓天说的那种左三右三的方法来走这些地洞。他走的方法很乱,根本没有一点规律可言。最奇怪的是,这些错综复杂的山洞石壁上,还有着无数的密密麻麻的小洞,这些小洞有的只有手臂粗,有的却有大腿粗,大小不一,数不胜数。

    不过由于刚才刑仇揍了赵晓天,因此我们都没去问他这些奇怪的现象。

    我们在这里面穿行了将近半个小时。眼前终于赫然开朗,只是当我们看见眼前的景象时,却又有担心起来。

    因为我们身前又是一片地下湖,而在这地下湖五六十米开外的斜对面却有一个石阶。

    刑仇扭头对我们说了一句:“这湖中有吃人鱼。比你们之前看见的那种虎鲤凶猛得多,我们要以最快的速度游过去。你们先看我是怎么做的,然后跟着我做,切记,必须等我到对面了,你们再下水!”

    “虎鲤是什么?”我忍不住问了一句。

    “虎鲤也是我师父取的名字,外面好像没有。它就是之前咬你那个朋友的那种大鲤鱼。外形和鲤鱼一样,在水里一咬到什么东西就会咬着不放,直到把嘴里的东西拖进水里淹死才开始慢慢吃……”刑仇道。

    听见刑仇那么一说,我们几人脸色都是微微一变。

    “妈的。这世上怎么还有这种鱼!”赵晓天骂了一句。

    “估计是那些人埋藏这笔宝藏的时候留下的,经过那么多年,外面的已经绝种了,这里面的也已经变异了。”张怡寒道。

    “嗯!”我们都点了点头。

    “你们看清楚我是怎么做的!”刑仇突然说了一句。只见他话刚一说完,在岸上助跑几步,快到岸边的时候突然一下飞身跃了出去,这一下他足足跃出了将近十米远,“噗通”一声钻进水中。

    但见他刚一落水,他周围几十米开外就突然炸锅了。

    我们只听见两侧岸边突然传来一阵“稀里哗啦”的水声,就好像有很多东西从岸边落水一样。

    紧接着便见无数个鱼翅从两侧岸边飞快地朝他落水的位置游了过来,有些奇怪的鱼头还时不时露出水面朝四周张望一下,就好像在寻找自己的猎物在什么地方似的。

    那一个个奇形怪状的鱼头,加上它们那一排排尖利的牙齿,看得我们几个脸全都吓白了。

    这还只是开始,紧接着,更加吓人的一幕出现了。因为就在这时,刑仇从水里露出了脑袋。

    只见他刚一探出头,只是传出了一丁点声响,那些鱼就全部一窝蜂的朝他那边追了过去。

    接下来就是一场人鱼追逐战,刑仇在前面拼命的游,身后上百条奇形怪状的吃人鱼在屁股后面追。

    眼看着就要追上的时候,刑仇终于险险地抵达了对岸。

    看见他爬上岸后,我们几个都为他松了一口大气。

    刑仇坐在岸边朝我们招了招手:“你们就像我那样,先助跑一段路,然后跃进水里,这样可以借助缓冲力游得快很多。这些鱼在平时都是趴在岸边石壁上的,而且他们都喜欢在水面上活动,他们是睁眼瞎,看不见你们的,全靠耳朵根据声音来辨别你们的方位。你们进水后先在水底潜泳一会儿,潜得越久越好,能够潜泳到对岸最好。不要怕,这些鱼游得都很慢,只要你们游快点,追不上你们的。”

    “小,小林,你,你先上……”赵晓天无耻地说了一句。扭头一看,这牲口已经退到山洞里面去了。

    “小林,我好怕!”张怡寒紧紧地抓着我的手,脸色从未这么难看过。

    平时都很要强的她,这次还是第一次在我面前表露出这种小女儿姿态。很明显,这回她是真的被吓到了。

    “别怕,实在不行我们再想别的办法出去。”我轻轻地摸了摸张怡寒的后脑勺。这种动作是给人安全感的一种很好的方法,我知道她现在很需要安全感。她再好强,终究也只是一个女人,女人天生就没有男人那么坚强,她们天生就该受到男人的保护。

    小时候她们是从父亲身上得到安全感,长大了就是从自己喜欢的男人身上得到这种安全感。

    “你们动作快点吧,这里的鱼群一有动静,马上还会惊动更大的东西,它们一来,你们想跑都没机会了。”喘着粗气的刑仇摆手说了一句。

    听见他那么一说,我们都冷哼一声。很明显,我们都看出来了,他是在吓唬我们。

    “你们还别不信,我师父说,这里面有好几种动物,在地下自成了一个食物链,鱼群一有动静就会引来鼠群,鼠群一出,你们应该想得到还会有什么东西出现了。”

    听见刑仇那么一说,我们几个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妈的,难道还有鼠群和蛇群?”赵晓天一脸震惊地道。

    “咕噜……”我狠狠地干咽了一下口水,因为我突然想起之前看见的那些小洞。

    “赵哥,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还是拼一把吧,我看那个姓刑的不像是在吓唬我们。”我道。

    “他说的应该是真的。”就在这时,张怡寒也说了一句:“这种封闭的地底下,如果没有自成一体的食物链,这些鱼肯定活不了那么久。他们不仅要有食物,还得有天敌,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这是有一定道理的。”

    张怡寒虽然很害怕,不过她此时的害怕和她的冷静却是成反比的,她还是一如既往地冷静。

    “小林,要不你先过去吧,我想看见你安全了我再过去,不然我下水后还会一直担心你。”张怡寒道。

    听见张怡寒那么一说,我心里暖暖的。我觉得不管谁先过都差不多,既然他那么说了,我也就没有去和她谦让什么。

    我又和赵晓天商量了一下,叫他先过去,可他死活要让我先走。

    于是,我便按照刑仇说的办法在岸上助跑几步,就在我准备跃入水中的时候,我看见赵晓天突然“啊”地一声惨叫,从我头顶飞了出去。

    我在岸边一个“急刹车”止住了身形,扭头一看,只见赵晓天之前站的位置有一条足有我大腿粗的黑色蟒蛇正张开血盆大口从洞中缓缓游出来,我不用想都知道赵晓天应该是被它甩飞出去的。

    “啊……”张怡寒终于传出了一声歇斯底里地尖叫。她几乎是和我同时看见那头巨蟒的,只是被吓坏了,延迟了几秒才叫出声。

    “救命啊!”就在这时,我们身后又传来赵晓天的尖叫声。

    转身一看,正在水里拼命朝对岸游去的他,两侧肩膀上各咬着一只鱼,身后还有一大群跟着他,眼看着就要追上他了。

    “咕噜……”我和张怡寒一起干咽了一下口水,这一刻,我只感觉到我浑身发麻,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过来吧!你们还想被蛇吃了不成!”刑仇大声叫了一句。

    “妈的,小林,快走……”张怡寒有时候冷静的真的有些吓人。

    在这种时候,尽管她那么害怕,可她还是做出了一个还算正确的决定。

    她拿着我一起转身朝湖里飞奔,然后她口中大声数着:

    “一……”

    “二……”

    当她数到“二”的时候,我已经意识到她是在提醒我数三个数一起跳了。

    在我们刚跑到岸边迈出最后一步的时候,我们二人很有默契地一起高高跃起,在空中飞行了差不多两秒钟,然后我们一起落进了水里。

    刚落进水里的时候,我没感觉到身边有什么其他的东西。很明显,刑仇这点说的还是对的,那些鱼就算要追我们也是在水面上才追。因为我已经听见水面上有很多稀里哗啦的水声正在朝我们这边汇聚。

    我憋着气和张怡寒并排在水里拼命地潜行,张怡寒憋气没有我憋的那么厉害,我看见她在朝上面游的时候,也跟着她朝上游。

    就在我们二人刚一露头,我就看见两侧有不下十条奇形怪状的吃人鱼朝我们飞了过来。

    这种鱼可不像外面卖的那种鱼那么好看,从他们脸部的样子就能看出它们很凶残,尤其是那口很尖的牙齿,看一眼就心惊胆颤。

    我们浮出水面之后,便赶紧手脚并用朝对岸游过去。

    唯一比较庆幸的是,我们这边两个人的动静比赵晓天那边大,虽然赵晓天背上背着两条鱼在游,可在我们露出水面之后,那些鱼便全都朝我们追过来了。与此同时,赵晓天也很快就被刑仇拉上了岸。

    虽然之前赵晓天在言语上得罪了他,可他似乎并没有记仇。否则的话他也不会对赵晓天伸出援手。因为上岸之后,赵晓天肩膀上那两条鱼还咬着他不放,是刑仇挥刀砍死了那两条鱼。低斤匠号。

    可悲哀的是,由于在我们前面有很多鱼一直在追赵晓天,因此,在赵晓天上岸之后,它们全都朝我和张怡寒冲过来了。我和张怡寒顷刻间就被一群食人鱼包围。

    这些鱼虽然个头不算很大,每个都只有尺许长,大概最多七八斤重的样子,可它们数量太多了,而且牙齿很锋利,只是眨眼间我就被好几条鱼咬住了。

    它们的牙齿真的很锋利,咬在肩膀上,感觉到骨头都好像被他们咬穿了一样。

    我伸手打掉了几条鱼后,便赶紧去帮张怡寒,因为咬住她的鱼比我身上多得多。

    “小林,不要管我,你快走……”张怡寒歇斯底里地叫了一声,然后居然朝水里沉了下去。

    “小寒……”我一声惊呼,伸手一把将她从水里抓了起来。

    “草泥马的,要死一起死……”赵晓天一把抓起刑仇放在身旁的弯刀一下跳进水里朝我们游过来了。

    此时我们已经离对岸没有多远,因此他很快就游到了我们身边。他挥刀一阵乱砍,砍死了不少吃人鱼,不过那些鱼却不仅没有害怕,反而变得更加凶残起来。

    就在这时,我听见了远处传来一声熟悉的冷喝声:“小林,你们把头露出水面……”

    我循声望去,在离刑仇不远处的另外一处岸边,周融和李大逵、杨丽丽三人一人拿着一团炸药。三个炸药全都已经点着了,说话的是周融,只见他话音刚落,他们三人就一起把炸药朝我们所在的方向丢了过来。

    “草泥马的,你们是炸鱼还是炸人?”赵晓天大骂了一句。

    就在他的骂声刚落,那几个炸药就落进了我们跟前十余米开外的湖里。紧接着就是连续三声惊天爆炸声:“砰,砰,砰……” ◎

    爆炸声响起的同时,我只感觉到自己淹没在水下身体传来一阵剧烈的痛感。与此同时,我们身边白了一大片。

    不过我和赵晓天、张怡寒三人也在这时全都沉入了水中。

    虽然那炸药离我们比较远,可炸药爆炸产生的冲击力在水里是很厉害的,我不知道赵晓天和张怡寒是什么感觉,总之我的身体是有些麻木了,脚已经不听使唤。

    所幸周融和李大逵、杨丽丽三人可能早有预料,就在爆炸声刚刚响起的时候,他们已经朝我们扑过来了。

    他们三人体力都很充沛,很快就把我们几个拉上了岸。

    我原本以为我们不仅得救了,并且还和周融他们汇合,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却没想到我想错了。

    当我一上岸的时候,我才看见对面的岸上趴着至少不下十余条黑色巨蟒,并且有几条已经下水朝我们游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