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幻小说 > 悬案组 > 第491章 安抚死者家属(上)

第491章 安抚死者家属(上)

 热门推荐:
    当我听见张怡寒提起孟洁母亲的时候,我一下想起当初李静以此来威胁孟洁的事情。

    那次我们抓住过一次李静,不过当时李静威胁孟洁,说只有她才知道孟洁母亲的下落,于是孟洁便打晕了两个武警把李静救走了。之后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就不知道了。

    想到这里,我突然想起黎静说她知道凶手是谁的事情。

    加入那个黎静就是李静的话。她要是知道凶手是谁那就一点都不稀奇了。

    难道她真的就是李静?宏讽布亡。

    这怎么可能?

    虽然我一直在怀疑这个问题,可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黎静真的就是李静。

    毫无疑问,如果她就是李静的话,便就表示她有可能一直是秦政等人身边的卧底。可要说她是卧底的话,那我感觉到她这个卧底可就真的卧得也太深了。

    如果她是卧底的话,那我爸呢?我爸又是一个什么角色?

    难道我爸还没死?

    ……

    这么一想之下,我感觉到自己越来越乱了。

    似乎想通了很多事情,又似乎令很多事情更加复杂了。

    “小林,你在想什么?”就在这时,张怡寒突然问了一句。

    “没,没什么……”我摇了摇头,然后指着监控画面道:“叫技术部门的人把这个人的样子处理一下。看到底是不是孟洁?”

    由于监控探头当时离现场比较远,拍摄的不是很清楚。这个拍到凶手的录像明显是天星幼儿园外面围墙上的录像,拍是拍到了可还比较模糊,看得并不是很清楚。

    要想进一步确定到底是不是孟洁。还得叫技术部门的人放大处理一下图像。

    我们能看出样子有点像孟洁,那是因为我们对孟洁比较熟悉,看一个侧脸就觉得很像她。虽然对于我们来说这个侧脸基本上已经能确定是她了,可我还是想仔细确定一下到底是不是她。

    毕竟这世上有很多人长得还是挺像的,说不定只是比较像而已。不过这只是我的个人看法罢了,张怡寒却并不这么想。

    “小林,你还不愿承认这个人就是孟姐吗?”张怡寒冷声道:“你我都很清楚,这个人明显就是孟姐。你就别自欺欺人了。事实摆在眼前,你难道还想逃避现实吗?我知道你比较重感情,可你也不能做违背良心的事啊。不管你和孟洁关系有多好,和赵晓天关系有多好,现在孟洁就是其中一个凶手,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我们现在应该做的不是包庇她,而是尽快报告上级领导,申请通缉令抓捕她。就算她是为了救自己母亲,被逼做的这些事情,可这也是不可原谅的!”

    张怡寒说这番话的时候语气有些激动,她似乎很怕我做出错误的选择。

    “小寒,你别误会……”我缓缓地道:“如果真是孟姐,一旦有机会,我一定会亲手抓她。我说去处理一下监控录像,是因为我觉得这事还存在着一些疑点。”

    “还有什么疑点。这明摆着就是孟洁了,都看见活人了,还能有什么疑点?”张怡寒生气地指着监控画面:“你看,那个穿着黑衣服戴着面具的人明显是被孟洁挟持的,孟洁躲在她身后就是想趁乱混出去。其他老师全都走在前面,孟洁挟持着那个老师走在最后……”

    “你记不记得赵哥说过一件什么事情?”我打断了张怡寒的话。

    “什么事?”张怡寒问。

    “他说他和融哥当时看见的凶手是个平胸的人,说话也有点像男人的声音,就是头发比较长。我们且不说头发长不长的事,孟姐的胸那么大,怎么可能是个平胸的人呢?”我反驳道。

    “你摸过她的胸?”张怡寒白了我一眼:“说不定她是为了爱面子,平时暴露出来的尺寸是假的呢?你们男人不知道。我们可清楚的很,有种胸罩里面的海绵很厚,a罩杯都能穿出d杯的效果……”

    面对张怡寒的这么一番话,我竟然有些无言以对。

    我当然不会告诉她,曾经好几次孟洁低头和我说话的时候我都瞥见过她胸口那白花花的一片,还有那次她给我搓背之后直接在我面前脱衣服叫我给她搓背,我是看见过她只穿一个胸罩的画面的。那两团肉胸罩都快包不住了,怎么可能是海绵垫起来的。

    这话肯定是不能说出来的,说出来一定会挨揍,于是我只好忍着憋在肚子里没说。

    就在这时,张怡寒又说了一句:“还有就是,你别以为赵晓天说什么就是什么,那小子对孟洁的心思你又不是不知道,说不定他是在故意误导我们呢?就算他认出是孟洁了,也不见得会给我们说那个凶手是孟洁。”

    不得不说,以赵晓天的脾气,这种事情还真有可能发生。

    我不想继续在这个问题上浪费时间,便赶紧转移话题:“好吧,就算你是对的,可要想申请通缉令,我们总得拿出有说服力的证据吧?所以还是需要这个画面的清晰图片,不然呈报上去,公安部也不会审批啊!”

    要想申请一个通缉令可不是那么简单,必须有明确的案件侦查材料,经过上面审查后,觉得这个案子的确够得着a级或者b级通缉令的标准才会发布通缉令。

    不然一个很普通的凶杀案,是不会动不动就全国通缉的。

    因为通缉令发布之后,按照目前国家的标准,a级通缉令的悬赏金不少于5万元且不封顶,b级的悬赏金不少于一万元。

    并且对抓获a级通缉犯或提供关键线索的有功单位或个人,得由公安部给予奖励。对抓获b级通缉犯或者提供关键线索的有功单位或个人,则由申请发布通缉令的省级公安机关给予奖励。

    也就是说,公安部的通缉令一发布下去,不仅全国范围内的警察都会有针对性地动起来,通缉犯被抓住后,还得颁发奖励。

    张怡寒当然也知道这里面的道道,于是听见我这么一说之后,她也没再继续和我争执下去。

    我们又看了一会儿剩下的监控录像后,又打电话给胡局长安排了很多需要他帮忙协调的事情,然后才走出派出所,打算去慰问一下那个被周融和那个刑警队大队长误杀的老师家属。

    其实有时候能力太强了也未必是好事,就像今天这种情况,只有周融和那个大队长最先追上那个假凶手,从而出手见她置于死地。也正是因为这事,他们才会摊上这种破事。反应稍微慢一点的那些人却反而没什么事。

    之前那个刑警队中队长就回来了。他一回来就告诉我说:“林组长,医院那边传来消息,之前那些老师的嘴里都被灌了一种有麻醉效果的药水,所以她们一吃下去就说不了话了……”

    “兄弟,你别和我扯这些没用的,你直接说她们那边都说了一些什么事吧!”我有些不耐烦地道。

    我都快急死了,这中队长说话居然还不分主次,给我扯那些没用的。

    “喔,不好意思!”中队长明知道胡局长都对我很尊敬,当然不敢生气:“林组长,事情是这样的,她们在医院刚能说话,我就马上安排手下的人去一个个问话了。她们都说,当时她们全都面朝墙壁蹲着,全都没看见凶手到底有没有和哪个老师换衣服。还有就是,她们当时都吓坏了,逃出来的时候根本没注意身边有没有什么陌生的女人……”

    之后那个刑警队的中队长给我们说了半天,我一点有价值的线索都没听到。

    不过从中队长口述的情况来看,当时那个凶手开始放人是因为周融冲进了幼儿园园长的办公室,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和凶手交手,那些老师就冲出来了。

    周融为了避让她们,担心把凶手逼急了伤害人质,所以才任由凶手混在老师中间逃出园长办公室。

    我们看监控的时候没看见周融是怎么出手的,不过根据中队长问话的情况来看,应该是后面一批人从后门逃出去的时候,周融从二楼跳下去才动手。

    说到这里的时候,中队长还给我解释了一下,说那个老师的尸检报告已经出来了。他说周融射的几颗铁钉都不是致命伤,那个老师是大队长开枪打死的。

    其实这一点不用中队长说我之前就看出来了,那个老师身上四颗铁钉明显都不是要害。不过听他那么一说,我心里还是安稳了很多。

    周融有时候就是那么个一根筋,尽管人不是他杀的,他都会觉得是他害死的,万一真是他杀的,他一定不会原谅自己。现在听尸检报告都说与他没什么关系,我心里也舒服了很多。

    当时周融拿着那几颗铁钉冲进去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是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事情也果然不出所料,只可惜他认错了人。

    可这事其实并不能怪他,在那种情况下,凶手之前本来就戴着面具,因此他只能根据服装打扮来辨认凶手。加上他之前本来就和凶手面对面较量过,他看见穿着同样衣服和戴着同样面具的“凶手”想逃走,他又怎么会错过那么好的机会。

    之后我叫中队长把我指定的那个录像拿去市局技术科叫人处理一下,然后我就带着张怡寒朝那个不幸身亡的老师家里赶去。 ☆

    那个老师的死和自己的兄弟有关系,她的家属现在一定很恨周融和那个刑警队的大队长,这种安抚工作应该由我们去做。

    毫无疑问,现在要想周融尽快摆脱他的心理阴影,最好的办法就是得到家属的原谅。如果那个老师家属能平心气和的对周融说这事不关他的事,他们也原谅他了……

    这样绝对比我们对周融说一千句好话都还管用。

    那个老师的家住在农村,离泰安镇比较远,我们自己开车过去,开了一个半小时才在一个小镇边缘的村子里找到老师的家。

    由于从早上到现在耽误了不少时间,因此我们赶到那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

    那个幼儿园老师出事的事情我叫胡局长交代过下面相关负责人,我说安抚工作由我去亲自做,因此暂时她家人还不知道这事,目前也还没人去她家里与她家属接触。

    然而,我没想到的是,我和张怡寒赶到她家的时候,却发现老师家里围了几十个村民。现场闹哄哄的,很多村民在叫嚷着什么“打死他”,“还我姐的命”之类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