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幻小说 > 我是阴阳人 > 第434章 去封

第434章 去封

 热门推荐:
    重重重~

    我有些不悦:“当然是活的了,只是好像是魂魄伤到了,有些不太正常,所以我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儿。”

    话音刚落。身后又传来了一记‘哎’!的声音。

    这一次的声音极大,我对着:“程白泽你听见没,我先挂了啊,这肯定有事儿!”

    “哎!马娇龙你别不怕死啊!你赶紧要给我回……”

    摁了。

    我把放进裤兜里,轻轻的长舒一口气,我不是不怕死,只是这声音我现在可以确定宗宝了,只是他是个被玉兰姨看着的连个大门都不让出的病人,怎么会在村东头这边喊我呢。

    我清了一下嗓子,“谁喊的我,赶紧报上名来啊。如果有事的话就赶紧明说,要是敢吓唬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是我……”

    我蹙了蹙眉,真的是宗宝?!

    “宗宝?!”

    我确定一般的叫了一声,仍旧没有回头,保险起见,一旦我这一回头身后是个厉害的主儿,在难看一些,挑战心里素质这事儿我可不想干。

    “救我啊,我出不去……”

    出不去?

    我不解:“你在哪里?”

    “我在墙后面……我在墙后面……”

    墙?

    抬起眼,我又看了看身边那道高高的外墙,对着墙壁走了几步,“宗宝,你在里面吗。”

    “我在这……我怕……”

    我挠了挠头,想着玉兰姨家宗宝的样子。在合计一下墙后面的声音,我从小对声音敏感,所以我能确定这肯定是宗宝的声音,但是,我第一次在这儿经过啊,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呢。

    “你为什么叫我。”

    “我认识你的声音……救救我……我在这里害怕……”

    认识我的声音,我想起宗宝第一次见我的时候也说认识我。猛地,我一拍头,这个就是宗宝的魂啊!

    之前玉兰姨让我帮忙给宗宝看,但是宗宝就是不配合,所以在村里待了这么长时间也没给宗宝看上,从而也导致我一直确定不了,到底宗宝是把魂伤了还是丢了一个,我记得那阵儿玉兰姨还说找来了一个半仙儿,那个半仙儿说宗宝的魂是丢了的,他要给叫回来。脑子里的思路渐渐的清晰,我应该是可以确定。宗宝的魂是丢了一个,那个半仙儿也不是骗钱的,只是宗宝在这墙后面,但是他为什么不出来啊。

    一般魂走丢的事主,都要靠家人出去叫,方法是弄了灯笼,去事主爱玩儿的地方,然后亲人家属不停的个喊着他的名字,这样,事主的魂儿听见,就会附到灯笼上跟着回来了,而在家里叫魂,则是靠先生或者是半仙儿起坛,然后点符引火去找,找到后开始在院子里叫他的名字,倚靠灵符而达到类似千里传声的效果,在外面找不到家的魂儿听见这声音后,会看见头顶上点着一把桔火,跟着火就能慢慢的找回家了。

    “你之前没有听见有人叫你的名字吗,不知道有人喊你回去?”木斤每才。

    “我听见了,但是我在这里出不去啊,你救救我……”

    原来是在墙后面出不来啊,这不邪门了吗,魂儿就是烟,一般穿墙还不跟玩儿似得,进来有人管,出去谁会管啊,想着,我后退了两步,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高墙,借着月光,没看出什么门道,:“大门呢。”

    我嘴里念叨着,往前走了几步想要找门,宗宝的声音有些着急的响起:“别走啊……救我啊……”

    “我不走。”我嘴里的答着:“我先研究一下这是什么地方,放心,就算是为了你妈我也得给你弄回去。”

    说着,我缕着高墙往前走了能有十多米,终于看到了一个大门框,是的大门框,没门,我瞬间凌乱了,这什么意思啊,这不安门还弄个高墙啥意思,这是防谁呢,真是稀奇了,来的时候我怎么没注意呢,第一次看见大门没门的。

    正合记要不要抬脚进去看看呢,左手边的门框子上好像是挂着个大牌子,我凑过去,难道这不是私人家而是什么工厂?

    想着,我掏出,调出手电筒的功能直接对向大牌子,嘴里看着上面的几个大字缕着念着,竖着写得,念得还挺不顺口的:“门……口……有……狼……狗,请……勿……停……留,咬伤自负?!”

    刚念完,我一时间还没等缓过来,就听见腿旁边有一双贼拉亮的眼睛,嘴里还恶狠狠地哼哼着。

    我靠!这什么情况!

    “汪!!!”

    还没等我抬脚要跑,那狗出冷子就扑了上来!! ☆

    “我的妈呀!!!”

    这给我吓得啊!我刚一扭头,扑上来的狗直接咬到了我的牛仔裤腿上,这么被它一拽我噗通一声就摔倒在地上,那一瞬间我还以为是咬到我的肉了,有一种分分钟要被活活咬死的感觉,更恐怖的是,在这狗扑过来的一瞬间,那‘汪’了一声之后,就好似一个引子‘唰’的被点燃,本来特别静寂的夜晚,一时间狗声鼎沸啊!

    都是从院子里传出来的!我算是知道为什么不安门!就这么多狗的地方,谁他娘的敢进去呀!

    我被吓得不行不行的,当时来不及多想,只是本能的不停的用脚踹着那个还咬着我裤脚不放的狗,借着的电筒一照,我的妈啊!要是一吉娃娃我也就忍了,一大狼狗啊!那要是一使劲我要么我骨头都得被咬成渣了,况且当时院子里还那么多狗,有一种马上叫嚣着就要冲出来咬我的架势!我当时就一个感觉,要是它们都冲出来,一狗一口我都不够分的!

    ‘如果感到幸福你就拍拍手~~~如果感到幸福~~~~~’

    手里的电话就在我正踹着这狗的时候忽然响了,我着当时真的都要崩溃了,一响起本能的尖叫了一声:“我幸福你大爷!!”抬手直接就往那狗头上一撇,当板砖使了,不明所以,还在继续唱着,也不知道那狗是被给打疼了,还是怕那歌儿,它哼唧一声居然松口了,。

    我一看这是机会来了!连滚带爬的起来就跑,鞋都要甩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