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幻小说 > 我是阴阳人 > 第71章 两个不可

第71章 两个不可

 热门推荐:
    “出山”我愣了一下,看着姥姥:“但是我好像并没有通透啊,还什么都不懂啊。”

    姥姥转过脸看着我:“但是你已经看到琳琳头上的黄光了,黄为吉。黑为凶,红为灾,姥姥当年接仙儿就是看见了这个,至于看事儿的本事,则不是一天学会的,老仙儿既然要依托给你,就会让你慢慢的学到本事,以后自然也就懂了,你比姥姥出道的时间要早。以后定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

    “记住娇龙,本事不是一天就会的,但是你知道的越多,你说的就要越少,否则,会给自己遭来灾祸的。”

    那天下午,姥姥把家里的门从外到里都锁上了,然后让我洗了个澡,我懵懵懂懂的按照姥姥的指令做着。

    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后,跪在老仙的黄牌子前,上香后嘴里随着姥姥念叨着“娇龙恭迎三位仙家临身给悟。日后必定香火不断,好生照看,且等仙家教诲。福泽众人,不做坏事,不发歪财。娇龙积阴福德,不令仙家蒙羞,以保仙家得道修炼。”

    随后,姥姥在黄牌子前放了一个盛水的碗,烧起三张符纸往天山一扔,符纸飘飘扬扬的最后竟然都落到了碗里,姥姥直接把碗递给我。:“喝了。”

    我看着那个符水,一咬牙就喝倒了肚子里,然后把碗递给姥姥:“喝完了。”

    姥姥点点头,看着我“娇龙,以后你的本事大小,就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我应了一声,忽然觉得眼皮子发沉:“姥,我困了。”

    “去睡吧。”姥姥说着,让我直接上了保家仙那屋的炕上,我头一挨枕头,直接就睡着了。

    睡着睡着,我就醒了,然后看着姥姥在地上跪着,我爬起来,刚想喊一声姥姥,转过脸,却看见自己还是躺在炕上,睡的很熟的样子,我瞬间想到,自己是在做梦,然后再看向姥姥,她居然不见了,地上无端的多了三个凳子,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睁开,三个凳子上居然坐了三个人

    我看不清他们的长相,却能看见是穿着三个颜色的袍子,一个红,一个黄,一个绿的,我呆呆的看着,听着他们嘿嘿的笑,“等了你十八年啊,你这娃娃,可算是长大了啊”

    “你们是”我张嘴问着,却忽然想到他们是什么了,赶紧跪下,头埋得低低的,不敢在多言语。

    我感觉到有手在摸我的头,然后听见一个尖尖的声音说:“以后叫我们记得上香,不然,我们不会来的。”

    另一个则嘿嘿的笑,继续张口道:“我爱吃鸡还有喝酒”

    我低着头,嘴里应着:“知道了,我知道了。”

    “记住,不要叫我们做坏事,不然,我们会生气的,娇龙,你别怕我们,我们是来帮你的”

    “恩,恩。”我应着,却忽然睁开了眼睛,姥姥坐在我的身边,看着我愣了一下:“醒了”

    我坐起来,看着窗外的天已经黑了:“姥姥,我做梦了,我梦见咱们家的老仙儿了。”

    姥姥点点头,“梦见了你以后就可以请他们了,我孙女果然是天生的先生啊,姥姥那时候接仙儿足足病了三个月,老仙儿最后才肯出马临身啊,来,上个香还个愿,姥姥还有话要跟你说呢。”

    我应了一声,上香之后跟姥姥回了那个屋子,姥姥把她卜卦的铜钱拿出来,包好后递给了我:“娇龙,姥姥告诉你,日后你要是给人卜卦,有两个不可,不可给自己卜,因为阴阳师是算不了自己的命的,第二个不可,就是阴邪之人不可卜,因为你破不了,反而会给自己带来灾祸。”

    看着姥姥,我皱了皱眉:“但是,我不会这个啊”脑子里灵光一现“我好像会,好像是知道怎么看了。”很神奇的感觉,忽然间就无师自通了。

    姥姥点点头:“放心吧,你以后会知道越来越多的,姥姥要跟你说,做阴阳师,不可给自己算命,也不可常给亲近之人算命,有句话叫做命越算越薄,人家命里也许是有福德照应,但是你一算,反而破坏了人家的福德,最后反倒不好,不是有求与你的,你就不要去算,记住,每个人的出生都是有他的定数的,要顺其自然,否则,伤害的就是阴阳师的自身。”

    我看着姥姥:“姥,那你给我看了,还给我改命,不想让我吃苦,所以,是不是现在身体不好跟我有很大的关系啊。”

    姥姥伸手抱住我:“娇龙,姥姥这辈子犯了很多阴阳师的忌讳,但是姥姥给你改命姥姥不后悔,姥姥绝对不能让你苦到,姥姥一把年纪了什么都不怕,怕的就是你以后的路不好走啊。”

    我心里发酸,伸手拍了拍姥姥的背:“姥,你不是都说了吗,命里有定数的,我没事儿的,就是我不改,我想我也会逢凶化吉的,我不想你身体不好。”

    “别担心姥姥的身体了。”姥姥说着,松开抱着我的手,看着我的眼睛:“娇龙啊,还有请仙儿,你要记住,不可无事去请,不可小事去请,不可以玩笑之心去请,请来一次,老仙儿就要用你的身体说话做事,你随便瞎请的话会让自己生病的。”

    我点点头,“我知道,我从小就看你请仙儿,我知道什么场合去请,但是姥姥,我到时候也要抽烟吗,我不想抽。”

    姥姥笑了笑:“抽烟是为了方便,你要是请的话就点香就可以了。”

    我嗯了一声,那天姥姥跟我说了很多忌讳,多的我后来有点记不住,我想让姥姥以后慢慢的跟我说,但是看着姥姥说的津津有味的还不好打扰她,直到姥爷回来了在外面叫门,我这才倒出空来慢慢的消化。

    “马大姨,你这是在家啊,幸亏是遇见大叔了,要不然还以为这家里没人呢。”

    转过脸,我这才看见艳红和许琳琳跟在姥爷的身后一起进来了,姥姥看了她一眼“我在家呢,你这是有事儿啊。”

    艳红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是有事儿啊,我知道您这现在不咋给人看了,但是俺家这琳琳吧马上就高考了,孩子心里没底,总说自己会发挥不好,最近说学校几次摸底也不行,就想着您费费心给看看到底能不能行。”

    “这样啊。”姥姥点了一下头,却望向我:“娇龙,你给看看吧。”冬巨吗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