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幻小说 > 我是阴阳人 > 第225章 我累了

第225章 我累了

 热门推荐:
    但还没等跑到电梯门口,我就觉得腰间一刺,如虫蚀骨,一条腿的膝盖瞬间一软,直接跪了下去。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乔乔啊乔乔”

    小姑跟小姑父一看我这跑着跑着一下单膝跪在那了,吓得一边叫着我的名字,一边向我跑来。

    我手撑着地想站起来,但是腰上一点儿力气都没有,又酸又软,好似无数条虫子在身体里面钻来钻去,我嘴张张着,甚至都说不出话,出了电梯的人看见我都吓了一跳,还以为我是得了什么急症,纷纷的围上来问我是怎么了。

    “你出不去的别想了,我的咒你破不了的,好好休息吧,这咒对你没有坏处的”

    耳边莫名的传来程白泽懒懒的声音。好似他正躺在哪里,隔着一个监控录像看着里面仿若正在垂死挣扎的我。

    “小宝。小宝这么办”我低声的问他,在旁边围观人的眼里更像是含糊不清的自言自语。

    有些事儿就是这样,如果我一开始就选择不捐,那小宝的死活的确就是跟我无关,不管是多难接受还是多难听的话,我不听便是了,但是我既然做了选择,而且我敢说今天的配型要是过了,兴许准备一下明天就得尽快手术,如果是非人为的原因,那我认了,我对小宝只能是惋惜,但我明明是可以的。换句话说也是程白泽给我做的弊,所以我心里内疚,这感觉真的说不出来。

    无关于我想不想捐,只是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甚至此刻的这种压力感比被我父母逼迫时还要更强,好像是自己对着小宝说了谎,我能救他,但却又见死不救了,跟当了婊子又要立牌坊毫无差别啊

    “我顾不得别人了实话告诉你就是这肾捐完了你弟弟也够呛能活真有本事你就自己给他破了但是他活不活都跟是不是你捐的肾无关”

    程白泽的话断断续续的传进耳里,我没有听懂,我不捐他不就是活不了了吗

    额头上的汗顺着我的眉梢大颗的往下流着,那一刻,我感觉自己特别像个毒瘾依赖者,浑身说不上来的难受,身上的每一个毛孔。好似都被虫子以尖牙啃咬,别说站起来了,我忽然觉得跪都跪不住了。

    “乔乔“斤鸟帅才。

    小姑夫跑到我的身边。扒开围观的人,一把将我扶了起来:“你怎么了”

    “我”我张了张嘴,舌头打着牙艰难的发出一记声音,抬起眼,却在围观的人群后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许”

    话还没等出口,眼前直接一黑。

    很累

    好像真的很累

    我好似又在爬山,在层层的迷雾中,我一边爬着,一边累得气喘吁吁,这梦我之前做过,所以我想,我只要爬下去,我就会看见姥姥的。

    不知道爬了多久,在眼前只能隐约的看清楚一节台阶的情况下,我觉得自己口干舌燥,腿肚子转筋,我站着爬不动了,我就用手撑着眼前的台阶抓着爬,好似一条没有尽头的路,我看不到希望,亦不知道终点在哪

    就好像我现在所走的路,只能隐约看见前路,但却不知道该不该走下去,我累了,真的很累,所以,当我一屁股坐下去的时候,我只有一个想法,我不爬了,不管怎么样,我都不爬了,是好是坏我都不爬了。

    “娇龙,继续啊。”

    耳边隐约的传来了姥姥的声音,我周围除了厚重的白雾什么都看不见,我一张口,才知道自己哭了,眼泪又咸又涩的流进嘴里:“我不爬了,我走不动了”

    “继续,不走,怎么知道自己走不动了呢”

    我摇摇头:“为什么只有这一条路,还这么不好走,姥姥,我累了,既然是做梦,为什么不让我做点好梦,我想抱抱你,我感觉好久都没有见到你了。”

    这世界好似一直都这样,阴着天,白雾重重,姥姥在的时候,我头顶的世界晴朗了那么一阵子,所有的阴天雪雨,姥姥给我扛了,姥姥走了,我的世界随之昏暗,直到卓景的出现,我以为我再也看不见这样的天,但是晴好的天儿总是短暂,姥姥,我不想再要这样的天儿,我不能回头,也看不见前路。

    “梦由心生啊”姥姥长叹了一口气:“你走下去,都会过去的。”

    我摇摇头:“我怎么走,姥,我的人生何时才能不被任何人所主宰啊。”

    “娇龙啊,你起身往高处看去。”

    我吸了吸鼻子,起身转过脸,迷雾渐渐的散去,台阶拼起的山路远远地指向了一个顶峰。

    “当你站上去,你就不会觉得累了。”

    姥姥的声音仍旧在耳旁响起:“人受七情所苦,六欲之累,岂能由得自己你只要记住,天地轮回,万事无所谓对错,欠你的,终要还你,你欠的,也终要还去,姥姥懂得这些太晚了,只想你少受心魔所困,你改变不了的事情,自是有他的定数。”

    我远远地看着那个缥缈的峰顶:“姥,是不是为人是最痛苦的,总是要痛苦的做出一些选择,好像是对的,又好像是错的,那到底什么是对的,什么又是错的”

    “哎无所谓对错,皆是定数。“姥姥又叹了一口气:”你还没到时候啊,回去吧”

    腰际的痛感瞬时传了出来,我眼皮动了两下,却不想醒来,或许姥姥是超脱了,但我仍旧是**凡胎,我参透不了的啊

    “唉呀妈呀,惠娟儿啊,你就别哭了啊,你这在哭眼睛都得瞎了,哎呀,要不是俺家安琪啊刚出去回不来,这肾她妥妥的就给捐了,这给我打电话吧都急完了,就怕她弟弟有事儿啊,我昨个还跟她说,我说小宝亲姐回来了,肾这事儿不用操心了,这谁知道,她咋还能在肾上涨个瘤呢,你说她早不涨晚不长的干啥非得现在涨啊”

    我直接睁开了眼睛,只要有她林心芸的地方,你就别想安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