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幻小说 > 我是阴阳人 > 第280章 大合之相

第280章 大合之相

 热门推荐:
    坐在小姑夫的车上,我看着窗外的风景心情微微的复杂,从去年十月份回到县城,如今九个多月了,时间好像过了很久。而且算起来每次来的时候都是夏天,时光似乎是在静静地流淌然后在某一个点相交,不论我是否愿意离开,都会在这个季节里给我推出来。

    我总有一种感觉,我去年的这个时候不应该来的,如果我小时候没有怕疼,十滴血一滴不差的挤出去,那么,去年的什么都不会发生,我也许还会成长,但绝对不会承受那么多的痛苦,不甘,以及耻辱

    “乔乔,听说你姥爷病了,现在没大碍吧。”

    我回过神,嗯了一声。:“阿尔兹海默症。现在正处在最早期一个偶尔糊涂的阶段,认知和生活自理现在都没问题的。”

    小姑夫点了点头,轻轻的叹出一口气:“我知道你跟你姥爷感情深厚。你一定要保持平常心,老人家年纪大了,得这种病也是没办法的,现在医疗水平这么发达,我们能做的,就是让他尽量的轻松,不要有压力,以便有效的延缓他病程的发作期。”

    “我知道的。”我牵了牵了前嘴角,看着小姑夫:“你跟小姑不用担心,我会照顾好他的。”

    小姑夫应了一声:“还是要谢谢你,没想到你这么配合就过来了,我还以为。你能比较犹豫,毕竟,你跟麒麟之间的事情在前,我怕你心里不舒服。“

    我笑了笑:“没事,只是让南先生确定一下啊,没什么大不了的,是我的话再说别的。不是我的话我正好要去看看小姑,小姑夫,你不用想太多。”

    “嗯,你跟麒麟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再联系吗”

    小姑夫这话大概也是酝酿了良久,有些不自在的出口,看了我一眼:“其实,就算是做不了恋人也可以当朋友的啊。”

    当朋友未免太高看与我跟卓景了,他绝情起来不是他,我亦没有必要再把自己推出去受虐,如今我的牵绊也多了,姥爷,店铺,哪一个都让我分不了神,简单来说,我没心情跟个难搞又会伤我心的人做朋友,而且,他大概就是有某一种让我犯贱的魔力,所以为了避免我再度犯二,最稳妥的办法就是保持距离。

    “乔乔”扔匠叼亡。

    “哦。”我应了一声,简单回道:“没联系。”

    “这样啊。”小姑父颇有些失落的应了一声,随即自己给自己提了提精神:“算了,一切顺其自然吧,这一年来你家里也发生了不少的事情,我是怕你顶不住,不过现在看你的气色状态都很好,我也就放心了。”

    我笑笑,没在应声,其实说到状态倒真的是很神奇,接到小姑电话的那天我觉得那绝对是我人生中状态最好的一天,就跟磕了药似得,浑身是力啊,那天我一出门就下了场大雨,我觉得这雨是跟我有关的,但明明是个雨天来店里的客人却络绎不绝,业绩直逼以前一个星期的销售量,文晓妮直问我是不是吃了啥云南白药了,但什么药能让我那么的生龙活虎啊。

    说句臭不要脸的话,我那天后来自己照镜子的时候都觉得自己神采奕奕,说不出的好看,虽然我以前也觉得自己长得还不错,但是那天绝对的,什么黑眼圈眼袋浮肿连脸上的斑点都感觉消失了,满脸都透着一种莹润的特别健康的光泽,这么夸自己真是羞涩啊。

    而且特别有一种冲动想给人批命卜卦,手心特别的痒,看见十二岁以上的小孩眼睛里都冒光,因为十二岁以下的还没有扎根也就是福祸难断,命格会变,所以一般只能看清楚某种地方的优势,全局来讲不好掌控,因此我就恨不得在十二岁以上小孩中赶紧看见个骨骼清奇的,我要么我都能冲过去按住他的肩膀:“少年,我看你天资聪颖,智慧过人日后必成大业,不如听在下给你解命分析一二”

    当然,也就是想想了,那种事儿我就是想干宗宝也不会让我干的,他见我自己想着这些在那傻笑也只面无表情的扔出了几个字:“别二儿。”

    其实我就算是想那么做也没机会啊,那么大的雨天,后来都下冒烟了,能看见的孩子实在是寥寥无几,但这种自己都能起飞的感觉也只维持了一天,等到小姑夫来接我的时候,身体已经恢复常态了,该困困该累累,只不过眼里的光还是一直存在的,文晓妮说如果我一直死盯着她看她会害怕,感觉我眼里藏着个东西能吃了她,她说的是有些夸张了,但是有一点我却是可以肯定,一般厉害点的先生眼里都是有光的,例如我姥姥,例如南先生,所以我感觉,我应该离大先生的路不远了。

    车子开进市区的时候我本能的抬眼去看那个摩天轮,但是已经看不到了。

    小姑夫大概是察觉到了我的失落,张了张嘴:“那个摩天轮拆了,是不是很快。”

    “嗯。”我心里泛起一丝异样的情愫:“真快。”

    小姑夫牵起嘴角笑了笑:“在商人的眼里,有时候效率就是金钱,不过我听说还是会建一座游乐园的,只不过里面的一些游乐设施都有些陈旧需要换换了,那地方,大概还会架起一座新的摩天轮的。”

    “真的啊。”

    “我只是听说。”小姑夫看了我一眼:“还在筹备当中,具体以后会建成个什么我还真不知道。”

    “哦。”

    我又没动静了,建个摩天轮多漂亮啊,从风水上来讲摩天轮是圆型转动的物体,有时来运转一说,我想,既是商人,大概会比我懂得生财之道吧,只是心里还小小的祈祷着,还是建成个摩天轮比较好,那毕竟是我小时候的念想。

    还是那间茶舍,下车的时候小姑夫看了一眼坐在后座跟透明人一般的宗宝,又望向我:“乔乔,一会儿不管南先生说麒麟的守护人说是不是你,你都带着你朋友一起去小姑夫家吃顿饭啊。”

    我轻笑着点了一下头:“好。”

    茶舍的音乐高雅清幽,我跟在小姑夫的身后,步子都轻了起来,犹记得去年来的时候我还是一脸的懵懂,但是现在我心里却已有了主意。

    一切好似都没变,掀开那道跟去年一摸一样的竹帘,看着仍旧是一袭白衣带着个女翻译的南先生,我双手合十,弯腰轻道:“萨瓦迪卡。”

    南先生随即礼貌的回了过来,等我我们坐好,我才发现茶桌上碎了一个杯子,小姑夫随即开口:“南先生,这杯子怎么碎了,找服务员再换一个啊”

    南先生却抬起手直接打断了小姑夫的话,一双眼睛直直的看着我,不得不承认他的气场很大,但是我像去年被他盯着时心里的那种不适感却少了很多,犹记得去年是硬撑着自己大大方方的看他,而现在,我看着他的眼睛倒是觉得很平静。

    茶杯里的水兀自泛起了涟漪,在我跟南先生对视的空气中,不知何时好似升腾起了一股说不清楚的气流,就在我和他之间飞速的涌动着,不多时,连茶桌都咯咯的震颤了起来。

    小姑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感觉茶桌动了就开始四下的打量着,嘴里自语着:“咦,这桌子怎么回事儿啊。”

    南先生的女助理摆了摆手,示意他不用多言,随后也一脸严肃的看向我。

    等到南先生别开眼,茶桌发生的异象也随之停止,他看向他的女助理,嘴里继续说着我听不懂的泰语。

    女助理一边点头一边看着我,等南先生的泰语说完,女助理随即开口道:“林小姐,南先生说林小姐的天赋异禀,眼里自带神气,人未到,气先随,茶杯自碎,不出五年,必能天下扬名。”

    我怔了怔,五年,这说明我五年内就能成为个大先生了

    “不过”南先生的女助理又顿了顿看向我:“南先生说有一句话要送给林小姐”

    “什么话”我不禁急着问道。

    女助理转过脸又跟南先生小声的说了几句,随后点头看向我:“感情的事要顺其自然,南先生认为你虽然天赋异禀,但桃花朵朵,难摘一枝,情路不畅,望你多加斟酌,以免破坏阴阳。“

    我张了张嘴,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这话我明白,那烂桃花不用南先生点我自己都知道了,但是他说的破坏阴阳,是指我不要结婚的事情吗。

    正想着,南先生居然站起了身,垂着眼不看我,一副告辞准备离开的样子。

    小姑夫有些着急,紧跟着站起了身:“南先生,这就要走吗,不在给乔乔看看了。”

    南先生摇摇头,看着他的女助理又说了一句泰语,女助理听后直接看向小姑夫:“南先生说林小姐的命格他不便再看,既是跟神有缘的人,太深一些他也是看不透的,多说无益,只希望林小姐自己务必珍重,万不可轻信于人。”

    小姑夫皱皱眉:“不是,南先生,最重要的你没说啊,乔乔是我家麒麟的守护人吗。”

    南先生已经走到竹帘哪里,背对着我们,嘴里则说着泰语,那个女助理仍旧是连连的点头,看了看我,又看向小姑夫,应了一声:“是。”

    我心里一紧,嘴角直接不受控制的牵了起来,果然。

    小姑夫则一脸的大喜:“真的吗,要是这样的话,是不是只要乔乔待在麒麟的身边,麒麟就不会在遇到那些东西了。”

    女助理吐出一口气看向小姑夫:“是的,南先生说贵公子与林小姐是大合之相,有三世良缘,但未必就适合在一起,因为磨难重重,伤人伤己,而南先生也希望林小姐日后能用自己的能力有所作为,贵公子日后也可凭借自己的能力大展宏图,南先生能送给你们的只有四个字,顺其自然。”

    我不解,咋还越来越玄乎了呢,还出来个三世情缘,不就两辈子么,还有一辈子是啥啊

    “顺其自然”小姑夫有些着急,看着南先生的女助理:“顺其自然是什么意思啊,求南先生再指点两句。”

    背对着我们的南先生居然摇了摇头,女助理看向小姑夫:“还是你们自己参透吧。”

    “哎”小姑夫抬脚跟了出去:“南先生能不能再多留两句,我没听明白乔乔跟麒麟之间到底应该是何种关系”

    我掀开竹帘看着南先生随即停住脚步,微微的侧过脸跟他的女助理又说了两句什么,女助理点头回身看向小姑夫:“本身就是牵扯不清的,自然,也说不清楚。”

    说完,居然径直的走到我面前:“林小姐,南先生有句话让我对你说,不是所有人都有你这种天赋还有领悟能力,他能见到你感觉很荣幸,这是缘分,虽然南先生跟你在术数上并不想通,但神明是想通的,如果你日后有破解不了的劫难,他会帮你一次,但是他也希望,你不会来找他,再见。”

    “再见。”

    我应着,看着女助理转身跟着南先生离开却有些没明白她的话,南先生会帮我,那为什么还希望我不去找他难道这里有什么说法吗。

    “如果你去找他,便是大劫。”

    宗宝在我的身后幽幽的开口,我皱皱眉,看了宗宝一眼:“哦,那这么说我还真是别去找他的好。”

    谁希望自己有大劫啊,简直是避之不及啊

    小姑夫送走南先生走后回来满脸抑郁的看着我:“乔乔啊,南先生的话我是真没听懂啊,既然是大合之相又怎么不适合在一起呢,你跟麒麟”

    “小姑夫。”我张嘴直接打断他的话,有些事是旁观者清,但有些感觉确是只有当局者自己才能明白的,:“小姑夫,我跟卓景的确是不合适的,但是我也跟你说过,要是我不是卓景的那个守护人也就罢了,但南先生要是确定我是的话,那我会有别的法子保卓景的平安的。”

    说着,我牵了牵嘴角,尽量让自己笑的自然一些:“其实,不是非得让我在他的身边他才会平安无事,相信我,要是我不在,他会更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