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幻小说 > 我是阴阳人 > 第293章 伤你一丝一毫 为4800钻石加更~

第293章 伤你一丝一毫 为4800钻石加更~

 热门推荐:
    程白泽看着我,嘴里还在不停的往外磕着血,我急的眼泪不停的往外涌着,看着随后跟进来的宗宝:“你快打电话啊快去叫救护车啊”

    “噗,没用的。不要叫救护车噗”

    程白泽微微的出生的应着。血还在不停的往外吐着,我伸手不停的给他擦着嘴边的血:“怎么会这样啊,你怎么会吐血啊,程白泽你到底做什么了”

    “我认了,咳我认了”扔边庄亡。

    我被泪水糊住了眼睛,伸手想要扶起他,:“你别吓我啊,这到底是怎么了”

    但是我的手刚一动他,程白泽随即抽搐的更加明显,嘴里的血直接喷了出来,我只感觉自己得手掌一热。随即艳红一片,我吓得惊呼一声,:“你这样不行的,人有多少血会让你这么吐下去啊”

    没想到,程白泽看着我居然牵起了嘴角:“放,放心。咳,我师父只是生气,不会咳咳要了我的命的,娇龙,你,你是我唯一的唯一的我真的舍不得”

    我看着他,胸口里也是一阵抽搐:“你师父在哪里了,你师父在哪了你让他出来我要问问他为什么要你杀我我怎么可能会害你啊我怎么能害你啊”

    “呵”程白泽微笑的看着我。眼里满是隐忍的疼:“你不懂咳咳但是我不怪你咳咳,我不想,不想跟你说重话的我舍不得如果你死了,我这辈子,都不会开心的我宁愿替你受着也不会碰你一丝一毫的我做不到,咳咳”

    “你别说话了你别说话我给你看,我给你看你为什么这样我给你破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事的我绝对不会让你有事的”说着,我慌乱的看向宗宝:”拿香给我拿香给我”

    宗宝发木的站在那里:“你破不了。”

    “拿香给我”

    我接近崩溃,看着宗宝嗓子都要喊破了:“快拿香给我”

    “你破不了。”

    宗宝仍旧面目表情,看着地上抽搐的程白泽:“是五雷掌。”

    “什么”

    我登时就懵住了。看着宗宝,声音哑的不像话:“五雷掌”

    宗宝没吭声,只看着我:“除非传授给他的那个人,否则,无人能破。”

    “五雷掌,五雷掌”我嘴里念叨着随即看向程白泽:“你打到你自己身上了,啊你打你自己了,你傻啊就算你不打到我身上你也犯不上打到自己的身上啊”

    我说着,伸手就去解他衬衫的衣扣,我得看看这个五雷掌是不是传闻中那么悬而又悬我不信我不能破,但是手上都是滑腻腻的血而且因为颤抖却感觉这几粒小小的扣子我怎么都解不开。

    程白泽的手却忽然覆了上来,眼睛看着我:“别担心,我咳咳我没事的,只有这样,我才能替你受着,你别怪我刚才凶你,咳咳,这一掌虽然我击倒自己身上咳但是,我心不疼”

    我哭得一嘴咸苦:“我怎么会怪你啊,是你这样让我感觉我欠了你好多啊,程白泽,你不要这样啊,你要是死了怎么办,我求求你千万不要有事啊,我求求你,我就剩你这么一个好朋友了,以后我还有很多事情要麻烦你,你千万不要有事,你千万不要有事”

    程白泽眼里含笑着看着我,“咳咳,你别哭了这是第一次吧,你第一次咳咳,为了我哭我挺感动的,咳咳,很高兴”

    “你高兴个屁”我大声地喊着,直接两只手一起上一把撕扯开了他的衬衫,因为用力太猛,动作太大,程白泽随即又是一大口血吐了出来,:“你忍一忍,我肯定有办法的,我肯定有办法的。”

    我嘴里念叨着,伸手在他胸口上擦了擦,又擦了一下自己的眼泪,以便能让自己看清,随即只感觉自己的周身一震,在他左胸的位置上有一道清晰的紫黑色掌印,果真是五雷掌

    程白泽看向我,伸出手艰难的在自己的兜里掏着什么,嘴里的血随着他的动作开始越吐越多,我按住他的胳膊:“你别动,我正在想办法,你一动这血就吐出来了,你身体会受不了的”

    “给咳咳”

    他居然从兜里掏出一个折成三角形的黄色符箓,递给我:“这个,你回去烧掉后过滤咳咳,喝水,就能破能破酒里我下的咒了”

    “谁要这个”

    我把那个符箓一扔,泪眼婆娑的看着他:“我这算什么啊,你现在就保持安静你知不知道不就是个五雷掌吗,你说过,这个世上就没有破不了的法门我马娇龙今天就非得给它破了”

    说完,我感觉自己右手的掌心忽然一阵火热,烧的好像整只手都要燃了起来,我垂眼一眼,心里一惊,许是被程白泽的血给刺激的,掌心居然隐隐的出来了一个图,我想起来了,是天罡八卦图我破蛊的时候用左手在右手上刺得

    “遇凶者,此掌化煞”

    我嘴里念叨了一声,忽然有了精神,看着程白泽:“你信我,我不会让你有事的”说完,我右手直接覆到程白泽左胸的掌印上。

    程白泽的身体随即一击,看着我居然咧着嘴角笑了笑:“好热咳,是不是占我便宜”

    我吸着鼻子看着他:“谁占你便宜,你要是敢因为这个出事,就是到了阴曹地府我都给你揪出来”

    说话间,程白泽的嘴里的血忽然不吐了,我有些惊喜的看着他,只感觉自己右手的掌心越来越热:“你没事了,是不是没事了,我就说我能破,我就说我能破”

    程白泽微笑的看着我:“你厉害,你是马娇龙么摸我了,就得对我负责”

    我又哭又笑的看着他:“你先好起来,咱们再谈负责的事情”说着,我看向宗宝:“宗宝你看原来我这针不是白刺得可以破五雷掌的”

    宗宝没有说话,眼里隐隐的有些担忧的看着我,但还没等我问他在担心什么,只感觉贴着程白泽皮肉的掌心下忽然有什么东西在外顶着我的手,我怔了一下,一阵蚀骨痛感顺着掌心直奔心尖,我还没等适应这种疼痛,就看见程白泽胸口下的皮肤圆滚滚的撑起,好似有个乒乓球在肉皮下面,紧接着,那个球开始在他的身上游走乱窜,程白泽忽的就是一记大力的呛咳,一口黑乎乎的血直接喷了出来。

    我被他惊得手一抖:“你怎么了”

    “快松手你破不了”宗宝在旁边大喊了一声。

    咚咚咚咚咚咚

    办公室旁边起坛的暗间门忽然响了起来,忽的一阵风刮过,吹得我整个人向后仰去,程白泽一手突然拽住了我,嘴里喊了一声:“师父不要伤她”

    “孽徒若想得道岂能用情白费为师一片良苦”

    一记高亢的男声传来,我忽然睁不开眼睛,只感觉隐约的一个人站在程白泽办公室的暗间门口,我想张嘴说着什么,却看见那人忽然抬起了胳膊,程白泽随即喊了一声:“娇龙,快走”

    还未等我反应过来,程白泽拉着我的手随即松开,整个人好似被拖拽一般飞速的向那个暗间滑去,我大惊,顶着风爬着想要拉住他:“程白泽”

    眼前却幕地出现了一颗悬起来的人头:“小丫头算你命大”

    抽冷子让我看见这个给我吓得“啊”的尖叫了一声,人头上的大胡子让我立刻就知道了他是谁但还未等我从惊恐的状态下反应过来,暗间的门砰一声就关上了。

    风随即就停下来了,我惊魂未定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身旁,除了一道宽宽的直奔暗间的血印,什么都没有了。

    我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掌心的痛感却再次传来,我咝了一声看向手掌,居然变成了青紫一片,这是怎么了。

    宗宝也在旁边踉跄的爬了起来,奔到我的身边:“咱们快走他师父会帮他的。”

    我看向那个暗门:“他师父会怎么帮他啊。”说着,忍着疼,我想去敲暗间的门,谁知道刚走两步,掌心的疼痛却直入骨髓,双腿一屈,我直接跪倒地上:“怎么会这么疼啊”

    “鸡蛋碰石头当然会疼,你还没达到这个高度,五雷掌本就无解,而且你身上还有东西没解,要是再继续破下去,你的命真就搭进去了。”

    “可是,可是我刚才”我看着宗宝,还想要张嘴说着什么,只觉得眼前一黑,直接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