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幻小说 > 我是阴阳人 > 第623章 我爱他多少,他就爱我多少

第623章 我爱他多少,他就爱我多少

 热门推荐:
    “生子,生子是谁”

    三妹儿不解的问:“来人世是什么意思啊。”

    我无力的摆摆手,却不想多说什么,心口满是堵塞,只是想着,他终究还是没能做了我的孩子

    生子对我的含义不同于任何一人。他是真正陪我一起长大的,孩童时我跟他一起玩耍,长大了。他的定义更像是一个让我想要疼惜的孩子,虽然,他一直是作为我一个默默的守护者角色存在的,但我总觉得,我跟生子的缘分是天地注定,他伴我长大,既然知道他有投胎转世的机会,那我一定要育他成人。

    想起我还在拼命给容丹枫叫魂时生子委屈的小脸儿,他说等不及了,而我却又犹疑的让他一再的等下去。但投胎的日子怎么能经得起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拖延啊,看着仍旧盛放烟花的天际,我却满嘴的苦涩,我能感应到生子来了人世。但却不知道他投到了哪里,是什么样的人家,这么可爱漂亮的孩子,一定是会出生就被呵护疼惜的吧

    幕地,脑子里忽然想到了卓景准备的婴儿用品,前后一联系,嘴微微的张了张:“是卓景的孩子吗,你去给你的大哥哥当孩子了吗“

    “娇龙,你说什么呢。”

    我傻了一般的看着天张口:“卓景当爸爸了”

    三妹儿睁大眼:“怎么会他跟谁啊不会是不能的卓总不会的你确定过吗”

    我当然不确定,但我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感受到生子的出世,以及在几个月前在小嘎子那里看到的卓景准备婴儿用品呢,这一切,难道不是天意,在告诉我前后呼应吗。

    “我明天就去小卖店给卓总去电话。我知道他的号码的,我一定要问个清楚”

    我呆呆的回过神,看着三妹儿那张义愤的脸:“你要怎么问。先且不说卓景是不是换号了,你对他来讲,现在只是个陌生的小孩子,他会有耐心听你把话说完吗”

    三妹儿张了张嘴,嗓子眼却直接噎住,看着我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

    我摇摇头,深吸了一口气逼着自己貌似洒脱的笑了笑:“算了,无所谓了,这样也挺好的,最起码,卓景会给自己的儿子安排一个很好的前程”

    “娇龙,你”

    我的脑子里却忽然想到了一个更严重的事儿,转过脸看向三妹儿:“三妹儿,我会杀了那个黑巫师,想办法帮你夺回容氏,但是有一件事儿,我希望你答应我,就是那个假的容丹枫,如果,她已经成了卓景的老婆,跟卓景已经有了一个孩子,他们很幸福,那我不会动她的,虽然这么一来事情有些复杂,但你我希望你能明白我的心思。”

    三妹儿摇头:“不,娇龙,我压根儿就不会相信卓总会娶了那个假的容丹枫,我了解那样的男人,就算是他忘了你,可他不会忘了我作为容丹枫的时候为韩正怀过的孩子,他是有感情洁癖的,也就是说,他根本就接受不了自己的老婆跟别的男人睡过,睡过就罢了,还流过孩子我现在应该庆幸,我庆幸卓总只是忘了你,而没有忘了一切,不至于一醒来就像个傻蛋似得被人灌输记忆,只要他的思维是自己的,他就不会接受那个假的容丹枫”

    “可我们已经离开两年了啊,谁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他对你作为容丹枫的时候印象本来就不差啊,而且,现在跟在他身边的是那个黑巫师如果那个黑巫师养好了,会不会对卓景下什么催情的邪咒,或许卓景不爱那个假的容丹枫,被迷惑先有孩子了呢,孩子总归是自己的啊,他,他他对那个假的容丹枫,或许不会是个好丈夫,但一定会是个好爸爸的”

    三妹儿无言以对,她甚至不明白我为何笃定卓景会有孩子,只有我自己清楚,生子不会乱投胎的,或我,或卓景,他应该会有给自己选择的权利的,而我,跟卓景之间现在隔着的又岂止是万水千山,我们连在一起的机会都没有了,再加上生子等了这么多年,他实在是等不及了

    那晚,我跟三妹儿窝在炕上,俩人谁都没有睡觉,倒是完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守夜,我一开始是真的难受的,但想了想,生子这个选择,真不是错误的,没有比卓景那里更好的投胎选择了,一出生就是镶了金边儿的,卓景一定会疼惜他的,这点,我绝对相信。

    应该释然吧,够不到的事情,我想多了,只会伤神,走到了今天,我若是想寻求内心的安宁,那就必须学会释然,我想,我可以的。

    三妹儿抱着膝盖坐在我的身边儿,不知道过了多久,鞭炮声已经彻底的安静了,这才轻声的开口,“娇龙,要是我们回去了,一切,真的变成你说的那个样子,你要怎么办啊”

    “嗯”

    我怔了怔,抬眼看向她,“怎么了“

    三妹儿叹出一口气,看着我摇摇头:“我担心你,其实,现在的你给了我很多的底气,让我安心,我知道,你会帮我但,谁去帮你啊”

    说着,她看着我的眼眶红了红,:“韩正,是因为那个容丹枫才被迫分手的,他是痛苦,压抑,他不知道,真正的我,其实在这里,但是你跟我不一样啊,是,卓总忘记你的存在了,但是我想,他总归不会忘了你身边的人,总会去想,为什么自己会莫名其妙的跟这些人有了交集,他不能结婚的,他更不能跟别人生孩子,那样的话,我真的瞧不起他娇龙,你要怎么办啊,我会去找韩正的,可到时候,我又得让你一个人了,谁能帮你啊。”

    我看着她的脸,扯着嘴角笑了笑:“别担心,我会很好的,别忘了,我是个先生啊,我会很忙的,我会”

    “可工作不是生活的啊”

    三妹儿的情绪忽然激动起来,她挪动了两下握住我的手:“娇龙,有些话,我真的憋了很久了,我试着让自己去理解卓总,我也知道你在这里他或许找不到,但留在那里的还有宗宝啊,还有你的亲人,他不能轻易的放弃啊”吗尽肝号。

    “知道吗,我忽然觉得他配上你了你为了他失去了那么多但是他呢我不想让自己有这种情绪,但我就是生气,你被人欺负的时候他在哪里你被人打得趴在地上的时候他在哪里你为了一件衣服跟着宋二虎拼命被好些人围着踹的时候他又在哪里他凭什么有孩子凭什么过的那么潇洒没有你他早就死了”

    “三妹儿”

    我红着眼打断她的话,忽然觉得自己的情绪也波动了,压抑了一下,轻声张口:“这是我自愿的,换句话讲,感情没有公不公平,如果卓景能选择,他不会选择让我吃苦的,我爱他多少,他就爱我多少,在他没忘了我的时候,我有这个自信,你现在是作为我的朋友,所以你觉得不公平,但现在我反问你,如果把卓景当时的处境换成韩正呢你会怎么选择你也会让他好,既然有能力让他好,那就想看着他好,他好了,你才会安心,你明白吗。”

    三妹儿哭了,她流着泪看着我:“我明白,但是我心疼你,我不想看着你,一个人,一个人你不要一个人,我真的很心疼”

    我眼前也有些湿润,抬起手抱住她,:“我不是一个人,我还有你,还有家人三妹儿,我跟你不一样的,你是没得选,而我,是自己选择这个结果的,我想你懂我,真正的爱一个人,是希望他好的,你也希望韩正好不是吗”

    “我希望韩正好,但我只想他跟我好,跟别人,我接受不了”

    遭遇不同,心境自然也是不同的,三妹儿不懂在她借尸还魂期间我跟卓景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有我自己知道,我跟卓景,远比她跟韩正要爱的更加艰难。

    我想韩正在没有彻底的放下心底那个活泼的容丹枫的影子时,是不会将就的跟别的女人结婚,但只要他没结婚,三妹儿就有机会,并且,身边也不会再有阻碍了。

    但我呢,我的阻碍,其实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的,哪怕我再次出现在公共视线里,我的名声滔天,我也还是个阴阳人,个人的感情生活谈起来都是扯淡了,卓允诚都不站在我这边儿了,更别提蒋美媛什么的了,所以,我没的选,唯有看着卓景结婚生子,虽然心里难受,但也可假惺惺的道出一句,算是欣慰了。

    三妹儿说的没错,我们是想让自己爱的人幸福,但谁不想跟他幸福的那个人是自己呢但真要不是,你还能怎样,有些东西可以跟随心意,但有些东西却又是很现实的,如果不能跟随心意,那就想想现实的,总有一头,给你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