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幻小说 > 我是阴阳人 > 第635章 合作

第635章 合作

 热门推荐:
    事情一下子就简单了,我一直头疼的问题好似迎刃而解了,虽然还不懂卓景为什么要对付余香菱,按照蒋美媛跟余香菱的关系以及那个容丹枫喜欢卓景的样子,余香菱应该对卓景只有讨好的份儿,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事儿撞我怀里了了,我可以杀了余香菱,但怎么得到一个大公司我实在没经验。这趟来的,还真是赚了。

    “哦”

    卓景的脸上居然升起一丝戏虐,起身直接走到我的身前:“好大的胃口。”

    被他的身高压得不适,我退后了两步。强撑着气势看向他:“这是交易。”

    卓景看着我却步步逼近:“有些内情我想我应该告诉你,容氏这两年经营不善,财团内部早已亏空,要个烫手山芋并不是个明智的买卖。”

    我脚步被他推得连连后退,身后猛地顶上墙壁,心跳止不住的加快,对着他的胸口伸手一支,“卓总保持距离。”

    他看着我,嘴角一侧忽然牵起:“你在害怕。”

    废话,你这样谁不害怕

    心里虽然腹诽,但我仍旧装着镇定的看向他:“我没什么可怕的,如果卓总本身就不稀罕容氏,那这交易对你来讲,是赚了。”

    他的表情忽而又凝重了几分,:“你要知道。余香菱并不简单。”

    我故作轻松了笑了笑,“商场上的事情我不懂,但我有身为阴阳师的自信,我会让你知道,你找我,是最明智的选择。”

    幸好你找我了,省了我多大的麻烦啊

    死死的贴紧了墙壁,这样,能稍微的拉开一点距离,“卓总,我想问一下。你为什么要让余香菱安静,我看她那个我的意思是,容大小姐不是你女朋友吗。”

    卓景再次侧脸咳嗽了两声,终于跟我拉开了距离,好似对我这个问题没心情回答,手再次伸向咖啡杯:“你会允许一个人妄图操控你的人生吗”

    “哎”

    我本能的拉住他的胳膊,随即意识到不妥又触电般的弹开:“感冒了,别喝咖啡,吃点药吧。”

    他对我太过自然的举动怔了一下,随即还是端起来喝了一口:“吃药会困,我还有工作。”

    我看着他吞下了肚子里本来想说的话,:“那卓总的意思就是答应了我的条件了是吗。”

    “你想要容氏,可以。”

    我笑了,伸出手:“那祝我们。合作愉快。”

    卓景扫了一眼我伸出去的手,并没握上来,:“但你如何能保证你一个人可以顶上一个团队,这件事,我容不得一点闪失”

    “还是对我不自信吧。”

    我放下自己的胳膊:“我这两天也许要解决天宏老板家儿子的事情,凭卓总的能力应该稍微查一下就知道他儿子中了什么样的邪有多严重,之后,我们可以再谈,如果卓总同意合作,那我的条件跟卓总的要求将同时进行,容氏哪日划入我的名下,哪日,就是余香菱的彻底闭嘴之时。”

    卓景忽然笑了一声:“这么看来,你也不信我。”

    他笑起来的样子还是一如既往地晃眼,我相信他,曾经我想要什么我都有那份自信相信他会给我,但是现在,我对他从某种程度来讲,是个陌生人,虽然他态度貌似比以往亲和许多,但细品之下,仍戒备重重。

    虽然他说相信我时我内心无比感动,但是换个思维,我感动是因为我仍旧会容易活在过去的情绪里,但是卓景显然不是过去的卓景了,他说的话漂亮,貌似对我推心置腹,但更像一个老板让员工给自己卖命时的洗脑方式,这件事,我走了捷径,更加容不得闪失。

    我很认真的对上他的眼睛:“容氏对我很重要,如果你愿意帮我,我真的很感谢你。”

    说着,我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我知道你我之间的这种合作法律没办法制约,卓总作为商人习惯用合同说话很怕自己吃亏,但只要你信我,余香菱,将会永远安静。”

    他的眸光开始深邃,眉头却微微的蹙紧,“你”

    话还没有出口,突然就别开眼,伸手揉向自己的前额,神色忽然就有了一丝难以抑制的痛苦:“先回去吧,我现在身体有些不舒服”

    “是不是喝咖啡喝的啊”

    见他这样,我当时就绷不住了:“你要是不想吃药那也不能喝咖啡啊,那个喝多了头疼的,来,我告诉你,可以按穴位的,就按这个,这叫虎口,也叫合谷,对感冒”

    看着卓景明显诧异的眼,好似赤果果的再问,你在对我做什么。吗投扔亡。

    我脑子嗡了一下,暗骂了自己一句,赶紧放下了他的手,清了一下嗓子,指了指自己的虎口:“就按这里,合谷穴,疏风散表,会缓解感冒的,还要配合这个”我不敢看他,左手摸向右胳膊的屈肘处:“这是曲池配合这个按,酸麻就是对了”

    卓景没说话,眼神直直的看着我,我眼神仍旧闪烁,呵呵的傻笑了两声,“我对中医略懂一二的,这个肯定比你咖啡强,不好意思啊卓总,那个医者父母心,所以看见有人生病了就本能的你千万别多想啊”

    放屁,你忽然那么热络谁不能多想啊,马娇龙,你长点心吧,人现在跟你有那么熟吗,人就头疼了一下你就破功了,出息

    “我们以前到底什么关系。”

    果然,他神色立马严峻了起来,见我含含糊糊的不看他,伸手直接抬起我的下巴:“看我,什么关系。”

    谁他娘的敢看

    我眼神游离着,心里默默的对自己无语,怎么就控制不住自己那,一个陌生人对别人抓自己手也会抵触的吧,还合谷,合你大爷啊

    “那个”

    “说。”

    我吞了吞口水,一咬牙:“情敌。”

    “情敌”

    卓景的眉峰如刀,挂满寒霜:“你是我的情敌”

    我讪笑了两声,后退了几步跟他来开了点距离:“我什么样你也知道吧,其实我们以前的关系特别的好,你一点都没觉得我是阴阳人就瞧不起我,我们是哥们的“

    “哥们。”

    卓景脸上的寒潮褪去了几分,双眼上下的打量了一下我的穿着,:“你的意思是,我忘掉的女人,也是你喜欢的”

    我挠挠头,祝贺我,又给自己挖了个坑

    “可以这么说,你也能看出来,我这打扮什么的我不说你心里也应该明白是吧”

    “我对你是男是女不感兴趣,我看中的只是个人价值,但你,凭什么说你是我的哥们,为什么又变成我的情敌,我想听正确答案。”

    他双眼直白,但表情仍旧跟以往一样不习惯表露出更多的情绪。

    我心里各种冷汗,哎呀,这个还真得好好的编编,不过我日后在跟卓景接触,难免还会出现这种控制不住的举动,我要是不编个合理的解释,自己也说不清啊

    “你自己是一身邪骨,这个不用我说吧,我帮你很大的忙,之后我们的关系就很好了,后来,你遇到了你那个忘了的人,唉,她的名字跟我还有些像呢,然后我作为你的哥们自然也就认识她了啊,但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爱上她的,我本来是想一辈子都隐藏这个情感的。

    因为我这样的人,怎么能恋爱呢,但我控制不住的想要靠近她,造成了很多误会,你就很生我气,我们俩算是掰了,后来,她出了意外,你就连她带我,都忘了。”

    我自认自己编故事还算是有一套的,信不信就是他的事儿了,反正这玩意儿也没法查。

    卓景的脸上看不出他是信还是不信,只是语气有些清冷的看着我:“你曾经帮了我多大的忙,让我觉得你是我很好的朋友。”

    “那个晒天针”

    那个蒋美媛应该不会收走,绝对是给她儿子保命的吗,在我天生阴阳时期养的唯一一根针了,当然,也是这辈子唯一的一根了

    卓景站着没动,思忖了一下居然点了下头:“原来那个是你给我的。“

    我心里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看,我就说吧,那个一定在的,“是啊,我给你养的么那个很厉害的,你一直随身带着吧。”

    卓景没接我的茬儿,而是看着我直接开口:“既然之前是情敌,你愿意跟我合作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你想得到容氏吧。”

    这脑子转的,还真能关联,我干笑的看着他:“那个,其实那事儿主要是我不对,你失忆了,我不也是找个地儿去治愈情伤了吗,我本来就不应该惦记哥们的女朋友么,是不是,我现在想开了,容氏是一方面,你要有事儿的话,我会一直帮忙的。”

    卓景似乎对这个话题也没什么继续聊下去的兴致,抑或者他觉得跟我一个双性人做哥们情敌有些扯淡,坐回老板椅上揉了一下鼻梁直接开口:“我明白了,以前的事我现在暂时不想去谈,你先回”

    铃铃铃~铃铃铃~

    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他看了我一眼随即接起:“喂。”

    我站着没动,身上编瞎话冒了一层的冷汗,耳朵倒是很清楚的听见话筒里传来的肖天声音:“卓总,你弟弟过来了,闹得厉害,王姨说没办法,就给带来找你了,现在上电梯了”

    弟弟我皱皱眉,天赐来了

    不对啊,他不是跟小姑小姑父在我走之前就出国了吗。

    “孩子要是不舒服让她先带孩子去医院,我现在感冒了,容易传染给孩子。”

    “上来了卓总,孩子一直哭的厉害,王姨说孩子没生病,就是跟在家时候一样,要你抱抱就好了。”

    “但是我感冒了。”卓景语气沉的厉害,“肖天,你马上”

    “呜哇~~呜哇~~~”

    电话还没放下,门外就传来了婴儿的哭声,我看见卓景赶紧放下电话,拿出了个医用口罩戴到脸上,随即起身,“进来”

    大门一开,我本能的转脸看去,孩子的哭声响亮脆耳的传了进来,我一眼就看见了一个四五十妇人怀里抱着的正在哭闹的孩子,妇人正在轻声的哄着,进门的瞬间看着卓景当是就满脸的小心:“卓先生,实在是抱歉,孩子在家闹得太凶了,我怕我不抱他过来,他在哭出什么问题”

    “呜哇~~呜哇哇~~~”

    孩子当真是哭的撕心裂肺,一看见卓景胳膊就伸了出去,脚用力的蹬着那个抱着他的妇人,求抱之心还真是一目了然。

    我却怔住了,看着孩子白嫩圆乎的小脸,呆呆的张了张嘴:“生子”

    卓景正要伸出胳膊接过哭闹的孩子,谁知道那孩子好像是听见了我的声音,泪眼啪嚓的小脸直接看向了我,哭声当时就憋了回去,小手的方向一转,居然直接对向了我:“母妈”

    不光是妇人惊了,一旁手伸到一半儿的卓景也惊了,“他是在说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