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幻小说 > 我是阴阳人 > 第651章 我所清楚的 为17500钻钻加更~

第651章 我所清楚的 为17500钻钻加更~

 热门推荐:
    “娇龙啊,你不是说我给你的灵感吗,这哪里有我那个作文的影子啊。”

    我的脖子还有些酸疼,再加上一进门就伏在茶几上用铅笔连画带写我对那块地未来的开发建议,脖子更是僵硬的厉害,但看着我画的乱糟糟的几页纸。也算是值得了。

    “花儿在向我们点头,不都是花吗,花海。”

    宗宝挠头,:“跟我那作文没啥关系吧,不过。你这个,卓景能用吗”

    “怎么不能用啊,不是还有个备选方案吗只是,还不是很完美。”

    “哪里不完美啊。”

    我看着自己画出来的东西摇头,:“还差一点什么,水有了,煞也能化了,运也借了,就是远山墓园的阴气太重,这个风水要是带起远山墓园,还有些吃力。”

    宗宝话锋瞬间就变了:“挺好,你看,不挺好吗,水车这花儿啥的,多美啊,就这个吧。”

    我看着他那样憋不住的笑:“柳宗宝。你特怕我再带你去爬遍楼吧。”

    宗宝装蒜的挠头,:“哎呀,用你的话讲就是连化带镇么,你一定可以的”

    镇

    宗宝还真是又给我提了个醒。

    “那个娇龙,这么晚了,我得回家了啊,为了你大侄子你说我不得加点劲儿啊,不能今天白锻炼了是不,我先回去了啊,你也早点休息。”

    直到一记关门声响,我无语的撇嘴,德行。

    仔细的拿起自己的大作看了看。“如果是镇的话,那就应该”

    铃铃铃~手机响起,我看着手上的图接起电话:“喂。”

    “你好,林小姐吗,我是王姨,实在不好意思,孩子又要找你了”

    “实在抱歉啊林小姐,大晚上的给你找过来”

    我进门接过哼哼唧唧的天祈看向满眼过意不去的王姨笑了笑:“没关系的,正好,我找卓景也有一些事情要谈。”

    “卓先生他说今晚要在公司加班,很晚才回来那。”

    “我可以等他,正好,他回来的时候天祈也会睡了。”

    王姨点点头,:“不瞒你说林小姐,我第一眼见你的时候,还以为你是个男孩子。但是你一哄孩子,我就又觉得很像个女孩子了,我多句嘴问问,林小姐,你跟卓先生的关系很好吧。”

    “嗯,还好吧。”

    王姨倒是笑的好像是心知肚明一般:“一定很好的,卓先生早上走的时候吩咐我,说今晚要是你过来了让我给你准备几个靠枕,不然你一直坐着抱孩子会很辛苦的”

    我听着王姨的话一直淡淡的扯着嘴角并没有接茬儿,或许,这还是他自己想不明白的本能

    天祈不明所以的跟我说着咿呀的话,我把特意从家里拿来的玩具摆在他的眼前,趁着王姨出去了,我小声的开口道:“生子。这是姐姐给你买的。”

    音乐声一起,天祈看着我咯咯的笑个不停,嘴里依旧叫着“母妈”

    我轻吻了一下他的小脸,“生子我是姐姐”

    “母妈”

    他还在手舞足蹈的笑,很想站起来的模样,我满眼感触得看着他,也许就像是我之前说的,孩子蹦字儿是无意的,几个月大的婴儿,自然是大多数是开口叫妈妈的了,只是,在我听来,难免有几分无可奈何吧。

    跟昨晚一样,他玩累了就会求抱,然后在我的怀里睡熟,我可能是昨晚绷得神经太紧,再加上今天一天都用脑过度,不停的提醒自己不能睡着不能睡着,可最后还是彻底的失去了意识。

    睁开眼的时候我居然是躺在床上的,整个人几乎是吓得被弹起一般的坐起,“天祈”

    直到看见生子在婴儿床上熟睡,一口气这才顺畅的呼了出来,看了一眼还在身上盖着的被子,我得睡多沉,居然连王姨给我盖上被子了都不知道

    “林小姐,你醒了啊。”

    王姨压着声音从门口进来:“我做了一些早点,要不要给你送进来。”

    “哦,不用。”

    我摆摆手,“谢谢你啊,王姨,我自己睡着了都不知道,昨晚辛苦你了,还帮我盖被子。”

    她倒是有些疑惑:“后半夜的时候卓先生回来了,当时看你抱着天祈睡着了,他吩咐我去休息,之后,他就一直在这里,大概,五点钟左右,他才回的书房。”

    “卓景”

    我是猪吗,居然睡的这么死。

    “是啊,林小姐,早点也是卓先生吩咐我去做的,你”

    “那个,他在书房了是吗。”

    王姨点头:“在的。”

    “好。”

    我起身整理了一下头发,打开自己的包拿出洗漱用品迅速的刷牙洗脸,清醒后准备抬脚才发现自己要拿给卓景看的东西不见了:“王姨,我放在床边的那几张画的乱糟糟的纸你看见了吗。”

    “昨晚看见了,但是刚才没看见,是不是”

    肯定是卓景拿走了,我抬眼看向王姨,“早饭我就不吃了,一会儿我跟卓景说完几句话就得回去了,以后不用特意帮我准备什么,谢谢了。”

    “哎,林小姐”

    王姨在我身后还想说什么,可我已经敲响了卓景的房门。

    听见他在里面应了一声进来,我直接推门而入,他正在看我画的东西,见我进来后眼皮都没抬的道了一声:“关门。”

    他应该是在刚洗过澡,头发还是半干的状态,穿的也比较清爽随意,虽然依旧喝着咖啡,但看起来状态好了一些。

    我没率先张口,事实上,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自然是一肚子疑问的,但话到嘴边想想还是算了。

    “你不想给我详细的说明一下吗。”

    他直接切掉了开头的寒暄,直接把纸张往我的身前一推:“你的建议是薰衣草庄园”

    “对,就是薰衣草庄园。”

    我重重的点头,:“花为海洋,风过涌动,就是意境上的水,而这个位置我建议做个景观水车,就是一开始讲的内部小范围的坤为,灵动,借风运水,此为化,化的就是一开始马路上车来车往的煞气,还有最主要的借运效果,借的,就是欢乐世界跟度假天堂的人气,当然,水车不仅仅是可以作为景观,它也有实际用途,可以灌溉之类的,但具体运作我就不懂了。

    而且作为商用,我觉得薰衣草庄园很合适,不但可以用来情侣拍照,还可以设置跑马场,田园采摘,等等,还有市民喜欢的亲子活动,跟学校的合作,毕竟和远山墓园还有一些距离,只要人气起来,这个项目一定会运作成功的。”

    卓景半晌没应声:“你很喜欢薰衣草庄园吗。”

    “当然。”我毫无掩饰:“美的东西谁都喜欢。”

    “有第二套方案吗。”

    “我不是很建议。”

    卓景看向我:“先说来听听你知道我想要民用。”

    我叹口气,:“第二套跟这个差不多,只不过是住宅开发,花园别墅洋房,可以在花海旁边做些自留地,业主自己播种,打造高尚住宅,但这样的话,投入很大,宣传硬广也一定会花很多钱,而且,要是建造大面积花海,景观水车,却只能业主自己欣赏,这些成本将会高的惊人,后续维护也是个问题,房价一定会比市周的别墅或者”

    “这个你先不用考虑,这块地,只能我用的理由是什么呢。”

    “塔。”

    我很认真的看着他:“建塔。”

    “塔”

    我转身直接走到那张市内地图前,弓着手指我之前的划出的乾位上敲了敲,就像是一个再给学生上课的老师:“就在这里,乾位很艮位相对,而你的乾位又是水上项目,建塔尤为合适,自古以来,塔就是以镇妖镇阴的形式出现的,有句话叫做宝塔镇河妖,有水的地方有塔就会少许多麻烦事,当然,这个塔建在你的度假天堂,起的,则是一箭双雕的作用,

    一来,是防止水上项目滋生意外,二来,则是镇住正对艮位的远山墓园的阴气,我在没想到建塔时总觉得不完美,因为远山墓园的阴气太旺,我怕这个局带不动,总觉得还会有些风险,但是现在有了这个塔再加上借运的水车,我敢说,这块地,一定会再次起来的”

    说完,我看着卓景饶有兴致的脸微微的提了提气:“当然,这个塔不需要多高,形态也不需要复古,你可以参考比较知名的双子塔,玫瑰塔,至于观景台之类的,就看你个人了。”

    卓景起身,满眼意味的看着我:“不错,我果然没有信错人。”

    我皱着眉头看着他,从他听到我说塔的时候,我就感觉他像是松了一口气,很微妙的那种感觉,就像是一直在等我说这个塔:“你这表情怎么好像知道我一定能想出来似得。”

    这信任的有些莫名其妙不是吗。

    他看向墙上的市内地图:“重复说过的话我就不说了,我知道你可以做到的,很好,你做的很漂亮。”

    算了,我也懒得纠结:“那你选择那种方案开发啊。”

    “你喜欢哪种”

    他转过脸看我:“嗯”

    “当然是第一种,薰衣草庄园,人气一定会越来越旺的,也可以做一些温室花卉的那种开发,奇珍异草,冬天也不会出现太冷淡的现象。”

    卓景点了一下头,似乎是下了决心一般:“那好,我选第二种。”

    我傻了一般的看向他:“第二种那你不想想这房子的成本有多高吗而且不想风水那些,就想方不方便,住那也太不方便了吧”

    “物以稀为贵。”

    这不咸不淡的态度我当然接受不了,那你还问我

    “呵我真是不懂你怎么想的,不是要赚钱吗,那当然是第一种更加赚钱啊,你这是什么道理啊成,反正也不是我花钱,我该做的事情做完了,你愿意怎么样就唔”

    瞳孔当时瞪大,我清楚的从他眼里看见了一个麻爪的自己,这是什么情况说说他怎么还上嘴了呢

    “你做什么”

    硬生生的推开他,,:“你有毛病啊你嗯”

    腰间一紧,卓景的胳膊发力,我整个人瞬间就被他带着转身向贴着市内地图的墙壁抵了上去,胸口根本就上不来气,嘴里充斥着淡淡的苦涩,是他喝着的咖啡的味道。

    我伸手用力的推着他,“你放”

    嘴里本能的咿嗯的发着声音,卓景明显生气,喉咙里发出一记闷哼,身体顶着我一手直接钳住我的手腕硬生生给我别到后腰,都睁着眼,所以我很明显的就能看清他渐红的双眼,以及小腹被他生顶的感觉,直到他一只手开始扯我的衣服,我彻底的急了,一口直接重重的咬了下去

    我清楚的记着,这样的事情我以前好像也对他做过,他压着我的身体顿了一下,双眼瞪着我,满是掠夺的侵袭,腥甜的味道开始大面积的涌出,直到我听见自己的衬衫扣子被拽开的声音,一直揣着的那根儿那根弦儿忽然就断了

    眼里的泪开始不受控制的涌出,我呆呆的看着他的脸,不在用胳膊推他,也不在闪来闪去,只是看着他,看着他能对我做出什么

    卓景的动作却停住了,他慢慢的移开自己的唇,松开手,微喘着粗气看着我:“马娇龙,你”

    啪“

    我一个耳光拼尽全力的甩了出去,手掌一片热麻,要不是他还拉着我另一个胳膊,我都能给自己甩出去,:“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他强忍着愤怒的看着我,“你说我在做什么。”

    “我是阴阳人啊”

    我很崩溃的看着他,全身没有了一次的力气:“我是阴阳人你知不知道,我是阴阳人”

    “所以呢”

    他直接把住我的肩膀不让我滑座在地,力道大的好像是要给我钉到墙上:“就因为你是阴阳人你就要骗我马娇龙,你把我当傻子吗”

    我说不出话来,摇头看着他:“你松手,我要回家”

    “你回什么家”

    卓景当真怒了:“回去等你擦干脸回头在跟我编一堆谎话吗情敌好朋友还是妹妹啊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你当真以为宗宝不说,肖天不说小叔小婶不说我就不知道吗,你的那个员工小贝呢,你的那个同学方大鹏呢还有表叔,那个把相机借给我们拍照片的女记者呢马娇龙你想瞒我到什么时候”

    幕地,他的手一松,我直接滑座在地,捂着自己的嘴失声痛哭。

    敲门声响起,:“卓先生,你们”

    “走开”

    卓景一声怒喝,门外当时就没了声音,他看着我,深吸了一口气走回自己的办公桌拿出一枚戒指看向我:“你敢不敢戴一下,敢不敢”

    我哭着摇头:“我不是我不是“

    “你不是”

    卓景的眼睛也红了,蹲到我的身前,:“那你是谁”

    “我是阴阳人。”

    “所以呢,我忘了你,是因为你是阴阳人吗,啊,你回答我。”

    我窝在那里垂着眼,哭着,却不敢看他。

    卓景单手撑着墙壁起身,“从我见到你那天,我就知道,你是我忘了的那个人,可我一直在确定,想问自己,一个为什么会爱上你的理由,但是现在我发现,我为什么需要理由,我见到你就起反应就是理由”

    “马娇龙,你起来。”围场庄划。

    他把着我的肩膀直接把我从地上提了起来,“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离开我,是我伤害了你,还是”

    我擦了擦自己的泪,看向他也一样发红的眼:“不,你没有伤害过我,是我们不合适,我”

    “别再说什么你是阴阳人的话了。”

    卓景直接打断了我:“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我很喜欢你,我不在乎你是不是什么阴阳人,你听明白了吗。”

    我脑子里嗡~的一声,惊诧的看向他,“你疯了,所有人都知道我是阴阳人了,我做不做手术大家都不会觉得我是个正常的女人的,你”

    “你为什么要做手术。”

    卓景的话再次让我大吃一惊,“啊”

    “我对你有感觉,我为什么要在乎你是男是女,我不知道我曾经是不是在乎过,但我现在不在乎,你怎么样是你的自由,我为什么又要在乎别人知不知道你是阴阳人,那是他们的事,我所清楚的就是我爱你,我忘了的那个人,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