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幻小说 > 劫天运 > 第二千三百九十六章:雅量

第二千三百九十六章:雅量

 热门推荐:
    很快,在陈亦仙的捣鼓下,这玉诀就当场解开了,而在她注入了一丝道力之后,里面就冒出了一团团的浓烟,这些浓烟散开后,周围就仿佛陷入了一片的水花中

    “好久不见,不知道虎婆最近还安好”我表情恬阔的说着话,拿起了干净的茶杯,放在了自己的对面,而虎婆栩栩如生的从外面走入院落之中。

    这么一副多维立体的影像出现在了我们眼前,竟之前我说话那时候就开始的影像

    我不禁心中惊讶,想不到虎婆早有所备,也有复制这等多维影像的能力。

    这样的东西在九州界的时候,我就已经使用了。只是并没有这么先进而已,并且这个不像是仙晶记录会消失,这东西只要注入道力,就能够重新激活影像

    整个演示的录像很直观,内容也全是揭露李相濡的。而最后的结果,当然是我屡次挽留而不得,虎婆出去之后立即遭遇毒手之事,这东西可谓是直接把李相濡推上了不归路,也见证了我的青白。

    赵茜看着这录像。难免也有些义愤填膺,说道:“好在虎婆有此录像保留,否则我们是有口都说不清楚,那天哥,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现在便当场杀了他,看他还怎么装下去”陈亦仙干脆果决的说道。

    “慢着。”我当下制止,说道:“只有这个还不够,作为凶手的百里决只要一天还未找出来,李相濡就一天不会承认是他下手的,此时虽然有这证据,但还不足以让他立刻身败名裂,怪不得他并没有立即对我翻脸,恐怕也知道现在大家各赢了一面吧,眼下一比一,就看下一场对决的胜负了”

    “那要不要去找一找百里道友我对找人,还是相当在行的。”赵茜拿出了罗盘,我和陈亦仙都期待的看着这东西转动,结果让我们惊讶的是,罗盘转动一圈后,定位很明确的又转了回来,赵茜是了几次,居然都是这结果

    我和陈亦仙都十分不解,赵茜沉吟后说道:“消失了,完全没有百里道友的任何道运,哪怕是一丁点存在,所以罗盘才会归回原位。”

    “即是说,老徒弟已经”我心中一滞,虽然知道老徒弟凶多吉少,但赵茜再次确认。还是让我心中揪痛,这老徒弟和我很对味道,大家谈剑于剑泉阁下多日,一边饮酒一边醉剑,是少有畅快的日子。真没想到再也无缘这样的经历了,谁都会无比的难受。

    “道运丢失,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天哥,你还是不要太难过了。现在找不到,总会有再出现的时候,至少设身处地的想,李相濡也暂时不会老羞成怒用百里道友来攻击我们不是么”赵茜说道。

    “百里决晋级二劫,但我亦有办法对付他”陈亦仙很果断的说道,我知道她说的是纳灵法,但却并不支持这么做,就说道:“到时候尽可能以捕捉为主。”

    “好。”陈亦仙答应下来,她的剑法也很厉害,不亚于百里决,而纳灵法可以拟补层次上的不足,到时候真和李相濡撕破脸,她能够成为我身边的一大战力,至于赵茜,有焚天神剑和补天石在。对付妖族的晋哚,牵制云冰心都不是问题。

    “这座新仙庭处处透着诡异,也不知道传闻是不是真的,这底层就是古神界遗物研究所,但到处都是摄像头。我们不好直接去调查,天哥,那我们真的只能等待下去么若是小蛮一来,恐怕就要进入签约,然后就更没机会了。”赵茜担忧问道。

    陈亦仙沉吟了下,冷不丁的问道:“何谓摄像头”

    “既是定神记录的道器。”赵茜解答,而我则说道:“确实,现在看来,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不过这正是李相濡厉害之处,不但油盐不进,软硬水火也对他无效,我如此激怒他,他也不过在旁人面前表现稍微气愤,这种人,若是没有旁人在场,估计还会笑出声,即便面对你的指摘。”

    “简直是我们有史以来,遇到过的最厉害对手明明有证据去证明他的阴险毒辣,却偏偏无法动他半点,他隐藏也太深了。”赵茜叹息道。

    “我们破此道器,再调查一番,找出更多的证据来不就好了么”陈亦仙沉吟道。

    我眼前一亮的看着她,而赵茜问道:“陈姑娘莫非有良策”

    “良策没有,不过避开这摄像头,也不无可能,别忘了我也是解器的行家。”陈亦仙说道。

    “既然如此,那该如何解决以我看来,此物恐怕绝非一般道器,如果有道力反应或者移动,除了给记录下来,都会给反应到李相濡那边。”我皱眉说道。

    “可还记得我们进来的时候那些仙鹤我们引来一些,我们可先注入神识控制和利用它们,搜索和探查周围的区域,待到找出可疑之处。想必我也找到了潜入破解大阵的方法了,到时候我们直接闯入其中,管他李相濡如何呢。”陈亦仙说道。

    想不到我们原来取笑之物,到了现在居然有这么大的作用,我和赵茜一瞬间眼睛瞪大。都不可思议的看着陈亦仙。

    “你简直是厉害得不行,怪不得你那时候就神出鬼没的”我忍不住夸赞道,怪不得这禁奴潜入的功夫这么厉害,而且破阵的手段,以前我虽然尝试过了,但却一直没放在心中,原来她清醒而把特点放大后,我才醒悟过来。

    “那我们该怎么引那群仙鹤呢现在我们可是给李相濡给死死盯着了,若是引来仙鹤,或者分出分魂。岂不是也会给注意上”赵茜还是有疑问。

    “无妨,李相濡在意的是我,我去找晋哚,立刻就能引走他的主意,你们再伺机想办法解决。”我说着。就飞出了外面,并且一副要去找晋哚麻烦的样子。

    这一下,当然会让李相濡气得是不行,所以还没到晋哚驻地,他就从他的仙庭飞了出来。并且脸色阴沉的拦着我的去路,说道:“不知道鬼皇这是去哪儿”

    “哦,到处逛逛,顺路找晋哚聊聊条款的更改什么的,怎么难道前面我不能去么”我皱眉问道。

    李相濡嘴角微微颤了下。估计心中不知道骂了我几次,但还是说道:“鬼皇不必去了,我现在就把妖皇叫过来,如果条陈上有什么不明白,需要更迭的。我在场的话,大家也能够商议清楚,如果只是鬼皇和妖皇,难免会让别家看笑话了,说我李相濡无容他家雅量,竟让鬼皇和妖皇两家私下避嫌讨论了。”

    “呵呵,李盟主,事实还真是这样,我可不敢过多麻烦李盟主,也怕盟主又向刚才那样,虎婆刚来和我许久,就给你后手截杀了,啧啧,想要邀请太叔倩道友,解释一番,结果太叔道友居然还无辜失踪了,所以,现在我不敢随便相邀谁来见我,只敢我去见别人了,就希望李盟主要杀也是杀我而已。”我冷笑说道,已经是懒得再来什么夹枪带棒的暗指了。

    “哼,鬼皇如此胡言乱语,岂不是故意让我难堪太叔仙长如今并不在此地,而是给自己母亲置办后事去了,而且她于私亦是我的女儿,我又怎么会难为于她”李相濡冷哼一声。

    “这个我没看到,如何能证明太叔仙长没死”我胡搅蛮缠起来,而妖皇晋哚似乎也发现我逼近,也带着云冰心来探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