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历史军事 > 烽火男儿行 > 第二十一章 行路难

第二十一章 行路难

 热门推荐:
    询问过对方,唐城才知道自己一行人行进将近0个时才刚刚赶到距离曼德勒还有0公里左右的缅北重镇腊戍,而腊戍距离畹町只不过10公里远。ww“该死的鬼子,若不是他们的飞机炸了公路,不定咱们早就赶到这里了。”黄汉举带着第五军开出的手令,可以在沿路的兵站给卡车加水加油,这个村子便是入缅**的一处兵站,趁着给卡车加水加油的时间,唐城把所有人召集在一起商量下边该怎么走。

    “现在天已经亮了,咱们距离曼德勒还有00多公里远,照着我的意思,咱们马上上路,还是换人不停车,兴许明天中午就能赶到曼德勒。”唐城稍稍停顿了一下扭脸看着黄汉举,“姐夫,虽第五军的手令上没有明确让你赶到曼德勒的时间,我想早赶到总是好的,省的他们那边搞出什么幺蛾子出来。”

    从黄汉举被张家的人吓黑手弄进第五军开始,唐城就对黄汉举入缅的事情很是警惕,尤其黄汉举这个后勤副处长没有跟随第五军先头部队提前入缅更是让唐城心生顾虑,他就怕这又是张家人暗中使坏的结果。索性在远征军誓师大会之前,黄汉举终于接到了第五军催促入缅的手令,所以唐城现在就只有一个想法,想要尽快赶到曼德勒。

    “多谢几位兄弟的提醒,只是身负军令,不得不冒险行军,多谢了。”村子哨卡上的几个哨兵劝唐城等人等天黑了在出发,到那会被日军战机轰袭的可能性就降到最,可已经胸有成竹的唐城却婉言谢绝,扔了几包烟给哨卡上的士兵,车前盖都没有完全凉下来的福特卡车再次上路疾行而去。

    顺着公路越过了腊戍,唐城才知道那些哨兵的不错,可能是为了躲避日军战机的轰袭,前往曼德勒的公路上很少能看到拉运物资的卡车,即便是有车,也是当地华侨的轿车或是坐满了老弱的大车。“找一处靠近林地的地方停下,这么往曼德勒开不是个事,咱们需要把卡车伪装一下再上路。”心生警觉的不是唐城一人,重新上路走出不多远,侯三便跟唐城出了自己的担心,唐城随即喊了停车。

    岩龙兄弟俩不愧是生长在大山里的彝族汉子,寻了一处合适的林地,只一会功夫就砍回几棵树回来,侯三几人七手八脚帮着一阵忙活,用长着茂盛树叶的树枝把卡车整个伪装了一遍,远远看着唐城他们的福特卡车到像是一窝可以随时移动的树丛。“咱们这样能骗过鬼子的飞机吗?”黄汉举围着已经伪装完毕的卡车走了一圈,却还是有些不确定这样是否有效。

    “姐夫,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好了,咱们又不是要骗过公路上的人,只是为了在日军飞机出现的时候不暴露咱们的卡车。飞机的速度很快,只要听到飞机响的时候把车停在路边,我想他们不至于一下就能发现咱们。”腊戍通往曼德勒的公路并不是很好走,再加上公路上还有很多正向畹町方向移动的当地华侨,所以唐城他们的车速并不是很快,但比起昨晚来却是已经快了很多。

    原本枯燥无味的旅途,由于唐城相对对卡车进行伪装的计划而变得很是热闹,唐城甚至还让岩龙兄弟俩砍了好些带着叶子的树枝搬进车厢用于对个人的伪装。经过大家的一番伪装,卡车明显看着和昨天比起来大不一样,不止卡车上插满了树,而且卡车的车上多了个瞭望哨。眼力最好的侯三拿着望远镜时不时的就会朝着天空四处张望,就连大家的头盔上也插满了带有树叶的枝条。

    个时过去,唐城一直担心的日军飞机并没有出现,但他的警惕却一直没有敢放松。性格憨直的蛮牛甚至悄声的问唐城,能不能把他那挺捷克式轻机枪架到车上去,等日军飞机来的时候好成绩打它们一下。被他搞的哭笑不得的唐城,拿起手中的树枝,狠狠的敲了几下蛮牛的头盔,张口骂道:“你以为这是重机枪咋的?难不成你还以为轻机枪真能打下鬼子的飞机来?”

    过了午饭时间,一直被唐城警惕的空中终于出现了飞机发动机的轰鸣声,早已经被唐城折腾的紧张兮兮的司机根本不用唐城下令,便直接把卡车开下路基停了下来。车厢里的众人刚跳下卡车拎着手中的树枝藤条趴伏下来,一架机翼上标着膏药旗的日军战机就从公路上空飞了过去。

    趴伏在野地里的唐城看着向北飞去的日军战机满意的笑了笑,对这次躲避,唐城十分的满意,但还是要求众人不能掉以轻心,因为唐城认为刚才过去的这架日军飞机很可能只是架侦察机。事实上唐城的担心是多余的,这架日军飞机的确只是一架侦察机,只不过这架日军侦察机只是忙里偷闲顺着公路过来看看,没有没有现车队就直接飞回去了,唐城担心的大批日军战机并不存在。

    实际上唐城对飞机的了解并不是很多,他甚至连战斗机和轰炸机都分不出来,知道侦察机这个词还是从腊戍那几个哨兵嘴里得知的。战机出动可不是唐城想象的那样一窝蜂似的出动,常规的轰炸任务便是先排除侦察机进行目标侦查,然后在发现目标之后由侦察机呼叫轰炸机和护航战斗机,既然刚才那架日军侦察机没有发现他们的存在,自然也就不会出现后续轰炸机和护航战斗机的出现。 ~~

    头上又恢复先前的平静,唐城他们继续等待了半个多时,见真的没有危险了,这才重新上路往曼德勒继续进发。“这也太折腾了吧,狗日的鬼子咋这么多的飞机,咱们**不是也有飞机吗?咋不见咱们的飞机在天上跑啊?”中午过后,唐城他们一脸遇上了好几拨日军的侦察机,索性都有惊无险的躲了过去,但唐城看着侯三他们的情绪却不是很好。

    “你们几个少发牢骚,能活着就比什么都好,不过就是多上下几次车,你看看你们一个个的满脸的牢骚。要不我给你们几个留下武器和弹药,你们就留在这里和鬼子的飞机过不去好了,别耽误我们去曼德勒。”唐城冷了脸好一顿训斥,情绪躁动的侯三等人这才老实下来,真要是把他们扔在这鸟不生蛋的地方,根本不用日军的飞机轰袭,他们自己就能把自己给弄疯了。

    一直做旁观者的黄汉举偷偷对唐城竖了大拇指,虽侯三这些人个个的都是好手,可这些家伙却都是桀骜不驯之徒,也就是唐城能管束住他们,换了自己根本别想使唤动他们中随便一人。往曼德勒越近,公路沿线便开始陆续出现了穿着穿着“笼基”的缅甸人,唐城他们并不知道缅甸也是个和中国一样有众多民族的国家,在唐城他们看来,穿着“笼基”的缅甸人都是一样的。

    头一次见到穿裙子的男人,车厢里的侯三他们撩开了车厢的篷布,齐齐蹲在后厢板那里向外张望着。这些穿着“笼基”的缅甸人看起来很不安,不过他们倒是对侯三扔出车厢的香烟非常感兴趣,甚至有时会出现三两个人抢夺一根香烟的事情。唐城可不管“笼基”是缅甸的民族服饰,在唐城看来“笼基”就是裙子,他对穿裙子的男人从来没什么好感,无论是亚洲的还是那个欧洲岛上来的野蛮人,这使唐城失去了进行一番“中缅亲善”的兴趣,只是交代了侯三他们不能让这些缅甸人太过靠近卡车。

    卡车路过一个镇的时候,唐城终于耐不过黄汉举的要求,终于下令停车在这个镇子弄些热饭下肚。从离开昆明开始,唐城他们就没有在沿路做过停留,即使停车是为了加水加油,唐城也不许车上的人离卡车太远,哪怕是在畹町排队等着过桥的时候,唐城也还是没有同意让大家去畹町河边的集市里游逛。

    可能是缅甸人口太少的缘故,唐城他们停车的这个镇子看着到比中国乡下的村落也大不了多少,如果不是有这条从镇子外面贯通的公路,不定这个镇子都没有存在的必要。卡车一路颠簸进了镇字,一群缅甸孩嬉笑打闹着追赶卡车,一些缅甸人坐在自家门口的地上看着车厢后挡板里面的侯三他们。司机在唐城的强令下慢慢的开着车,蛮牛更是端着轻机枪警惕的观察着周围。

    唐城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出现,镇子里的缅甸人对于身穿军装的士兵已经不在感到好奇,自从日军进攻缅甸开始,这里已经陆续出现过很多像唐城他们这样穿着军装的士兵。“骰子,你和蛮牛赵一户人家让他们给咱们做热饭食,其他的人随意,不过不能离卡车走的太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