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幻玄幻 > 九天炼神诀 > 第536章 特使驾到

第536章 特使驾到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神鹰宫的正门前,兵甲林立,国王陛下率领着七位重臣,神色惶恐,路小跑着来到辆马车前。

    老迈的国王除了在床榻之上以外,已经很久没做过这么剧烈的运动了,路跑来,他青灰色的脸上挂满了汗珠子,腿肚子也个劲儿的打哆嗦。

    他身后的几位重臣也好不到哪里去,心里大骂礼部鸿胪寺的那帮蠢货,没有及时向他们汇报。

    叶长生遇刺之后,朝廷就已经预料到,荣耀联邦那边定会派人来质询。

    这些年来,荣耀联邦四处兼并周边的小国,但也给了这些小国很宽松的待遇,这些国家不但可以保留各自的小朝廷,保留王族的身份和地位,甚至还可以保留部分的军队。

    但唯有点,荣耀联邦绝对不允许自己的权威受到挑战,哪怕是质疑。

    叶长生是荣耀两城邀请来的客人,他在联邦境内遇刺,荣耀两城的皇族们,又怎么可能不派出使者来质询番?

    神鹰公国的大臣们,原本以为荣耀城派来的使者不过是寻常角色,哪想到,来的竟然是位王子。

    不但是位王子,而且还是执政联盟,白苏脉的王子!

    荣耀联邦两大皇族,公孙皇族和苏氏皇族,以轮流执政的方式,掌控着偌大的联邦。

    苏氏皇族因为多年的开枝散叶,分成蓝苏、白苏、墨苏、红苏四大分支。

    就在前年,恰好轮到苏氏执政,按照惯例,蓝苏脉最为强大,执政者的大权也应该落在他们手。

    不想蓝苏脉的顶梁柱,有着军神美誉的天野王苏天野,突然遇刺身亡,蓝苏脉遭到沉重打击,也因此陷入混乱。

    经过系列的内部斗争,原本蓝苏脉执政的局面,变成了蓝苏、红苏、白苏,三苏联合执政的局面。

    而三苏的白苏,是如今最强大的个分支,白苏派出的王子,分量可想而知。

    老国王和大臣们肃立在马车前,等气息匀了,才躬身道:“我等不知二王子殿下前来,有失远迎!”

    马车车厢的门开了,位面色俊朗的青年男子走下来,神色淡漠,在两位老者的陪伴下,径直向着皇宫敞开的大门走去。

    老国王和臣子急忙快步跟上去,主人反倒成了客人。

    摆放着圆桌的会议大厅,二王子苏元芳随意找个位置坐下来,老国王和大臣们也纷纷找位置坐下。

    圆桌的好处就是,不分主次,至少在外人看来没有主次。

    其实在联邦各个下属国的皇宫里,都有这样间会议大厅,这样张圆桌,以此来维护各国国王的权威。

    否则的话,旦荣耀城派来了大员,是大员大,还是属国的国王大?

    果然,二王子是为了叶长生遇刺事而来的,好在神鹰宫早有准备,立刻有位大臣站起身,将整理好的卷宗递过去,又详细叙述了遍。

    苏元芳翻看着卷宗,等那位大臣说完了,才抬起头来,看向面色不安的众人。

    他的神情依旧冷漠,缓缓道:“你们要明白,叶长生不但是联邦诚意邀请的铸剑大师,还是我苏家的贵客!”

    什么,苏,苏家的贵客?!

    老国王和大臣们脸惊愕,旋即心头猛地颤抖了下。

    其实从得知二王子前来的那刻起,老国王和大臣们就已经预感到,叶长生遇刺的事件,可能没那么容易应付过去。

    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叶长生竟然还是苏家的贵客。

    这话如果出自般的苏氏子弟,大概老国王也不会放在心上,但说这话的人确实白苏的二王子殿下,那分量可就大不样了。

    二王子如此说,那就说明,叶长生贵客的身份,是得到执政的三苏承认的,是得到整个苏氏皇族承认的。

    这个叶长生,究竟什么来头,竟然能被苏氏看成是贵客?

    老国王的额头开始冒汗了,想到先前自己对叶长生的敷衍,懊悔得真想给自己两个耳光。

    他要是早知道叶长生是苏家的贵客,又怎么可能在叶长生面前端国王的架子,还不咸不淡地把人家给打发了。

    如今叶长生还没走,如果叶长生在二王子殿下面前说了什么,那,那后果不堪设想!

    其他的大臣同样心惶恐,他们又何尝听不出来,二王子语气的不满和不快?

    庆幸的是,叶长生还没走,他们还有补救的机会。

    心里想着,几个大臣不断向老国王挤眼睛,眼睫毛都夹断了十几根。

    二王子苏元芳忽然问道:“叶长生还在神鹰城吗?”

    正在发懵的老国王心里突突,急忙道:“在,在,朕,不,孤特意邀请叶公子去了宫廷的藏剑室,此刻他还没走。”

    苏元芳恍然点点头:“那等他出来后,再来知会本王。”

    苏元芳从小就喜欢玩各种奇石,如果遇上块满意的石头,可以不吃不喝地把玩天夜。

    由此推之,大概作为铸剑师的叶长生,旦遇上了欣赏的长剑,也会如痴如醉,而不希望被人打扰吧。

    殊不知,二王子的这番体谅,对于神鹰老国王和大臣们却是最大的解脱。

    老国王和大臣喜出望外,急忙连连点头。

    他们还有机会,只要在叶长生见到二王子之前,他们把叶长生好好笼络番,叶长生就不会在二王子面前告状了吧。

    苏元芳又询问了法严宗和魔门追查的详情,看到这帮人语焉不详支支吾吾,不由得大为失望,起身离去。

    老国王和大臣们巴巴地跟着,直送到宫门外,直到马车走远了,才如释重负。

    “陛下,看来咱们对那个叶长生,还是不够重视啊。”位内阁老臣叹息着说道。

    今早就是他提议,觉得宫御医为群跑船的人疗伤有辱斯,所以把那些御医都召了回来。

    非但如此,他还提议以保护的名义,将码头封锁了起来,不让船上的人随意下船,免得他们进城闹事。

    现在想来,这些举措有些过分了,叶长生如今还不知情,他若是知道了,又作何感想?

    老国王瞪了大臣眼,急忙下令,派出水师统领亲自去慰问船上的人,解除了码头的封锁。

    这些都是小事,最难的是,怎样才能让叶长生满意,堵住叶长生的嘴?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