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 > 634.【姻缘(六)】——穆霖+上官凌

634.【姻缘(六)】——穆霖+上官凌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穆师伯,你喜欢我?好可怕啊!”

    “嗯,怕就对了,过来跟我成亲,不然打你!”

    “师父救我!”

    “哎呀呀好开心,终于有大嫂了!”

    ……

    “上官凌,你喜欢我?喜欢我打你吗?脑子果然有病!”

    “是,我有病,需要你医治,你就是我的灵丹妙药,没有你我会死的。”

    “你这个男人怎么这么恶心?说什么乱七八糟的?穆妍,我可以把他砍了吗?”

    “哎呀呀当然可以,砍手砍脚砍哪儿都没问题,只要不死就行,砍完之后记得对他负责!”】

    ——这里是姻缘天注定,想跑绝不行的分割线——

    穆妍过来的时候,就听到了一阵欢快的笑声。

    “小凌叔叔,你为什么挂在树上啊?”

    “哥哥,小凌叔叔挂在上面,是不是风景比较好?”

    “小弟,你想体验一下吗?让大哥带咱们上去。”

    “好呀好呀!我想去!树上有果子,会不会很好吃?”

    “小弟你不是才刚吃了两块点心吗?怎么又饿了?”

    “我就是想吃嘛,哥哥……”

    “大哥!我们要上去跟小凌叔叔一起看风景!莲花小妹,你也一起来!”

    “我不想去……啊!小星儿哥哥你怎么这么坏?”

    ……

    拓跋严背上背着一个,怀里抱着两个,飞身而起,到了树上。

    上官凌趴在一根树干上,拓跋严把三个孩子一一放在了上官凌身上,小莲花和小月儿一人抓住了上官凌的一个胳膊,小星儿骑在上官凌背上,还搂着两个弟弟,笑容满面地问上官凌:“小凌叔叔,你是睡着了吗?你怎么不下去呢?怎么也不动?”

    “哥哥,小凌叔叔睁着眼睛的,好像哭了呢。”

    “小凌叔叔,你碰上了什么伤心事?别哭,我们都来陪你了。”

    “大哥,我想吃那个果子!”

    “好。”

    ……

    树下的人越聚越多,大家都在围观上官凌。

    穆妍仰头,就看到上官凌趴在树上,三个孩子还在他身上蹦跶,拓跋严在旁边看着,不会让他们掉下去。

    上官凌看到穆妍,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眼神那叫一个苦逼又可怜……

    “凌师兄,树上好玩吗?”穆妍笑着问。

    上官凌无声地说:“阿九师妹,救我……”

    “你现在这样挺好看的,陪孩子们再玩儿一会吧。”穆妍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幸灾乐祸。

    而萧月笙先去通知的穆妍,随后又把府里的人全都叫过来了。

    “凌儿这是怎么了?”上官悯皱眉。

    “他就是趴树上陪小孙孙玩儿的。”上官恪说。

    萧月笙微微一笑:“两位伯父,小凌是跑到凤泠姑娘的房间,非礼人家,被打出来,挂到树上去的。”

    上官恪和上官悯一听,这还了得?!凤泠可是穆霖带回来的姑娘,上官凌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来?他们很快想起前两天上官凌还大半夜跑到凤泠的院子,也被打了一顿,没想到一点儿记性都不长!

    上官恪和上官悯兄弟俩同时飞身而起,上官恪把孩子抱过去,上官悯飞起一脚,就把上官凌给踹到了树下去。

    眼看着上官凌面朝下即将跟一块大石头来个亲密接触,穆妍速度极快地过去,抬脚勾住了他的身子,把他扔到了一边儿去。

    “你这混账!怎么可以对凤姑娘图谋不轨?太气人了!看我今天不打死你!”上官悯话落,没有拔剑,脱了鞋就朝着上官凌的屁股上面打。

    “哥,你这样是不是不太厚道?凌师兄显然是被凤泠下了毒,现在不能说话也不能动弹,你给他扣了好大一口黑锅。”穆妍小声对萧月笙说。

    “小弟妹,小凌如果没有非礼凤泠的话,怎么会被打出来?”萧月笙嘿嘿一笑,“再说了,不是小弟妹让他去找凤泠的吗?”

    “因为凤泠觉得他脑子有病,我让凤泠帮他医治一下。”穆妍很淡定地说。

    “现在,真给他来点病来点伤,有助于增进感情。”萧月笙对着穆妍眨了眨眼睛。

    “哥,你真坏。”穆妍幽幽地说。

    “哪里哪里,还是小弟妹更坏。”萧月笙嘿嘿一笑。

    被上官恪和拓跋严从树下带下来的三个孩子,在小星儿的引导之下,开始在旁边给上官悯加油助威。

    “二师公,打得好!”小星儿一脸兴奋。

    “加油!”小月儿萌萌地挥舞着小拳头。

    “小凌叔叔好可怜哦。”这是小莲花。

    这里本就在凤泠的院子外面,这么大的动静,她不可能听不到。等她出来的时候,上官凌已经闭上眼睛装死了,不是太疼,是太丢人……

    “凤姑娘,你放心,这个混蛋竟然敢大白天上门来非礼你,我们一定帮你出了这口气!”萧月笙对凤泠说。

    凤泠蹙眉:“谁说他非礼我了?”

    听到凤泠的声音,上官凌猛然睁开眼睛,瞪大,眼巴巴地看着凤泠,希望凤泠帮他解释一下。

    结果就听到凤泠说:“他弄坏了我养了三个月的一株花。”

    上官凌欲哭无泪。穆妍说他脑子有病,让他去找凤泠,他在凤泠的院子外面犹豫徘徊了很久,最后才进门,想起上次闹得很不愉快,他觉得自己应该一见凤泠先赔礼道歉,手里空落落的不太好,怎么表达自己的诚意呢?似乎听穆妍说过凤泠很喜欢花。

    于是上官凌左看看右看看,发现凤泠院子里花圃的角落阴影里面开了一株孤零零的小黄花,嫩黄的颜色看着就让人开心,于是上官凌就嗨嗨地跑过去,把那株小黄花给折了,拿在手中,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深吸一口气,进门去了。

    结果,上官凌看到凤泠,刚叫了一声“凤姑娘”,凤泠面色一沉,两根银针朝着上官凌的面门甩了过来,上官凌被打中,不能动弹的时候,就被凤泠一脚踹出去,挂在了树上。

    说来也是上官凌倒霉,他默认这个院子里花圃的花都是原来就有的,都可以采,没想到他偏偏挑中了一株凤泠千里迢迢从天启大陆带过来的药材,这株药材还是凤泠偶然发现,自己养起来的,到了这边之后就去了花盆,栽种在了花圃里,结果被上官凌一把给折了……

    听到凤泠的话,穆妍扶额:“凌师兄,你还能更缺心眼儿吗?”

    “他真的能。”萧月笙话落,去把上官凌给拽了起来。

    上官悯知道自己误会了,但上官凌确实有错,又踹了上官凌一脚,没好气地说:“以后离凤姑娘远一点!”

    萧月笙给上官凌把脉,若有所思:“这种症状,从未见过。小弟妹你要不要看看?”

    “哥你都没办法,我医术不如你,就不看了。”穆妍话落,一把抱起小莲花,一挥手说,“走,都去议事厅,我有一件大事要宣布。”

    穆妍话落,所有人呼呼啦啦全都跑了,就剩下了站在原地的凤泠和被萧月笙扔回地上的上官凌,最后萧月笙还在上官凌耳边说了三个字:“苦肉计。”

    凤泠准备也去看看穆妍要宣布什么大事,走出几步,回头看了一眼上官凌,微微蹙眉,又转身回来了。

    两根银针从凤泠袖中射出来,扎在了上官凌身上,上官凌感觉自己瞬间就能动了。他从地上爬起来,对着凤泠躬身行礼赔罪:“凤姑娘,我错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会想办法赔你的……我发誓……”

    凤泠没有理会上官凌,冷着脸走过来,要把她的银针取走。

    上官凌眼眸微闪,自己伸手就去拔扎在脑门儿上的银针。

    “住手!”凤泠神色微变。

    下一刻,就看到上官凌把针拔出来之后,血也流了出来,然后他身子晃了晃,眼神迷蒙,倒在了地上,口中喃喃地说:“好疼啊……”

    必须要两根一起拔出来的银针,被上官凌拔掉了一根,后果很严重。

    凤泠看着上官凌瞬间一脸的血,上前来又给他扎了几针,药在屋里,周围也没人,凤泠皱眉,俯身,把上官凌从地上打横抱了起来,瞬间回到了屋子里。

    上官凌此时是半清醒的。他感觉好奇怪啊,明明他的鼻子嗅觉都失灵了,为什么还是闻到了好特别的香气……上官凌循着香气,脑袋朝着凤泠的胸口靠了过去……

    好在此时凤泠没有注意,把他放在软塌上,就去旁边取药了。

    上官凌眨了眨眼睛,脑海中就只有萧月笙跟他说的三个字,苦肉计……嗯,反正都已经被打了,不能白挨,他决定,赖在这儿好了……凤泠其实是个面冷心暖的好姑娘,虽然打他,但还是会给他医治的,那么一直打,就会一直医治下去,突然有点开心是怎么回事……

    凤泠并不知道上官凌此刻心中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她把药配好之后,也不开口说让上官凌张嘴,而是伸手捏住了上官凌的下巴,把一堆药粉塞了进去!

    苦到了极致的药在口腔之中弥漫开来,上官凌感觉好想哭……

    凤泠抓起上官凌的手,给他把脉,沉思了片刻之后说:“脑子也没病,为什么看起来这么像是有问题……”

    “凤姑娘,好苦……”上官凌皱着脸说。

    “忍着。”凤泠冷声说。

    “好疼。”上官凌一脸苦逼。

    “是不是男人?”凤泠一脸嫌弃地看着上官凌。

    “我是。”上官凌点头,“可是真的好疼啊……凤姑娘,我的鼻子出了问题,什么气味都闻不到了,你帮帮我。”

    凤泠愣了一下,又给上官凌把脉,然后若有所思地说:“嗅觉确实被毁了,应该是中了毒。你什么时候中的毒?”

    “我不知道……就突然什么都闻不到了。”上官凌说。

    “这个我可以想想办法。”凤泠微微点头,她显然对于医术这件事很感兴趣,也是最认真的。

    上官凌心中默默地为自己的机智点赞。他就知道,他家小弟妹给他下药,不会让他的嗅觉永远失去的,现在正好可以拿来让凤泠给他医治,简直完美。

    为什么会这么开心?上官凌眼神迷蒙地看着凤泠那张清冷的脸,心跳加快,感觉似乎又闻到了那种让他无法自控的香气。他默默地闭上眼睛,心中在想,这样凤泠就不会赶他走了吧,反正她跟穆霖也没关系,正好他缺个媳妇儿,这个香香的,性格又很火辣的姑娘,很适合他,嘿嘿……

    上官凌在装昏迷,凤泠在思考怎么给他解鼻子的毒,也没理他。上官凌不时偷偷睁开眼看一看凤泠,感觉这个姑娘越看越好看,他幻想着以后抱着凤泠,那种香气萦绕在鼻尖,好幸福,他心中有个声音在呐喊,好想娶媳妇儿,他也要生娃娃……

    “你在想什么?”凤泠走过来,就看到上官凌脸上带着奇怪的笑。

    “我在想我的未来。”上官凌说。

    “有病……”凤泠低声说着,把上官凌拽了起来,“你该走了!解毒的事,等我想好了再去找你!”

    “哎!我身体还没恢复呢!”上官凌不想走。

    最后上官凌被凤泠提着扔出去了,凤泠转身回房,只留给上官凌一个高冷的背影。

    上官凌默默地爬起来,出去,走出一段距离之后,突然笑了起来,朝着议事厅狂奔:“阿九师妹,帮帮忙啊,我要娶媳妇儿!”

    却说穆霖,一个人下了山,骑着马去了北城的医馆。

    一进门,就看到了一头如雪的白发,离连菁很近。

    是祁宁远。自从见到小星儿第一面,小星儿夸他头发好漂亮,他就真觉得自己白头发很帅很有型,也不催着穆妍帮他把头发弄黑,天天顶着一头白发在神兵城到处乱晃。

    “穆霖你怎么来了?你身体不好要多休息。”祁宁远一脸关切地看着穆霖说。

    “穆师伯……”连菁站了起来,叫了一声。

    此时医馆没有病人,穆妍对着连菁说:“过来。”

    “干什么呀?”连菁感觉穆霖的眼神好可怕,心中在想是不是因为她没有陪穆霖吃饭,还是今天哪道菜做得又不合穆霖胃口了,穆霖过来兴师问罪的?

    “过来。”穆霖又重复了一遍。

    “哦。”连菁连忙走了过来,在距离穆霖还有一米远的地方停下脚步,好奇地问穆霖,“穆师伯有什么吩咐?”

    “你中午是不是没吃饭?”穆霖上前一步,低头看着连菁问。

    “我不饿。”连菁连忙摇头。她确实没吃饭,因为本来是要跟穆霖一起吃的,她溜了,直接来了医馆。

    下一刻,穆霖拉住了连菁的小手,往外走去:“带你去吃饭。”

    “穆师伯,你干什么?”连菁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快走到门口了,她脸色爆红,就要甩开穆霖的手。

    穆霖当然不会给她这个机会,大手稳稳地握着连菁的小手,神色如常地说:“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穆师伯什么都好。”连菁一边说着,一边试图掰开穆霖的手。

    “那你喜欢我吗?”穆霖看着连菁目光幽深地问。

    连菁下意识地摇头:“穆师伯你为什么要说这么奇怪的话?你能不能先放开我?”

    “好。”穆霖说着放开了连菁。

    连菁松了一口气,正想跑,穆霖伸手又抓住了她的手。

    “穆师伯你说话不算话!”连菁小脸红红的,瞪着穆霖说。

    “你让我先放开你,我放开过了,怎么是说话不算话?”穆霖反问。

    “你不准再拉我的手!”连菁很生气地说。

    穆霖想了想,放开了连菁,然后伸手揽住了她纤细的腰肢:“这样可以吧?”

    “穆师伯!你放开我!”腰间的大手传来不可忽视的热度,连菁的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儿,心都快跳出来了。

    “别吵,好多人看着呢。”穆霖微微低头,帮连菁整理了一下额前的碎发,在连菁耳边声音温和地说,“如果你不想让我当街亲你的话,就乖乖跟我走。”

    “穆师伯你怎么可以这样?”

    “你有喜欢的人了?”

    “当然没有!”

    “那就喜欢我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